能幹的女婿

銀枝溫柔地用舌頭舔清龜頭上殘留的精液,強恕點了根煙說道︰「媽,等一下,再來一次好嗎?比起珊珊,我還是比較喜歡和你做愛耶!」銀枝的手指重重地往強恕的龜頭彈了一下,她說︰「喂,不准說這種話。你只要敢虧待珊珊,我就給你好看。她可是我心愛的獨生女,你的老婆,記住這一點。」

強恕搔了搔頭,說道︰「說實話還要被打,真是的。好啦,好啦,我會記住你的話。不過,再來一次總可以吧!」話一說完,強恕的手又在兩個柔軟的乳房上不規矩起來。

銀枝吃吃的笑道︰「這可不行,你不能在我身上浪費太多體力。我要請你幫我個忙,而這個忙是需要一個精力旺盛的人才能幫的。」

強恕側著頭問道︰「什麼忙啊?為什麼要我保持充沛的體力呢?」

銀枝說道︰「我要介紹兩個好友給你認識,而替她們解決性生活問題,就是我要你幫的忙。」

強恕嚇到了,原本在摸奶的兩隻手不禁垂了下來,他說道︰「什麼?你有沒有搞錯?你不會吃醋嗎?不怕珊珊知道嗎?」

銀枝親了強恕一下,以嬌媚的姿態說道︰「我不會吃醋,只要你懂得調配體力,不要忽略我和珊珊的需要就行了。珊珊不會知道,因為她下個月不是要到紐約遊學嗎?」

強恕答道︰「話是沒錯,可是這樣不會對不起珊珊嗎?這樣我好像會變成喜歡亂搞的男人耶!」

銀枝答道︰「亂搞?別開玩笑了。你知道為什麼我願意和你發生關係嗎?除了我覺得你不錯之外,最重要的是我不信任男人的小頭。如果我不消耗一點你的精力,哪知你會不會在外面胡來呢?即使像你這樣一個新好男人,遇到主動投懷送抱條件不錯的女生,我可不信你不會心動!」

「好啦!不跟你扯這麼多,這個忙你幫是不幫?」

強恕沉吟了一下子,說道︰「好,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

銀枝問道︰「什麼條件?」

強恕奸笑了幾聲,說︰「條件……就是……現在我要和你再搞一次!」猶如餓虎撲羊,(不,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兩隻惡虎撲在一起。)強恕的雞巴再次進入銀枝的體內,抽送個不停……

(四)

雅萍快樂的哼著歌,拿著吸塵器在客廳裡忙碌的穿梭。這種模樣,讓在一旁看報紙的老公也忍不住問了一句︰「咦?你今天有些反常喔。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雅萍把吸塵器移動到沙發前,沒好氣的說道︰「要你管喔!我就是高興不行嗎?唉唷,腳拿開啦!」

碰了一鼻子灰的這位仁兄,忍不住在心裡罵道︰『干!女人就是這樣。不問她問題就嫌我冷漠,一旦真的關心她,又說我多事。真是去他媽的鳥蛋!』他站了起來,開口問道︰「喂,我明天要到台南出差,我的行李,你整理好了沒?」

雅萍頭抬也不抬,以加倍不屑的語氣答道︰「要整理不會自己動手喔,你們男人就是這麼懶!」

看著老公拖著沉重的步伐往臥室走去,雅萍露出勝利的微笑。一想到中午銀枝打來的電話,她笑得更燦爛了。

「喂?雅萍嗎?我是銀枝。我已經跟強恕說好了,你哪時候有空啊?……明天啊,沒問題,反正素娥最近大姨媽來,什麼事也不能做。不過,你要和他約在哪裡啊?……你家?那你老公呢?……他要出差啊,好。我會跟強恕說的……呵呵,別這麼說,誰叫我們倆是好朋友呢?倒是你不要忘了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點喔!」

「等待著被你征服……」嘹亮的歌聲,使得街上的行人不由得抬頭往公寓的四樓望了幾眼。

「唱錯了吧,不是『就這樣被你征服』嗎?」幸好這些行人沒有聽到下一句歌詞,否則他們心中的問號只怕要放大好幾倍。

「讓你用舌頭服務……」唱到這裡,雅萍已覺得身子有些發燙。想到那英俊的強恕,她把手偷偷伸到裙子裡面……

珊珊在臥室裡呼呼大睡,逛完百貨公司後,她回家又和強恕溫存了一番,體力的消耗,讓她不由得不提早向夢鄉報到。而強恕和銀枝此刻則坐在客廳裡,討論著明天的事。

「對,在華納威秀附近。在那一條巷子左轉第三間。」

「她老公不在,那家裡不會有其他人嗎?」

「怎麼會有人?她女婿一定又到賭場瞎混,而女兒則要上班,放心吧!」

「那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嗎?認錯人怎麼辦?」

「不可能啦,那公寓的四樓就她這麼一戶人家。而我當然不去,我去的話,一來煞風景,一來要你同時和兩個女人做,太累了。」

「我體力很好,兩個算什麼?」

「好,好,我知道你很能幹。不過,一天做太多次總是對身體不好,你還是留點力氣替我生個孫子吧!」

「啊!還忘了問你,明天珊珊跟我一樣都不用上班,那我要用什麼藉口出門呢?」

「嘻嘻,你放心吧。這一點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已要求她明天陪我去醫院做健康檢查。」

「咦?你生病了嗎?要不要緊?」

「哈哈,你真是笨,看病是藉口,懂嗎?常常和你做『運動』,我可是健康得很!」

「那現在要不要來動一動啊?」

「動你的頭,快去睡覺,把精神養足,明天好好對待我的好朋友!」

涼風徐徐,陽光不如昨日強烈,是個適合讓人做任何愛做的事的天氣。

送完老公出門,雅萍打開衣櫃,為該穿些什麼而大傷腦筋。幾經思索,她替自己穿上一件綠色的魔術胸罩及一件粉紅色的三角褲。外面則穿上一套大一號的洋裝,這是為了使微凸的小腹看起來不會那麼礙眼。她當然沒有忘了替自己灑上幾滴香水,畢竟香水也是一種催情劑。打理好自己,她坐在客廳之中,雙眼直盯著大門,等待著歡樂的到來。

「有人在家嗎?」

「對,你好,我是強恕。」

在門打開的一剎那,強恕不禁為眼前這位風韻猶存的婦人暗暗喝采︰「不會很胖啊,被媽騙了。圓圓的臉蛋,挺挺的胸部,很不錯啊……」來不及細想,強恕的手已被雅萍拉著而進入了屋內。

拿著兩瓶冰啤酒,雅萍來到強恕的身邊。在把啤酒放到桌上的時候,她故意把屁股高高抬起對住強恕。就在她陶醉於自己想出來的妙計時,突然感到背脊一涼,不知何時,強恕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位於洋裝後面的拉煉拉了下來。

『看來不用說些廢話就可以直接辦正事了。』想到這裡,雅萍乾脆坐到強恕的大腿上,雙手環抱著強恕的脖子,說道︰「你真討厭,都不用調情的喔!你對陌生人都是這樣嗎?」說話的同時,她毫不客氣地把手放在強恕隆起的褲襠上來回地撫摸。

手托著雅萍的奶子,手掌輕輕揉著溫暖的乳房,強恕說道︰「我們不算陌生人,因為我由岳母那裡聽到許多關於你的事。而我也不這樣對待陌生人,除了美女之外!」

「唉唷,真是討厭,嘴巴這麼甜……」雅萍不及把話說完,雙唇就已被強恕封住。兩條舌貪婪的糾結在一起,當四張唇分開的時候,唾液更在半空中搭起一道白色的橋樑。由淺吻入深吻,加上強恕的手指在大腿間不停摳弄,雅萍感到身子軟了一半,而內褲也濕了一半。

由客聽到臥室的路途上,可見衣褲雜亂地散落在地板上。衣衫不整的兩人,進入到臥房的時候,已是全身上下一絲不掛了。

搓揉乳房的動作沒變,變的只是力道。手中這對乳房與岳母並無太大差別,不同的只是小了一點,卻也挺了一點。伸長了手臂,拇指與食指雖然仍舊在扭轉著那已經變硬的乳頭,強恕的頭卻已埋入了雅萍的雙腿之間。

鼻尖順著肉縫由上往下緩緩移動,強恕的舌頭分開了雅萍肥厚的大陰唇。當舌頭愈來愈深入,被舔的人的軀體也扭動的愈厲害︰「啊……難怪銀枝……提到你就……喔……眉飛色舞……啊啊……」凡是都有極限,人的忍耐度也不例外,慾火愈燒愈高漲的雅萍喊道︰「啊啊……別舔了……喔……快給我吧……」

強恕用手扶住雅萍的屁股,將其抬高,然後,把雞巴用力往淫穴插了進去。「比媽的陰道鬆了一點。也難怪,畢竟她生過兩個小孩,而媽卻只有珊珊這麼一個女兒。咦,我在想什麼?」強恕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分心,為了補償雅萍,他更賣力的抽送。

「啊……太棒了……啊……天殺的……這就是天堂嗎……喔喔喔……」

「這不是天堂,因為……天堂我才要帶你去而已……」強恕一邊喘氣說道,一邊把手放在雅萍的背後,把她整個人抱起來。現在已經變成面對面的坐姿了,強恕的臀部前後運動,雅萍的屁股左右擺動,相異的動作卻追求著同樣的目標。沒錯!就是高潮!

汗水一滴滴往下掉,強恕抬起本來藏在雙乳中的頭,說道︰「不行,我要射了!」

「喔喔……我也不行了……喔……你就射吧……啊……」雅萍瘋狂地喊道。

「我剛才射在裡面,沒有關係嗎?」

「沒關係!因為我早上吃過避孕藥。」

「你有到高潮嗎?我表現的還可以吧!」

「何止可以,簡直是完美中的完美。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和你做過以後,我發現我愈來愈討厭我老公了,真想和他離婚。」

「呵呵,討厭無妨,但別說離婚這種傻話。我願意為你服務,卻不願成為你婚姻破碎的禍首。」

「嗯,你說的,只要我需要,你就要陪我喔!」

車子停妥的時候,已經是四點五十五分。強恕拖著發軟的雙腳回到了家中,一進門,發現珊珊正坐在客廳裡講電話。她把手蓋住話筒,向強恕說道︰「親愛的,你回來啦!等我把電話說完就可以吃晚飯了,你先到廚房幫媽擺碗筷。」

「看你滿頭大汗,怎樣,玩得快不快樂啊?」

「快樂是快樂,不過很累就是了。你知道嗎?我和你的朋友做了四、五次,真是快被操死了。」

「所以我要你控制好體力啊!任你再強再厲害,要同時應付五個女人也是很辛苦的。」

「五個?不是四個嗎?」

「你忘啦?記性真差!還有素娥咧。」

「我真的忘記了。咦?你不會把時間又安排在明天吧?」

「不,時間是這個星期日,地點是我們家。那天我會找珊珊陪我去找朋友。對了,順便提醒你,吃完飯後,最好去小睡一下。」

「為什麼?」

「因為珊珊買了一件性感內衣,還說晚上要穿給你看。」

「什麼?性感內衣!喔……不會吧……」

(五、終)

清晨醒來,強恕發現梳妝台上面有一張珊珊寫的字條,內容是︰「親愛的老公,我陪媽去探望朋友,晚上回來。你不要亂跑喔。最愛你的老婆珊珊筆。」看著手中的留言,強恕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何必跑啊?快樂會自動送上門的,呵呵!」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決戰時刻,強恕做了幾十個伏地挺身,外加舉啞鈴幾百下。他摸著自己寬闊的胸肌,不覺摸到了珊珊留下的齒痕︰「結婚也快一年了,也是時候製造新生命了。」

進入浴室,塗著沐浴乳的手突然停了下來︰「媽、珊珊、雅萍、素娥,咦?只有四個人啊?那媽口中的第五人究竟是誰?難道媽說錯了嗎?……嘿,我那一天也累到頭昏腦脹羅,竟然沒有仔細去數,還隨便敷衍了媽幾句,真是的。」

想著想著,洗著洗著,鈴聲突然大作。

「門沒鎖,進來吧!」強恕全身赤裸,大剌剌地坐在沙發上,剛清洗完畢,發亮的雞巴像是一座迫擊炮,以仰角75度對準了進門的素娥。然而,當他看見素娥身邊的人時,角度不禁又向上提升了15度。

「耶,你是素娥阿姨吧?我是強恕,你好啊!」

「嘻嘻,你也好啊。」素娥漫不經心地答道,她的目光正貪婪的注視著那根肉棒︰「差點忘了向你介紹,這是我的孫女兒,叫做如晴。」

強恕仔細打量著如晴,看她的年紀不過十五、六歲,然而一頭長髮卻使她看來有了超齡的嫵媚。

不甚豐滿的上半身之下是一對修長的雙腿,這一點,倒是與她的奶奶十分相似。強恕並不介意在少女面前展露健美的身材,倒是如晴羞紅了臉,看來更加楚楚動人。

「你沒有想到我會帶孫女來吧?」

「我的確沒有料到,他就是我媽說的第五人嗎?」

「沒錯,這是給你的驚喜。」

「驚喜?為何這麼說?」

「事實上,昨晚我打了電話給雅萍,由她的聲音,我知道你帶給她很大的快樂,然後她還建議我帶孫女來開開眼界。」

「不會吧,她怎會給你這種建議而你又怎會同意呢?」

「說來話長,雅萍在和我聊完你的床上功夫後,又聊到我孫女的男朋友。」

「這關她男友什麼事?」

「你別打岔,聽我說完。我和雅萍都很討厭如晴的男友,一臉猥瑣,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此外,我們又說到與其讓她的豬頭男友奪去如晴的貞操,還不如由你來替她開苞!」

「開苞?!如晴同意嗎?」

「小笨蛋。她如果不同意,又怎會站在這裡呢?」

「那驚喜又是怎麼回事?」

「你真的不懂嗎?這樣說好了,他可以算是你取悅我們的報酬。別聊了,辦正事要緊,我的小孫女也站得很累了。」

如晴有些羞卻的慢步走到素娥面前,素娥解著如晴胸前的鈕扣說道︰「傻丫頭,害羞什麼?人家叔叔不也全身光溜溜?」

這一邊,強恕也沒閒著,由上衣到短裙,手不停地動著。有道是「你脫我,我脫你,脫得不亦樂乎。」這句話大概就是形容現在客廳中三人的情形吧!

「素娥阿姨,你這麼前衛喔!還穿著丁字褲。」強恕輕輕地撫摸眼前的兩片翹屁股,笑著說道。

「還不是為了你!比胸部,我比不過你媽和雅萍。唯一能贏的,就只有這豐滿的臀部了。」素娥撒嬌地說道。

「嗯,真棒!到了這個年紀,臀部還能這麼翹,真是不簡單。等一下就從背後來好了。」強恕拍了幾下素娥的美臀,表示讚許。

「你在說什麼啦?真是有夠討厭,啊……」素娥話說到一半,就因為感覺到下體佈滿口水而閉嘴。不消說,當然是強恕又在施展他出神入化的舌技了。

「不要嘛,讓如晴先來。今天我要把主角的位置讓給她。來,乖孫,摸摸叔叔的小弟弟吧!」素娥將如晴纖細的雙手,放在那一根如同剛由火爐冶煉出來的肉棒上。

一開始,如晴仍有些害怕,因為她不曾看過男人的老二,對於眼前這一根雞巴,她不知該用什麼心情面對。她轉頭看了看素娥,發現奶奶的臉上充滿笑意,於是大起膽子,以母親撫摸嬰孩的速度與力道,輕輕地輕輕地摸著所謂男人「尿尿的地方」。

當強恕把唇貼上如晴的嘴時,如晴感到一陣趐軟,『這種暖暖濕濕的感覺,就是接吻嗎?』她在心中問著自己。強恕沒有給她太多思考的時間,用舌頭將如晴本就微張的雙唇分得更開了些。一陣熱吻過後,強恕將視線移到了如晴小而挺的胸部上。手掌輕輕覆蓋住右邊的乳房,強恕逐漸加強力道,滿心歡喜地搓揉著這對年輕的奶子。

隨著強恕的舌尖在乳暈上轉圈,如晴的乳頭也漸漸突起。她不禁用鼻子發出悶聲,「嗯嗯……」的哼個不停。在大腿內側游移的手,使得如晴原本緊夾的雙腿,緩緩地打了開來,「啊……」只聽到如晴一聲尖叫,強恕的手指已滑入那片未經開發的蜜穴中。

在三指齊送的時候,強恕用眼角瞄了瞄坐在一旁觀戰的素娥,「好樣的,比我還厲害!」強恕不禁喝了一道暗采。是什麼情形讓性愛高手強恕驚歎呢?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素娥身上。

素娥的左手瘋狂地揉捏著自己的乳房,頭部則因為愉悅恣意的擺動著。看著心愛的孫女兒,逐漸朝變成真正的女人的路途邁進,她體會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再說她的右手,有四根手指被自己的淫穴吞沒。進進出出、出出進進,速度之快,讓強恕不由得甘拜下風。

發現強恕正在看著自己,她表演的更加賣力︰「喔……我等你……喔……」

為了不讓素娥只能吃那不太營養的「自助餐」,強恕低頭看看如晴的淫穴,粉紅色的大陰唇微微張開,像是一張呼喚情人的嘴巴。強恕輕咬著如晴的耳垂,說道︰「等一下可能會痛,你要忍耐喔!」不曾被男人這樣溫柔款待的如晴,也不知是否有聽到強恕的話,只是扭動著細腰,只能發出呻吟的聲響。

一寸接著一寸,強恕的雞巴往前慢慢推進,害怕如晴會抵擋不了疼痛,強恕並未將肉棒整根插入陰穴裡。然而,隨著如晴「啊啊……」的音調由低轉高的變化,強恕的老二才整個投入蜜穴的懷抱裡。

「處女穴果然夠緊,好久沒有幹得這麼痛快了。」陰道壁只是緊縮而決不松弛,抽送的速度只會變快而不會變慢,一陣混戰之後,兩人的汗水淹沒了整張沙發。

「喔喔……叔叔……人家……不行了……喔……」眼看如晴已是來到了高潮之巔。強恕抽出了雞巴,身子前移,龜頭對準嘴巴,將精液射在如晴可愛的小嘴上。如晴被強恕的舉動搞得有些手足無措,然而她還是張開了嘴伸出了舌舔著嘴邊的精液,她會這樣做,全是因為聽到奶奶溫柔的話語︰「嘗嘗看,沒關係。那種玩意兒會讓你變得更漂亮唷!」

恕強果然能幹,剛由沙發上站起身的他,轉眼已抱住等待許久的素娥︰「轉過來,我不是說要從背後來嗎?」素娥的雙手撐在茶之上,雙奶則淪陷於強恕的手掌中。

把玩了一會兒,強恕單膝跪地,用手分開素娥的美臀,手指摳了幾下素娥那濕得不像話的淫穴。「喔……喔……喔喔……」即使素娥的屁股因為快樂而不聽使喚的左搖右晃,強恕就是有辦法讓舌頭在肉穴上飛舞翻轉著。

「啪……啪……啪啪啪……」這是大腿撞擊屁股的聲音。強恕的臀部出現了肌肉的線條,看得出來,他十分賣力。「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這是客廳之中唯一能聽見的聲音。重重疊疊,互相交錯,奏出了一段長達十分鐘的交響樂。

乳白色的精液由素娥的陰道緩緩流了出來,素娥氣喘虛虛的趴在茶上,像是剛跑完馬拉松剛抵達終點的選手。

快樂並不會到達終點,如晴的呻吟又揭開了另一章歡樂的序幕︰「喔……叔叔……太棒了……喔喔……」

*** *** *** ***

飯菜香四溢,珊珊、銀枝與強恕圍在餐桌旁,享受著晚餐。

「喂!強恕!下午的時候,你是不是有朋友來啊?」

「朋友?沒有啊!」

「沒有嗎?不然客廳的沙發上那一灘紅紅的是什麼?」

「啊!我想到了。那一定是水電工人幹的好事。下午,家裡的熱水器突然壞掉,一定是他們來修理的時候不小心把檳榔汁吐到沙發上。對,一定是這樣!」

「那很難看耶,不管,你要買一套新的賠我。」

「好啦!好啦!明天陪你再去買一套,OK?」

說完話的珊珊,起身離開餐桌,轉身幫強恕盛飯。一回頭,發現母親銀枝與強恕笑得十分開心。「喂……你們在笑什麼?死強恕,不要笑了,快告訴我你和媽究竟在笑什麼……」

幸好,珊珊不會看到這篇文章。她永遠也不會知道那一夜為何母親與老公會笑得那麼開心,也不會知道那灘紅紅的是什麼。幸好她不知道,否則只怕報紙又要多一篇弒夫的新聞了……

人,有時候,還是活在謊言裡的好……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