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的呵護-母愛的故事

愛莉絲就像她以前做的那樣舉起了手:“我在用它……你是正確的,它是一個差的代用品,但是它可以緩解你爸爸的需要,阻止了他的那兒過早的進入……”

“然後怎樣?”

“然後我們使用了這根大號的。”愛莉絲從盒子裡取出了一個巨大的假陽具。它是一根陰莖的一件完美的復制品,除了它的長度,因為它是大約12英寸長的並且相應的粗。

大衛楞住了,不由的倒吸著涼氣──它看上去就像他的陰莖,想到了一個女人竟能用陰戶容納這樣的假陽具,那他的……一種很長時間未有過的興奮瞬間布滿全身,他的陰莖開始有點脹大了。

“上帝!媽媽……”大衛小聲地問:“你能受得了它……你的那兒能嗎?”

“最初不能。但是經過長時間溫柔的愛撫和若干支KY潤滑,並且更每次做都只是多進去一點點,我們最後成功了。在它能完全進去而我還能勉強忍受它的抽插後,我們終於開始了我們的洞房之夜,你的倒霉的父親也終於能放棄了那差的代用品,真刀實槍的干了。上帝,那次我們做了整整一夜……”愛莉絲的臉上飛上了一層紅暈,她接著說:“我相當肯定我們那晚上有了你。”

大衛感覺到陰莖勃起,他牛仔褲的前面鼓鼓的,像是被一根大香腸填滿。

愛莉絲注意到了他的褲子下面的凸起:“啊寶貝!看起來你確實繼承了你爸爸所有的特徵。”

大衛臉紅了,說:“媽咪,沒有哪個女孩意通過那個過程才能……即使她愛我。”

“如果她真的愛你,她會意的。”

“我只能這樣希望。也許她明天就會出現,也許她將意結婚、通過那些漫長的鍛練。”

“也許如此,但是如果她真的愛你並且意和你結婚,她肯定意。”

“媽咪、媽媽,你告訴我的這些讓我知道了很多。這以前,我認為遲早我能找到一個能容納我這麼大的女孩;現在看來,這樣的女孩很少,我應該做好心理准備……以前我至少還有一些希望,今後……”

“噢……寶貝,我很抱歉。我只不過做了你想讓我做的事情,我沒想會使我的寶寶泄氣。”

看她如此緊張,大衛笑了,他開心地笑著說:“噢!媽咪、媽媽,我不是在埋怨你。我很高興你把這些告訴了我。我泄氣只不過是因為我發現我的倒霉事是正常的,而且,還要持續相當一段時間。”

“嗨,順其自然吧。”

“是的,希望她最後出現時,我不是一個頭發灰白的老頭。”

……

那個晚上洗澡時,大衛用肥皂仔細洗了洗他的雞巴,之後手淫抒發他的郁悶。當他的手瘋狂的上下捋弄時,那個最大的假陽具時時在他的頭腦幻化,“啪、啪、啪……”推進抽出……在他的母親的陰戶,濕漉漉的閃耀著淫汁……

出色的想像力快速的帶來了絕頂的高潮,“嗖、嗖、嗖……”射到遠處排水管下面。

他以前從來沒在性的方法想到過母親,但是在聽她述說了她和他的爸爸做過的事情之後他有了不同的想法。他腦海裡幻化出他的父親挺著巨大的雞巴進出他的媽媽的陰戶……盡管他剛有了一次高潮,但很快地,他又一次勃起……!在他最終疲憊不堪的上床睡覺後,淫夢又來纏繞他了……假陽具在他的母親體內瘋狂進出、父親挺著真陽具抽插……最後他跳進了他的夢!跳進了她的陰戶……

當他第二天早上醒來時,他的短褲布滿了粘液。

*** *** *** ***

又到了晚上,大衛洗完澡剛要上床睡覺,從他開著的臥房門口傳來他母親的低語:“大衛,還好嗎?你睡了?”

“沒有,還沒睡。請進。”

大衛能看見她站在他臥房門前的走廊,在她的後面是耀眼的大廳。她穿著一件薄睡袍,大廳的光線能輕易地通過那半透明的織物,顯示出了她的身體的剪影。他能看到盡管她早已年過四十,但身體仍很年輕。光線從她的褲襠和大腿的接合處透過,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軟軟的陰毛組成的黑色的三角形狀。

他被眼前的這光景深深的震撼了,只是簡短的片刻,他的雞巴立刻有了反應,急速的充血、勃起,呼吸不由的開始急促。他定定神,再望過去,他能看到她的那條朦朧的凹痕,想起她述說的那些火辣辣的事、想起那12英寸的假陽具、想起她和父親一起的性行為,他感到了母親的性感、母親是他想要的女人!

猛然間,他意識到他正在想的、關於他的母親的種種淫蕩、歪曲的想法是多麼的不可饒恕,他心底呻吟著拼命地想摒棄這不倫的念頭,但是沒有作用……

當愛莉絲走進房間時,大衛仍然在心底進行著搏鬥。

大衛看到他母親手裡有一些東西,當她走近他的床,他能看出它是一個圓桶,就像是一支牙膏。

愛莉絲走到床邊,她靠著他的仰臥的身體坐下並且說:“大衛,我考慮了你昨晚的話,對我不能幫助你感到非常的抱歉。在我和你爸爸結婚以前,他有了挫折都會告訴我,因此我有點了解你現在正在經歷的……”她梳理了一下他的頭發,繼續說:“我確定了你所需要的,是一些TLC──一些媽媽的溫情的呵護。”

大衛的陰莖在床單下急劇的勃起,她看著他床單凸起形成的小帳篷,輕輕掀起床單:“看來我好像是對的,而且來的正是時候。”

“你什麼意思?”大衛努力半天才喃喃說出這句話。他其實聽懂了媽媽的話,心頭一陣狂喜,但他不敢相信!

愛莉絲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兒子裹在內褲內的勃起的陰莖,欣慰的看著。在她默默的注視下,他的陰莖更加勃起,甚至跳動。

愛莉絲伸手做了個她頭一天做過的手勢,微笑著說:“我想也許你將享受一個變化,別老用你的‘差的代用品’了。這可能也是一個‘差的代用品’,但是,我的經驗是當別人幫你做它時,總是比自己做要好一些的。”

她伸出手隔著鼓起的內褲輕柔地摩擦大衛的雞巴,手指逐個使勁,整個手掌也輕微地向下按。在她的觸摸下,大衛的呼吸逐漸急促,愛莉絲很滿意的笑了,並且說:“你生命中將來可能出現能適應你的女人,現在我替她幫你一次。”

愛莉絲攥住了大衛的雞巴,手底傳來的硬度和長度使她驚嘆:“上帝,你太大了!”她抓住他的內褲往下褪,大衛不由自主的向上抬臀挺胯以方便她,他的筆直的雞巴頂在緊繃繃的拳擊手短褲上,擋住了愛莉絲的視線。

終於,愛莉絲把短褲褪到他的小腿上,他的雞巴完完全全的屹立在空氣中!愛莉絲松開緊抓著短褲的手,手指緊張得顫抖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聲音大得大衛都能聽見。她伸出兩手輕輕地捧著眼前那巨大的陰莖,輕嘆道:“噢,大衛,我的寶貝!噢,我的寶貝,太大了!簡直和你爸爸一樣,噢上帝!你比他的還要大!”

她輕輕地摩挲著他的雞巴,比劃著說:“噢,你爸爸比你還差這麼多,難怪那些女孩子都跑了!別擔心,讓媽媽來照顧你,媽媽幫你釋放你的存貨。”

她提起了床邊的那袋牙膏,大衛注意到它是KY潤滑劑,不是牙膏。在脫掉蓋子以後,她對著他的大龜頭擠了一些,再用手掌輕柔的四處塗抹……隨著她手的移動,大衛興奮的喘著氣,臀部輕顫著上下左右不斷擺動。很快的,大衛的陰莖被均勻的塗了一層潤滑劑,他興奮得幾乎不能控制他自己了,喃喃呻吟著:“噢,上帝……媽媽!噢~~!那兒……太好了……”

她又對著他的陰囊擠了一些潤滑劑,再用同樣的方法輕柔的四處塗抹,然後她一手把玩著他的陰囊、睪丸,一手輕輕攥著他的陰莖的根部向上捋動,當她的手來到了他最敏感的龜頭時,她在它上面用指尖輕輕畫著小圓圈……大衛覺得出她是這方面的專家,她確切知道她正在做什麼。

慢慢地但是無情地,他的母親的手正在不斷的刺激他的快感,大衛的興奮急劇增加,他開始下意識的呻吟……漸漸的,興奮感越來越強烈,渾身的肌肉不由自主的繃緊,屁股上挺,陰莖口汨汨流出了些微液體,雞巴好想、好想……她的手摩挲得越來越急、他的雞巴頂得越來越高!

“噢~~上帝、媽媽!我太興奮了……”他呻吟了。

“來吧!我的寶貝,該來的就讓它來吧!那是我想要的……來吧……”

愛莉絲再加速手掌的捋動,大衛的後背高高拱起,身子僵直在空中……

突然!他爆發了……一大團精液射進了空氣中,落到了兩大步遠的地下,後繼的精液濺落到了他的前胸,斑斑點點……愛莉絲移動她的手掌到他的龜頭上緊緊的攥著並且不斷的向上擠,另一只手蓋在陰莖的上方,雞巴在她的手裡噴射、噴射到她的另一只手裡!大灘的精液順著她的蓋在陰莖的上方的手流下,滴到他的身上,弄得他的陰莖滑溜溜的……

她的攥著陰莖的手掌持續不斷的擠動,漸漸地,大衛的身體放松了,僵直在空中的臀部重重的摔落到到床上,他閉上眼睛,胸膛急劇起伏的喘息著,“噢……上帝、媽媽,我不知道說什麼……”最後他斷斷續續地小聲說。

“什麼都別說,你只要放松,好好享受這一切。”

她拿布擦乾淨他身上的精液和散落的斑點,還好,他射精時有她的手衛護,散落的精液很少,再把沾滿精液的布拿出房間,等她做完了這一切,她低頭在他臉頰上輕吻了他一下,“小寶貝,現在可感到好一些?”她問。

“我好像到了天堂!以前從沒有這樣好過。”他撫摸著她的手臂說:“謝謝,媽媽,那真是最好的TLC。”

“那是媽媽應該做的,做個好夢,寶貝。”

大衛疲憊的笑著說:“至少它們應該是普通的夢。”

在愛莉絲離開之後,從他曾經經歷過的最奇妙的高潮放松下來的大衛很快的進入了夢鄉。就在他是幾乎睡著時,他聽見隔壁的房間斷斷續續傳來一種壓抑著的、有節奏的喘息聲,之後似乎還有一些呻吟聲……大衛是如此的放松,因此他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真聽到了什麼還是做了一個別的什麼夢。

第二天早上,大衛被咖啡的芳香喚醒。

起床時他發現自己是完全赤裸的,頭一天晚上的記憶很快回到了他腦海中。當他記起他母親給他提供的特殊的TLC時,他的雞巴已經半硬了。

他找到他的短褲,穿上後去了廚房,准備品嘗一下那誘人的咖啡。

愛莉絲在桌子旁邊坐著,咖啡的香氣從她身前的杯中泛起,她慢慢地啜飲著。

看到他進來,她抬起了頭:“早上好,小懶鬼。咖啡准備好了,快來吧。”

大衛給自己倒了一杯,回到了桌子旁邊。他剛要坐下時,一抬眼,他發現了比咖啡更能吸引他的東西。愛莉絲仍然穿著昨晚上的那件長睡袍,她正俯身品嘗著咖啡,睡袍的上擺前傾,能看到她奶油般白晰的乳房,乳房頂端是淺棕色的乳頭!大衛感覺到陰莖迅速勃動,頂得短褲前面高高凸起!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