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的呵護-母愛的故事

在愛莉絲注意到他的窘境以前,大衛不得不趕快坐下。坐下後,剛才看到的一切和頭一天晚上他臥房前那一幕仍不時在他眼前晃動,他緊張的端起滾燙的咖啡,迫使自己暫時忘卻愛莉絲正在顯示的魅力。

愛莉絲喝完了咖啡,起身把她的杯子送到水池。當她這樣做的時候,大衛又有了一次視覺上的享受。他注意到她的薄長袍勾勒出的迷人的曲線,那是豐腴的成熟婦女的苗條曲線,遮在她的屁股之間的薄薄的絲織物,根本擋不住那後面的誘惑,反倒襯托出她的臀是多麼的圓、多麼的軟,透過貼著屁股的長袍,能清楚的看見白晃晃的肌膚。大衛又想起了頭一天晚上走廊上的迷人風情,而現在是白天,明亮的白天,一切都一覽無遺的白天!

大衛貪婪的觀賞著……在這一切發生之前,大衛從未對愛莉絲、他的母親給予特別的注意,她是他的母親,只是他的母親,但現在,他希望愛莉絲是除了他母親以外的任何人、任何的女人。

大衛在愛莉絲後面起身站了起來,他在她身後挽著她的腰,將她的身體緊緊的摟住,在她的頸上吻了下去。

“謝謝你,媽媽,昨晚我……那確實是我最想要的。”

他緊緊地擁抱著她,甚至能感覺到她身體的溫暖,陰莖頂在她的屁股上,屁股柔軟中帶著韌性,他的雞巴再次變硬了。他的手在她柔嫩的小腹游走,一點一點向下游走,探到她的恥骨,再向下,在她兩腿間的縫隙中探尋著,就像迷路的孩子尋找他的家。

愛莉絲把她的手壓在大衛的手上,輕微的擺動屁股甩開緊頂在屁股上陰莖,她笑了:“感覺好嗎?太長時間沒經歷這些了,可今天……我好像回到了20歲!風騷、熱情、年輕。”

愛莉絲從她腰上拉開大衛的手,轉過身面對著他。大衛的雞巴仍在不老實的探頭探腦,她隔著短褲抓住了它,並且說:“我的寶貝,你的小寶貝又遇到麻煩了,是不是?你想如何放松一下呢?”她微笑著──曖昧的微笑著:“也許我該給它來一堂個別輔導課,讓我們開始吧。”

她走進了客廳,在一把安樂椅前面站住了。

“來,大衛,坐。”

大衛走過去,在他將要坐下時愛莉絲拉掉了他的短褲,一直拉到他的腳。再輕輕地推了推他以使他不得不坐,然後在他前面在地板上跪下了。大衛的陰莖像一根白色的棍子一樣猛的站了起來,並且一下一下不住的跳動。愛莉絲握住他的陰莖,不能相信的說:“上帝,我的寶貝,昨晚才……它可真不乖呵!”

“主啊,我不希望它這樣,它總是讓我緊張。”

愛莉絲靠近大衛的雞巴,仰著臉說:“現在,讓我們花一會兒時間讓它表現一下自己。”說到這她伸出舌頭舔了舔那巨大的龜頭。

她轉著圈舔著巨大的龜頭,大衛的雞巴不住挺動,他在一邊喘氣,一邊咕噥:“上帝、媽媽,以前從沒有人為我這樣做過,沒有一個女孩意試一試。”

她握著他的雞巴,頭上頭下的舔著,白色的棍子漸漸變成了白色的巨棒,當她熟練的用舌尖靈活地舔著龜頭下方時,他開始了呻吟:“噢~~媽媽,那裡、那裡……真是太奇妙了……”

愛莉絲抬起頭說:“過去,在我的子宮切除前、身體不方便的那幾天,我常給你爸爸這樣做,他最愛讓我舔這兒,我想你大概也是這樣。”

她咧著嘴笑著補充說:“他那時候通常堅持至少一天,那一天只要有時間就讓我含著它,這樣含著……”她使勁的把嘴張到最大:“我過去能把他的雞巴整個含進去,不知道現在我還能不能做到,我來試試。”

她再次把嘴張到最大,使勁把大衛的雞巴塞了進去,可雞巴的龜頭太大了,撐得她的嘴鼓鼓的,她使勁往下吞著,棒身與她大大張開的嘴唇嚴絲合縫,終於,她勉強含著了它。在這一過程中大衛能做的只是呻吟,他在享受著母親給予的快樂。愛莉絲含著他的雞巴輕微的上下晃動她的頭,他能感覺到陰莖在她嘴裡的滑動大約有2英寸,龜頭挺進時能感受到她口腔的柔韌、溫暖。

愛莉絲再慢慢抬高她的頭,使深入咽喉的龜頭退到口腔,這樣她的舌頭就有了勉強活動的空間。她的嘴使勁吸舐著,舌頭在他的龜頭上盤旋,一遍又一遍盤旋,大衛的呼吸開始急促,進而喘息,快樂的享受慢慢升華成興奮……愛莉絲一只手握住他的陰莖輕輕晃動,另一只手捧著他沉甸甸的陰囊撫愛著他的睪丸,他身體微微痙攣著,手顫抖著愛撫著他母親的頭發……

“噢~~上帝、媽媽!太刺激了……我太興奮了……我要來了!……再不停下……我要流到你的嘴裡了!……”

對於他的警告,愛莉絲的反應是她的頭更加急速的起伏、口腔更溫柔的吸吮、舌尖卻是更使勁的舔舐!這一切讓即將爆發的他安了心──他的雞巴開始了急劇痙攣、緊接著、噴射!再噴射!……

大衛感覺著就像在空中飄蕩,他從未體會過這種極樂,他停不下來、也不想停下來……隨著龜頭的每一次撞擊,他看見她的喉嚨在瘋狂地蠕動,但他還有更多、更多、噴射!再噴射!……

她幾乎成功了,只有很少一些精液逃過了她的溫柔的包圍,從她的嘴角,它們順著他的雞巴汨汨流下,但馬上遭到了她手的攔截。

大衛的高潮慢慢地消退,不久,他的雞巴停止了搏動並且開始縮小。當它變得更小時,愛莉絲把它吞進了她的嘴,因為現在它已有了足夠的活動空間。當它最終變得垂頭喪氣時愛莉絲把它放了出來,大衛不能置信的看著他的寶貝,它乾乾淨淨的──愛莉絲吸舐了所有的痕跡。

愛莉絲坐起身對著大衛微笑著,伸出舌尖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唇角,然後再在唇邊快速的舐了一圈。

“噢,媽媽,我從未想到這一切能發生在我身上。我相信沒有任何女孩能為我那樣做,真像做了一場夢……”

“我告訴了你它需要一堂個別輔導課,”她輕拍著他現在松馳的雞巴說:“看起來它像是接受了,這一課還真不容易。”

她笑著,輕輕捏了一下他的雞巴站起來。

突然間,大衛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愛,給他愛的人,是她的媽媽。

晚飯以後,大衛洗過澡換上睡衣,走到客廳看電視。

大約過了30分鐘,愛莉絲也進來了。

大衛能看到她的頭發是潮濕的,因此她肯定剛剛洗過澡了,另外,他還能看到所有他曾經看到過的部位,他痴迷的看著。

她穿著一件短睡袍,很短,只到她的大腿,能朦朧的看到她的大腿根。當她穿過房間走到沙發,隨著她的步伐,她的乳房不住的輕微顫動,她在沙發前轉過身,能看到它們左右搖擺,透過那層薄薄的織物,他好像看到它們在悠閑的漫步……他想起了早上的情景,眼前炫耀著她那柔嫩的臀、纖細的腰……

她在沙發上蜷曲一條腿坐下,那一瞬間大腿裡面的一切都一覽無遺,幾乎能一直到看她的襠部。

她看起來了很成熟並且很性感,在她那兒,他曾經體驗過無比的興奮、在別的女孩那兒從未體驗過的興奮。陰莖又在變硬、發脹,睡衣被頂得凸起,他偷偷的把手伸進睡衣挪動陰莖,以免被她發現。

她曾經為他做過的,不、不是曾經,而是兩次,在剛剛過去的24小時內,她兩次為他做過,可現在又……他擔心自己如此瘋狂的性欲可能令她反感。

他喜歡她為他做過的事情,而且她是那麼投入、那麼熱情,他還想……

過了一會兒,愛莉絲好像對電視表演感興趣了,她放松的斜倚在沙發上,短睡袍褪到了大腿上,且衣 分開。大衛所處的地方,之前僅僅能看到她大腿前半截,現在,他能一路看上去!他看見了……

她的陰戶,被黑乎乎的陰毛的圍繞著,赤裸裸的在向他展示。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那芳草萋萋的聖地,他知道這很容易被她發現,但他舍不得把眼睛離開……看起來她的陰戶與他以前見過的、但懼怕他插進去的陰戶沒什麼不同,但是大衛知道它是不同的,他知道那是一個能夠容納巨大器官的陰戶,即使那器官有他的那麼大。

他貪婪的看著,手指扭曲著強忍著想去摸摸它的衝動,那陰戶,那能容納他大雞巴的陰戶,他想……終於,他克制不住內心的衝動……

大衛走過去,靠著愛莉絲在沙發上坐下,“媽媽,”他說:“電視表演真那麼好嗎?我想和你談談,只要一分鐘就夠了,但是我能等到它結束。”

愛莉絲偏過頭對他笑了笑:“沒什麼好看的,只是肥皂劇,我明晚再看也行。你在想什麼?”

“你還記得因為我的那些煩惱,你說你怎麼擔心我吧?我也是這樣。自從兩年前爸爸去世,你一直是一個人,從不去外面。你是一個美麗的女人,還那麼年輕,我能感覺到你的孤獨。媽媽你還好吧?我真心希望你開心,但是你好像需要有人來照顧你自己。”

愛莉絲在沙發上轉過身,把蜷縮著的腿放下,伸出了一只手扳過他的頭,俯過身輕吻了一下他的嘴唇,再慵懶的靠回沙發說:“噢,大衛,你太可愛了。謝謝你對我的關心。其實我曾經和男人一起出去過。”

看到大衛臉上出現古怪的表情愛莉絲笑了。

“你還記得那次我和隔壁太太有事外出嗎?”

大衛點了點頭。

“其實那次我不是和隔壁太太,而是和一個男人。我怕被你發現,所以編了個小小的瞎話。”

“但是你沒再做過。為什麼不再做呢?”

愛莉絲苦澀的笑了笑,說:“因為我發現了一些事情。首先,所有的好男人都已經結婚了。我那次的那個只是個剩餘物。”她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腿:“第二,在一個女人習慣於一個‘大’男人以後,我發現,那些正常大小的男人簡直無法滿足她的需要。”她再抬起了頭看著她的兒子:“從中我只感到乏味,就放棄了。”

她佻皮的偏著頭愉快的笑著說:“這樣也好,我能與你有更多的時間相處,能注意到你的煩惱並找到原因,能知道你多多少少需要一些撫慰。”

“但是,媽咪,媽媽,你告訴過我你曾和爸爸有著活躍的性生活。你現在怎麼辦呢?你不會是連這也放棄了吧?”

“是的,我放棄了,徹底放棄了。”苦澀的微笑再次在她臉上浮現:“至於我做的……”她舉起了手,手指分開並且來回屈伸她的中指。

大衛笑了,說:“那是一個差的代用品。”

愛莉絲的苦笑變成了憂傷:“正如你所說的,我已驗證好多次了。”

大衛輕輕地撫摸著愛莉絲裸露的膝蓋,慢慢滑動到她赤裸大腿的內側,上移、上探……在他的手幾乎碰觸到她的私秘處時,她按住了他的手。

“大衛,你在做什麼!”

“你給了我一些TLC,現在該我回報了。你就當是別的什麼人在做,可能會好一些。”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