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的呵護-母愛的故事

幾乎每一次大衛的舌頭掃過她的陰蒂,愛莉絲都是一陣急促的喘息,幾次之後她開始顫抖,全身上下每一處都在顫抖,她口齒不清的呻吟著,發出幾乎聽不到的聲音,一半是呻吟、一半是嘶喊。

愛莉絲屁股的抖動不住加快,呻吟聲也不住加大。突然,愛莉絲高高抬起她的雙腿,蜷曲著緊緊夾住大衛,原本撫摸著他卷發的手使勁扳住他的頭,屁股上挺,使她的陰戶緊緊壓在了他的嘴上,他感覺到她的肉縫在微微的痙攣、她的雙腿更是在不停的抖動。

她上上下下推著他的頭,讓他的嘴與她的肉縫能充分摩擦,嘴裡不停的“噢、噢、噢”的呻吟著,一次、又一次……

沒有任何先兆,愛莉絲突然坐起身,緊接著躺倒在沙發上,後背僵硬地拱出一個弧度,接著就是一陣陣劇烈的震顫,臀部肌肉繃緊,開始一陣陣痙攣……

她的肉洞緊緊的鉗住了他正在抽插的手指,兩人幾乎都不能動彈。

一陣僵持,她開始嘶叫:“來了!噢~~來了~~!噢~~我的寶貝……我的……寶貝……!”

愛莉絲的高潮持續了至少90秒,震顫持續著,漸漸地減少。這過程中大衛的臉一直壓著她的肉縫,舌頭不住的在其中蠕動,直到她的陰道逐漸放松、能放開他的手指時,他才繼續蠕動他的手指……

愛莉絲的高潮終於遠去了,他用舌頭四處旋轉著吸舐著她的蜜汁,搜尋著每一個縫隙、每一個皺褶,這一切都做完後,他不情的從她的陰戶上抬起頭,因為他不意離開這美妙的肉體。

大衛把頭貼在愛莉絲柔軟的小腹上,靜靜的聽著她的呼吸,等著她從高潮中平復。他很為自己感到自豪,盡管他對女人的高潮不十分了解,但仍察覺到,愛莉絲剛剛結束了一個高潮、一個很強烈的高潮,而且這高潮是他給她的,他做的就像之前她給他做的那樣完美。

靜靜的,時間好像停滯了,幾分鐘後,愛莉絲才輕微的動了動。

“噢,大衛,謝謝。好美妙……從未有人、包括我自己,讓我如此長時間的快樂。”

大衛抬起頭看著她,小聲的問:“真的那麼好嗎?你喜歡嗎?”

愛莉絲輕柔地微笑著說:“噢,上帝,好極了,而且……”她停住了,還在微笑著,但臉上一下子布滿了紅暈。

大衛笑了,滿臉愛意的問:“媽媽,你的臉怎麼紅了?現在才想起害羞是不是有點晚了?”

“我正在臉紅的原因是……剛剛我正在想,就連你爸爸喬也沒讓我體驗過如此強烈的高潮。”她羞澀地笑了笑,接著說:“我好像是又回到了少女時代,感覺就像個小姑娘。”她緩緩的抓住他的手:“我想……讓一個女人感到年輕的方法是一個年輕的男人。”

她抓住他的手拉著,大衛順勢站了起來。在他站的過程中,他勃起的陰莖撞到了愛莉絲的陰戶,隨著他身體的由下向上,他的龜頭先是被濕漉漉的肉縫別住,再一下子從她的肉縫滑過。

大衛不知所措的站起來,他沉默著,但他胯下勃起的陰莖卻一挺一挺的,不時抖動著。暴風雨般的欲望正在他體內怒吼著,他感到一陣陣暈眩。他的陰莖剛才碰到了愛莉絲的陰戶,龜頭觸到了她濕漉漉的肉縫,那感覺……太美妙了!真想抓住她的臀部,使勁把他的陰莖插進去……這想法越來越強烈,他幾乎克制不住了。

他渴望、渴望把他的大雞巴插進那熾熱的肉洞,渴望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他知道,有能力容納他陰莖的女人很少,愛莉絲是其中之一,甚至可能是唯一的一個,但她是他的母親……他猶豫了。

欲望和理智正進行著一場殊死的搏鬥,他退縮了。

愛莉絲也沒說話,她只是仔細地觀察著大衛的眼睛,臉上不時變幻著憧憬和頹喪……

最後,她輕輕的打破了沉默:“噢,我倒霉的寶貝,我倒霉的處男寶貝……”

她站起來了抓住他的陰莖,把它貼在他的肚子上愛撫著,“它終於出現了,它一直在我的眼前,但我卻視而不見。”她停住手,羞澀的柔聲問道:“大衛,你想和我做愛嗎?”她輕輕地捏了捏他的陰莖,繼續問:“你意讓我幫你失去你的童貞嗎?”

大衛被她的幾乎無法回答的問題震驚了。

和她做愛……他不是沒這樣想過,他曾經瘋子般痛苦的幻想著用他的雞巴插她的陰戶,但他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現在,她真的這樣問他,問他想不想實現他隱藏在心底的夢想,他不敢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夢吧?

他緊緊抓住她的肩膀,說:“上帝!媽媽,這是真的嗎?你真的想為我那麼做嗎?”

“是的,”愛莉絲微笑著說:“我就是那個意思。我有你需要的東西,我不能看著你得不到心中想要的東西而痛苦,我是你的媽媽……”她有點臉紅了,忙加以補充:“你也有我也需要的東西。”她拉開她的手臂,靠在他的胸膛上:“這之前我從沒有這樣想過,但是這想法,它早就有了……深藏在我的心底、隨時會爆發。自從我看見了你的雞巴、它是那樣的大,我一直在渴望……我像你一樣,渴望有個人和我做愛,許久許久以來,我一直在渴望……噢~~”她離開他的身體說:“因此,這件事不只是為你,也是為我自己。噢,上帝、我的寶貝,是為我們兩個。你將給我你那溫情的呵護,一種特殊的愛的呵護、長久以來我一直在盼望的愛……是嗎?”

“噢,上帝!媽媽,是的!”大衛邊說邊伸出雙手探到愛莉絲的背後,緊緊地抱著她:“盡管你是我的媽媽,但我一直在想和你做愛,這念頭纏繞著我,我幾乎不敢看你。我也不敢試探你,擔心你可能會怪我。”

“是的,寶貝,我知道母子之間不能做這種事,連想都不能想。但是我們的情形特殊,不是嗎?我們是唯一能滿足對方需要的那一個。我們將成為一對特殊的母子,特殊到母親和兒子都能分享到對方最深的愛、最深的呵護。”

大衛更緊的摟著愛莉絲,放在她背後的手輕松的繞過那件曾給他帶來無限暇想的睡袍,停在她豐腴的屁股上。

愛莉絲靜靜的感受著大衛手的游動,她感覺到他拉起了她的睡袍,感覺到他的手在撫摸著她的屁股,感覺到他的手沿著她的屁股溝探到了她的肉縫……

她的睡袍全被掀開了,大衛的陰莖緊貼著她的裸露的身體,龜頭探尋著肉縫,探尋著插進她的陰戶的路徑。幾分鐘前,他龜頭與她的肉縫的簡短接觸是那麼的美妙,他還想要。龜頭蠕動著,他能感受到她的陰戶比剛才更熱、更濕……

愛莉絲在他的耳邊輕聲說:“噢,我的寶貝,這感覺真好……你是這麼粗、這麼大,我能感到它在使勁頂著我的腿。”

大衛揉動著她的屁股,把他的雞巴沿著肉縫作更深的插入,她的雙腿不由得收緊,立刻,他發出了快樂的呻吟。sosing.com

愛莉絲小聲的說:“噢,我的寶貝,我想要了……已經想要了……我現在就想要。”

“噢,上帝,我、我不知該說些什麼。”大衛低聲說。

愛莉絲伸出手臂挽著大衛的腰,領著他進了她的臥房。

進入臥房之後,她轉過身去面對著他後退,站好。雙手下探抓住她自己穿著的睡袍,猛的一掙,睡袍整個被掙開,緩緩落到她身後的地板上。

她靜靜的站在那裡,給她的兒子展示著她的身體,就像一個裸體的女神。

以前,她就樂於穿著暴露的甚至一絲不掛的在丈夫面前表演,看著他的激動,她也會隨之興奮,但是,這一次她不是為了已故的丈夫,而是為了她的大衛、她的兒子,她如痴如醉的期待著……

大衛低聲贊嘆著:“噢,上帝!媽媽,你太美了。你全身上下每一部分都太美了。”

愛莉絲嫵媚的笑了,看到大衛為自己的裸體而痴迷,她太開心了。

“現在該你了。”她說:“我是裸體的,你也該一絲不掛,我們將要做的,需要裸體對裸體。”

在愛莉絲眼神的催促下,大衛解開他的睡衣褪到地板上,他的雞巴從短褲的束縛中蹦出來,他靜靜的站在那裡,他等待著……

“就是這樣,”愛莉絲喃喃自語著,視線停留在他的巨大的雞巴上,她目不轉睛的看著:“就像那兒,一絲不掛,但我知道那是你的,只能是你的。”

面對著大衛,愛莉絲慢慢後退到床邊,坐下,再抬起她的腿放到床上,然後蠕動著挪到床的中間,躺倒,頭枕在枕頭上,再蜷起雙腿大大的張開。

她舒適的躺著,對著大衛招著手說:“來吧,到床上來。”

她大大的張著雙腿袒露出她的陰戶,柔媚的說著:“我的這裡面正等著你,進去吧,你不會再有那些煩惱了。”

聽到母親嘴中喃喃的淫詞浪語,再看看她那求歡的姿勢、能看到她的一切,大衛的呼吸幾乎停頓了。她的陰戶正在慢慢豁開,他舔舐過的陰唇還是濕漉漉的向上噘著,腦海中一片空白,他只想把他的雞巴插進那濕漉漉的中心,享受它的熾熱、它的收縮……他呻吟著爬上了床,爬行到她的雙腿之間,跪下,雞巴對准了她那覆滿了陰毛的肉縫。

愛莉絲伸出手抓住他的雞巴,引導著它對準了她的肉洞,屁股懸空向上拱著,悄悄的說:“現在,插進來吧,慢一點,我已經很長時間沒做了,你的雞巴又是這麼大,你要慢一點,它會被你撐大、為你張開……”

愛莉絲溫暖的肉縫正緊緊地包圍著他的龜頭,他感覺好極了,他的雞巴拱了進去,一點一點的進入,感受到的溫暖一點一點的擴大……盡管他迫不及待的想一下就插進去,但他還是聽從了她的吩咐,慢慢的但是一點一點的把他的雞巴插進了他母親的陰道。

她抓緊了他的肩膀,慈愛的笑著閉上了眼睛,小聲說:“啊……就這樣……慢一點……再變慢一點、它正在被你一點一點撐開……”

大衛照做著,雞巴慢慢的前行,已有大約3英寸的陰莖被插進了愛莉絲的陰道裡,這時她張開了眼睛,面對著他:“現在,全插進來吧,整個的插進來,就這樣慢慢的插進來吧。”

他的屁股往下壓著,陰莖一點一點的沒入了她的陰道,她努力放松著她陰道的收縮,一點一點的收容著體內的雞巴,等待著迎接他那大雞巴的全根沒入。

“噢,上帝!”

他們一起呻吟著,聲音就好似是對方的回響。

大衛的身心洋溢著奇妙的快樂,這是他的第一次、一個女人的陰戶第一次包圍著他的陰莖,陰戶裡面的熾熱、濕潤和挾著他的陰莖時的陣陣收縮,使他第一次感受到來自女人的樂趣。

頁: 1 2 3 4 5 6 7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