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丈夫

(三)

這不是精斑是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昨天老婆到底什麼時候去的,要不要直接去逼問老婆,不行,那樣會打草驚蛇的,況且還不知道老婆是不是被逼才會這樣的。

「把握生命裡的每一分鍾,全力以赴我們心中的夢~」

在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是陳兵打來的。

「喂,趙強,你來了沒,快點我們要出發了。」

我馬上就來,「我掛了電話,沒辦法沒時間了,工作要緊,走之前把監控全部開起來,等我回來再說了。」

「老婆,我早飯出去吃了,來不及了先走了。」

我一到客廳,我老婆已經把衣服什麼的都給我整理好了。

「老公吃點飯再走啊。」

「不了,我怕來不及,我先走了,老婆,親個。」

「等你回來再親,快點走吧,不要遲到了。」

「那好吧,拜拜,老婆」「拜拜」

一到公司,我們馬上就上公司大巴,就直接走了,可我是人在大巴,心早就已經飛回到家裡了,我老婆現在在幹嗎呢?那小子現在會不會在我家裡呢?老婆會不會又被那家夥淩辱嗎?不過一想起老婆被淩辱,我的幾吧馬上就翹的天亮,好像有人說像那家夥的行為是性變態,老婆會被打嗎?會被像人家講的那樣被綁起來嗎?我一路坐去幾吧一路就這樣像個鐵棍一樣硬著,就這樣睡著了,直到幾小時後到了福建目的地才醒來。

工作是無趣的,心情是難熬的,就在這樣一天一天的煎熬中時間終於來到了4月份,因為清明就快到了,所以終於有了回去的時間。

「老婆,我後天4月3日的車回來,你來車站接下。」

「好的,老公,你回來可要給我點那邊的特產哦!我可有個驚喜等著你哦!」

「老婆,什麼樣的驚喜啊,能不能提前透露一點,再說了,這邊好像沒什麼特產啊。」

「我告訴你了,就不叫驚喜了,你回來就知道了。」

「那好吧。」

4月3日,海城汽車站,我扛著大包小包的土特產在出口處一下子就看到了我那漂亮老婆,她站在那就像是一叢綠葉中的一朵花,一身淡藍色及膝連衣公主裙,一雙看去發亮光滑的腿在配一雙淡藍色水晶高根鞋,煞是性感迷人。

「老公你看什麼呢?不認識了。」

「老婆,你今天穿著好迷人啊,你看,多少雙眼睛都盯著你那雙迷人的大腿看,」

「走了,快上車了」

老婆看到有好多雙眼睛看著她,她好像也害羞了想趕緊跑。

在回去的路上,我做在了副駕駛室的位置,無意中渺了下老婆的光滑發亮的大腿,仔細一看,好像是穿了雙絲襪,我忍不住去摸了下,絲絲滑滑還帶點涼意的手感真不錯。

「老公,你幹嗎?你們怎麼都這樣呢?我在開車啊。」

「什麼你們啊??」

「哦,是你們男人怎麼都這樣,走吧,我們到小四川那去吃晚飯,吃了再回去吧。」

「嗯,我也餓了,對了,老婆,你說給我個驚喜是什麼啊?」

「保密。」

「還保密,都到家了,還保什麼密啊?」

「就不說,臭強子怎麼樣,先去吃飯吧。」

一回家。我馬上躺在了沙發上

「累死了,做了這麼久的車。」

「累什麼累,快去洗澡去,臭死人了。」老婆把我從沙發上拖起。

「好吧,對了,老婆,現在都到家了驚喜呢?」

「滾,先去洗澡去再說,這麼臭。」

我屁顛屁顛的到衛生間去洗澡去了。

「老公,一會你那東東洗幹淨點~」

「老婆,那你進來給我洗,一起洗個鴛鴦浴。」一邊說著一邊拚命把小幾幾洗的幹幹淨淨的,心想,又是那天一樣啊,想想都有射的感覺。

「美的吧你,快點洗,洗好到床上去等著,我還要洗呢!」老婆說道。

我心裡美姿姿的出了衛生間,就到臥室的床上躺著,對了,把燈調到粉紅柔和的光線,整個房間馬上充滿溫馨,在這樣的光線下感覺床頭那婚紗照裡面我們倆笑的更燦爛,真希望一直這樣下去,多溫馨啊!

我躺在床上,焦急的等著我那照片上的新娘從衛生間裡走出來。

一會兒,臥室門開了。

「啊,好溫馨啊!」老婆進來了,身上裹了一塊白色的浴巾。

我都還沒來的極仔細欣賞我老婆就一下子就撲到了我身上,手一把往下抓住我的陰莖,「這段時間,有沒有不老實去鑽洞洞過,我要好好檢查一下。」說著身子就往下滑,一手抓住我的奶子一手抓著我的陰莖,因為好久沒做了查點一下就被摸的射出來,還好控制了精關。

「哪有啊老婆,你老公我家裡有這麼一個美嬌娘,怎麼會去呢!」

「誰知道呢,我先檢查了再說。」

話才說完我的龜頭就被她的嘴巴一口給吃下去了,嘴巴一邊抽送手一邊摸我蛋蛋和奶子,嘴巴才抽插了幾下我就關門失守,一瀉如注了,全進了老婆的嘴巴裡,竟然一滴都沒流出來。

「你這壞蛋,又射我嘴巴裡,你是不是存心的。」

「哪有啊,老婆,我也是怎麼就沒做了,憋不牢了。」

「算你說了句實話,看你工作這麼辛苦,我這次就饒了你,不許有下次了。」

「一定,一定。」

我邊說著邊起來,一把把老婆抱起來給平放放倒在床上,我一把趴了上去,抱起我老婆的腦袋就朝那兩片嫣紅的嘴唇猛親,這時老婆也張開嘴巴,兩根舌頭就像雌雄2條蛇糾纏在了一起,不停的翻動,我趁機一把扒掉老婆身上的浴袍,手一把緊緊的握住那光滑的乳房,身怕她跑了似的捏來捏去,不時的捏下那顆小豆豆。

另隻手也從老婆頭上抽了出來,直接往下襲擊另一隻美乳,嘴巴裡的兩條「小蛇」還在不停的翻滾著,似乎不交配成功誓不罷休,老婆終於在這樣多點刺激下,既便嘴被堵住都發出了沈悶的呻吟聲,並且身體開始象條肉蛇一樣著扭來扭去。

這時我的右手不失時機的朝下面那片最重要陣地攻去,就這樣一路下去,竟然暢通無阻的直接攻佔了那有點滑溜的嫩穴,往常阻攔著的那片黑森林竟然不見了蹤跡,我不信的再來回摸了兩下,陰部還是光突突的,毛竟然剃光了。

我剛想開口。

「老公,怎麼樣啊,這個驚喜沒嚇到你吧,還有個更大的驚喜等著你呢。老公,你知道嗎?我為了你的這次回來開心點我可吃了不少苦啊。」

沒想到還我老婆先開口了。

「啊,還有什麼!」

這時我嘴已經開始往下親,一口輕輕的咬住右邊的小乳尖,我話還沒說完在粉色的燈光下突然看到老婆的本來白嫩的右乳整隻都是黑色的,我猛的直起了身子,一看,呆了。。

「漂亮嗎?老公,我可是特意為了你才去吃這苦頭的啊。」老婆笑著說道。

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麼,一副有點熟悉感就想不起來的立體紋身大作。

一隻就像是從畫裡面走出來栩栩如生的麒麟橫向盤踞在我妻子以前白嫩的兩隻玉乳上即右胸上一大塊直至快到肩部這位置,麒麟的右爪3隻爪尖,抓住被紋成了一圈粉紅的乳暈的乳頭,和右邊紋成一樣的左乳乳暈及乳頭被麒麟的牙齒咬著。

麒麟的左爪抓著一條金色鏈子,鏈子一路向下直到已經無毛光滑的陰部,最後栓在一隻紋在陰部的紫色鳥的脖子的白色寬邊的項圈上,因為老婆兩腿張開著,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紫色鳥的兩隻翅膀張開在兩邊的大腿跟陰部的這3角地帶,翅膀上被栓的金色的鏈條,在看本來被陰毛佔領的大陰唇區域被紋成了白色的尖尖的半張開的嘴巴,在嘴巴的根部叼著一顆被紋成了猶如紅色的珠子的陰蒂。

看到這,我的鼻血刷的流了下來。

「老公,你怎麼了,怎麼流鼻血了,沒事吧。」

「沒事,老婆我太雞動了,老婆吃的苦可不能白吃,我現在就要。」

這時,即便流著鼻血上火的我,肉棒已經硬的活像是一枚堅硬的砲彈,陰莖本來16公分長* 3公分粗長變的更粗長,堅硬的陰莖將有點濕漉漉嫩穴撐大慢慢的插了進去,可是即便嫩穴有點滑,可還是感覺老婆的嫩穴今天實在太緊了,要很艱難的才慢慢的進去一半。

「老公……你今天的肉棒太大了~~~」

「慢點插了……啊……要不然就進不來的……啊……老公,求求你摸下啊……我的陰蒂吧……好大啊……多摸幾下」

「啊……水就會多起來不可能進不來的……求求你……啊……」

終於全部插進來!

「……啊……」老婆大聲的叫。

老婆說完我的肉棒就開始慢慢的加速抽插了起來……

由於我剛剛射了一炮,龜頭磨擦的敏感度變小,持續抽查了20幾分鍾

「啊,老公……啊…求求你……快點……啊……好老公…嫣嫣就快到了……」

於此同時老婆那雙手緊緊抓住床單,我看著紋著紫鳥的雙腿緊緊纏在我的腰上,隱約在鳥的項圈空白處好像有什麼紅色的小字,還沒看清楚什麼突然感覺龜頭在嫩穴的深處,傳來了上次感收到的吸力,再加上隨之而來嫩穴的深處連續射出的那涼涼的液體,在這樣的雙重刺激下我也感覺自己也快要射精了。

「老婆,我也就要射精了,我要射了,我要讓你懷孕,我今天愛死你老婆了,啊……!」

我看著這具躺在我身下為我而紋身的老婆,肉棒用力更深的插了幾下。

「嗯……嗯……老公……快……我終於到了……」

在這時老婆突然做了起來,十指深深的抓進我的背,與此同時我也顧不了背上的刺痛射了,我們終於是第一次一起高潮了,之後我們兩人抱著就側倒在了床上,就這麼無力的睡著了。

後半夜,我被尿逼醒了,起來後背還是火辣辣的,老婆,看來你在高潮時還真是辣啊!在去完衛生間後想起了監控的事,就偷偷的跑進了平時不知道進來的書房。

頁: 1 2 3 4 5 6 7 8 9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