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丈夫

(六)

我老婆送走那小子之後好像也累了,回到床上帶著這樣一身裝備就睡著了。

我這時就把顯示器畫面拉到第2天早上7點,(因為老婆平常都是這時候起來去上班的),這時的畫面顯示我老婆已經起來穿好衣服了在整理著床鋪,看到她沒穿工作服,穿了一身黑色及膝公主裙,下身穿著肉色超薄的絲襪,腳穿一雙黑色水晶超高的細跟高根鞋,就像個高貴的性感的公主,看到這裡,我的小弟更加硬的不得了了。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得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許認識某一人過著平凡的日子,不知道會不會也有愛情甜如蜜,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我老婆的手機裡響起了我最熟悉和喜歡的鄧麗君《我只在乎你》的鈴聲~

「喂~」

「··········。」

「哦,好的主人。」

「········。」

「既然主人已經給我們經理打過電話,替嫣奴請假過了,那嫣奴馬上就來到主人的別墅~」

這時,我看到我老婆已經整理好了床鋪,拿起了包包從臥室用奇怪的姿勢走出去了,只是我怎麼看怎麼不對勁,本來那雙18公分左右的高根鞋已經不怎麼好走了,但看我老婆走的樣子,那高跟鞋走的好像已經是很適應了,像是專門培訓過的(我以前沒看到過我老婆穿這麼高的高跟鞋),只是那奇怪姿勢出現在了下身,好像很難受,就是想扭來扭去。

(難道我老婆還穿著昨天的那貞操帶,對了,好像我老婆沒鑰匙的,那不是震動器和那導尿管都沒拿出來,難道是我老婆今天要被那小子到別墅裡接著調教,一想到這,我的心是疼痛加一點點的說不出的興奮。)

「碰」的一聲,就這樣目送著老婆走出了門,房間裡就空蕩蕩的,這時顯示器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是7點15分,接著我一直拉,直到晚上12點,房間裡還是空蕩蕩的,沒人,再拉到3月4日早上老婆還是沒回來,我這時想到3月3日我老婆7點以前在幹嗎,我老婆那貞操帶有沒有解開過,還有那震動器和那導尿管有沒有拿出來,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我又把時間拉到一天前也就是3月3日早上6點,這時看到我老婆已經在打電話了,我又往前拉,拉到5點20分我老婆還睡在床上為止,接著我按快進到5點35分發現我老婆起身接點話我馬上按播放鍵(快進沒聲音聽不到鈴聲的)。

「主人,怎麼這麼早,嫣奴還沒睡醒呢?」

(我老婆現在好像已經被那個混蛋調教的很有奴性了,做為老公的我好心痛啊!又感覺有些不平,為什麼那主人不是我,我老婆一定要我自己來調教,不過又隱隱有點期待,你這混蛋,既然這麼會調教,那就等你調教好了我的老婆我再來收拾你,那我老婆還不是我的,哈哈哈哈!~正因為有了這樣的想法,致使後來出現了無法挽回的結局,先透露下,是很令人意外的結局哦!~)

「··········。」

「啊,主人,你不過來了,那嫣奴的貞操帶還有裡面的那些東西怎麼辦啊!還有那個導尿袋怎麼辦,放哪裡啊~ 」

我看到我老婆臉有寫害羞的說著「·········。」

「什麼,貞操帶不解掉,把那導尿逮拔掉,把那導尿管綁起來,這樣有尿的話怎麼辦,排不出去很難受的,還讓嫣奴就穿著這樣害羞的東西到主人你那裡來,這讓嫣奴·····嫣奴辦不到啊,這樣太難堪了啊~」

「··········。」

「啊,小便急了讓嫣奴自己想辦法,把管子解了象男人一樣拉,主人這……這做不到,啊,還不準穿內褲,長褲,要穿裙子,啊……主人,求你了,這樣怎麼穿出去啊····…不要啊!~」我老婆臉色很難看的說道。

「················」

「那主人至少讓嫣奴穿條連褲襪吧~」我老婆只能妥協的請求道。

「··············」

「好吧,嫣奴就照主人說的~」

我老婆說完就掛了電話,把那導尿逮解了把導尿管給綁好了,之後,她從那櫃子的抽屜裡,拿出一條鏤空吊帶的超薄的肉色連褲襪穿了起來,然後起身就套上一條黑色的公主裙,還是從那個抽屜裡拿出一個大大的盒子,原來就是那雙超高的高跟鞋,藏在這裡以前難怪看不到了。

之後就穿上試了幾步,看上去好像還挺有芭蕾舞者的那種感覺(殊不知,老婆你要求穿的絲襪,更加的誘惑人。)之後就是我之前看到的畫面了(想到我老婆就這樣穿著出去,我知道都已經有無限遐想了)。

我又把畫面一直拉,直到拉到3月4日晚上11點,才看到我老婆打開門從外面回來,反身關了門,不過這時,我看到老婆臉上看去好像哭過有點憔悴,回來時穿的衣服有點怪啊,穿了一件厚厚的男大衣,下身穿了一條超薄魚鱗狀的紅色絲襪,好像沒穿褲子,腳上還是穿著那麼一雙超高的高跟鞋,一進來就躺在了客廳的轉角沙發上,好像很累的樣子,嘴巴裡不知道在那裡自言自語說的什麼。

因為很輕聽的不清楚,只好像隱約聽見弟弟,小強(我)幾個字,然後就在那輕聲哭了起來,看的我好心痛,真的只有心痛沒有其他的,你想一個美如仙女(情人眼中的),嬌小可愛的嬌妻的臉上流下顆顆晶瑩悌透的水晶,還有哪個男人不會心痛?

還有哪個男人不想現在就去抱著自己的嬌妻,給她一個可以依靠的臂膀,真該死,可做為老公的我竟然做不到,真該死,那個混蛋到底做了什麼讓我老婆這麼傷心,還有就是不知道這又和我那當土管所副所長的小舅子啥關係,不過當時也沒細想。

我就這樣傷心的看著我老婆無助的在那哭了十幾分鐘,直到我老婆起身脫掉身上的大衣才回過神來,因為我看到了性感和吃驚的一幕,性感的是在我老婆脫掉大衣的一剎那,我老婆身上一身紅色魚磷出現在我眼前,活像一條剛剛出水的美人魚。

不過唯一有點掉色的就是我老婆的貞操帶以及那天出去那時侯的東西竟然還帶在身上,而且還在後門那位置多了一條尾巴。吃驚的是,在我老婆的正面,紋身紙貼過的地方一片紅腫,那麼大面積的紋身看上去真的是即性感又讓人憐愛和讓人心痛啊!

「老公,你為什麼要出差?為什麼不在家?那混蛋什麼時候只要我一離開他就要帶著這羞辱人的東西,你老婆我現在好傷心啊,你這個混蛋為什麼就一定要出去,要不然我也不會被他那個了,你這個混蛋!!」

我老婆突然大聲罵這,一邊用沙發上的靠背在那拚命的打著沙發,看到這裡我都嚇了一跳,因為我從來沒看到我老婆這樣看去想是發瘋的樣子。

「老公,你知道嗎?像今天這樣的痛苦那混蛋說還要兩次,不過肉痛我吃的消,可主要是那混蛋紋的什麼你知道嗎?那是我一輩子都成為那混蛋的性奴的可恥的印記,我這輩子都逃了脫他的魔手了!老公,為什麼啊人家的老公都在家,不用出差,為什麼就你出差?!」我老婆在那發洩的罵著我。

「老婆,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背叛我,但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的,我會讓那傢夥永遠無出頭之日的。」我在心裡狠狠的說道。

我老婆發洩了一下,就到浴室去洗了,我把浴室的鏡頭放大,看到我老婆竟然不拖那絲襪,直接就去洗了,不過讓我奇怪的是本來那麼紅腫水搞去會很痛的,但我老婆好像沒啥痛的反應,還有那尾巴的羽毛好像不怕水一樣,水都粘不上去的,難道是那絲襪是防水的,不過這樣的話還洗什麼澡啊!我這邊還在胡思亂想我老婆已經洗好到臥室去了。

在臥室把那導尿袋和導尿管連好後就躺到床上去了,可能是太累了還是什麼一會就睡覺了,我也陷入了沉思中,在想接下去該怎麼辦,我老婆難道就真的讓他擺佈了,讓他在調教一段時間,還是就算是去求我那王八蛋的父親把他給廢了(我的身世會在後面慢慢浮現出來的),可能是前面的那個聲音更誘惑人,我就打算在過點時間把他給廢了。

抱著這樣的心思,我把畫面拉到3月5日6點左右,我嚇了一跳,我竟然看到我們的臥室裡出現了兩個男人,還拎著一個大的包包,他們是怎麼進來的,難道我老婆把鑰匙都給他們配了嗎?還有他們這麼早出現又想幹什麼?我這次懷著好奇和興奮的心情一眼不眨的盯的顯示器。

頁: 1 2 3 4 5 6 7 8 9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