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丈夫

(七)

那兩個男的一個看去有點胖身高1米75大概40幾歲的樣子,另一個就比較瘦小看去才20歲左右,那個胖男走到我老婆的床邊,此時我老婆臉朝上睡著的四腳朝天睡著很香,身上蓋著一床薄薄的棉被,她那標準的全身曲線讓人看的熱血沸騰。

這時候那胖子已經有人進來到她的床中央胸部的位置,趴下身子直到臉快碰到我老婆的身體為止,就這樣輕輕的把那床單給拉了下去,邊拉邊仔細的看著我老婆的每一寸肌膚,就這樣我老婆身穿紅色魚鱗襪下穿著貞操帶活像被虐的美人魚的身體就出現了眼前,我可以清楚的聽到那胖子嘴巴裡不時的傳出項流口水的聲音。

「徒兒,把包裡的繩子還有工具拿出來,準備幹活了。」他胖子說道。

「好的,師傅,不過師傅你以前不是說前一次紋身和後一次紋身時間不能少於24小時,怎麼現在過來她吃的消嗎?」

「哈哈,徒兒這你就不懂了把,你知道師傅我為什麼給她噴上這防水的空氣噴霧絲襪嗎?因為這是矮國的最新的產品,正因為他們矮國的男人都是禽獸哦是禽獸不如,所以才發明了這種專門針對女人調教用的東西,他有幾大妙效!1,他是防水的,裡面的特殊成分有隔絕細菌並有消炎的作用。2,有點麻醉的作用,不過在麻醉的同時也能增加人能承受範圍內的連續刺痛感,也就是說我紋身結束一定時間內還會有紋身的次痛感,昨天你不是看到了她紋身好了後還有幾個小時在那裡哼哼的叫嗎。3,噴上後紋身他裡面的特殊成分能滲透進去,在紋身的同時能產生性興奮的效果,而且是永久性的,也就是說以後只要摸到紋身過的地方都能很敏感的興奮效果。」

「好了,可以動手進行了,先把她給捆起來。」說完兩人就開始動手了,就一會工夫,也不管我老婆已經醒來拚命的掙扎的過程中給四腳朝天大字行綁了起來。

「你們怎麼進來的,出去。」我老婆被綁起來的身體象蛇一樣掙扎扭動的憤怒的說。

「呵呵,乖乖美人魚,當然是你那尊敬的主人請我們來,繼續完成你身上的那紋身的,當然了,鑰匙也是你主人自己給我的,哈哈!」

「不要,我不要紋那羞辱的紋身,出去。」我老婆全身奮力的掙紮著並且大聲的叫道,(我看去心都疼死了,我可是從沒看到過我老婆這麼傷心過)。

「呵呵,這可是你主人說的,可由不得你,還好,你主人就猜到你肯定不同意的,所以就叫我先把你捆起來,哈哈!」那胖子表情色咪咪的說道。

「嗚……嗚……!為什麼,主人,我現在都全心全意的愛你、聽你的話了,還要這樣用永遠洗不去的東西羞辱我。」說完,我老婆好像忍不住的哭起來。

「還聽話呢!我都沒有聽出來你很聽話呢!嫣奴,對吧!好了!這些話你自己跟他說去,我要繼續我的工作了,徒兒,工具準備好了嗎?」胖子對著那瘦子說道。

我老婆聽完又「嗚~ 嗚」的低聲的哭了起來。

「好了師傅,東西已經就位了。」

「不要,嗚~ 嗚,嫣奴不要紋身,求你了大哥。」

「呵呵!奴隸是沒資格討價還價的,況且我又不是你的主人,我只要完成任務就可以上你這美人了!呵呵!」那胖子雙手分別摸著我老婆那對已經隱隱可以看到爪子和嘴巴的乳峰說道。

「嗚~ 嗚,大哥,嫣奴求你,只要不紋那種深入肌肉的就是用激光也洗不去的紋身,嫣奴什麼都答應你。」我老婆傷心的請求道。

「哈哈!你自己昨天都已經答應了的,而且這可不是我能做主的,你還是去求你的主人把。」那胖子說完就拿起那象筆一樣的紋身工具在我老婆身上「其~跨,其~ 跨」開始天馬行空的紋了起來。

這時我看到我老婆頭仰起來,一對緊閉的媚眼裡眼淚刷刷的流了下來,嘴巴裡的牙齒緊緊咬著,一副誰見了誰憐惜的畫面(我看著我老婆就是肉痛,但還不如心痛的感覺,我看著真想現在就去救她,可是已經過去了,好無奈啊!),只能無奈的忍受著紋身工具在她身上游來游去,就在我眼睛就盯著那筆走來走去,和我老婆「嗚~ 嗚」的低泣聲中,那副麒麟和燕子的紋身越來越清晰的出現在的眼前。

特別是遊走在乳房和乳尖的時候,我老婆就會忍不住分不出是痛苦和是舒服的呻吟了起來,就在這樣我們夫妻倆的心痛加肉痛的雙重痛楚忍受中,也不知道多久,那紋身的畫面在我老婆紋過的地方整個有點腫起來的情況下已經清晰可見了,我這時看去感覺我老婆都好像已經痛的睡過去了。

「哈哈,小美人,今天先紋到這裡了,嗎的!看到摸到不能搞真難受啊!」那胖子說完把工具給那瘦子,也不管我老婆紋身過的地方還是很痛就雙手又開始在我老婆那對腫脹的誘人的黑色的乳房上活動起來了。

就在那胖子一摸到我老婆那對誘人的乳房上時,「啊!啊!……啊!。」就在我老婆半睡半醒間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舒服的低聲呻吟了起來。

「嘖嘖,小美人魚,你是不是爽醒來了,看看這對奶子,好像大了一點啊!特別是這奶頭從紋身後就一直硬著,哈哈,這對奶子還真的不錯,給我來個乳交吧!」那胖子明明知道那空氣噴霧死襪有大大延長痛楚的時間還故意這樣說。

「不要,還像針紮著痛著呢,再那樣的話嫣奴的乳房會壞掉的!」一聽到這話我老婆眼睛馬上睜開頭不聽的搖起來說。

「那你說我的陰莖這麼翹著該怎麼辦。」說完那胖子脫掉褲子就把那大概19公分長的陰莖放到了我老婆的手上。

「要不,嫣奴用手給大哥你摸出來吧!」我老婆臉紅著有點驚慌的說道。

「可以,但是你如果在半個小時裡面不能讓我軟掉的話我就要乳交。」那胖子邊說著邊把我老婆綁在床邊的手壓在了自己的陰莖的龜頭上。

「好吧。」我老婆無奈的答道。

「徒兒,把這小美人魚的手給鬆綁掉好了,對了,你也把褲子脫了,讓她給我們師徒倆手淫吧。」

「不行,兩人怎麼行,我做不到。」我老婆有點發瘋的叫道。

「你可沒說只讓我一個人哦!反正你給我們半小時裡面摸出來就好了,再說了你不是有兩隻手,剛好一隻手一根。」那胖子眼睛盯著我老婆胸部的位置色咪咪的說道。

「好吧。」我老婆答到。

我這時看到那瘦子已經解掉我老婆靠他那邊的繩子,就準備解我老婆腳上的繩子時,「腳上的就不用解了。」那胖子說完,就解他自己那邊的綁我老婆手的繩子,一解掉馬上就把我老婆的手抓到他自己那根腫脹的陰莖上上下抽動起來。

他徒兒看到他這邊的動作也拿出不輸人後的精神,在幾秒裡就把身上脫的光光的,甩著一根20公分左右長的陰莖從他自己那邊爬到了床上(因為床有1。5米寬,我老婆整個身體已經被胖子拉向了那一邊,所以他這邊就夠不到床邊了只能爬到床上去)住我老婆的手就讓我老婆上下抽動了起來。

而我老婆為了盡快讓那胖子射掉,拚命的用手給那兩根陰莖做的上下抽動的動作,所以就形成了一邊用兩隻手給兩根陰莖手淫,一邊那兩傢夥的四隻手不失時機的摸著老婆的玉乳、硬硬的乳珠以及貞操帶周圍,連那尾巴都不放過,不時的去拉一下推一下,就在這樣的畫面中我看到了我以前從沒看到過的一副淫蕩的場景,我老婆就是主角(我這時好像有說不出的快感,手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摸著自己堅硬的陰莖上開始了畫面上的動作)。

我的老婆躺在兩男子中間,兩隻手分別在兩根陰莖上特別是胖子那根陰莖上做著就像發動機活塞一樣的活動,活像個慾求不滿的淫婦,在看那個瘦子,一副舒服的表情,在看那胖子簡直就是一副欠揍的很爽的表情。

(你們倒讓我老婆服侍的爽,嗎的!身為老公的我卻還要自力更生自己動手摸,這是什麼世道啊!哼,就是我調教不來老婆,等那王八蛋把我老婆調教好後,哈哈,我就把老婆搶回來,就是你們付出代價的時候,該把你們的叫打斷呢還是把動過我老婆的雞雞給割了還是——————?)

我心裡還沒想出個所以然的時候,突然看到那胖子欠揍的臉上爽的比日本AV片那男主角快射的時候還要逼真,(我心裡想難道胖子快射了,現在最多只有10幾分鐘,哈哈,那不是我老婆不用給他做乳交了,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高興的同時好像也有那麼一絲的失落。)

果不其然,那胖子「啊~啊」喊了幾聲就從龜頭那「撲,撲」射出了幾股白色的液體,直接射的我老婆乳房腹部都是。

「好了,大哥你射了,嫣奴的任務完成了,可以把嫣奴的腳鬆掉你們可以走了。」我老婆看到他射了後就停下了雙手直接下了逐客令。

「呵呵,小美人魚,你的任務好像還沒完成就想捻我們走,我們不是說好了半個小時裡射掉就不和你乳交,但是你看好像還有一個人沒射哦!所以還沒完成任務啊!」胖子一臉滿足但是看去又很陰險的笑著說道。

「什麼,你們說話不算話,不是說好的,嫣奴不來了。」我老婆氣憤的說道。

「反正你如果半個小時不給他摸出來他就上來和你乳交,現在已經過了20分了,你如果再耽擱,呵呵那我就沒辦法了。」

我老婆聽他這麼說,無奈的只好用雙手在那瘦子的陰莖上活動了起來,那瘦子的臉上馬上又恢復了之前那舒服的樣子。

「還剩9分鐘。」胖子突然說道。

一聽這話,我老婆心放在了瘦子這邊,那速度給他做的比胖子還快,可是那瘦子就是不射。

「還剩8分鐘,小美人魚,越快越容易射是沒錯,但是也要點技巧,比如說給他的蛋蛋按摩下,或著按摩下其他的,在有那龜頭也不一定要上下抽動,也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啊。」那胖子說完,我老婆好像就明白了一些什麼東西,於是我從沒看到過的,可能給主人服侍過的揉,拉,彈除了吸之外的18幫絕技都拿出來了,可是那瘦子硬是不射。

「還剩5分鐘,要加油了,小美人魚。」這時胖子的聲音又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這樣一來我老婆可能就更急了,就這樣揉了一會還是不射,我老婆竟然做了起來一口把那陰莖給吃了進去,「及跨,及跨」的吃了起來,一會吸添下蛋蛋,一會又把龜頭吃了進去,就這樣玩了一會那傢夥還是沒射,(嗎的,這傢夥幾八是什麼做的,挺厲害的嗎?我忍不住說了句髒話)

可能這麼久沒射引起我老婆的爭強好勝心,本來只喊個龜頭進去的嘴巴突然加力把陰莖的半裹了進去,好像還要往裡面吸,吸了一會像魚兒一樣又給吐了出來,再重新吃進去,一下子又把陰莖吃進去3分之2,裹了幾下又吐出來,在那龜頭那用舌頭添幾下,正準備大口吃進去時。

「加油,小美人魚加油,我徒兒快要射了。」胖子不合時宜的聲音又想了起來,或許是受到了鼓勵,我老婆這次竟然一大口就將20公分長的陰莖吃進去5分之4左右,這時我老婆可能感覺那瘦子真的要射了就拚命左右晃動腦子把整條陰莖吞下了喉嚨。

我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我老婆的鼻子都緊緊的壓著那瘦子的肚皮,這時,那瘦子突然雙手一把抱了過來,死死壓住我老婆的頭髮,嘴巴不停喊著「好爽,啊!爽!……死……了,啊~ !要~ 射!~ 了」的聲音,臉上一副日本AV片男主角射精的表情。

我都看到我老婆雙手拚命推著那瘦子,可是那瘦子雙手緊緊的抱著我老婆的頭,我老婆根本推不動,這時我看到我老婆那喉嚨一跳一跳的,至少跳了好幾十下,我看到老婆難受的眼淚花花的流下來,好像窒息的眼睛都有點翻白了。

就這樣壓了1分多種時候終於放開了我老婆的頭,我在這時我的幾吧竟然不爭氣的在這時候射了,射完,我感覺好像特別對不起我老婆,我羞愧與她啊!竟然在她最痛苦的時候射了,老婆,我發誓我一定會更加的愛你,愛你一生一世。

「哦,哦,好~ 了吧,嫣奴已經完成了,你們可以走了。」我老婆剛剛從深喉窒息中回覆過來就說了這麼一句,可見有多麼討厭他們。不過我看我老婆講話的時候嘴巴好像很乾淨,一點精液都沒,難道全部一滴不剩的吞下去了。

「呵呵,小美人魚,你看看,現在幾點了,你已經超過了10分鐘了,哈哈。」

「不要,不要,不要乳交,要不口交好了。」我老婆乞求的說道。

(奇怪了,為什麼我老婆這麼怕乳交啊)

「呵呵,這可由不的你哦。」說完那胖子從包包裡拿出了魚線一樣的東西和2個帶鈴鐺夾子。

頁: 1 2 3 4 5 6 7 8 9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