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老爸俏老媽

她翹在茶几上的修長美腿,豐盈圓潤、光滑細膩;那雙常年奔馳於球場的玉足,尺寸雖大但卻比例良好,優美宜人。

我為了窺視她睡袍下的春光,因此有意坐在她左前方的地板上,如此我稍一轉頭,就可窺見她整個嫩白的大腿,及她襠間細小的黃色蕾絲三角褲。

「你坐在地上幹嘛?好好的沙發怎麼不坐?」

「坐沙發好熱啊!地上涼快嘛!」

這場比賽結果,中國隊大勝,媽媽看完轉播意猶未盡,當場拿了個籃球,就要我和她在客廳裡比劃一下。由於客廳小,又怕吵到鄰居,因此媽媽自定規則,不得拍球運球,只能拿著球作閃躲動作。

媽媽籃球在手,立刻生龍活虎一般,她左晃右晃,我根本連球也摸不著;此時她一個假動作閃身過人,我情急之下雙手朝前一撲,卻正好抓到她睡袍下未戴胸罩的大乳房。

乖乖!那可真是滑溜溜、軟綿綿、脹膨膨、圓鼓鼓的,手感真是棒透了!媽媽過去練球大概常有這種經驗,她不以為意的笑道:「你將媽媽這兒當籃球啊?來,換你拿球,媽媽來搶!」

結果十分鐘玩下來,媽媽大獲全勝,樂得要命,乳房上下地跳動,我則摸得樂不可支,慾火焚身。

原來媽媽身手靈活,我老是判斷錯誤搶不到球;我不是抓到她的豐滿乳房,就是摸到她完美結實的屁股,要不然就是整個人撞到她身上。這一連串的肢體碰觸,使我產生快感,並且起了生理反應;我的下體一下硬了起來,將短褲撐得半天高。

我怕媽媽發現不好意思,因此轉過身子彎著腰道:「媽媽!我不玩了!」

媽媽正在興頭上,聽我說不玩了,不禁埋怨道:「不是很好玩嘛?怎麼不玩呢?」

「媽媽!妳是籃球國手,我怎麼玩得過妳?要不,我們玩摔跤,媽媽一定也玩不過我!」

「哼!沒出息,玩不過就不玩啊?瞧你的身材,就算玩摔跤,媽媽也不一定輸你!」

媽媽被我一激還真要跟我玩摔跤,我說客廳地板硬,要是摔倒恐怕會受傷,真要玩就到床邊玩,那樣就算摔倒,也可以朝床上倒,不會受傷。媽媽見我說得有理,二話不說,拉著我就到她睡房的雙人床邊玩摔跤。

她好勝心強,拚命想將我摔倒,我為保住面子,當然不肯再輸,母子兩人拉拉扯扯,摟摟抱抱,一個踉蹌,同時摔倒在大床上。媽媽非要我投降,壓在我身上不肯起來,我當然不肯,於是奮力掙扎。混亂中我緊緊抱住媽媽,她也拚命壓住我,不讓我起來。

突然一股微妙的氣氛在我們之間升起,我在媽媽柔軟嫩滑的身體下,再度亢奮。我堅硬粗大的陽具,緊緊頂在媽媽柔軟的腹部;媽媽碩大豐滿的乳房,也緊緊壓在我的胸前。一切動作暫時停止,只聽見我和媽媽濁重的喘息聲。

一會兒,媽媽輕聲問道:「你要不要投降?」我說不要,媽媽說:「你不投降,媽媽就不讓你起來。」

我這時舒服得要命,根本也不想起來,只是本能地用陽具磨蹭媽媽柔軟的腹部。媽媽這時覺得不對了,她要我放手讓她起來,但我卻反過來要她投降,好勝的媽媽當然不肯,於是我倆只好摟抱著僵持下去。

這時爸爸的話突然在我耳邊響起:「你媽媽這麼性感、漂亮,你難道不想搞她?……如果真有必要……你不妨代替爸爸……孝順你媽媽……你放心,你媽早已結紮,不會懷孕的……」

我就像著魔一般,開始撫摸起媽媽豐滿、渾圓、柔軟、白嫩的屁股。

媽媽急了,她怒道:「你幹什麼?還不放手!」

我說:「媽媽不投降,我不放手!」

這下她可氣了,怒沖沖的道:「你別作夢!」說完立刻大力掙扎起來。她這一掙,反而激發了我的慾火,我變本加厲地將手探進睡袍,直接撫摸她滑嫩的大腿,並間而侵襲她飽滿的陰戶。

「啪!啪!」兩記火辣辣的巴掌打得我暈頭轉向,我痛得一鬆手,媽媽便趁機爬起身來。我這時也急了,慌忙上前一抱,又將媽媽拉回床上。

接下來簡直是生死博鬥!媽媽力氣之大,真是超乎想像,我被她打的鼻青臉腫,還數度被她踹下床去;不過我也紅了眼,硬是打死不退。最後我倆都筋疲力盡了,這時媽媽經已全身赤裸,躺在床上呼呼直喘,睡袍、蕾絲迷你三角褲全被扯破撕下;我則光著屁股坐在地下,身上左一道,右一道,儘是指甲抓痕。戰況之慘烈可見一斑。

媽媽對我是拳打腳踢,外帶指甲抓,下手毫不容情,所以我傷痕纍纍,慘不忍睹;但我對媽媽卻只限於推、拉、扯等柔性攻擊,因此老媽身上白白嫩嫩毫無損傷。

休息了一陣,我站起身來,媽媽卻還躺在床上喘氣,她豐滿的大乳房上下起伏,嫩白的肌膚滿是晶瑩汗水,我一看之下,不禁又亢奮了起來。

她見我挺著雞巴向她走去,急忙伸腿一踹,但她已是強弩之末,我輕易便抱住她踹來的右腿。哇!180公分的媽媽,這腿還真有份量啊!沉沉甸甸、結結實實、柔柔軟軟、滑滑溜溜,哈!抱在懷裡可真是爽啊!

說時遲那時快,媽媽見右腿被擒,左腿跟著又踹了過來。我一看來勢洶湧,情知難以接住,便迅速矮身朝下一趴。說來也是湊巧,我這一趴可剛好就趴在媽媽兩腿之間,她那嬌嫩嫩的帶毛陰戶成熟飽滿、蓬門微開,近得就在我的眼前。

我毫不猶豫,立刻張嘴伸舌,朝那粉紅色的肉縫猛舔,媽媽身子突然一抖,「唉喲!」叫了一聲,伸腿又要踢我。但我此時身在床下,頭又埋在她腿襠間,她修長的雙腿根本無用武之地。

媽媽肉縫間有股淡淡的騷味,舔起來鹹鹹澀澀很令我興奮,我越舔越有勁,媽媽的反抗也逐漸若有似無。這一方面是她已體力耗盡,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她感覺舒服。

媽媽下體滲出的淫液越來越多,柔軟的大腿也合攏夾住我的頭,她嘴裡斷續含糊地哼道:「不行啊……你……快住口……唉喲……嗯……嗯……」

突然,她的雙手伸過來揪住我的耳朵,我嚇了一跳,真怕她狠命一扯,將我耳朵拉掉;不過她只是緩緩的使勁,逐漸將我往她身上拽。

一會,我整個人都被拉得趴在媽媽身上,她兩眼水汪汪、臉頰紅通通,拽著我耳朵的手緩緩加重力道,春情蕩漾的說道:「你再不投降……媽媽……就……把你……吃了……」

我這時和她面對面,幾乎貼著臉,我心想:我先堵住妳的嘴,看妳怎麼吃?我顧不得耳朵痛,低頭一吻,就把媽媽的嘴給堵住了。媽媽拚命扭頭,發出「嗚嗚」的聲音,雙手也放開我耳朵,轉而試圖將我推開;但我兩手圈起緊箍著她的頭,她的手被我的手臂擋著,根本就無法使力。

從未接過吻的我,只知道張嘴封住媽媽的嘴,至於如何從中獲得樂趣,我根本毫無概念。突然一條香香軟軟的舌頭,伸入我的口腔翻攪,那種感覺奇妙而溫馨,我不由自主地就貪婪的吸吮起來。

媽媽香軟的舌頭靈活刁鑽,忽而在我齒縫中巡迴,忽而纏繞住我舌頭舔吮,就像打籃球一般,我的口腔之戰,又是一敗塗地,完全被媽媽玩弄於股掌之間。

情慾已熾熱的媽媽,開始採取主動,或許是爸爸對她灌輸的觀念生效了吧!她腳掌平貼床面,伸手摸索我的陽具,一把握住後立刻對準充滿淫液的陰戶,腰肢向上一挺;只聽「噗嗤」一聲,我那粗大的雞巴已整根被她吞沒。

一聲滿足的歎息,她渾圓有力的臀部開始快速挺聳,方才精疲力盡的媽媽,竟奇跡似地又生龍活虎了起來。

媽媽濕濕暖暖的陰道不停蠕動,還不到一分鐘,我就忍不住快要洩了。媽媽似乎已經察覺,她挺腰扭臀拚命夾緊我的雞巴聳動,嘴裡也歇斯底里地哼唧道:「你再忍一下……再……忍一下啊!」但初試雲雨的我,哪裡又忍得住?

一陣抽搐痙攣,深入媽媽體內的陽具,強勁噴發了,一波波熾熱的精液,激得媽媽發出陣陣的顫慄。陽具仍然堅挺,隨著溢出的大量精液,我不捨地把陽具滑出媽媽體外。

媽媽閉眼皺眉,靜靜的躺著,一副慾情未滿、黯然難過的神態;懊惱羞愧的我頓時體會到,這就是男性最大的悲哀。

一會媽媽翻身趴在床上,撅起她白嫩的屁股,輕輕對我搖晃;她紅豔豔的陰道兀自滴淌著精液,那股淫靡的媚態,使我的陽具更加堅硬,一挺一挺的微動了起來。

我迫不及待地騰身而上,媽媽一轉身,卻將我推躺在床上,她輕聲嬌羞的說道:「不要動……讓……媽……在上面……」她背對著我跨坐在我身上,白嫩嫩的屁股向上一抬一壓,便輕易地將我的陽具盡根納入體內。

沸騰的情慾使得媽媽放浪形駭,她又扭又搖、又哼又叫,旋轉挺聳、磨擦擠壓;我的陽具就像進入嫩肉作的洗衣機內,那種舒爽刺激,簡直難以言喻。

媽媽的高潮終於來臨,她全身激烈顫抖,屁股不停磨蹭,她顫聲叫道:「起來啊……摟著我……快……親我耳垂……揉我乳頭……大……力……快啊……大力……噢……呀……我不……不行了……喔……洩了……洩了……耶……」

我慌忙抬起身子,從後面緊緊摟著媽媽,依言揉她乳頭、親她耳垂。當她嗚咽抽搐癱在我身上時,一邊嬌喘連連,我雙手抱過去,摟住她的雙乳,一邊使勁地搓揉著堅挺的乳房和堅硬的乳頭,這更刺激著媽媽,我下身瘋狂地抽送著。

看著大陽具在媽媽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剛才高潮時的那種快感逐漸湧上來,又癢又麻又酥的感覺,真是回味無窮,我知道又快洩了,但我速度加得更快,大約又來回抽送了五、六十下,我終於又射了,射在媽媽的花芯中,我又繼續抽送了幾十下,延續著射精時的快感,才緩緩地在她的陰道裡面抽出猶為堅硬的大陽具,疲憊地躺在床上。

我們相擁摟著,休息了一會兒,媽媽叫道:「國強,我們去浴室洗個澡,看你身上的汗水。」

「你也一樣,呵呵,看你的小穴!」由於我久蓄的大量精液全數射在媽媽的小穴裡,她的小穴一時容納不下,現在都夾雜著她的蜜汁倒流了出來。

「你好壞,你欺負媽媽,不來啦!」媽媽像個撒嬌的小女孩。

我抱起媽媽,熱烈地吻著。看著懷裡一絲不掛的媽媽,我的肉棒一下子就又翹了起來,頂著媽媽的豐臀,好像在作無言的抗議。我們來到媽媽臥室裡間的浴室,把媽媽放入浴池,放好水,我也跨入浴池,和媽媽一起洗鴛鴦浴。

我為她洗白嫩軟滑的雙乳、洗粉紅誘人的陰戶,她為我擦沐浴乳液、搓背、洗陽具,我的陽具經她那柔軟滑膩的手搓弄著,立刻硬得像鐵棒,她驚奇地用雙手握住,還露出一大節:「哇!好熱,好長,好粗,還在跳動呢!」

我被她這樣一弄,性慾大起,提議道:「媽媽,你有沒有被爸爸從後面幹過呀?」

「沒有,每次你爸爸提出想要我做這姿勢給他幹,我故意不應允。國強……你想吧?你想的話,媽媽可以做這姿勢由你來幹,不過你要溫柔點哦!」

「媽媽妳真好……」我開心地笑道。

媽媽幫我在肉棒上抹了點肥皂沫,轉過身,雙手扶著浴池欄杆,把美臀高高抬起,露出那飽滿多毛的陰戶,而陰道亦微微張開,淫液經已緩緩地流出,在柔和的燈光下閃爍,十分誘人。

「來吧!國強……」媽媽嫵媚地柔聲喘說。

我走到她背後,提起陽具,在洞口輕輕磨擦了一會兒,緩緩向陰戶的花蕾深處探進,「哦……哇……好……舒服……輕點……慢慢進來吧,哦……好脹,但好爽……」媽媽回應著。

我等她的豐滿陰戶吞沒了整根陽具後,我開始輕插慢送,媽媽已是「噢……哦……唔……嗚」地叫個沒完。等漸入佳境,我加大力度,猛抽狂送,挺、旋、頂、轉,搞得媽媽香汗淋漓:「喔……唔……好……好爽……好酥……好麻……親親……好兒子……哦……舒服死了!真是不一樣的感覺……使勁……用力……哦……美死……爽……」

我身體向前使勁挺著,以便插得更深,每次都插到底,又讓陽具頂著她的花心左旋右轉一下,之後再快速抽出至陰唇邊緣,使龜頭不出陰戶口,又再快速插入,由慢至快,搞得媽媽呻吟震天(還好家內房間幾乎是全封閉的,又裝的是隔音玻璃),高潮迭起。

抽插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我再也把持不住,陽具做著最後的衝刺,終於像火山爆發一樣,精關大開,一洩如注,乳白的精液再次直射入媽媽的子宮中,我整個人也軟了下來……

經過幾次交鋒,我和媽媽都已很疲憊了,我抱起她,進入臥室躺在大床,摟著她相擁而睡。半夜裡又幹了幾次,媽媽又洩了好幾回,最後我們睡到第二天8點,這一夜,我和媽媽幹了四次,我也射了四次,全部射在她的玉穴裡。

從此,我和媽媽只要一有空,就瘋狂地做愛,過著夫妻生活;媽媽也想出各種新奇的花樣,和我玩各種性愛遊戲,享受肉體交歡的美妙!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