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的漂亮女朋友被我開苞

她的修長的玉腿已經放下,倆人將手環到對方腰後摟住彼此的臀部,將兩人的下體蜜實的貼合。由於倆人是站著交合,欣虹光滑柔膩的粉腿與我的大腿熨貼廝磨,倆人再度急切的尋找到對方的嘴唇,飢渴的吸啜著,品嚐著。

在深沉的擁吻中,我輕輕的移動腳步,像跳著探戈舞步般,輕柔的,不著痕跡的將她帶向旁邊的桌子,陶醉在情天慾海中的欣虹這時身心都沉浸在我倆上下交合的無上享受之中,不知不覺已經被我帶到了桌旁。

我將下體用力一頂,堅挺粗硬的大龜頭立即撞到她子宮深處的蕊心,欣虹全身一顫,抱住我臀部的纖纖玉指下意識的扣緊,充滿淫液蜜汁的緊小蜜壺本能的急劇收縮,整根粗壯的大陽具被她的小蜜壺吸住動彈不得,兩人的生殖器好像卡住了。

「呃……小處男……你不要突然這麼用力……欣虹……受不了……呃呃……」

她雙目眼波流轉,媚態嬌人,全身肌膚微微泛紅出汗,嬌喘吁吁,雪玉茭白的胴體如蛇般蠕動著,緊膩的纏繞著小處男不斷挺動的身軀,搖聳著雪白豐隆的臀部迎合我的攻勢。

纏在我腰間兩條細長卻柔若無骨的美腿突然在陣陣抽搐中收緊,像鐵箍一樣把我的腰纏的隱隱生疼。她胯下賁起的陰阜用力往上頂住我的恥骨,兩片花瓣在急速收縮中咬住陽具根部。

「就這樣!頂住…小處男…就是那裡……不要動……呃啊……用力頂住……呃嗯…………」

她兩頰泛起嬌艷的紅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著俏臀聳動著陰阜磨弦著我的恥骨。

在她指點下,我將大龜頭的肉冠用力頂住她子宮深處的花蕊,只覺得她子宮深處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強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廝磨著大龜頭肉冠上的馬眼,強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夾的肉冠馬眼迅速傳遍全身,剎時我的腦門充血,全身起了陣陣的雞皮。

在此同時一股股濃烈微燙的陰精由欣虹蕊心的小口中持續的射出我大龜頭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熱燙陰精浸淫的暖呼呼的,好像被一個柔軟溫潤的海綿洞吸住一樣。而她陰道壁上柔軟的嫩肉也像吃棒冰一樣,不停的蠕動夾磨著我整根大陽具,她的高潮持續不斷,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片晶瑩的水光。

「小處男,你為什麼還不出來?」數波高潮過後的欣虹臉上紅潮未退,媚眼如絲瞧著鼻頭見汗卻猶未射精的小處男。

「欣虹,因為我天賦異稟,能控制精關,百戰不疲!」我手掌抓住了她白嫩的秀峰玉乳,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紅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那有如靈蛇的舌尖纏繞及口中溫熱的津液滋潤,立時變成一粒硬硬的櫻桃。

「呃哼!你不要這樣,小處男。我會受不了的……你……呃…………」

我不理會她的抗議,一嘴吸吮著她的紅櫻桃。欣虹嫩白雙峰被我赤裸壯實的胸部壓得緊緊的,敏感的肌膚蜜實相貼,雙方都感受到對方體內傳來的溫熱,加上胯下堅挺的大陽具同時開始在她濕滑無比的窄小蜜壺中抽插挺動,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亂情迷之中。

「呃……小處男……你……你真是……哎呃……輕一點……嗯…………」

她也本能的挺動凸起的陰阜迎合著抽插,嫩滑的花房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著在她胯間進出的大陽具。

兩人下體緊密結合得絲絲不漏:一根粗長黝黑的肉棒,在欣虹雪白粉嫩的修長美腿忽進忽出,入則盡根,記記貼肉,出則緩快交替,紅腫的龜頭有時全部退出那茵黑柔毛掩蓋的桃源秘處,有時則正好卡在那因擠迫而噴張的兩片肥厚的大唇肉上。我兀自低頭勤奮地耕耘,我一手摟著欣虹忽躬忽躺的腰肢,一手扒抓著她顫抖不已的肥嫩柔膩的雪臀,下身用力,肉棒抖動如狂,插得越來越深,抽得越來越急。

欣虹欲仙欲死的嬌吟浪叫,偶爾混合著粘濕肉棒抽插之際帶起的淫水飛起、滋滋動人的水聲,不由忽感渾身酥軟,宛似失去了全身的力氣,縱然閉上眼睛,腦海裡亦全是那粗碩肉棒在鮮紅蜜壺中進入出沒的情景,揮之不去。

兩人此刻也到了緊要關頭,欣虹此時似乎完全迷失了自我般在小我胯下蠕動迎合,嬌息喘喘,螓首左右搖擺,秀髮飛散,一雙星眸似開似閉,貝齒緊咬的紅唇鮮艷欲滴,雪臀好似波浪起伏般連連扭聳旋頂,唇肉開合間還可見到在粗大肉棒的擠壓下不停分泌的乳白淫液,點滴淋漓。

她正自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忽然只見我猛地向欣虹做一連串連環進擊,大肉棒抽插如風,噗滋聲不絕於耳,龜頭在欣虹熱燙的緊密小蜜壺內輕旋廝磨,藉龜頭肉稜輕刮她的肉壁。突然,一波波快感欲浪如怒潮捲來,欣虹再也撐不住,尖叫一聲,四肢鎖緊我身軀,一道熱滾燙辣的陰精湧出,我大喜,欣虹玉體一陣電擊般的酸麻,幽深火熱的濕滑陰道膣壁內,嬌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緊緊地箍夾住那火熱抽動的巨大陽具一陣不由自主地、難言而美妙的收縮、夾緊,「哎……」欣虹的子宮「花蕊」內射出了股寶貴的玉女陰精,美貌如仙、清純可人的絕色少女玉靨羞紅,芳心嬌羞萬分。

在欣虹狹窄緊小的嫩滑陰道內抽插、衝刺了好幾百下,早已如箭在弦上,被欣虹的陰精一激,立即一陣迅猛地抽插、挺刺……然後粗大滾燙的陽具深深地插入欣虹狹小的小蜜壺底部,緊緊地頂住欣虹的子宮頸。

「唔……唔……唔……輕……輕……點……唔……唔……輕點……唔……啊……喔……什……什……麼啊……唔……好……好多……唔……好……好燙……喔……」

射出寶貴的玉女陰精後,欣虹花靨羞得緋紅,玉體嬌酥麻軟,滑嫩粉臉嬌羞含春,秀美玉頰生暈。

欣虹被我最後瘋狂般的狠抽猛頂,再加上陽精往嬌嫩敏感的「花芯」上一淋,頓時攀上了男女交媾合體的極樂高潮,在男歡女愛、雲交雨合的銷魂快感中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秀麗絕色、清純可人的美貌處女嬌羞地挺送著雪白嫩滑的玉體,迎接那濕漉漉、火辣辣的,又濃又多的滾燙陽精,欣虹溫柔婉順地忍痛迎合,嬌羞承歡、含羞相就,心甘情願地遭受我的姦污了。

我雙手猛然鬆開,任由瀉得渾身無力、昏昏濛濛的欣虹癱軟地倒在床榻之上,沉重的身軀猛然一沉,全部壓在那綿軟熾熱的酥柔嬌軀上,雙手一隻一個抓住軟綿綿的乳肉,肆意地掐弄著。

由於被強歡交淫合,欣虹那雪白嫩滑的下身淫精穢物斑斑、雪臀下蜜液片片,交媾合體中達到了高潮後的欣虹嬌喘細細,香汗淋漓,玉靨羞紅,桃腮含春,芳心嬌羞無限。一絲不掛、玉體橫陳的欣虹猶如一朵帶雨梨花、出水芙蓉,嬌艷絕美、楚楚含羞地合上修長雪滑的優美玉腿。雲收雨散後,欣虹抱著我「小處男,你又強姦了我。」

「欣虹,是我的魅力令欣虹你由堅拒不從變為嬌羞萬般地挺送雪股、輕夾玉腿、緩擺細腰,配合他的抽插、衝刺……」

「你討厭,小處男,希望和千柔百順、嫵媚絕色的清純佳人欣虹小姐再次顛鸞倒鳳、被翻紅浪、巫山銷魂嗎?」

我訂著欣虹一絲不掛的完美玉體,配合著溫柔婉約的迷人風韻,令寬闊的臥房裡春光無限,滿室馨香。我直感到唇乾舌燥,胯下神具也再一次蠢蠢欲動。我猱身將聖女裸身緊抱於懷,雙手環繞在美人滑膩嬌盈的乳峰上輕輕的揉捏起來,高高豎起的肉棒悄悄地指向一雙柔軟瑩白的玉臀之間……

我將一手橫抱在她挺拔的胸前,另一隻手又順勢而下伸到了微合的玉腿之間。靈巧的手指熟練的在依舊濡濕的桃園中找到了那粒嬌柔敏銳的情慾之珠──陰蒂。不等欣虹作出反應,我已經極盡其能地掐捏揉搓起來。

欣虹被那強烈的震撼刺激得心兒狂跳,渾身顫抖,再也把持不住輕呼低吟起來:「……啊……唔……不要……啊……不……要……嗯嗯……」欣虹端莊秀麗的容顏此時羞赧盡現,雪玉似的肌膚很快紅粉菲菲,高聳於雙峰之上的一雙赤玉葡萄也熟透般羞立起來。

不一會兒,欣虹如蘭的氣息越來越急促,高聳挺拔的酥胸劇烈地起伏;散亂烏黑的長髮浸透了淋漓的香汗,細膩白皙的肌膚滲出了細密的小露珠;嫣紅的玉溪流淌出了透明粘滑的愛液,神聖的女陰之地向我敞開了迷人的懷抱。

我早已蓄勢待發的巨炮也已架上了欣虹濕漉漉的桃園入口,只見我用兩指分開了微微開合的兩扇玉門,堅挺昂立的異人神具已如離弦之箭直貫而入,一插到底。

「啊……」情慾迷離的欣虹突然覺得一條異常粗大的物事帶著雷霆萬鈞之勢刺入了自己體內,窄小溫熱的寶徑內瞬間被撐塞漲滿,晶瑩潔白的胴體一陣的顫抖、抽搐,美妙結實的雙腿痙攣著緊緊夾在了一起。從後而入的我感受到了欣虹秘道的緊窄和火熱,我向前猛力一頂,巨大的龜頭順著嫩滑的秘道直入到盡頭,一口吻在了同樣嬌柔的花心上。接著,我搖動起腰臀,令肉棒在緊迫狹長的玉徑中旋轉研磨起來。

欣虹體內灼熱的巨棒快速地抽動著,強烈的摩擦使嬌嫩的蜜壺壁一陣陣的擴張、收縮,欣虹蕩漾的春情終於也如潮水般氾濫,一漲一退起來。「啊……唔……啊……」聲聲的嬌喘不斷的自欣虹口中傳出,又是羞澀又是哀怨的呻吟清晰地迴盪在封閉的空間裡,她迷失於茫然無邊的欲海中。

持續不斷的抽插不知道進行了多久,就在欣虹快要支持不住的時候,知道加快了拔送的頻率,欣虹以為我又要射精,但在一陣抽動後我從欣虹伊甸園裡抽出肉棒,我又把她的身體窩成弓型。

「欣虹,告訴我,明竹有沒有幹過你的菊蕾。」

「沒有,明竹哪有這麼噁心。」

我用膝蓋頂住欣虹的腰盤,雙腳微微一曲,輕輕鬆鬆地便把她的下身挺了起來,同時雙手探前,在欣虹身上亂摸,我俯前配合,雙手在她渾圓雪白的玉臀上抓捏、遊走了起來;欣虹心裡羞愧、緊張、興奮、擔憂、渴望、自責五味雜陳,亂成一團。

見欣虹已被逗得嬌端吁吁,一臉意亂神迷的樣子,一手繼續在欣虹渾圓雪白的玉臀上遊走、這時,欣虹已再次被逗入了神興意蕩的境界,感到我的手怎麼有點濕漉漉的,還來來去去地不離自己的香臀,卻還以為那是另一種前奏的花式而已,並沒在意,渾不知危機逼在眉睫。

我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彎下身子,分開了欣虹的兩片雪白臀肉,仔細地端詳︰只見那菊花蕾顏色鮮麗,入口緊鎖,我滿意地吞了一口口水,騰出了右手,一截指頭探進了欣虹身上最後的處女地。

異物入侵,欣虹的菊蕾口本能地緊縮,牢牢地鎖住了我的手指,我侵入受阻,笑道︰「欣虹,你不要緊張,放鬆放鬆!」

「不行!那麼髒!怎麼可……以,啊……不行!」欣虹尖叫,拚命掙扎,根本制止不了我的侵犯;我不理,手指隨進隨出,我身子前傾,雙手分開欣虹兩片如玉似雪的臀肉,龜頭頂在那無助的菊花蕾上。欣虹心神大震,什麼都顧不上了,轉頭哀求道︰「小處男!不!不要這樣……那麼髒!你……你想要的話,我……給你前面……給你前面!」

欣虹覺菊蕾上的壓力越來越重,那碩大的肉棒隨時都可能破關而入,我已發力前頂,欣虹本能地扭動柳腰逃避,但已經太遲了,我分開了她那兩片雪白的臀肉,將那怒張未洩的粗大肉棒對準了她細嫩的菊花蕾,腰部用力前進,藉著她殘留在我肉棒上那一點點體液的潤滑,碩大的龜頭努力地向欣虹的後庭鑽去……碩大的龜頭,已擠開了她緊閉的菊蕾,嵌入了直腸裡,欣虹只覺股間一陣剌痛,便知後庭貞操已失。

那東西既像一把刀子,又像是一條燒紅了的鐵條,所經之處,都是一陣撕裂火燒似的痛楚,這時,我正和欣虹菊蕾內的嫩肉角力,反正肉棒已進去三分之一了,一不做,二不休,雙手按住了她的粉背,腰間狠狠地用力一剌…

「嗚……!」欣虹渾身肌肉緊縮,發出了一聲可憐的悲鳴;她只覺得菊蕾像是要裂開似的,痛楚排山倒海地襲來,比破身時痛一百倍,甚至一千倍,痛得她眼前一片金星,幾欲暈去;她一面掙扎著向前挪動身子,一面回過頭去,想要看看那讓她痛不欲生的東西。

我的肉棒已經完全沒入了欣虹的菊花蕾內,正在享受她那罕有的嬌嫩和緊窄,見她回過頭來,一手抓住她的秀髮,把她的臉用力地拉向自己,淫笑道︰「爽嗎?干後門很爽吧。」

我粗暴地拔出肉棒,用力一頂,兇猛巨大的肉棒再一次衝破了重重的障礙,狠狠地向欣虹菊蕾深處鑽去……

一陣洶湧澎湃的痛楚把欣虹拉回了現實,這時,我的肉棒已開始強力地抽動,毫不憐惜地向她發動了最殘酷暴虐的破壞,她只覺得下身疼痛如裂,像是快要被我的肉棒割成兩半似的;她向我發出了楚楚可憐的求饒,一時間,散亂的秀髮在風中無助地甩動,豆大的淚珠和汗珠在夜空中飛散。

我在欣虹的菊蕾內橫衝直撞,她的嫩肉緊緊地夾著我,每一下的抽、插、頂、撞,都要我付出比平常多幾倍的力量,但也帶給了我幾十倍的快感,這時,別說我聽不到她的求饒,就算聽到了,在這失控的情況下,我也不可能停下來,我只能一直的向前衝,不斷的沖、沖、沖、沖、沖、沖、沖……過得一會,抽動間,我發現自己的肉棒上沾上了一縷縷的鮮血,想是欣虹菊蕾內嬌嫩的肉壁已被我的粗大和粗魯磨破了,心裡一陣莫名的興奮,「欣虹,舒服嗎?」

「小處男,你太噁心了。」其實在她心底深處所有的,反而是一種莫名的興奮和雀躍,只是她不願去面對這可怕的現實罷了。我見欣虹掙扎不烈,已知她心意,腰間用力,大肉棒一寸一寸地向她的深處擠去……

我的肉棒堅定地前進,很快的又插到了底,只覺欣虹菊花蕾口的一圈嫩肉緊緊地住勒我的肉棒根部,那緊束的程度,甚至讓我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嫩肉後面,卻是一片緊湊溫潤柔軟,美如仙景。我深吸了一口氣,把肉棒慢慢地抽後;這時,欣虹雙手一緊,已抓住了我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我的肉中,臉上神色似痛非痛,似樂非樂。

大肉棒的進出已不像之前的艱澀,欣虹只覺菊蕾初開時的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又酸又軟,撓人心煩的異常快感……

此時此刻,欣虹芳心深處已被我完全挑起,興之所至,縱然理智尚在,卻已無法阻止本能的需索;之前花蕾初開,痛楚大於快感,心裡羞愧難當,才會求饒抗拒,但在此時,菊蕾內外脹痛雖未全消,卻已被異樣的快感完全蓋過,下體暢快感如浪拍潮湧般撲來,舒服得她渾身發抖,頓時間,什麼羞恥、慚愧、尊嚴,全都丟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饒抗拒,還本能地聳起了豐臀,嘴中發出了鼓勵的呻吟……

突然機伶伶的一個冷戰,我發出了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同時,肉棒向欣虹的深處急衝;迷糊間,她只覺得身體裡那可怕的東西突然震動了起來,一縮一脹間,一股股的熱流噴進了她的菊蕾深處……

我慢慢的從欣虹那早已不聽使喚的身體內抽出時,一縷縷的鮮血混著白濁的精液從她的菊蕾處緩緩流出,我意猶未足,特地把她的兩片嬌嫩的臀肉分開,看了看那被自己蹂躪得又紅又腫的菊花蕾和那些還在不斷流出的戰跡,我赤條條地抱著軟癱無力的欣虹。

我再次和欣虹他行雲布雨、交歡淫合,欣虹任由我播灑雨露,自已則嬌羞怯怯地含羞承歡、婉轉相就,被我姦淫抽插得嬌啼婉轉、死去活來……滑嫩雪白的玉胯間每一次都是陰精愛液斑斑,穢物狼藉不堪入目,那一晚,我和欣虹又作愛八次,欣虹盡情的與我雲交雨合、巫山銷魂。

後記:我成了欣虹的地下情人,在明竹不在時由我陪欣虹共度巫山,欣虹和我作愛的次數遠遠超過明竹,欣虹自己也承認和我作愛比和明竹做更能讓她投入,讓她得到更多生理和心理上的快感,欣虹告訴我明竹只操過她的桃源洞,而我將欣虹的玉嘴、巨乳、菊蕾都操了,不小心欣虹懷上了我的孩子,我勸她打掉孩子,欣虹不肯,明竹也不清楚,這樣明竹養了我和欣虹的作愛結晶。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