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的漂亮女朋友被我開苞

近似透明的蕾絲乳罩下若隱若現的兩點嫣紅,欣虹挺茁豐滿的一雙玉峰下,那一片令人暈炫耀眼的雪白玉肌給人一種玉質般的柔和美感。我細細欣賞眼前幾乎完全袒露、美艷絕倫的半裸玉體,隱藏在純白色文胸之後的挺拔雙峰誘人至極地緩慢起伏著,隔著奶罩所見渾圓挺拔的美妙線條和嬌巧玲瓏的隱約兩點實在太過誘人。

欣虹雪峰上的兩顆草莓已因恐懼而發硬突出,輪廓清晰可見。嫩的花蕾。

我的右手去解欣虹的乳罩紐扣,欣虹阻止了我。

「不要脫我的乳罩,我不想讓丁乾和小芝看到我的乳峰。」

我的右手沿著欣虹烏黑亮麗的秀髮,順著柔軟她滑順的堅毅背脊,延伸到她堅實的玉腿及渾圓的臀部間不停游移、輕柔的撫摸,儘管我還是處男,但性感的欣虹令我無法抗拒,我像是熟練般的花叢老手,不時又像好奇的頑童試探性的滑入欣虹雪嫩臀間的溝渠,仔細搜索著處女最神秘的三角地帶,,我的手溜進了欣虹的三角褲,摸到了一叢柔軟略微彎曲的毛髮,芳草萋萋之處著實令人怦然心動,恨不得馬上剝開草叢,一窺迷人靈魂的神秘之境,沿著欣虹的毛髮,我開始撫摸著她的花唇。

欣虹緊閉雙眼,全身散發出淡淡處女身體的幽香,當我的手在欣虹的聖潔花谷搓揉,她忽然感覺到一陣從未有過的興奮快感,兩朵害羞自己感覺的紅雲飄上臉頰,慧黠眼神露出媚波蕩漾流轉,第一次有男人如此貼近自己的身體,奇妙的幻想由心底湧出,如果明竹如此愛撫自己就好了,在剎那間欣虹不但沒拒絕我的無禮,反而似乎帶著一點期待。

被攻擊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使欣虹的身體逐漸火熱,有無法形容的酥癢感,擴散到整個下體,舒暢的感覺讓她呻吟。貞潔的花唇被我左右撥開,手指抵達了她花蕾的入口處來。我色情的手指在欣虹內側的粘膜上輕輕重重地撫摩,她的身體在小幅度的抖動。純潔的幽谷已經開始泥濘。

我撥開了欣虹的芳草地,用兩根指頭輕易地夾住了她的蚌珠,引來了欣虹的一聲歡叫,並且全身一陣痙攣。我想不到她如此敏感,忙改換手法,揉搓提夾輪番變化,並對周邊地區也適當地進行「綜合治理」;另一只手在此伸入欣虹乳罩攀上了欣虹那高聳堅實的玉峰,兩指直接揉捏那含苞欲放的雪白玉峰,還有那屹立在玉峰上的櫻桃,更是上下夾攻,左右逗弄。我只覺手中玉峰不但彈力十足,而且又軟膩又堅挺,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嫩滑,簡直讓人愛不釋手,……過了不久,含苞未破、尚是處女之身的欣虹銀牙暗咬,秀眉輕擰,「嗯–」,鮮嫩嬌艷的柔軟紅唇間不自覺地呻吟出聲……

欣虹同時蜷起身子,肌肉崩緊。我知道她差不多到位了,於是,更加強了對玉峰與蚌珠的攻勢……一聲高亢的喊叫從欣虹口中衝出,然後一動不動地過了十來秒鐘才放鬆了肢體,一股汁水從我那掩住蜜壺的手指間汩汩而出–欣虹高潮了。

從未接受甘露滋潤,也未經外客到訪的小蜜壺傳來一波一波強烈的刺骨酸癢,欣虹不自禁的抬起頭來,大口喘氣,秀眉微蹙,媚眼迷離,發出令人銷魂的嗯唔呻吟,然後嬌軟無力的癱軟在我懷裡,只要不和她行雲布雨,她已任憑我擺佈。

此時的我已是欲焰高熾,忍不住將欣虹那在無比嬌軟滑嫩的溫熱花唇旁輕佻細抹的手指向欣虹未緣客掃的花徑深處尋幽探秘……

「唔—-」,欣虹嫩滑嬌軟的花唇驀地夾緊意欲再行深入的手指,手指輕輕插入欣虹花房,覺得裡面的肉壁夾住手指。手指尖感到有硬硬的肉球,輕輕在那裡磨擦時,更把手指夾緊。……

欣虹羞得一張俏美的粉臉更紅了,芳心嬌羞萬般,不知所措。燈光下橫陳。一具晶瑩雪白、粉雕玉琢、完美無瑕的處女半裸玉體,欣虹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欣虹半裸玉體丰姿綽約,妙本天成!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艷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玉頸,乳罩下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

我的手指小心翼翼、一寸寸地探索著欣虹神秘幽深的火熱腔壁上滑膩無比的粘膜嫩肉……體昧著身下欣虹嬌柔玉體一陣陣難言的輕顫,感受著手指尖傳來的緊夾、纏繞,我的手指終抵達絕色美貌的清純玉女那冰清玉潔的童貞之源…

無論欣虹玉腿怎樣的緊夾,無論花徑內的粘膜嫩肉怎樣地死死纏繞阻礙,清純處女的神聖貞潔終落入我的邪手,欣虹芳心欲泣、嬌羞萬分,桃腮暈紅無倫更顯嬌媚……

我用手指細細地體昧著胯下這高貴端莊的聖潔玉女那神秘誘人的處女膜特有的輕薄、稚嫩……我的指尖不時地沿著欣虹的處女膜邊上那嫩滑無比的媚肉轉著圈……

清純可人的欣虹桃腮嬌艷暈紅,美眸緊閉、檀口微張、秀眉緊蹙,讓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恥難捺的的痛苦還是亨受著新奇誘人、銷魂無比的刺激……

我又用大拇指輕輕撥開柔柔緊閉的嬌嫩花唇頂端那滑潤無比的珍珠,猶如羽毛輕拂般輕輕一揉……

啊—-」欣虹如遭雷噬,半裸玉體猛地一陣痙攣、僵直,平躺在沙發上。我從她的小蜜壺裡拔出手指,我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下抱住欣虹的下身,高挺的鼻子頂入了她的連衣裙,鼻尖明顯的感覺觸碰到欣虹股間的細白肌膚,突然的艷福不及享受,只在迷惘中嗅到了她胯下那令人血脈賁張的幽香。

我將欣虹的內褲退至足裸,用嘴撥開她胯間濃黑的芳草,張口含住了她早已濕潤的花瓣。

「呃…………你……哎呀……………………你…………」我的嘴緊吻著欣虹濕滑的花瓣,鼻中嗅到她似處女般的體香及淫液蜜汁那令人發狂的芷蘭芬芳。

我伸手撥開了欣虹的花瓣,湊上嘴貪婪的吸啜著她蜜壺內流出來的蜜汁,舌尖忍不住探入她的幽洞,立時感受到柔軟的舌頭被一層細嫩的粘膜包住,我挑動著舌尖似靈蛇般往她的幽洞中猛鑽,一股股熱膩芳香的蜜汁由欣虹子宮內流了出來,順著舌尖流入了我的口中,她的淫液蜜汁大量的灌入了我的腹中,彷彿喝了春藥似的,我胯下的粗壯陽具變得更加硬挺粗壯。

欣虹那張美絕艷絕的瓜子臉側到沙發邊,如扇的睫毛上下顫動,那令人做夢的媚眼緊閉著,挺直的鼻端噴著熱氣,柔膩優美的口中呢喃咒罵著,俏美的側臉如維納斯般的無瑕。

我挺著顫巍巍的男人驕傲抵在欣虹從未開啟過的蓬門之上。

「放開我……呃……放開…………呃哎…………」

我悄悄起身,手扶著一柱擎天的大陽具貼近她的胯下,她那兩條雪白渾圓的大腿已經下垂無力的分張。我把我那個已經脹成紫紅色的大龜頭觸碰到她胯下細嫩的花瓣,在花瓣的顫抖中,大龜頭趁著欣虹蜜壺中流出的又滑又膩的蜜汁淫液,撐開了她的鮮嫩粉紅的花瓣往裡挺進,我已經感受到腫脹的大龜頭被一層柔嫩的肉洞緊蜜的包夾住,肉洞中似乎還有一股莫名的吸力,收縮吸吮著我大龜頭上的肉冠。艷冠群芳的欣虹,已被我的舌功挑逗得像一灘水似的癱在她的沙發上,兩條雪白渾圓勻稱的大腿無力的下垂分張,細如凝脂的兩胯交界處是一叢賁起如丘的濃密黑森林,一道粉嫩焉紅的花瓣若隱若現。

「你不能插入,這裡只能屬於明竹。」

我深吸一口氣,抑制著內心澎湃的欲浪,將我那已經脹成紫紅色的大龜頭觸碰到她胯下已經油滑濕潤的花瓣,龜頭的肉冠順著那兩片嫩紅的花瓣縫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瑩濃稠的蜜汁由粉艷鮮紅的肉縫中溢出,我的大龜頭就在這時趁著又滑又膩的蜜汁淫液,撐開了她的鮮嫩粉紅的花瓣往裡挺進,感覺上我那腫脹的大龜頭被一層柔嫩的肉圈緊密的包夾住。

大概有生以來,內心深處的情慾之弦從未被人挑起過,艷絕天人的欣虹那雙醉人而神秘靈動的貓眼此時半瞇著,長而微挑睫毛上下輕顫,如維納斯般的光潤鼻端微見汗澤,鼻翼開合,弧線優美的柔唇微張輕喘,如芷蘭般的幽香如春風般襲在我的臉上。

我那顆本已悸動如鼓的心被她的情慾之弦抽打得血脈賁張,胯下充血盈滿,脹成紫紅色的大龜頭肉冠將欣虹那陰埠賁起處的濃密黑叢中充滿蜜汁的粉嫩花瓣撐得油光水亮。

可能是未經人事的處女幽徑首次與男人的陽具如此親蜜的接觸,強烈的刺激使欣虹在輕哼嬌喘中,纖細的柳腰本能的輕微擺動,似迎還拒,嫩滑的花瓣在顫抖中收放,好似啜吮著我肉冠上的馬眼,敏感的肉冠稜線被她粉嫩的花瓣輕咬扣夾,加上我胯間的大腿緊貼著她胯下雪白如凝脂的大腿根部肌膚,滑膩圓潤的熨貼,舒爽得我汗毛孔齊張。

我開始輕輕挺動下身,大龜頭在欣虹的處女幽徑口進出研磨著,肉冠的稜溝刮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綻放般的吞吐,翻進翻出。

欣虹開始細巧的呻吟,如夢的媚眼半睜半閉間水光晶瑩。這時我感受到插入她處女美穴不到一寸的大龜頭突然被她陰道的嫩肉緊縮包夾,被她子宮深處流出的一股熱流浸淫得暖呼呼柔膩膩的,使得她與我生殖器的交接處更加濕滑,我將臀部輕頂,大龜頭又深入了幾分,清晰的感覺到肉冠已經頂住了一層薄薄的肉膜,那是她的處女膜,那邊的小芝和丁乾已雲收雨散,丁乾見欣虹已衣衫不整,上身半裸,大為興奮,湊到小芝耳邊,「小芝,你幫助一下,我們將欣虹輪姦了。」小芝聽了也高興,她起身將MTV廳的燈全開了。

欣虹的纖嫩手指死命的抓著我輕揉她肉芽的手指,卻移動不了分毫,而她誘人的柔唇這時因受不了下身的酥麻微微張開呻吟嬌喘,我認為時機已經成熟,再不遲疑,將我的嘴覆蓋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在我舌間突破她那兩片柔膩的芬芳之時,一股香津玉液立即灌入了我的口中,欣虹柔滑的舌尖卻畏怯的閃躲著我那靈舌的搜尋,她的頭部開始搖擺,如絲的濃黑秀髮搔得我臉頰麻癢難當,我忍不住用手扶住她的頭深吻探尋,沒想到在我終於找到她的柔滑嫩舌,深深吸啜之時,她那對醉人的媚眼突然張開看著我,水光盈盈中閃動著讓人摸不透的晶瑩。

在深深的蜜吻中,我感覺到欣虹抬起了一條腿,骨肉勻稱的小腿上薄如蠶翼的絲襪磨擦著我的赤裸的腿肌,她的胯間已因小腿的抬起而大開,使我清楚的看到她胯下粉紅色的花瓣肉套肉似緊箍著我龜頭肉冠上的稜溝,我興奮的以為她暗示我大膽的突破,當我正要挺動下體將大龜頭深入她的幽徑為她打開禁忌之門時,突然小腹傳來劇痛,她抬膝蓋狠狠的踹了我一計,踹在我陽具上方的恥骨上,疼得我悶哼出聲,正欲深處刺破她處女薄膜的粗大龜頭在剎那間滑出了她緊小濕滑的嫩紅花瓣。

丁乾在明亮的燈光下見欣虹的連衣裙已掀在腰際,讓他飽覽了欣虹平坦光滑的小腹,那一粒如玉豆般的肚臍眼,儘管內褲已退到膝蓋,但連衣裙遮掩住她胯間高高賁起的陰阜及捲曲的陰毛,兩條令人血脈賁張細長勻稱美腿就更別提了。丁乾想上前看清欣虹的根部,但欣虹已拉上內褲。

「欣虹啊,我以為你冰清玉潔,為明竹守身如玉,想不到和小處男演繹得如此逼真。」小芝邊說著來到欣虹身邊,按住欣虹香肩。「欣虹,我給你加點料讓你們做得更刺激。」

小芝打開了一罐冰可樂,將冰可樂倒進欣虹的乳罩,冰飲料倒在欣虹兩隻堅挺傲聳的嬌嫩椒乳上。

深珠紅色的液體流經那晶瑩玉潤的嫣紅葡萄,滑落在她小腹上,流進她毛絨絨的三角地帶。

「啊」的一聲,欣虹大叫,混雜著難受與刺激。濕透的乳罩令欣虹的嬌軀更玲瓏浮凸。

欣虹透明的乳罩緊貼在同樣高聳挺凸的玉峰,玉峰上的櫻桃已經屹立,反而比一絲不掛更煽動慾火。那柔和曲張的線條不自覺的流露出欣虹的誘惑和性感來。一件繡了花的胸罩半遮掩著欣虹豐盈的胸脯,兩個渾圓的雪峰幾乎要從胸罩的兩側滾出來,小蠻腰上的肚臍是那樣的小巧可愛,更別提那僅僅以一小片倒三角的絲質布料遮蓋的陰阜。

「小芝啊,看你多淘氣,將欣虹如此性感的乳罩弄濕了。」丁乾湊了過來,「欣虹,讓我幫你舔乾吧。」

欣虹想阻擋丁乾的侵犯,但雙臂被小芝摁住,無力反抗。丁乾的魔手在欣虹腰腹間四處肆虐,嘴唇更是逐漸下移,從她秀美的下巴,瑩潤的玉頸,雪白的胸肌,一路爬上了欣虹只有濕透胸罩保護的雪山玉峰,輕輕用牙齒咬住玉峰上鮮美的櫻桃。同時雙手隔著乳罩也握住了欣虹兩隻飽滿堅挺、充滿彈性的嬌軟椒乳,並用大拇指輕撥著兩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紅嬌嫩、楚楚含羞的少女葡萄。

丁乾的大手竟然不能全部掌握欣虹細膩的玉乳,他珍惜的仔細地撫摸、揉捏、打圈、擠壓著欣虹那令男人皆愛之若狂的處女玉峰;並且還用嘴和舌去吸吮又舔舐著那雖然隔著乳罩仍紅灩灩的蓓蕾。

小芝緊緊摁住欣虹的玉臂,丁乾趁機騎在欣虹的腿上,熟練地將欣虹的連衣裙下擺向上掀起。在欣虹豊潤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雙雪白修長的大腿近在丁乾眼前,欣虹肌膚細白毫無瑕疵,渾圓迷人的腿上穿著薄如蠶翼般的高級肉色絲襪,使大腿至小腿的線條如絲緞般的光滑勻稱。

丁乾沒想到欣虹穿的是兩截式的絲襪,由大腿根部的絲襪盡頭可以清楚的看見胯間嫩白細緻的肌膚,內褲由她嫩白的兩股束過,向前包住了她賁起的陰阜,清楚的看到她濃黑陰毛滲出了褲緣。

「丁乾,還不把她的內褲剝掉。」小芝在旁邊教唆。

丁乾輕輕將內褲上緣一拉,沒將欣虹內褲全部卸下,處女最神聖的桃源還沒進入丁乾的視野,但少女的芳草地已盡顯給丁乾。

「欣虹啊,我理解你剛才不喜歡和小處男做,丁乾的肉棒會讓你得到享受。」小芝不斷吻著欣虹耳垂,想增加欣虹性慾。

「不行啊,你們都是明竹的朋友,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欺。」欣虹大叫。

「應該是朋友妻,偷偷騎。」說著丁乾俯下身,舌尖先舔欣虹的圓潤肚臍,接著靈巧的舌頭想欣虹的玉腹舔、掃,最後臭嘴在欣虹的芳草地撒野,同時雙手突進了欣虹的胸罩,他將十個指頭深深的陷進了欣虹雙峰裡,嬌嫩的葡萄登時從指縫間鑽了出來,丁乾手包住欣虹乳峰,指尖輕輕捏弄她柔嫩的乳尖,在灼熱氣息的吹拂下驕傲地上翹挺立,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彷彿兩粒珍珠般的葡萄,在無比誘惑的召喚著美食家去盡情品嘗、盡情玩味。

「啊……」兩個玉乳在不知不覺之中,好像要爆開似的漲著。

被丁乾粗糙的手指撫弄,快感就由乳峰的山麓一直傳到山頂。

丁乾的舌尖在欣虹的芳草地不斷掃、涼,儘管男人的舌尖還沒挑逗自己的桃源,欣虹已經把持不住。

「喔喔……」無意識地發出陶醉的聲音,欣虹苗條的身體搖搖晃晃,花谷裡充盈的蜜液已經使小蜜壺徹底濕潤。

「欣虹,丁乾知道你不希望被別人看到桃源,所以沒把你內褲剝了,你如果想讓丁乾舔你伊甸園,自己將內褲脫了。」小芝興奮地欣賞著丁乾的表演。

「小處男,快保護我,我不允許我的身子被其他人蹂躪。」

我開始猶豫……

這時丁乾將欣虹乳罩輕輕一拉,欣虹一雙玉美嫩滑、堅挺嬌羞的雪乳幾乎怒聳而出,幸好乳暈和紅櫻桃尚未暴露,兩座玉女峰幾乎個露半個,…………..

欣虹嬌羞無奈,越來越怕,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她恐懼萬分,一想到要被自己的男友的朋友強姦,冰清玉潔的處子童貞就要斷送在自己男友的朋友身下,自己那寶貴的少女貞操,嬌美玉嫩的聖潔胴體就要被自己男友的學生朋友、蹂躪,她更是羞恨交加,後悔不迭………………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