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的漂亮女朋友被我開苞

丁乾盯著欣虹半露的一雙欺霜賽雪、挺拔高聳的玲瓏玉鍾含羞微顫著;一道光滑的深溝橫亙於挺立的雙峰間。這美麗嬌嫩的胸脯是那麼的芳香甜美,如脂如玉,如膏如蜜丁乾直瞧得兩眼發亮,「小處男,你再不救我,我真的要失身了。」

「不許救」小芝命令著,我真的不敢上前。

一行晶瑩的珠淚緩緩流出美眸,又長又黑的睫毛下一雙剪水秋瞳似的美眸含羞緊閉,欣虹秀美的俏臉羞得通紅………..

欣虹羞澀萬般,越來越感到絕望了。丁乾一隻手握著欣虹的玉乳撫揉,另一隻手沿著他那美貌誘人的欣虹光滑玉嫩的修長美腿向上摸索著………….

欣虹修長光滑的小腿繃得筆直,差點忍不住就要嬌喘出聲…………

欣虹胸前半露的兩個玉乳亦被他力度適中的搓揉、捏撫過不亦樂乎,兩顆蓓蕾更讓他隔著乳罩細捏、撩撥,又用嘴狂吸、用舌頭舔舐、打圈,更用牙齒輕咬或拉長;小芝又在欣虹的內褲上倒冰可樂,欣虹那柔美萬分、雪白平滑的嬌軟小腹下,透過半透明的內褲能看見一蓬淡黑的陰影,欣虹兩條修長嬌滑的雪白玉腿含羞緊夾,庶住了”花谷”中那一片醉人的春色………,一雙玉滑細削的粉圓小腿下一對骨肉勻婷、柔肉無骨的渾圓足踝………..

望著這樣一具活色生香、千嬌百媚的誘人胴體,丁乾慾火萬丈地低下頭在此緊緊地隔衣含住了欣虹的一只嬌嫩柔軟的紅櫻桃吮吸起來…………..

欣虹嬌羞萬分,如癡如醉,彷彿那在自己冰清玉滯的處子椒乳上撫摸的男人的手已不再是令人討厭噁心,那在她玉嫩嬌羞的乳蒂上吮吸輕舔的舌頭更是令她那緊繃的嬌軀一分、一分地酥軟下來…………

「把乳罩全脫了好嗎?」

令人意外的是欣虹沒有反對,於是欣虹一雙雪白得如同粉雕玉琢的挺拔玉筍就在這一刻暴露在丁乾的目光當中。

「嗯……」一聲嬌羞萬分的嚶嚀,欣虹羞紅了雙頰,趕快閉上美麗多情的大眼睛,並本能地用一雙雪藕似的玉臂摀住了自己那正嬌傲堅挺、雪白柔美的聖潔椒乳。

丁乾看著這個麗色嬌羞、清純絕色、冰清玉潔的欣虹那潔白得令人頭暈目眩的晶瑩雪膚,是那樣的嬌嫩、細膩、玉滑,那雙優美纖柔的雪白玉臂下兩團飽滿雪白、豐潤玉美的半截處女椒乳比全部裸露還人誘人犯罪。

這一切都令他「怦」然心動,他伸出一雙手,分別拉住欣虹的雪藕玉臂,輕柔而堅決地一拉……

由於已被挑逗起狂熱飢渴的如熾欲焰,正像所有情竇初開的懷春處女一樣,欣虹就半推半就地羞澀萬分地一點點分開了優美纖柔的雪白玉臂,一雙飽滿柔軟、美麗雪白、含羞帶怯、嬌挺聖潔的處女椒乳嬌羞地像「蓓蕾」初綻一樣巍巍怒聳而出。只見欣虹處女椒乳的頂部兩粒流光溢彩、嬌嫩無比、嫣紅玉潤、嬌小可愛的美麗紅櫻桃像一對嬌傲高貴的美麗「公主」一樣含苞欲放。

欣虹絕色嬌美的芳靨暈紅如火,風情萬千的清純美眸含羞緊閉,又黑又長的睫毛緊掩著那一雙剪水秋瞳輕顫,白皙嬌美的挺直玉頸下一雙柔弱渾圓的細削香肩,那一片雪白耀眼的中心是一雙柔軟玉滑、嬌挺豐盈的少女椒乳..

顫巍巍的怒聳玉乳頂端,一對櫻紅如血、嬌羞稚嫩的”蓓蕾”含羞初綻…………

丁幹不失時機地把頭湊到她隆起的玉峰下方,用舌頭貼著含苞怒賁的那一道優美弧線輕輕地舔撫,溫潤而柔和的舌端周到地照顧到她每一寸粉嫩瑩潤的肌膚,由外及內,由下到上,從高挺彈性驚人的圓峰底部轉著圈兒盤旋而上,逐一肆意地侵佔著欣虹聖潔的領地,直向賽雪的峰尖頂上那一點嫣紅。

守候著欣虹豐胸的唇與舌絲毫沒有停止侵襲,變本加厲的讓牙齒也加入了強暴的行列。在幾輪活潑的舌尖舔弄以及唇舌配合地吮吸過後,又用牙齒輕嚙住欣虹玲瓏櫻桃般的小巧櫻桃,再施以靈舌的來回反覆挑撥,立時慾望化作一股股強烈的電流融合到奔騰的血液中,從欣虹豐胸不間斷地通到週身和四肢。

欣虹那只被我輕薄過的前胸就此淪陷在丁乾的唇齒之間,洶湧不息的熱潮充斥著全身,一而再,再而三,三而澎湃地沖蝕著欣虹僅存的一點清醒意識,霎時間天旋地轉,眼前昏沉沉一片,只覺得耳邊男人舌頭攪動吮吸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玉峰隨著一陣陣地侵襲顫動不已,乳尖則被舔弄得翹立膨脹,如同一顆櫻紅的小丸子。

這時丁乾的右手抓上欣虹的右乳,包住球狀的半個圓頂,頓時整個手掌都

充斥著豐乳盈韌質感的彈性和飽滿,不由使勁揉捏了幾把,滑膩柔和的手感與欣虹抑制不住的低低的呻吟聲交相輝映,促使他在欣虹另一邊的乳球上加重加快了唇舌舔、吸、轉、吻、咬以及攪動的力道,直弄得欣虹平坦柔韌的小腹不停地短促起伏,白嫩的每一寸肌膚都在興奮的衝擊中波浪般盈盈波動。

丁乾輕捻著欣虹小腹上面柔柔捲曲、細軟纖滑的少女陰毛,不一會兒,伸入內褲又順著柔軟微凸的處女陰阜上那條嬌滑玉嫩的處女玉溝向少女的下身深處滑去……………

他的手指在欣虹那越來越濕滑的玉溝中划動著、輕擦著………,漸漸接近了處女那神密聖潔的陰道口,那裡已是一片濕潤、淫滑。

他的手指沿著欣虹的蜜壺口邊上那玉嫩淫滑的陰唇一圈圈打著轉的撫弄著、撩逗著…………

欣虹嬌挺柔美的滑軟椒乳上那一張嘴也沒有閒下來,而是加緊挑逗………………

一個冰清玉潔、稚嫩嬌羞的清純處女哪堪他這樣多管齊下地撩撥、挑逗,雪薇秀美嬌翹的小瑤鼻的喘息聲越來越變得急促起來,柔美鮮紅的小嘴終於忍不住那一波又一波強烈的電麻般的

肉體刺激而嬌哼出聲…………

“嗯………………………..唔…………………….唔……..」

當他的兩根手指輕輕捏住處女那敏感萬分、嬌滑柔嫩的陰蒂揉弄輕搓時,”啊——“一聲迷亂狂熱而又羞答答的嬌喘,欣虹玉體慾火如焚,那下身深處的幽徑越來越感到一陣強烈的空虛和酥癢,一股渴望被充實、被填滿、被緊脹,被男人猛烈佔有、更直接強烈地肉體刺激的原始生理衝動佔據了腦海的一切思維空間,少女芳心慾念高熾,但又嬌羞萬般,只見欣虹那秀美的嬌靨因熊熊的肉慾淫火和羞澀而脹得火紅一片,玉嫩嬌滑的粉臉燙得如沸水一樣,含羞輕掩的美眸半睜半閉………….

丁乾和欣虹四目相對,欣虹的心志迷亂了,她內心一陣昏眩之時,丁乾攻佔她的耳朵。

「欣虹,你真美麗,讓我來代替明竹愛你吧。」

「不要,丁乾。」欣虹的反抗很微弱。

「欣虹,讓我把你內褲脫了吧。」

欣虹連象徵性的抵抗也沒了,任由丁乾來擺佈她,欣虹配合的抬起香臀,讓丁乾把她內褲給脫下來,丁乾注視著全裸的欣虹,欣虹那彈性的肉球,怒峙顫動。

玲瓏的曲線,平坦的小腹,一覽無遺,玉體裸呈,兩腿間一條細長的玉溝,粉紅色的兩片赤貝。

兩隻圓滾飽滿的雙峰,隨著欣虹的嬌喘,不停的顫晃著,盈盈若握的纖腰,扭搖欲折,玉臀縫中烏黑一片,茂密非常,使得兩片微夾緊密的粉白,若隱若現。

就這樣欣虹那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雪白胴體裸裎在丁乾眼前,那嬌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顫巍巍怒聳嬌挺的雪白椒乳,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誘人犯罪。

尤其是欣虹胸前那一對顫巍巍怒聳挺撥的「聖女峰」,驕傲地向上堅挺,嬌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對嬌小玲瓏、美麗可愛的葡萄嫣紅玉潤、艷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一搖一晃、楚楚含羞地向他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嬌挺著。

丁乾的手越過平滑嬌嫩的柔軟小腹,伸進了那一蓬淡黑的柔柔陰毛內,

他的手指就在欣虹那纖軟微卷的柔美陰毛中淫邪地撫弄著……

欣虹嬌羞欲泣,又羞又怕地發現自己的身體不顧理智的掙扎,在他的挑逗

淫弄下,那種令人臉紅心跳、羞澀不堪的生理反應被撩撥得越來越強烈。

丁乾看著欣虹一絲不掛、嬌美婀娜的胴體,無力躺在沙發上,嬌軀斜倚、媚目流轉,一幅春情蕩漾、所思不至、無可奈何、嬌情慾墮之狀,連旁觀的我和小芝也忍不住為之驚歎,丁乾見面前欣虹不僅是風華絕代、艷蓋群芳,她的肉體更是巧奪天工的極品,隨著丁幹那火辣辣的目光,從欣虹優雅修長的脖頸逐漸滑下,流連忘返地掃過她毫無瑕疵、玲瓏有致的胴體弧線,一寸也不漏地看遍了她那落凡仙女般的身姿。

欣虹雖是美目微閉,任四丁幹盡情瀏覽自己赤裸胴體,但嬌羞的欣虹也不無所感,原本瑩白如玉、晶瑩剔透的肌膚,透出了情慾遍走全身後嬌艷的酡紅。欣虹已被那強烈的慾念不斷衝擊,情懷蕩漾,欣虹的身心已經滾燙難耐,股間花園口蜜水輕吐,這一切無不瞭然於丁乾眼下。

他的手在欣虹那纖細的柔卷陰毛中摸弄了一會兒之後,又往下滑去,他撫摸著清純可人、美若天仙的欣虹那雙修長纖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絲、嬌嫩無比的仙肌玉膚,然後輕輕一分……

楚楚動人的欣虹麗靨羞紅如火,櫻唇輕哼細喘,當她發覺他想分開她緊夾的玉腿時,雖然本能地想反抗,但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的一雙修長纖美的雪滑玉腿卻不聽指揮地竟然微微一分。

丁乾的手插進了欣虹的大腿根中揉摸、撫弄起來,「啊……唔……嗯……」

欣虹嬌羞無奈地呻吟著,含羞無助地火熱回應著。丁乾高興地發

現,胯下這千嬌百媚的絕色麗人的大腿根中已經春潮暗湧、愛液氾濫。

「丁乾,操了她。」小芝在一旁催著。

丁乾趁這個欣虹正美眸含羞緊閉、麗靨嬌羞萬千,桃腮暈紅如火的當兒,把自己那粗若兒臂般的巨大陽具送進欣虹那微微分開的雪白玉腿間,他用自己那大如鵝卵、渾圓碩大的滾燙龜頭在美麗的欣虹那柔柔緊閉、嬌軟滑嫩的「花瓣」上來回輕劃著。

丁乾輕撫摸著欣虹的雪峰,只留下乳峰頂端那兩粒艷紅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乳尖上稚嫩可愛的紅櫻桃,熟練地舔吮咬吸起來。丁乾邊含著欣虹鮮嫩粉紅的乳頭「滋滋」的吮吸著,一邊撫弄著她挺拔高聳的雪峰。

雙手伸到身下,撫摸著欣虹渾圓柔軟的臀部和雪白修長的大腿,粗大的肉棒按捺不住摩擦著欣虹微隆的陰阜和柔軟烏黑的陰毛。欣虹柔軟而烏黑的陰毛下兩片豐滿的大陰唇緊緊關閉著,嬌嫩的黏膜呈現可愛的粉紅色。

她的陰毛不算特別的濃密,欣虹輕易找到了欣虹的陰蒂,然後一下一下的揉捏起來,同時也開始撫弄起兩片嬌嫩的大陰唇。敏感區域受到這樣的觸摸,欣虹的身體很快有了變化,粉紅的大陰唇漸漸充血張開,露出了粉紅色的花蕊和嬌嫩的果肉,花園裡也慢慢濕潤,流出了透明的愛液。丁乾索性埋下頭,用舌頭舔吸欣虹的玉門。

緊閉的玉門在不斷的挑逗下再也抵擋不住,打開了它寶庫的大門。欣虹全身一陣激烈抖顫,洞中清泉緩緩流出,口中不由自主的傳出動人的嬌吟聲,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真有說不出的舒服,不禁緩緩的搖動柳腰,迎合著丁乾的愛撫。

得意的看著欣虹的反應,手上不緊不慢的撫弄著眼前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見到欣虹霜在丁乾的逗弄下,口中嬌喘吁吁,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彿十分飢渴一般,泛紅的肌膚佈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丁乾的愛撫,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難耐淫慾的煎熬……

在丁乾的逗弄下,欣虹口中嬌喘吁吁,還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彿十分飢渴一般,泛紅的肌膚佈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丁乾的愛撫,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還在享受情慾的快感。

丁乾再次溫柔地吻上了她微呶的櫻唇。

欣虹溫柔馴服地獻上了自己的紅唇,完全沒有一點矜持和抗拒,丁乾的技巧卻是格外的高,她只覺得才只是一吻上而已,他的舌頭已迅快地溜了進來,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帶著她在唇間甜美地舞動著,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簡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欣虹登時芳心迷醉、咿唔連聲。迷醉在深吻中的欣虹渾然忘我地任由丁乾火熱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雖說不斷有汁水被她勾吸過來,但不知怎麼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發焦燥了;

好不容易等到丁乾鬆了口,從長吻中透過氣來的欣虹卻只有嬌聲急喘的份兒,兩人的嘴兒離的不遠,

香唾猶如牽了條線般連起兩人,那美妙無比的滋味兒,讓欣虹採取主動,把才才給丁乾教曉的口舌技巧全搬出來。

欣虹已是嬌喘噓噓、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膚酡紅嬌潤,挺立在胸前的一對雪白玉峰巍巍顫顫,正隨著欣虹情慾難耐的呼吸起伏不定,飽滿脹實,堅挺高聳,顯示出無比成熟豐腴的魅力和韻味,峰頂兩粒玫瑰紅色的粉嫩乳尖,如同兩顆圓大葡萄,頂邊乳暈顯出一圈粉紅色,更添嬌媚,尤其欣虹一雙修長的玉腿,更是情不自禁地揩摩不休,似阻似放,任由幽谷之中的波濤點點濺出,愈發誘人。

「欣虹,和我作愛好嗎?」欣虹用沉默默認了丁乾的請求。丁乾已慾火焚身,再也克制不住,猛力壓在欣虹那誘人胴體,將已經餓了很久的肉棒對准了欣虹的陰道口,準備實施最重要的一幕──侵入了。龜頭不斷摩擦著欣虹的花園口,只要進入欣虹就將被破身,欣虹的一雙媚眼也鼓勵著丁乾對她的玉女元蕊一親芳澤。

「你們不許這樣,不能對不起明竹。」我衝了上去。

我也討厭丁乾和小芝破壞我的好事,我終於推開丁乾和小芝,再次救了欣虹。

我也瞥了一眼欣虹粉嫩誘人的會陰部來:

欣虹平滑柔軟的小腹下方,雪白的胴體勾勒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成為了美妙渾圓的陰阜;在茵茵細軟的絨毛之間,柔美的曲線在此陡然下落,和一雙修長柔美、玉潔光滑的大腿共同形成了一片粉紅色鮮嫩異常的三角洲;一條緊閉嬌嫩的粉紅細縫就羞答答的深藏於這春光明媚的三角洲之內。欣虹嬌艷欲滴的神秘花園於是被凸顯出來,連原本緊閉的玉縫也微微分開,讓人產生欲窺無邊春色的遐想。

「小處男,快吻我。」

我同時捏在欣虹尖挺的雪峰上那對細圓精巧的嫣然紫珠,一口含住了欣虹軟玉般的雪峰吮吸起來。這美麗嬌嫩的胸脯是那麼的芳香甜美,如脂如玉,如膏如蜜,含於口中彷彿隨時都會溶化一樣。我一邊品嚐著柔軟豐美的椒乳,一邊在象牙般晶潤的肌膚上盡情撫弄;手指還在梳理著欣虹雪白的下體,我的長槍卻已經硬挺挺的漲大通紅……

因為欣虹一雙玉腿的極度張開,大腿根部原本就已白皙菲薄的細嫩肌膚幾乎呈現半透明狀,就連幾根淡青色細小的靜脈都清楚地顯現出來。我將頭一直湊到了欣虹的兩腿之間,用帶著鬍子渣兒的面頰摩擦著大腿內側光潔玉潤、吹彈得破的肌膚,體會那一分凝脂般的溫軟和膩滑。我的嘴沿著一雙玉腿間柔滑的曲線來回逡巡,最終停在了欣虹大腿盡頭誘人的峽谷前。我愛憐地望著欣虹嬌貴細嫩的神秘花園,俯下身去輕輕的舔吻起來……

我的舌頭如影隨行的游動在欣虹豐美細嫩的大陰唇上,牙齒找到了待放花蕾一樣的陰蒂輕輕的嚙咬起來。欣虹嬌軀最敏感的部位上產生的電流,一股接著一股傳遍了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小處男,替我穿衣服吧。」

我為欣虹穿上內褲,帶好乳罩,套上迷人的連衣裙。

欣虹從沙發上坐起,穿對丁乾和小芝破口大罵

「你們倆簡直是流氓,不配做明竹朋友。」

「欣虹,我們是流氓那小處男不是了,看你們你們倆搞得歡,還裝冰清玉潔。」小芝似乎得理不饒人,「看我不告訴明竹。」

欣虹羞得低下頭。

「欣虹,不告訴明竹也可以。」丁乾更得寸進尺「我們開一房間,通宵玩四國大戰。」

「丁乾,什麼叫四國大戰。」我好奇地問。

「你真是處男。」小芝說道「當然是四人作愛了,我和丁乾已做了,接下去讓丁乾和欣虹先弓度巫山,我和你行雲布雨。」

「然後你和欣虹作愛,我和小芝再做。」丁乾繼續。

「最後由你和丁乾一起干欣虹,讓她的菊蕾和花蕾同時插入肉棒。

能和欣虹這樣的極品美女作愛當然好了,即使被丁乾搶先也願意。

「我還是處女,我絕對要將處女身留給明竹。」欣虹很堅決。

「欣虹啊,那開兩個房間,你和小處男同房。」小芝心想到了房間還不把你輪姦了。

「你們休想,即使明竹也要在新婚夜。」說著欣虹想走。

「不可以走,不失身也可以。」丁乾制止欣虹

「你想怎樣。」欣虹也有點恐懼。

「為我和小處男服務一次。」丁乾說道「口交和奶炮。」

「要是我不答應呢。」欣虹用求助眼光看我。

「那我打電話告訴明竹。」

「你打電話吧,我也會報警。」

小芝一把拉住欣虹,「那我們都回去,欣虹,你頭髮很亂,出去難看,先整理一番。」

欣虹進了洗手間,留下我們三人討論

「你到底想不想姦污欣虹。」小芝問我,我點了頭。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