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的漂亮女朋友被我開苞

小芝拿出一罐「妙士」牛奶「我裡面已下了迷藥。」

丁乾給我車鑰匙「她對你很信任,等會你開車送她,讓她喝了奶,然後開車到你家,我們把她輪姦掉。」

「丁乾,我不想對不起明竹。」

「算了吧,你想和她戀愛,不可能。」丁乾拿出錢「這裡有5萬元,全歸你,而且晚上我把她破身後就走,其餘一晚上美女全歸你。」

又有金錢入囊,又有秀色可餐,我答應了丁乾。

欣虹從衛生間出來了,見她身材修長,烏黑靚麗的齊肩長髮,彎彎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性感的嘴唇,整齊潔白的牙齒,她連衣裙勾勒出飽滿的胸部,露出兩條白嫩的小腿,水靈靈的像一朵鮮花樣迷人。

「欣虹,讓處男送你吧。」小芝說道,欣虹沒有反對。

「一到家就打電話給我。」丁乾迫不及待地提醒我。

我摟著欣虹的腰出了MTV包廂,欣虹那頭又長又直的秀髮如玉瀑般洩下肩頭,隨著她優美的身段於走動間蕩起如絲緞迎風的波浪。鼻中嗅到她髮際散發出來的陣陣淡雅的清香,令我心馳神醉。見她因為興奮而玉顏酡紅,細長的柳眉彎曲有致,鼻翼扇動,嫣紅柔軟的櫻唇微微啟合,玉手輕招,眼波流轉,真是好一個絕色美人兒。

能摟著她的柳腰和心中的女神走在一起,還是覺得艷福不淺,見欣虹玉鼻挺直,明亮的雙眼好像也迷濛著一層濕潤的霧氣,嬌艷的檀口微啟,貝齒輕舐著櫻唇,散發出芬芳馥郁的體香味,嫵媚的連衣裙掩不住欣虹婀娜美妙的曲線,凹凸胴體若隱若現,裙下玉乳高聳,雪腿纖滑修長,圓潤優美,纖纖細腰僅堪盈盈一握。我打開車門,欣虹上車坐在我的旁邊,我和欣虹獨處一車,感覺夢幻情人是如此的接近,但我卻不敢貿然侵犯她。儘管欣虹玉體所散發出的淡淡處子幽香,激起了我的慾火,但畢竟,欣虹是我的女神、是聖潔和尊嚴的化身。

丁乾的車上有很多性藥,還有一隻未使用過的通明乳罩。

「欣虹,在明竹回來前我們交往吧。」我將胸罩給欣虹,然後將車停在路邊。欣虹接過乳罩,對我嫵媚一笑「你是個好人,但我們不可以,你永遠是明竹的好兄弟。」

看到碰到軟釘子我掉轉話鋒,「剛才對不起。」

「你討厭。」欣虹滿臉羞澀「你的手指真壞。」

「欣虹,不過我是全世界唯一知道你是處女的人。」

「你還說。」欣虹急了。「我已經被你姦污了。」

「欣虹,沒這麼嚴重吧,你還是處女。」

「但從法律角度進了那裡就是強姦,你不但對我實施了指奸,連肉棒都插入了。」

「那就算已成為我的人,你做我暫時女朋友吧。」

「小處男,這絕對不可能,我會幫你物色一個。」欣虹說道「你下車,我要換胸罩。」

「我偏不下車,我要看著你換。」

「如果我剛才不向你求救,你會阻止丁乾侮辱我嗎?」

「我才不會呢,我還以為你很舒服。」

「你壞。」欣虹撒嬌,「讓你幫我換乳罩好嗎?

我將車椅放倒,讓欣虹平躺著,欣虹舒展著的雪白晶瑩的絕美胴體:長髮如雲、美顏如玉、柳眉如黛、櫻唇如朱;烏黑亮澤的披肩秀髮散落在胸前背後,髮絲纏繞在雪白的肌膚上構成了惑人的圖案;美麗的大眼睛因羞辱而緊閉著,俊俏迷人的容貌格外的嬌艷嫵媚;白嫩的脖子轉到了一旁,形成了一道光滑的曲線。

我認真的閱讀著欣虹光潔的臉蛋,那彎彎的秀眉、小巧的鼻子、完美的櫻桃小嘴,構成了一副攝人心魄的清秀面容,配合著烏黑柔順的披肩長髮和雪白細嫩的脖子,簡直就像天使一般的美麗。欣虹的面頰是那麼的光滑嬌嫩,雙唇是那麼的柔軟甜美,我俯身不停地親吻著,連胯下的肉棒也挺立了起來。

一輪瘋狂的熱吻後,我伸出雙手,開始去解欣虹連衣裙的扣子。將連衣裙退到腰間,欣虹瑩澤溫潤的光滑肌膚慢慢的顯露出來,我終於在此看到了那日思夜想的迷人嬌軀。

緊接著我鬆開了欣虹文胸背後的搭扣,然後將欣虹的身子翻轉了過來,將文胸的兩條肩帶從欣虹捋到了滑如凝脂的玉臂上,右手抓住了文胸罩杯之間的蕾絲裝飾,稍稍一用力,那精緻漂亮的內衣就離開了胸前,沿著美玉一般溫軟的手臂滑下了。我將文胸從欣虹的手上取了下來,放在手中輕輕的揉了揉,一陣清遠悠長的體香隨著我的呼吸悄悄的潛入他的體內。

「小處男,我的酥胸美嗎?」

我的視線早已緊緊盯在欣虹挺拔完美的雙峰上了,那一雙晶瑩的玉乳驕傲地聳立在我的眼前,那麼的雪白,那麼的柔和,那麼的嬌嫩;粉雕玉琢的半球上,兩點細巧的乳頭宛如原野中雨露滋潤後的新鮮草莓一樣,讓我產生了咬上一口的衝動。

「小處男,能溫柔地對我嗎?」

欣虹那雪白的雙乳,高傲地挺著,有著絕佳的形狀。圓潤的肩頭盡顯她的成熟丰姿。真是耀眼生輝,美不勝收。看得我全身發熱,下體亢奮。她身上還時而傳來馥郁的香氣,更讓我春心蕩漾,慾火高漲。

這時,欣虹身體後仰,一襲秀髮隨之向後飄灑。她一手勾住我的脖頸,一手將我的頭按在她的胸口。我將臉埋在雙乳之間,我呼吸著她令人陶醉的陣陣乳香,手握住她的雪峰,嘴唇在乳峰上游移,我用力吮著她堅挺的乳頭,用牙齒輕咬她的乳尖。我時而用舌尖如蜻蜓點水的動作在玉峰上捕捉,時而又從舌頭到舌根讓整個舌面在玉峰上面掠過,時而用手把她緊緊握住,企圖把整個玉峰吞在嘴裡,時而又抬起頭深情的觀看。

欣虹含羞地推開了我,「討厭。」

我橫臥在欣虹的身旁,雙手緊抓著她一隻高聳的玉乳,口中含著欣虹彈性十足的乳峰,不住的舔吸著那嫣紅嬌嫩的小小圓點。我的雙腿像巨大的鉗子一樣夾住了雯欣虹下體,粗大通紅的肉棒高舉著頂在她兩腿間微隆的丘陵和黑森林間不停地摩擦著。懷中的溫香軟玉早已化作無邊的春色,等候著我去拮取、去收獲。我不停地撫摸著欣虹細膩的肌膚,用我的身體對她進行一波一波的進攻。

欣虹的雙臂被高高地舉到頭頂的位置,我不住地舔著她鮮嫩無比的椒乳,然後逐漸的轉移到光潔的腋下,我很享受的吻著,還輕輕的將她嬌嫩的肌膚嚙咬。順著身體的兩側,我一直探索到了欣虹平坦纖細的腰腹部,看到美妙的身體曲線在這裡形成了一雙圓滑的弧線,我的雙手扶著這柔軟的如同扶風弱柳的纖腰,整個臉都埋在鬆軟溫暖的小腹上,追逐和品味欣虹散發著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的細膩肌膚。

「小處男,要是我剛才答應丁乾的口交、奶炮條件,你會選什麼。」

「我將口交、奶炮的機會都讓給他,看他能不能連續射二次。」

「真的如此大方。」欣虹開始撒嬌。

「當然了,因為我深信你的小蜜壺一定是我的。」

「你真壞,想奶炮嗎?不過奶炮以後立即送我回家以後永遠不見面。」

我欣喜若狂,她的玉手輕輕解開我的褲子紐扣將我的外褲、內褲全部拉下,那根大肉棒就跳了出來,似怒馬,如餓龍,威風凜凜地昂然挺立著,根部叢生著烏黑發亮的陰毛,佈滿了我的陰部和小腹,粉紅色的莖體,赤紅色的龜頭,看上去誘人極了。

欣虹伸手握住了他的肉棒,剛好一手而握,開始上下套弄起來。欣虹的動作緩慢而輕柔,她的大拇指和食指輕輕地捏住龜頭,整個手掌形成一個圓筒套在我的肉棒上,感到溫熱柔軟。她套動的速度時而緩慢時而快速,這樣我直感到全身一陣陣發熱,發酥,發麻。

經過一陣子的揉搓滑動,我的大肉棒弄得青筋怒漲,全根發熱,碩大的龜頭又脹大了許多,邊沿高高地繃了起來。欣虹的手指在我的肉棒上那種撫弄使我感到溫暖滑潤,舒服異常,一種從未有過的衝動襲上我的神經。

「好了小處男,接下來你侍侯我了,溫柔點,別弄痛我的乳房。

我俯下臉匍伏在那深深的乳溝間,入鼻處是一種濃烈的乳香,夾雜著欣虹與生俱來的體香。我的嘴唇不住的囁吮著她細膩光潔的肌膚,吻著她尖挺高聳的乳峰。我握住欣虹兩座堅挺、柔嫩的處女雙峰,她那合乎黃金比例的雪峰充滿勻稱的美感,淡粉紅色的乳暈無比嬌媚,微微挺立的草莓非常誘人,平坦的小腹上襄著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兒,一看得我血脈賁張,我把舌頭伸到欣虹柔軟的耳垂下,用舌頭從耳垂舔到頸,然後到臉上慢慢的舔過去,雙手握住了她的玉峰,手掌迴旋撫弄她那滿具張力的雙峰,揉捏著她晶瑩剔透、白玉無暇的一對椒乳,我覺得觸手溫軟,有說不出的舒服,左手更進一步去攀上欣虹玉峰蓓蕾,輕輕揉捏,美麗的粉紅色乳暈雖還未被觸及,卻已圓鼓鼓地隆起,我嘴巴一口含住她右乳,低頭吸吮,茲茲作響,還不時以牙齒輕咬玉峰,以舌頭輕舔蓓蕾。

「小處男,快乳交吧。」

在欣虹那挺拔、飽滿、純潔的雪峰之巔,一對鮮嫩細巧的嫣紅兩點猶如傲雪的紅梅,在清冽的風中挺立。我神魂顛倒的注視著這一雙完美無瑕的性感尤物,用雙手握住欣虹的嬌臉,將那龜頭輕輕地頂在她的鼻孔上,肉棒在佳人的鼻孔時重時輕地撞擊,欣虹羞澀地閉上眼,玉峰高高挺起,她感覺到肉棒在一路下滑,脖子、乳溝,很快玉峰上的蓓蕾傳來堅挺壓迫的感覺,她的腦海浮現出龜頭蹂躪蓓蕾的情景,我將她的紅櫻桃頂在龜頭溝部,我能感受到欣虹蓓蕾勃起的感覺,龜欞在她櫻桃上來回摩擦,美麗的紅櫻桃被鎮壓後又倔強地彈起,令我產生強烈的征服慾望,我用肉棒快速來回抽打她的蓓蕾,欣虹被刺激得嬌聲迭起,她的蓓蕾是敏感的。

我停止了抽打,將龜頭頂在她的乳溝上用力下壓,欣虹更高地挺起了她的雪峰,迎合著我的擠壓,我放棄了對她紅櫻桃的征服,我將肉棒放在她深深的乳溝裡,欣虹悟性很高,乖巧地用雙手壓住自己的玉峰,她能明顯感受到我肉棒的火熱。

我試探性地抽動了幾下,她的乳溝很滑,擠壓感很強,[唔……,呵……!」我只覺得快爽死了,那是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剌激:欣虹卻是絕對的不同的:她,是貞潔的女神、是剛烈的俠女、是尊貴的公主、是名校校花,她的形象、是絕對不可能為人奶交的──然而現在,她卻為自己做了,還做得那麼甘心情願、柔順溫婉……,這一切一切,叫我怎能不剌激莫名、爽快欲死?

我滿意地看著龜頭從她的乳隙前端探出頭來,開始有慢而快地抽插,只感到肉棒在一團軟肉裡顫擦,其爽無比,龜頭被夾得熱麻麻的,我越來越快,欣虹閉上雙眼呻吟著,乳隙越來越緊,很快我大叫一聲,濁白的精液急射而出射在欣虹的香峰、乳溝、脖子和臉上。

我還沒盡興,「欣虹,用你的玉嘴為我服務一次吧。」

「小處男,剛才還很大方,要將口交和乳炮機會讓給丁乾,轉眼間就想獨吞啊。」

「欣虹,你真的想給丁乾?」

欣虹笑了,張開櫻桃小嘴將我陰莖吞進嘴裡,頓時一股從未聞過的腥臊氣味直衝佳人腦袋,欣虹一笑,粗大的陰莖一下子捅到欣虹的喉嚨。欣虹心裡只覺得說不出的自豪和歡喜,她扶起那東西、伸出了香舌,在那碩大的龜頭頭部上舔咂了起來……。

「唔……,呵……!」我只覺得快爽死了,那是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剌激,舔著舔著,欣虹也莫名地興奮起來,她只覺得胸口熱、好熱,下體好癢、好癢;她忍不住了,一手抓住了我的左手,放到了下身那最麻癢的地方……。

我手上進入欣虹內褲對佳人的蜜唇展開撥、捻、捏、提、按、擠等諸多手法,更撥弄蜜唇頂那顆渾圓挺立的蚌珠,她合不上大腿,寶蛤口卻源源不絕地流出滑膩的蜜液,玉腿早已潮濕一片。

欣虹吐出玉莖,接著玉手逐寸擠壓,我忍受著棒身的強烈感覺,馬口卻坦白地吐出滴滴淫液,欣虹伸出舌尖,盡數接了過去,粘稠的淫液拉出長長的細絲。

她慢慢俯身將玉莖盡數吞入口中。溫暖濕潤包裹了腫脹的玉莖,欣虹將肉丸握在手中,輕輕擠壓,我感覺劇烈的快感衝擊著全身,精關搖搖欲墜,似乎很快就會開始爆發。肉棒不安分地跳動,欣虹卻又將它吐了出來,轉而將兩顆肉丸含入口中。火熱碩大的玉莖在她臉上摩擦,我挺出下身,閉目體會著那欲死欲仙的快感。

欣虹再從玉莖根部開始,用貝齒逐寸輕輕嚙咬,微微的痛楚混合著強烈的快感,一陣陣的襲來,我忍不住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欣虹嘴角露出微笑,咬住腫脹至疼痛的碩大龜頭輕輕拉動。我不由就低身體,順應著她的動作,心中更似要噴出火來。

她玩耍片刻,嬌媚的看了我一眼,鬆開小嘴握住玉莖的根部,在龜稜與尖端用舌尖用力刮弄。酥麻瘙癢的快感在前端強烈的似乎快要麻木,玉莖前端膨脹得好似撐開的傘。

欣虹不再逗我,雙手抱住我的後臀,張嘴將玉莖含入用力吮吸。我按住她的螓首,猿腰擺動,讓玉莖進進出出,欣虹緊緊含著,喉間發出朦朧的嬌哼,我只覺得下體又癢又麻,欣虹的嘴上功夫了得,此刻她展開渾身解數,含、舔、吹、吮、咂、咬無所不到,片刻間紫紅的玉莖上粘滿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讓人激盪。

我按住她的螓首,舒暢的靠在褥被上,挺起了下身。欣虹用小手套弄著玉莖,轉而將肉丸含入口中吮吸,接著又用靈巧的小舌舔弄我的會陰,最後舔到了菊蕾。陣陣瘙癢混雜著玉莖上強烈的酥爽傳來,我不由呻吟出聲,輕輕顫抖。

欣虹知我高潮在即,轉而用手指挑逗著我的菊花,張嘴將玉莖含入吞吐了起來,雙頰更因用力的吮吸而凹陷下去。

強烈的快感包圍了我的下體,欣虹更將手指突然插入了菊花蕾,我渾身一震,隨著玉莖一脹,火熱的精液噴了出來。

欣虹含住玉莖大力吞吐,精液不住從她口中順著棒身流到我的大腿,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男性氣息。片刻後玉莖終於在她口中停止了跳動,欣虹的口旁嘴角全是亮晶晶的精液,欣虹嬌媚地一笑,伸出蔥蔥玉指將白乎乎的精液全刮入口中,媚笑道:「處男的精液,真好吃…」

「欣虹,你的口技一流,是在明竹的肉棒上練就的。」

「討厭,人家為你獻出了第一次,你還污蔑我,我是VCD學的。」

「小處男,遵守諾言把我送回家。」我替她帶好胸罩,穿好連衣裙。

「我們做戀人吧。」

「不行,送我回家,以後再也不見你。」

「明竹回來後,我將你還給他。」

「小處男,你已得到了我人生第一次口交及奶炮,還插入了我的伊甸園一小截,還不滿足?我的處女身一定要給明竹,希望在我的新婚夜,明竹的肉棒品嚐我的處女血。」

我見沒希望了,將「妙士」給她「好了,先喝飲料吧。」欣虹接過妙士,沒說話,只顧喝飲料。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