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的漂亮女朋友被我開苞

很快欣虹到家了,她堅持不讓我送上去,她下車後感覺頭暈,迷藥起了作用。這時丁乾打我電話,我立即將電話關機,心想讓你在我家等吧。欣虹漸漸的感到疲倦,頭有點昏昏沉沉的,隨即眼皮也沉重了起來,雙眼幾乎睜不開來。

我趕忙下車扶住她「小處男,送我上去,605房。」我將欣虹扶進房間,欣虹已經神智不清,我最後一次問她「欣虹,做我女友好啊?」

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也堅決了我迷姦的決心。一進家門欣虹感到陣眩暈襲來,她只覺得眼前的光線突然暗了下去,然後就漸漸失去了知覺。我將欣虹抱進她的閨房,放在她的床上,這時她已完全沒有知覺。

我熟練的脫掉了她的連衣裙,欣虹的身上只有我熟悉的透明胸罩及小內褲。

欣虹一具美妙絕倫的軀體顯露出來,凸凹有致的侗體舒展著,雪白的臂膀和修長的雙腿就是那麼隨意的放著,但絕找不出更合適的放法,我覺得任何人都不能褻瀆這麼完美的身體,我不轉睛地看著她那張秀美絕倫的臉,但見眉挑雙目,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櫻唇微啟,貝齒細露,細黑秀髮分披在肩後,水汪閃亮的雙眸閃著羞澀而又似乎有些喜悅的輝芒,泛著純潔優雅的氣質。

我解開了她的胸兜,欣虹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玉乳脫盈而出,純情聖潔的椒乳是如此嬌挺柔滑,堪稱是女人當中的極品,顯示出珠穆朗瑪峰那世界第一高度的風采。

她的聖女峰一動不動,就像是一朵剛剛發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嬌羞地等待狂蜂浪蝶來采蕊摧花、行雲播雨,以便迎春綻放、開苞吐蕊。我雙手開始在欣虹嬌軀上大肆活動起來。賊眼自然也不肯閒著,乘機飽覽絕色佳人身軀無限勝景:飽滿的椒乳不堪一手可握,頂上嫣紅的一點如豆,正在閃閃抖抖。

我摟住欣虹,只覺胸前擁著一個柔嫩溫軟的身子,而且有欣虹兩座柔軟、尖挺的處女峰頂在胸前,是那麼有彈性。我的手握住了那嬌挺豐滿的玉乳,揉捏著青澀玉峰,感受著翹挺高聳的處女椒乳在自己雙手掌下急促起伏著。佔據雪山玉峰的五指大軍則輕柔地搓揉著柔嫩豐潤的玉乳,更不時地用溫熱的掌心摩挲著欣虹聖潔玉峰,未曾緣客採摘的雪山仙桃。讓那玉峰在指間跳躍,櫻桃在掌心成熟,櫻紅突起。

我望著欣虹那晶瑩雪白的滑嫩玉膚上兩朵嬌羞初綻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頭,張嘴含住欣虹一顆飽滿柔軟、嬌嫩堅挺的玉乳,伸出舌頭在那粒從末有異性碰觸過的稚嫩而嬌傲的少女乳尖上輕輕地舔、擦一個冰清玉潔的神聖處女最敏感的「花蕾」、蓓蕾;一隻手也握住了欣虹另一隻飽滿堅挺、充滿彈性的嬌軟椒乳,並用大拇指輕撥著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紅嬌嫩、楚楚含羞的少女草莓。我粗野地狂吻欣虹的朱唇、粉頸,鼻間呼吸著令人心儀的處子體香……

夢中的欣虹低聲嚶嚀呻吟,身體因挑逗而泛粉紅,一股股難耐的燥熱不斷由體內升起,令她春潮翻滾無力承受,我們嘴唇緊密相貼,我靈活的舌尖不斷在她口內吸吮撥弄,品嚐一道道甜漿玉液。

我逐漸下移,雙手各執一隻玉峰左右品嚐,頭部埋進深谷呼吸著誘人的乳香,偶爾雙唇夾住欣虹不斷研磨。

我順手脫了欣虹的內褲,把手伸到欣虹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手指輕捏著欣虹那纖柔捲曲的處女陰毛一陣揉搓,睡夢中欣虹的櫻桃小嘴嬌喘吁吁:「唔……嗯……唔……唔……唔……嗯……嗯……唔……唔……」一股亮晶晶、粘稠滑膩的處女愛液也流出欣虹的下身,濕了我一手。

我的雙手不停地撫弄欣虹的玲瓏玉體,眼睛卻賊兮兮地盯著伊人那神秘柔嫩的粉紅細縫,感覺它早已早已濕滑不堪,不自禁地探出手指輕柔地撫摩觸碰那處女聖潔私處。

我的一雙賊眼放肆地飽覽欣虹最最貞潔神聖地秘境。

「曲徑未曾緣客至,蓬門今始為君開」,無愧於名校第一校花之名啊!在那一片並不太稠密的萋萋芳草中,兩片粉紅瑩潤的花瓣微微向外張開著,含苞欲放的嬌花細蕾正向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有緣者驕傲地展示著它的美麗與聖潔!而欣虹晶瑩滋潤,艷光四射的嬌嫩陰核已悄悄探出幽谷並漸漸充血膨脹,紅潤欲滴!就像一顆粉紅的珍珠般誘人,偏又晶瑩剔透。蘭香雨露般的蜜液不斷地從桃源玉溪內渤渤溢出,星星點點地飛濺散步到花瓣草叢中,如清新的朝花雨露。同時散發出惹人迷醉,煽情誘人的靡靡氣息!

欣虹面部表情極其嬌媚冶艷,性感小嘴不斷浪啼哭叫,似是陷入至高的性慾高潮中……

我不急於將肉棒插入欣虹處子花房,將欣虹整個臀部高高抬起,感覺佳人原本緊閉的桃源洞口,如今已經微微翻了開來,露出淡紅色的嫩肉和那顆嬌艷欲滴的粉紅色豆蔻,陰道嫩肉一張一合緩緩吞吐,彷彿在期待著什麼似的,一縷清泉汩汩流出,順著股溝流下背脊,一股說不出的淫糜之色,刺激得我混身直抖,連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我用雙手扳過欣虹的大腿壓在雪白的小腹上,雙手壓住欣虹的大腿使她不能活動。然後臉向大腿根靠過去。從肉縫上散發出甜酸的芳香,我並沒有用嘴壓上去,這時候他想到用食指沾上口水揉搓的方法。很想看到平時高不可攀的欣虹,這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食指上沾滿口水壓在陰核上,然後像畫圓圈一樣旋轉,壓迫陰核的力量也忽強忽弱,同時觀察欣虹的表現。

昏睡中的欣虹的肩微微顫抖,全身也在用力。在花蕾上增加強烈振動時,佳人彎曲的雙腿像忍不住似的慢慢向上抬起。玉峰開使搖動,好像在表示自己的快感。

我將欣虹花瓣拉開,手指伸入裂縫裡,壓在尿道口上刺激那裡,同時把食指插入欣虹小蜜壺裡欣賞蜜道璧的感觸。這時佳人蜜道裡面已經濕潤,食指插入時,覺的蜜道的陰肉夾住手指。

我的手指在處子花房活動時發出吱吱的水聲。從欣虹鼻孔發出的哼聲逐漸升高,終於從插入手指的小蜜壺裡流出火熱的蜜汁。我從蜜壺裡拔出手指就送到鼻前聞,那是會煽動男人性慾的雌性味道。

我直視著欣虹緩緩扭動的雪白玉臀,忍不住捧起了佳人的圓臀,舌頭向肉縫移動,一張嘴,蓋住了欣虹的桃源洞口,舔時像撈起東西一樣仔細的舔,舌尖刺激肉洞口……

我的靈活的舌頭不停的在戲弄秘洞口及股溝間不住的遊走,時而含住那粉紅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頭輕輕舔舐,甚至將舌頭伸入小蜜壺內不停的攪動,時而移到那淡紅色的菊花蕾處緩緩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騷味夾雜著欣虹的體香,真可說是五味雜陳,更刺激得我更加狂亂,口中的動作不自覺的加快了起來。

現在欣虹一雙令男人不由自主陽具勃起的修長粉腿,渾圓飽滿的玉臀、高挺不墜、彈力過人、柔膩滑潤、雪白誘人的玉峰全露了出來,並且昏睡中還不斷挺起臀部上下套動,乳白色的蜜汁清楚地自兩片花瓣間的粉紅色裂縫洶湧而出。眼見身下的美人兒柳眉輕蹙,貝齒緊咬,玉門微開,愛液長流,我這才伏下身子,把欣虹的瑩潔的雙腿架上肩頭,作好了衝刺的準備。

在我的胯下,那桿通紅堅硬的長槍早已被熊熊的慾火烤得熾熱非常,我的身子一伏下,粗大的龜頭已經守侯在欣虹嬌嫩的桃園入口外,一頓一頓的扣擊著嫣紅濕潤的玉門了。我校正了一下身下玉體的位置,讓龜頭正正的頂在欣虹的玉門上,雙手托住了她纖細光滑的腰部,然後揮動起處男的陽具,朝著欣虹的禁區用力的刺入!巨大的龜頭立即沒入了少女的體內,被兩扇花唇緊緊地含住。

處子的陰道是多麼的緊迫狹窄啊!我並沒有急著進入,而是在緩慢的研磨旋轉中逐步地撐開少女的密道,剛硬的肉棒如同金剛鑽一般,一點點一點點地向著少女嬌美絕倫的胴體深處前進著。在反覆的推進和擠壓過程中,我盡情地享受著來自兩人身體結合部位的密窄、充實和溫暖……各種細緻而敏銳的感覺。我令肉棒保持著緩慢而穩定的速度,一點點的侵入欣虹珍貴無比的處子之身,從中攫取盡可能多的快感。

不多時,龜頭深入的趨勢突然被前面一道柔韌的屏障所阻,我明白到今日「盛宴」的主菜上桌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身下如待宰羔羊般的美麗少女,將她的下身牢牢地固定好,然後將身體往後退了一點,驅動肉棒猛然發力,直挺挺地穿破了欣虹的處女膜。

肉棒攜著威猛的氣勢在瞬間刺穿了女體的最後一道防線,然後便勢如破竹,長驅直入,直到完全的鑽入到那溫暖可人的少女體內,一種無比滿足的征服感同時湧現出來。我沒讓肉棒停頓多久,就開始了活塞式的抽插運動。

我完全沒有了憐香惜玉的體貼和小心,黝黑而密佈體毛的肢體一次次有力地撞擊著欣虹潔白柔嫩的下體,發出「啪、啪」的接觸聲和「沙、沙」的摩擦聲。堅挺的肉棒在緊窄的密道中進行著來回地衝刺,每一次插入的動作都比上一次來得更迅猛,而溫暖的花芯給予龜頭的摩擦和壓迫也因此更強烈,那直入心坎的消魂感覺也就更清楚。

與此同時,我的嘴巴襲向了晶瑩光潔的細嫩肌膚,雙手也捉住了欣虹膩滑豐挺的雪白椒乳,不斷的擠壓和揉捏令柔軟飽滿的雪峰在掌下變換著形狀,也讓細膩嬌嫩的肌膚留下了淡紅色的痕跡。在持續不停的猛烈進攻下,我逐漸地達到了第一個高潮。

陽具不斷地摩擦著她身體最最細嫩的禁區,逐漸地深入將「野徑無人問」的處子密道越撐越緊。本就緊窄的桃園被粗暴的侵入、填滿,那種時緩時急的擠壓就像在一點點地撕裂她的身體。當她感覺到那粗圓的龜頭正頂在她神聖的處女膜上時睡夢中的她是多麼希望能夠懇求我停止他的侵犯,然而我並不會放過口中的美味,只要用力的那麼一刺,就可將欣虹所有的幻想擊得粉碎。那醜陋熱燙的陽具會殘酷地穿透了她少女的符印,用一種極野蠻的手段毀去了她的貞操。

欣虹小蜜壺內的薄膜不住的延伸,雖然處女膜仍頑強地守衛著欣虹的桃源聖地,可是也已經是強弩之末,眼看再也撐不了多久了,如此佳人,百年難逢,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的享用,不急於突入她的幽徑,伸出一指到兩人相貼的胯間,輕輕揉弄著她花瓣上方已經膨脹得硬如肉球的細嫩肉芽,受此致命的挑逗觸摸,欣虹在睡夢中與我蜜實相貼的大腿根部立即反射性的開始抽搐。

我低頭審視,只見粗壯的棒身無情地撐開欣虹緋紅的寶蛤口,淫靡的濕潤蜜唇被大大的分開,蜜唇頂端俏然挺立的蚌珠顯露出來,體外卻尚有一小截玉莖。我輕輕再往裡面擠了擠,我吞了一口口水,調整了一下姿勢後,試著向欣虹最後的防線加強壓力,頓時,那片薄薄的瓣膜被撐得緊脹欲破……。

我的大箭概己在弦,又試出了欣虹最後防線的虛實,怎可能再忍而不發?我一挪膝蓋、腰眼用力,肉棒狠狠地往前便挺……。

[欣虹,你永遠是我的女人。]我心中自豪地吶喊。

[噗!]隨著一下令我喜極萬分的暗響,欣虹那片可憐的薄膜終於抵受不了那強猛急勁的突剌,才一下子,便被那無情的力量所撕破、割裂、……。失去了它的防衛,那粗大大的肉棒挾著餘勢急剌而入,深深地沒入了欣虹那冰清玉潔的玉宮之中。

我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欣虹的初紅,我感覺到龜頭一瞬間便刺穿了欣虹體內的柔軟女膜,配合著欣虹下陰流出的陣陣處女破瓜落紅,令我知道自己已代替明竹得到了欣虹這位只得十八歲的美女最寶貴的第一次。

伴隨著欣虹玉腿間的處女落紅,更進一步的刺激著我的摧殘慾望。既然已經開了苞,辣手摧花的時間到了,我不進反退的緩緩抽出著陰莖,感受著欣虹體內處女膜的位置,用我那火熱碩大的龜頭磨擦著欣虹的處女膜殘骸。每一次觸及欣虹的處女膜裂處,她都痛出了豆大的淚水,直到我反反覆覆來回抽送了十多次,才將欣虹的處女膜殘骸刮過一乾二淨,徹底開發了欣虹小蜜壺的處女膜地段。

粗大渾圓的滾燙龜頭已刺破女神般美貌聖潔的欣虹那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的證明–處女膜,我已深深進入美貌如仙的絕色佳人欣虹那尚是處子之軀的玉體內。

欣虹的處女膜被刺破,一絲疼痛夾著一絲酥癢的充實感在睡夢中傳遍全身,欣虹麗靨羞紅,柳眉微皺,兩粒晶瑩的淚珠因破瓜時的疼痛湧出含羞輕合的美眸,一個冰清玉潔、美貌絕色的聖潔處女已失去寶貴的處女童貞,欣虹雪白的玉股下落紅片片。

破處時劇烈的撕裂痛剛剛過去,一陣猛似一陣的抽插又如烈風般掃蕩了她的全身。欣虹綿軟潔白的身軀被強烈的抽插衝撞得上下抖動,肉棒進出時牽動了嬌嫩陰道的每一處,粘膜摩擦帶來的燒灼疼痛從下體傳遍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膚。她的驚、她的恨、她的哀怨,都被席捲全身的痛苦所取代,使她神智都幾乎喪失。暴風雨般的摧殘令欣虹睡夢中面色蒼白,大汗淋漓,身體彷彿也要在劇痛中瓦解、消散。

睡夢中的欣虹下意識地小蜜壺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還在套動之間愈來愈大力地扭腰旋臀起來,隨著欣虹忘形的動作,她那窄緊的小蜜壺親熱地箍住我的肉棒,彷彿從前後左右無休無止的衝擊,不斷地將快感導入我的肉棒當中,讓我的快樂也愈來愈高。

懷中正幹著明竹女友絕色美女欣虹,為性慾所驅策的她已完全褪去了冰霜一般冷艷的外表,睡夢中動作和浪言囈語都是無比的狂野、扣人心弦,小蜜壺裡頭更是機關重重,令我的肉棒猶如陷入了迷魂陣中般快感連連,差點提前在欣虹嬌媚婉轉的呻吟浪啼和狂野放浪的扭搖套弄當中棄甲曳兵、一敗塗地了。

雖是強撐著一口氣,不讓自己的衝動那麼快就發洩出來,但懷中的欣虹委實太過誘人了,小蜜壺裡頭的吸吮滋味更是前所未見,舒爽暢快的感覺猶如地震般直蕩的我背脊發麻,重重快感直衝腦門,睡夢中的欣虹完全不由自主地沉倫在那波濤洶湧的肉慾快感中,呻吟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哀婉悠揚、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輕皺,櫻唇微張地嬌啼聲聲,好一幅似難捺、似痛苦又似舒暢甜美的迷人嬌態。

我已是慾火狂升,不能自制,覺得時機已成熟了,我一提下身,將肉棒向欣虹那玄奧幽深、緊窄無比的火熱陰道深處狠狠一頂……正沉溺於慾海情焰中的欣虹被我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頂,只感覺到那巨大粗硬的肉棒深深地衝進體內的極深處。她只感覺到,那巨大的龜頭在自己陰道深處的「花芯」上一觸,立即引發她陰道最幽深處那粒敏感至極、柔嫩濕滑萬分的「陰核」一陣難以抑制而又美妙難言的痙攣、抽搐,然後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只見欣虹迷亂地用手猛地抓住我剛剛因將肉棒退出她陰道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愛小手上十根纖纖玉指痙攣似地抓進他肌肉裡,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長如筍的玉指與我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對比。而美貌動人的欣虹那一雙修長優美、珠圓玉潤的嬌滑秀腿更是一陣痙攣緊夾住他的雙腿。

我感覺非常差異,只感覺身下這千嬌百媚的欣虹那潔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軟陰阜一陣急促地律動、抽搐。在欣虹雪白平滑的小腹和陰阜一起一伏的狂亂顫抖中,欣虹那濕漉漉、亮晶晶,玉潤無比的嫣紅玉溝中,因情動而微張的粉嘟嘟的嫣紅的「小肉孔」一陣無規律地律動,洩出一股乳白粘稠、晶瑩亮滑的玉女愛液和她的處女血,這股溫濕稠滑的液體流進她那微分的嫣紅玉溝,順著她的「玉溪」向下片片落紅……

我使出了渾身解數,不斷地淫辱身下這春情勃發的美女;時而淺抽輕送、猛打急攻、時而研磨撓轉、時而記記穿心,他不斷變換著體位,時而老漢推車、比翼雙飛、時而隔山取火、霸王舉鼎,逗得欣虹即使在睡夢中也酥癢難耐,頂得她呼喊連天……。

強烈的酸酥刺激使欣虹的子宮嬌射出一股溫熱粘滑的處女陰精……

我更加狂猛地在這清麗難言、美如天仙的欣虹那赤裸裸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玉體上聳動著……我巨大的肉棒,在欣虹天生嬌小緊窄的蜜壺中更加粗暴地進進出出……肉慾狂瀾中的少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駭人的肉棒越來越狂野地向自己陰道深處衝刺,她羞赧地感覺到粗壯駭人的「它」越來越深入她的「幽徑」,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覺到我還在不斷加力頂入……

滾燙的龜頭已漸漸深入體內的最幽深處。隨著我越來越狂野地抽插,醜陋猙獰的巨棒漸漸地深入到她體內一個從未有「遊客」光臨過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宮」中去……在火熱淫邪的抽動頂入中,有好幾次睡夢中的欣虹羞澀地感覺到那那碩大的滾燙龜頭好像觸頂到體內深處一個隱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極,幾欲呼吸頓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嬌啼婉轉。聽見自己這一聲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呻吟也不由得嬌羞無限、麗靨暈紅。我肆無忌怛地姦淫強暴、蹂躪糟蹋著身下這個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雪白肉體。憑著他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將欣虹姦淫強暴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欣虹則在我胯下蠕動著一絲不掛的赤裸玉體,狂熱地與我行雲布雨、交媾合體。只見她狂熱地蠕動著赤裸裸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嬌靨暈紅地婉轉承歡,千柔百順地含羞相就。

這時兩人的身體交合處已經淫滑不堪,愛液滾滾。我的陰毛已完全濕透,而欣虹那一片淡黑纖柔的陰毛中更加是春潮洶湧、玉露滾滾。從她玉溝中、花園口一陣陣黏滑白濁的「浮汁」愛液已將她的陰毛濕成一團,那團淡黑柔卷的陰毛中濕滑滑、亮晶晶,誘人發狂。

我狂野地馳騁在欣虹完美無瑕的雪白胴體上,盡情地發洩著他作為征服者和主宰者的力量。急驟的慾望驅使他的感官世界飛昇到了雲端,使他快要失去對自己的控制。不過此時他已顧不了那麼多了,我緊緊地摟住了欣虹柔滑的細腰,猛烈地抽動著堅硬的肉棒擊打在欣虹嬌嫩的花芯上。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