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與護士

人物簡介:

陳美伶:私立國光醫院第一外科女醫師

陳玉娟:私立國光醫院第一外科護士,陳美伶之妹

宋文祥:私立國光醫院第二外科醫師,陳美伶同事

鄧 暉:救世會兼國光醫院理事長

鄧大舟:工商職校太保,鄧暉之私生子

李麗玟:私立國光醫院護理長

PART 1

外面充滿初夏的明亮陽光,可是只要走近院內一步,馬上聞到強烈消毒藥水的味道。

私立國光醫院的一樓是用來看門診的診療室。

候診室裡有病患及陪伴的人,顯得很擁擠。

在一個角落裡坐著一位年輕的男人,睡衣的胸前敞開,伸出用繃帶纏繞的右腳,獨佔一把長椅。

這個男人留著平頭,有凶惡的面相,令人聯想到流氓的態度,使人感到恐懼,沒有人敢過去。

他的名字是鄧大舟,是市區內和私立國光醫院同一企業的工商職業學校上學的太保。

無照駕駛的大舟,在雨天路滑時摔倒。但很奇蹟的,只有右半身摔痛和左腳挫傷,只要修養二星期就會痊癒。

自從用救護車送進這個醫院已經三個星期,應該已經痊癒,可是受到年輕護士週到照顧的大舟到今天還不肯出院。

不過大舟沒被趕走還能住院享受是有原因的。

私立國光醫院事由法人組織「救世會」提供經費成立,也掌握醫院的經營大權。

救世會的理事長鄧暉和情婦生下來的孩子,就是鄧大舟。

雖然是情婦生的,畢竟有他的血統,所以鄧暉很寵愛大舟。

因此在醫院裡沒有人敢趕大舟出院,因為大家都怕掌握醫院實權的鄧暉。

大舟把醫院看成是自己的天下,整天在醫院裡晃來晃去。

假借散步,每天都會來候診室,躺在長椅上欣賞年輕護士的豐滿屁股或大腿,還有隆起的美麗胸部。

大舟所選定的位置是在樓梯的斜下方,因為從這裡可以看清楚在樓梯上下的護士裙子裡的情景,比花錢看脫衣舞更有意思。

臉上露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淫邪笑容,大舟開始物色對象。

看到從第一外科診療室走出的年輕護士,好像是見習護士。有豐滿的體型,大舟也不怕別人側目,用眼光追逐護士的屁股。

見習護士來到幾公尺前一個坐輪椅的男人前停下,說完二、三句話,就彎下上身,調整輪椅。

白色的制服群隨著彎身撩起,能看到穿白色絲襪的大腿。

身材不高但屁股豐滿的年輕護士好像不能順利調整好輪椅,上身更向下彎,努力工作。

喲!這個女人竟然穿粉紅色的三角褲,還有很美的屁股,會不會排泄性慾?下一次和她約會,說不定會答應...。

他住院時最感困難的,就是如何處理性慾。

如果在平時,隨便找個太妹做一下就能解決,但在醫院裡無法辦到。

不得已只好靠手淫,可是在醫院裡無事可做,無法發洩性慾的急躁感,越來越強烈。

真想從這個護士的背後插進去,一定會瘋狂的扭動豐滿的屁股。

這種體型的女人,那個地方一定也很豐滿。

啊...真想性交...。

他正這樣的幻想,年輕的護士推輪椅進入診療室。

因為來不及和那個護士搭訕,大舟伸一下舌頭後,便尋找下一個獵物。

向四週看的淫邪眼光,突然停住。

看到掛號處正有女醫師和護士愉快的說笑,向這邊走過來。

她們的接近,使得大舟的胸部好像有很重的東西壓迫,呼吸感到困難。

身材高挑的是第一外科的女醫師陳美伶,另外露出笑容的,也是第一外科新來的護士陳玉娟。

她們是姊妹,姐姐是醫師,妹妹是護士,兩個人都很美,在醫院裡沒有人不知道。

姊姊穿著白色上衣,右手輕輕的插在口袋裡,美麗的臉和薄薄的嘴唇,捲曲的頭髮,披散在肩上。

醫師的上衣,無法掩飾高高隆起的胸部,挺直的上身,更強調胸前的曲線。

妹妹顯得比姊姊可愛,圓圓的臉,留著短髮,大眼睛發出純真的光澤。

美麗的姊妹一起走過來,男人們的眼光裡露出讚美和羨慕。

大舟遲遲不肯出院的最大理由,就在這兩個人的身上。sosing.com

女醫師為看傷口蹲在腳下時,微微露出雪白的乳溝,妹妹換藥時,柔軟的手指帶來美妙的觸感...。

其他的醫師和護士沒有一個能跟她們姊妹相比的。

大舟每次看到她們,心理只想到一件事,就是性交。

大舟的心理,突然產生邪念,就在兩姊妹來到他面前時,故意推倒拐杖。

妹妹很驚訝的向後退一步,姊姊用銳利的眼光看著仲強。

「鄧大舟,你是故意推倒。」

聲音低沈,但候診室裡的人都聽得到。

「哦?看起來像那樣子嗎?」

大舟絲私毫不在意的樣子。

「你自己撿起來吧!」

女醫師毅然的說,嘴唇微微顫抖著。

「不要這樣兇嘛,美麗的臉孔會不好看的。」

「要讓我說幾次?你自己撿吧!」

「喂,我可是病人,醫師可以對病人說這種話嗎?」

「你的腳早就完全好了。」

「我說痛就痛。」

「胡說,你自己撿吧!」

「我不要。」

妹妹玉娟在旁邊,看到姊姊和大舟起爭執,忍不住蹲下來,想撿起拐杖。

就在這個時候,躺在長椅上的大舟,也看到了豐滿的大腿和透明薄薄的褲襪,露出白色的三角褲。

而在褲襪的正中央,縫線陷入溝裡。

真受不了...

她們在白色制服裡,有這樣誘惑人的東西,而且想和男人睡覺,變成濕淋淋的樣子...

大舟感覺出自己的龜頭,滲出分泌液。

大舟看到玉娟撿起拐杖時,向他的下體瞄了一眼。

果然,她們是想和男人睡覺...。

不知美麗的女醫師是否感覺出大舟的念頭,用輕視的眼光向大舟看一眼,催促妹妹一起走開。

姊妹兩人在電梯門前說幾句話,姊姊走近電梯,而妹妹在胸前輕輕擺手後,獨自一個人走上樓。

PART 2

凌晨一點,美伶走出病房三樓的值班室,向第一外科病房走去。

外科主任本來認為年輕女醫師擔任值班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不必勉強值班。可是美伶卻說:「不要因為我是女性,就有特別待遇。」所以今天就擔任值班。

她不希望因自己是女人,就擁有特別待遇,醫師是不分男女的,沒有這種想法就做不下去。

美伶從大學附屬醫院派到這裡來已經一年,今年二十七歲。

因為她的美貌,在學生時代就受到男人們的包圍,甚至有教授提出私人性的約會。可是她完全拒絕,因為她不想利用女人的武器,她有一份完全靠自己實力的自負。

不過美伶究竟是個女人,第一次深夜值班時確實感到害怕,但經過幾次以後也就不在意了。

美伶拿著手電筒照射前方,向護理中心走去,她知道妹妹玉娟今晚做第一次的大夜班。

玉娟從護專畢業後,三個月前被派來這個醫院。

護理站裡有兩個人,一個是妹妹玉娟,一個是護理長-李麗玟。

二人停止折疊紗布的工作,回過頭來看著美伶。

大夜班的護士是半夜十二點與三點巡視病房,除非是緊急狀況,一般來說是很空閒的。

美伶對護理長也在這裡感到奇怪,但想一想,她可能是為了要幫助對工作不熟練的玉娟吧。

護理長露出驚訝的表情站起來。

「有什麼事...?」

「對不起,嚇妳一跳,只是不放心玉娟,過來看看而已。」

美伶用隨和的口吻說,笑時嘴角微向上揚,形成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

護理長是中年女人,微胖的身上形成的緊張感覺立刻消失。

「不會有問題的,妳的妹妹做的很好。」

護理長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說完就坐下。

「姐姐也真是的,再這樣擔心眼尾的皺紋會增加的。」

玉娟一面折疊紗布,一面用開朗的口吻說。

「好啊!妳還說這種話。」

美伶做出要打她的動作,玉娟發出性感的笑聲。這樣一來,短髮隨著搖動,更顯出可愛的模樣。

看到天真美麗的妹妹,美伶就會感到很不安。

因為她很純真,一點也不了解這個社會。

美伶雖然不敢說自己多麼老練,但自以為比妹妹更了解這個社會。

兩個人在一起聊天,話題是醫院裡各種毫無根據的謠言。

就在這時候,突然聽到鈴聲,呼叫的紅燈亮起來,三○五號,是鄧大舟的病房。

護理長站起來,按一下表示知道的開關。

是他的病房...。

美伶想起一星期前,鄧大舟故意推倒拐杖的事件。

玉娟站起來要走出去時,姐姐把她拉回來。

「這一次,我去。」

「那樣不好,這是護士的工作,不能麻煩大夫。」

「不要緊,本來我有話要對這個病人說,這是好機會。」

美伶說完就向護理中心的門走去。

「姐姐,我也去。」

「不,妳不要去...」

三○五號房是從走廊邊數過去第四個病房,美伶來到房門前做一次深呼吸。

他不過是一個高職生,還住在單人房裡。而且,傷口痊癒了也不肯出院,他究竟有什麼想法,應該嚴重警告一次才對...。

敲兩下門後走進去,在微暗的床頭燈下,看到大舟睡在病床上。

大舟也聽到了聲音望著門口,同時臉上變成緊張的表情。

美伶走到床邊,盡量用平靜的口吻說。

「你有什麼事?」

「原來是妳...」

大舟做出奇妙的表情眨眨眼。

「我不可以來嗎?」

「當然可以,但是...」

大舟鼓起嘴巴。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和計劃的完全不一樣,大舟感到困惑。

為什麼來的是姐姐,而不是妹妹...。

他已經調查出來,今晚的大夜班是陳玉娟,想等到把她騙來了以後,設法找出理由,把她姦淫...。

「怎麼了?有不舒服的地方嗎?」

美伶擺出很大方的態度在病床邊坐下,看著露出困惑表情的大舟。

果然他有預謀,我決定來這裡是對的...。

「在這個時間叫護士,一定有嚴重的事吧?」

美伶用挖苦的口吻說。

在身旁感受到美麗女醫師散發出來的氣氛,大舟更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來的是妹妹,就立刻把她推倒...。

可是,姐姐美伶的身上感到一種不可侵犯的氣質,只好拿起枕邊的雜誌來看。

「你不要這樣!」

美伶把雜誌搶過來丟在地上。

「妳這是幹什麼!」

看到自己心愛的雜誌丟在地上,大舟瞪大眼睛露出本性。

美伶當然也不肯退縮。

「你的傷已經完全好了,有很多病人排隊等病床,不要在這裡混時間,趕快出院吧!」

美伶看大舟露出兇暴的眼神,但還是用訓示的口吻說。

「妳可以用這種口吻對我說話嗎?知道我的老爸是誰吧!」

大舟住在醫院中,從來就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說話,與生俱來的叛逆心又出現在心頭上。

「你不靠父親的力量好像什麼都不能做,真沒有用,已經高中生了...」

美伶在心裡想,也許說的太過份了,但也是為大舟好。若再沒有人給他當頭棒喝,他這一生就完了。

可是這樣的好心結果是相反的引起大舟的獸性發作,大舟因為被指出弱點,氣得咬牙切齒,怨恨的瞪著美伶的臉。

「我剛才說的話,你要仔細想一想,沒有事我要走了。」

美伶想站起來,就在這剎那,大舟從心裡頭浮起殺意的念頭。

「女醫師啊,等一等嘛!」

「還有事嗎?」

「痛啊!」

「痛?」

「是啊!很痛。」

「哪裡痛啊?」

「那裡,那裡痛。」

美伶做出疑惑的表情。

「嘿嘿,還不明白嗎?」

大舟抓住美伶細細的手腕,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壓在睡褲的大腿根上。

「啊!」

美伶反射性的想收回手,可是大舟拉住不放,另一隻手繞到美伶的背後,然後在捲髮蓋住的耳邊悄悄說。

「存滿了,快要爆炸,所以很痛,幫幫我弄出來吧!用妳的手指揉一揉,不然用嘴也好。女醫師,好不好嘛...」

那種像說情話的聲音,使美伶雪白的皮膚立刻冒起顫抖。

「不能這樣...」

「妳看,硬繃繃的,就算當一次泰國浴女郎,讓我射一次吧!」

大舟在美伶的耳邊不停的說,同時更用力把美伶的手壓在勃起的東西上,形成握住大舟雄猛肉棒的狀態。

美伶用全身的力量甩開大舟的手,可是用力太大,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男人的身體壓上來。sosing.com

很重...剛剛有這樣的感覺,美伶又感到一陣強烈的頭痛,形成忘我狀態,是大舟拉她的頭髮。

「喔...」

大舟抓住美伶的頭髮,用力向床上拉。

「啊...不要....」

美伶拼命的揮動雙手。

大舟騎在她的上半身,用雙膝壓住美伶的雙手,從枕下拿出膠布。

這本來是為強姦玉娟準備的,作夢也沒有想到要用在姐姐的身上。

「嘿嘿嘿...」

淫笑一聲,從膠帶環上剝下膠帶。

美伶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瞪著大舟,眼中透露出恐懼。

「做什麼...唔...」

說到一半就變成低低的哼聲,因為膠帶已經貼在嘴上。

「唔...唔...」

他早就準備好這東西...,他的行為是當真的。

恐懼感使美伶的汗毛豎立。

〔不要!哎呀!〕

美伶在心裡這樣大叫,可是貼上雙層、三層的膠帶,她只能從鼻孔發出哼聲,同時像蝦一樣的彈動身體。

白色的緊身裙撩起,幾乎耀眼的性感大腿,在微暗的燈光下出現。

真想馬上給她插進去...。

大舟心裡想著,用力把美伶的雙手扭到背後,用膠帶捲上好幾圈。大舟從過去的經驗知道,這樣能使身體無法抗拒。

「嘿嘿嘿,這種樣子真好看,如果剛才聽我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後果了,這叫自作自受。」

像勝利者一樣輕輕拍打女醫師的臉。

美伶對大舟睜大眼睛,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但這種毅然的表情更刺激大舟。

大舟只是看到這種惱人的表情,大腿根的肉棒就漲得發痛。

要快一點插進去,不然馬上就要爆炸了。

大舟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雙手放在隆起的胸部上。

「唔...唔.....」

美伶發出哼聲,全身挺成拱形,同時拼命的搖頭,從敞開的領口露出裡面的襯衫。

這種樣子真叫人受不了...。大舟騎在美伶的身上,用雙手抓住襯衫的領口,同時用力向左右拉去。

頁: 1 2 3 4 5 6 7 8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