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獸教師強姦伴娘

陰莖傳來的緊密磨擦帶給我強烈的快感,她一身白色露肩的連身伴娘裙,腰間的白色幼皮帶配上不太高跟的白皮鞋,就如仙女下凡般的人物壓在下面的聽她似歡若痛哼叫著,給我衝擊得上下搖晃的征服感,我亦放棄死忍,龜頭一陣酥麻直透脊髓,感受出自己滾熱無比的精液已經射進這頭上還載著可愛的頭飾,清純處女教師的子宮裡。

「啊……不要……不要……啊啊啊……」

在她頸上不斷的吻著,拉開她的大腿,整個身子又向她的身子傾去,將八吋多的陽具整根狠狠插入小欣欣陰道的盡頭內,想將我所有爆發出來的精液全部一洩而淨,直至我的陽具漸漸軟下來,再沒有精液射出。

這是本人首次做愛強姦不載套打真軍及第一次內射,所以我真捨不得的把陽具抽出,首次經人道的小欣欣終不堪折磨,虛脫的軟攤在床上。

時間好短,但這種君臨天下的快感是無窮的,我認為這十多秒可能是我生存三十年最有意思的時光了,今晚及將來也會有很多有意思的時光等著我。

而小欣欣的陰道口慢慢將我的精液和處女血倒流出來,被破處中出的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了。

*** *** *** *** *** ***

註:以下應該是作者用欣欣作第一身寫的,「劇情」和以上差不多。 – 搜性者

我叫欣欣,今年二十二歲,雖然個子不太高,但出來社會工作後很多人都讚我漂亮,由於我性格內向,所以至今仍沒有男朋友。由細到大一直好男仔頭,坐低都不慣合上雙對腿,從來只剪短頭髮,只是做了小學的實習教師,才留了一把長髮。

今天是我朋友芷君結婚的日子,我和芷君只相識了一年,是在朋友的聚會中結識。她的性格和我剛剛相反,是活潑開朗型,所以她有很多朋友。當她宣佈要結婚的時候,她對我說要當她的姊妹,並笑說看我能否在她的兄弟團中找到如意郎君!

今天一早我到達她的家裡,準備一會接新娘的事做準備。連同我在內,姊妹團共有 8 人,但我和她們不太熟絡,只是以往間中聚會時見過一兩次面。以前除左校服裙之外到出來教書只也只是著褲既我,正係煩腦我要怎樣穿戴才好。

芷君給我們在婚紗舖租了一套絲質的姊妹伴娘裙,說實話,我真的不習慣穿這套姊妹裙,因我從未試過穿得這樣性感,平常連吊帶內衣也不會買的。

胸前雖然不是很底但卻是露背的,而下身的裙是及膝蓋著大腿,但我還是覺得太短和薄,第一次著襪褲又係一個又難忘的經歷,薄薄的襪褲顏色和我雙腳的皮膚和白色高跟鞋顏色配合得天衣無縫。

「哈,你著上這對透明絲襪襯得非常好,如果你不怕熱的穿著吧,我覺得你這樣著幾有剛中帶柔的氣質。」

我當然怕熱怕到死,不過她竟然話我這樣著有女性氣質,其他的姊妹都是穿得比我更性感,這樣又不妨試一試,始終自己都是女仔嘛。

門鐘響起,新郎和兄弟團在門外鬧哄哄,給了開門利是。

順利進門後,繼續姊妹和兄弟團的交鋒,由於實在太混亂,我只好站得比較後,但我發覺有幾個兄弟時常不時注視著我,目光停留在我胸前和下身,令我感到很不自然,背脊產生出一股極度嫌惡的感覺!

接完新娘後,我們一行人準備回到男家,數架花車停泊在芷君家樓下,由於我行得比較後,所有花車已坐滿了人,亦開始陸續開走,我只好行到最後的一架花車。

我坐在後排中間,這時我發覺全車只得我一個女伴娘,其他都是兄弟團的人,坐在我兩邊的原來就是剛才不停注視著我的兄弟,車子比較細,所以坐得很迫,我發覺他們不斷凝視我的胸前,我只好拿著手上的花遮擋。

但他們有意無意間用手臂碰撞我的胸部,又假裝擠迫把手放在我的大腿,我很害怕,只好輕輕推開他們的手。

他們更輪流假裝跌了東西,再慢動作地俯身偷看我的內褲,車子上到高速公路,不知怎的遇上大塞車,這正合他們心意,漸漸地他們假意互傳物件,有意地用手碰撞我各部位,玩我伴娘裙上的吊帶,越來越放肆。

我心底實在太害怕,全身僵直反而不敢張聲輕輕咬住下唇,他們更變本加厲,其中一人甚至借意伸手潛入裙底,我即時本能反應夾上雙腿,夾到好緊,很驚他們摸我下面。

我的眼淚已湧了出來,我紅著眼地怒目看著他們,「夠,夠了……停手啊……」

狠狠地推開他隔著那薄薄的襪褲,撫摸著內裡大腿的手,又急又羞拉開由自己背部露出的肌膚撫摸到背後的肩膊上,惜勢由上至下伸入伴娘裙上襟裡想直接摸我乳房的魔手。

感覺時間好漫長,好不容易到了男家。

車一停下我便衝出車外,芷君見我雙眼通紅,問我發生什麼事,我見今天是她結婚日,不想令她添麻煩,所以假稱身體有點不適!並在新娘房改穿另一套後備不太性感的伴娘禮服。

晚上到了婚宴,男女家要向各親友祝酒,我選擇站在芷君身旁,祝酒完畢,不知是誰發起兄弟團和姊妹團對酒,在場其他親友熱烈附和,我們要輪流一個接一個地和兄弟團對飲。

由於我不懂喝酒,所以其實整晚我手上都是拿著一杯假酒,但此刻他們拿著的是真酒,我正在苦惱之際,原來已輪到我和他們對飲。

我正猶豫之際,全場高叫吶喊,兄弟姊妹亦催促我快喝,我情急之下一飲而盡,一陣熱氣在我舌頭直至胃部。到婚宴完畢後,頭部像爆炸似的,我慢慢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酒精令我心跳得很厲害,我想我真的醉了。

正在我天旋地轉的世界中之際,有人輕摟我的腰,一步一步的把我推向,一時又感到節節後退,腳步蹣跚又感覺到有一雙手在我身上遊走。

迷糊中我被帶到一間房間不是很大,我一個人躺在床上,腦筋昏昏沈沈,不知過了多久,我忽然感到床邊有人坐著,聽到有一股的低沉呼吸聲, 有隻手就放在我的大腿上,從膝蓋滑倒我的絲襪褲頭,來回撫摸。

「小欣欣,你的腿還蠻滑嫩的……不錯……」

一把陌生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外套的鈕扣一粒粒的解開,我突然間感到乳頭被手指輕輕力掃了幾下,雖然隔著衫和bra,但我都好有感覺(件衫同bra都好薄……)

「啊……色狼……你……嗚嗚……啊……」

其驚駭幾乎使我暈昏過去,我心知再不反抗便太遲了,但是酒精的關係,全身軟軟的就是提不起勁來。然後他的舌尖舔上我的耳垂,輕呼出來的熱氣噴在我的發鬢,麻麻癢癢。

「小欣欣,你的胸部很堅挺,我好喜歡,你有沒有自慰?你還是處女嗎?」

他的淫言穢語,讓我難堪,臉側了過去躲避他的目光,「嗯……我是……請…請讓我走!」強烈的驚慌掠過我的身體 。

說完大力他將我固定住,然後嘴巴覆上我的雙唇,他濕熱的舌頭舔著我緊閉的嘴唇,然後順著我的下巴滑向我的頸項。

跟著一隻手在我面上撫摸,慢慢向下移動直到胸前,他把我的外套脫下,說著他的手就伸進我的伴娘裙裡,經過我的腰,然後解開我用NU BRA緊縛的雙乳。

我的乳房已暴露出來,說著就開始輕輕握我的雙乳,然後放鬆雙手,好像在幫我按摩胸部。我羞愧得眼淚直流,平日亦算循規蹈矩,從來沒有和男人有過肌膚之親,但今日竟連二連三糟到侵犯。

對方的手兜著我的胸,溫柔的搓揉著我那敏感的乳房。我嘗試打開眼睛及想推開他,但因酒精影響,眼前一片迷糊,全身乏力,他更舔進我的耳窩內,整個人都軟掉了。

他眼睛盯著我的乳房,舉起手來,伸出食指不斷逗著我的小乳頭,我的乳頭在他的挑弄下,在我的乳暈上漲起來了,他握著我的乳房,俯下身來用牙齒輕咬我的乳頭,時不時用雙唇緊緊覆蓋我的乳尖,用舌頭大力抵弄我的乳頭。

他每一次用舌頭擠按我的乳頭,加上酒精加持我感到一陣陣的快感,不斷的沖擊我的心房,我忍不住低吟出聲。

「嗯……嗯……」

我的意志雖然開始清醒,我嘗試大聲呼叫,但嘴巴已被對方嘴巴再封住了。

跟著我感到他抬起我一隻腳,似在慢慢欣賞我伴娘裙內的絲襪,內褲和下體,跟著一隻手在我下體不斷撫摸。

我感到他用手指從絲襪褲頭到內褲的邊緣插入我的陰道,我痛得叫了出來,事實上我仍是處女,根本從未試過給任何東西進入,除了我有一次洗澡時,自摸身體敏感部位,居然有自慰的衝動,第一次好奇下自慰的手指,之後再沒有極力自我克制,我是信教的,有罪惡感。

我嘗試擺脫,但實在全身乏力,我自己都不清楚,嘴裡發出的呻吟是因為羞辱還是因為快感。他聽到我的反應,更加的興奮起來,手指的攪動不斷加大力度,加大頻率。

終於他的手指離開了,他嘴巴慢慢移向我的大腿,舌頭舔過我的絲襪膝蓋,直向我的大腿內側,我抖了一下,「啊!……嗯……啊……別這樣!」

我雙腿一夾,將他的頭夾在我的雙腿中間,他雙手狠狠分開我的大腿。

他讚嘆說:「終於讓我看到啦,真是美啊!」

連我自己也沒仔細看的下體,就在他的嘴前在吸吮,他掰開覆蓋我私處的內褲,舌頭輕輕滑進我的私處,他緩慢規律的在我蜜穴里抽動,在他老練的褻玩下,我的心跳得好快,我覺得我的臉好燙,全身都很熱,忍不住拚命抿住嘴唇咬著手指。

「小欣欣……你這邊好濕哦……你想要嗎?嗯?想不想?」

「請不要傷害我!」我向他乞求著,「不……不要啦……放……放開我……嗚……求求你……不要啦……」

更恐怖的事將要發生,我感到我的透明絲襪褲連內褲被他迅速拉下來及扯開,跟著很快雙腳被緊握提高分開,面對著他肆無忌旦地在自己大腿肆虐,我已經無暇理會這一點,只仍是極力抬起頭,伸手護住陰部,苦苦哀求他:「不要……放過我吧!」

「親愛的小欣欣,請不要擔心,我只是想做大家都快樂的事,你放鬆點吧。」

突然感到腰肢一緊,突如其來的一陣撕裂的病楚,一支巨大的物體要硬闖我的禁地,我立刻感到極端地不舒服,剛才的微微快感也吹跑消失了。

「嗚……不……不可以……不要……」

他那裡一下一下地向陰部慢慢的推送,我的秘道開始被他慢慢的撐開,這前所未有的痛楚,我感到一陣陣暈眩。

「不要!停止!停止!」我在心裡大喊中,「求求你……不要啊!讓我走好不好……今晚發生的我不會說出去……」

就在我說到一半時,他突然用力一挺,衝破了我那最後一道防線。今天我只是別人的伴娘,但被一下子就奪走了我的第一次,破掉了我是真正成為新娘時才會破除的處女膜,鮮血跟眼淚同時從我體內湧出。

「啊!很痛!很痛! 嗚……」

之後每一下強行插入,令陰道作反射性收縮,過程中都是痛楚難當。我不斷掙扎,我雙手抵著他的胸膛,想把他推開,但雙手反被他按在床上。

他不斷吻我,不斷抽插,不斷雙手在我身上遊走,我看到他的男根每一下出來,都帶著些許血絲……我的第一次就這樣強姦痛得死去活來的奪去。

「啊……啊……不好……不要……好痛……」

他開始強勁的抽插,他那醜陋的陰囊隨著擺動,不斷拍打我的下陰。發出啪啪的聲響,每一下的抽送,伴隨著的是我一聲聲的嬌喘呻吟。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啊……」

那是發自內心的聲音,覺得若不叫出來,就只會感到更痛苦。我逐漸提高的嬌喘聲,似乎刺激著他的神經,他的動作越來越快,雙手把我雙腳分得很開和捉緊,也越來越大力。

我心裡一震,想起他並沒有戴上避孕套,明白將會帶來更可怕的後果,苦苦求他:「不要……射在裡面好痛……今天是我的危險期,求你!求你放過我!……嗚嗚……啊……不要……不要……快抽出來……啊……啊……」

由戳破我的處女膜後,就只有瘋狂地抽插,整個身體被上下的晃動著。他並沒理會我的會懷孕的處境,在我盡力搖擺我已經很痛的下體抵抗他的抽動,他索性環抱著我雙腿放在肩膊上,伸手握著我的雙乳,更拼命搖擺著腰肢,一直頂一直頂「啪啪啪啪……」的,不斷把陽具深深捅入我體內。

「……嗯……不要……啊……絕對……不要射在裡面啊……求求你……」

我使力地想夾緊雙腿,卻無奈只能夾住他的腰部,我開始用雙拳垂打著他的胸膛,他十指緊緊扣住我的手掌再壓在床上,他猛然用力一頂。

「啊……痛……你這禽獸……嗚嗚……不要啊……禽獸……救命…… 」我眼淚不斷的落下,他抽了出來,又再度猛力的幹了上去,直頂著我的子宮。

不知過了多久,我他完全停止並伏在我身上喘氣,我感到他的巨物在我體內不斷顫抖。

「嗚!完了,完了,他終於射進來了……」我雖然已經意識到了,但我已經沒有力氣把他推開。不久,魔鬼終於離開了,我痛楚的陰道此時有些溫暖的東西流出來,我已意會到這是什麼的東西。

「天啊,我的身上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污物和血跡流過大腿瀉在淺黃的伴娘裙上,我呆望著天花板,恥辱、痛苦、無助,衣衫襤褸地全身無力在床上痛哭。

「嗚……懷孕了怎麼辦……你好過份……嗚……」

我已經接近虛脫不知哭了多久,他眼裡充滿著歉意地安慰我,結果知道強姦我的人原來就是其中一位賓客,但安慰過後,「來,趕快含住!」

「你!嗚!你還要啊?!嗯嗯……嗚……」

沉重的身體緊緊地抱住我,使我的身體完全無法活動,我含著淚水懇求這個禽獸,不過只是帶來一次又一次的凌辱,承受著男人的壓迫!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