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男的第一次

「不要不要!我不要!」

開玩笑,是妳先要的,剛才被妳壓著幹妳有沒有問我要不要,現在被我幹的爽了就不要了,哪有這麼便宜的。我更加用力箍住她雙手,讓她動彈不得,雙腿用力撐開她過度緊繃的大腿,更猛亂的用肉棒撞打她的陰核,用龜頭擠壓她的陰唇。雖然我沒有強暴過任何人,甚至在今天之前沒有做過愛,但是這是男人的本能,何況我早在棉被裡一邊打槍一邊強暴張曼玉無數次了。而她已由叫喊轉為哀嚎。

「我求求你不要了!我痛的受不了了!你放了我吧!」她的臉上早已布滿了淚水,四肢也不再掙扎了,哭喪著的臉不住的在求我。

不行不行!這可是你自找的,何況我還沒洩呢。

我惡狠狠的把肉棒再一次猛插入陰道,聽到她淒涼的慘叫一聲,卻更燃起我的性慾,我真的是一隻變態的色魔,握著奶子更用力擺動下體,讓她一聲一聲的哭喊,直到下體不住的緊抽緊抽,知道即將要出來了,挺身抽出陰道,雙手用力扳開她的口,讓陰莖在她口中噴灑、濃稠的液體灌滿整嘴,才滿意的抽出。

我睜眼偷看她臉,她似乎早已沒有剛才那種痛苦表情了,反而很陶醉的用手指沾唇邊的精液,再放進嘴裡吸允。我知道她剛才一定是裝的,一定是被我幹的爽到歪掉了,這些女人就是欠幹,我還聽說有些處女被強暴時,居然不自覺的達到高潮,而分不出是痛還是爽,事後還回味無窮,難怪女人被強暴很少報案,甚至一而再,再而三被姦淫,原因無外乎她們淺意識中總有想被強暴的快感,而在世俗禮教中被壓制而已。尤其是愈端莊的女人躺在床上愈淫蕩,原因無它,因為被壓抑太久了。就像我們系上的系花小玉,會愛上了班上的爛人阿泰,還據說約會兩次就上床了,操,虧她一付清純玉女模樣,讓我暗戀了好久,就是股不起勇氣,想不到居然這麼賤,早知道就約她然後像今天一樣用強的,搞不好她現在就是我的。

「好爽好爽!你好棒,我從來沒有達到這麼樣的高潮過」我的張曼玉說。

我不禁為我的雄風感到神氣,看著她遍體的瘀青,反而令我有種快感,真不知道是她變態還是我變態。我突然希望能真的強姦張曼玉,或是王祖賢、蕭薔,聽她們叫春、哀嚎一定更刺激。

光著身子走下床,坐在椅子上叼起一根煙,看在床上的她閉著眼睛雙手在乳房揉弄,似乎回味無窮的享受這一切,她的身體真的真美,高聳的乳房纖細的腰,大腿修長小腿纖細,真是絕頂的美人胚子,真搞不懂為何出來難道是缺錢嗎?還是真的物慾橫流?不禁為她感到悲哀。想了一想,其實那些電影明星模特兒,張曼玉,或蕭薔還不是一樣用她們的美色賺錢,只差我們不知道她們有沒有賣而已,搞不好一個晚上公子哥兒一百萬、五十萬,林青霞照樣脫光躺在床上任人幹。

「妳還是學生吧!」我突然好奇。

「問這幹什麼,作我們這行的,是沒有背景的。」

「沒什麼,不說就算了,妳看起來不太像這行的,反而像個大學生,而我本身也正在唸大學」

「我今年大三,社會系,訝異吧!」

「也不會,我只是好奇,向妳這麼漂亮,怎麼會來這裡?」

「觀念不同吧!我並不是愛慕虛榮,也不缺錢用,並非學業快混不下去的那種,相反的,我每學期都拿獎學金。只是想嘗嘗生活中的另一種面貌,不像大學生被關在象牙塔中,毫不知社會中的種種型態。」

「做多久了?」

「半年多了,我們共有七個女生租一層房子住在一起,都是各校的前幾名學生,我們每天輪流一個人出去接,其餘晚上時間還可以唸書兼家教」

「其他同學知道嗎?」

「當然不知道,我在學校還是乖乖的好學生,辦社團、參加活動,也有很多男生追我,不過我並沒有男朋友,我真想知道那些追我的男生,如果有一天發現他的白雪公主是可以用買的,不知道還會不會繼續?」

「我們當然不會隨便和一般人上床,客人都要事先挑過,我滿意的Case我才接,像最重要的當然是用身分證、駕照等真名登記住宿才考慮,以避免危險。其次也要看起來乾乾淨淨、不討人厭,有正當職業,我們才放心。而且同一個客人最多只接三次,以免發生感情糾紛」

「打算要做多久?」

「等過一陣子出國留學的錢夠了我就不接,想專心談個戀愛了。」

我突然想知道:「剛才妳真的很痛嗎?」

「哈哈」她笑了出來讓我感到很不好意思,「一聽就知道你是第一次。其實女人做愛做到最高潮,根本分不清是肉體的痛多,還是肉體的高度歡愉多,就像我第一次和男人做愛,處女膜被撕裂時的痛混著一波一波升高的浪潮,讓我極度的滿足和用力的叫喊,那是真正的高潮快感所從內心的叫喊,只有女人才能體會這種微妙感覺。所以我覺的你們男人很可悲,雖然個個好色,但沒有人能從性之中得到像女人高潮般的歡愉,那只不過是獸慾的發洩罷了,真可悲。你的陽具只不過是讓我達到高潮的一種工具而已,你還真的以為是你強暴了我。」

我到床上背對著她躺下,雖然已經很累了,卻翻來覆去睡不著,心中是無限感慨,她完全不是一般呆呆的大學生,相反的她必定絕頂聰明,很懂的掌握自己方向,也很難說這樣作對或不對,畢竟是自己選擇的無所謂對錯,但是如果她是我女朋友,不管在怎麼漂亮窈窕,我也絕對不願意。

想著想著也就睡去了,隔天是被陽光扎眼所刺醒的,天啊,下午三點十五分,我試著爬起來,全身卻軟綿綿使不上力,筋骨也酸酸的難受,晃晃腦想起昨夜,還猶如夢中,只是夢中的她早已離去。

一轉頭,一個大剌剌的紅色映入眼簾,天啊!是個紅包,這就是我處男的代價,旁邊一張小紙條:

希望你睡的舒服,但願能再為你服務

Tel:XXX-XXXX

珍妮

握著紙條不禁怔怔的發愣,細細的一起昨夜的種種,和她細柔的胴體豐聳的乳房,一切又變得那麼真實,只是一次的代價要一萬元,足足我一個月的房租加生活費,遠非我所能負擔,雖然她昨夜後來說我也是大學生,又令她玩的很快樂,故只收我半價再打八折,只要四千元,但也是我一個月的飯錢了。算了,忘掉這一切吧!我沒有本錢揮霍,她永遠也不會屬於我這一種男人的。掏出打火機把紙條燒掉,掙扎的爬起來穿上衣服,跨出了旅社大門。今天,又是嶄新的一天。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