嬸嬸與表妹

正是狼虎之年的嬸嬸,長得豐胸翹臀、杏眼桃腮,她已經生了兩個 女兒,我剛剛退伍,找不到工作晃了好一陣子,今天沒事做,就跑到叔叔家看我的美麗嬸嬸。嬸嬸看到我進來她家裡,馬上抱住我,親吻我的額頭,我雙手撫摸著嬸嬸的屁股,嬸嬸的大乳房貼上我的胸部,我的懶叫貼住嬸嬸的雞掰。

我說:「嬸嬸,只給我抱抱跟親吻而已嗎?我想要和嬸嬸做愛!」

嬸嬸笑笑說:「好,嬸嬸等一下給玉兒幹個爽快為止!反正你的叔叔嫌我雞掰鬆弛,說幹我時根本沒有感覺,還不是你叔叔懶叫小小隻!幹我的時候,我的雞掰裡面根本稍微有感覺到懶叫在抽動而已。自己的懶叫小隻不到10公分,還嫌我雞掰鬆弛,做愛時間卻只有一分鐘!玉兒,你說是嬸嬸的錯嗎?」

我說:「嬸嬸,是叔叔的懶叫小隻!如果是玉兒的懶叫,玉兒保證一定幹得嬸嬸雞掰爽死!」

嬸嬸說:「玉兒你敢保證?」

我說:「玉兒的懶叫25公分長,嬸嬸的雞掰只要嘗試過後,一定會愛上玉兒的懶叫。」

嬸嬸說:「玉兒,我和你每次擁抱在一起,就感到你下面隆起一大包,所以嬸嬸也能想像得到。反正你叔叔己經四年多沒有幹我了,玉兒你來代替叔叔的位置,好好地用懶叫幹嬸嬸的雞掰,反正你和你叔叔是直系親屬,而且血型一樣,嬸嬸要是懷孕了,家族裡的所有人員也不會懷疑我討客兄。」我聽到嬸嬸的話,高興得不得了!

嬸嬸說:「玉兒,嬸嬸先去洗澡,等一下再和你做愛。」

嬸嬸到了浴室脫光衣服,開始洗淨身體的每一個部位,sosing.com我看到嬸嬸的裸體,便脫光衣服翹起懶叫走到嬸嬸的後面,用懶叫插入嬸嬸的大腿。懶叫跑出嬸嬸的大腿,嬸嬸說:「玉兒,你的懶叫好長喔!」

嬸嬸說著雙手握住我的懶叫搓揉,我兩手則撫摸著嬸嬸E罩杯的乳房搓揉,嬸嬸爽快地嬌哼起來。我把嬸嬸轉過來面對面,親吻著她的小嘴巴、雙手搓揉撫摸著乳房,嬸嬸說:「玉兒,我好爽快喔!你叔叔每次做愛,從來沒有親吻我和撫摸乳房,每次做愛只有懶叫幹一幹我的雞掰,一下子就射精了,我連爽都沒有爽到!」

我叫嬸嬸在面前蹲下來,讓她幫我吹懶叫,嬸嬸說:「玉兒,嬸嬸我從來沒有做過。」我說:「嬸嬸,你就像是含棒棒糖一樣即可。」嬸嬸聽完我的話就開始吸起懶叫,我雙手抓住嬸嬸的頭懶叫前後抽動,嬸嬸被我幹到口水直流出。

就這麼個樣子幹了一小時左右才射精,嬸嬸吞下我的精液說:「玉兒你是我的剋星,嬸嬸沒有玉兒一定不行了!嬸嬸我是玉兒的老婆、玉兒是嬸嬸的老公,老公幹老婆天經地義。」

我說:「嬸嬸,我要叫你的小名才高興。」嬸嬸說:「玉兒老公,我的小名叫做阿梅。」我說:「阿梅老婆,剛剛幹得妳爽不爽快?」嬸嬸說:「玉兒老公幹得阿梅老婆爽得死去活來!」

我又說:「阿梅老婆,只要有人在場我仍叫你嬸嬸,你叫我玉兒;沒有人的時候我們老公、老婆相稱呼。」嬸嬸說:「玉兒老公說什麼就是什麼。」

我和嬸嬸洗澡完畢,彼此都沒有穿衣服,我直接抱起嬸嬸就走到房間裡面去了。我和嬸嬸互相撫摸著對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嬸嬸躺下床上,我馬上撲上嬸嬸的豐滿身體,親吻著她全身部位。我看到嬸嬸的雞掰毛長得像似一個4公分的小愛心形狀,嬸嬸的雞掰皮鼓鼓的,我撥開雞掰皮舔著雞掰洞穴、輕輕咬住雞掰核,嬸嬸爽快到淫水流出一大堆。

然後我和嬸嬸在一起用69姿勢互舔對方,我用食指、中指合併插入嬸嬸的雞掰裡面抽插,嬸嬸的雞掰真的有夠緊密,叔叔確實是好久沒有幹嬸嬸了。

嬸嬸說:「老公,你不用懷疑了,阿梅我是剖腹生產的,所以雞掰沒有第二個人幹過。」我翻起阿梅身體,扛起她雙腳於肩膀上面,懶叫對準雞掰,阿梅撥開雞掰皮讓懶叫插入,我一手扶著陰莖、一手扶著她的臀部,「滋」的一聲將龜頭插進陰道中。

「啊呀~~痛~~痛啊~~啊~~」嬸嬸忽然左右大力搖動頭部,身體急速地扭動著。我的龜頭前端才進入一半而已,嬸嬸便如此喊叫,不禁大力地一插、一抽,接著又用力往裡一插,整根懶叫完全沒入陰道中,被肉壁緊緊地吸住了。

嬸嬸用比剛剛還大的聲音呻吟著:「啊啊~~痛~~啊~~啊~~終~~終於~~啊~~痛~~痛~~啊~~啊~~」沒想到嬸嬸已生了兩個女兒,雞掰淫穴還有處女般的緊縮。

「唔~~唔~~阿梅~~阿梅~~妳的~~妳的陰道~~好緊喔~~夾得我好爽~~呼呼~~我要幹死妳~~爽死妳~~愛死妳~~呼呼~~阿梅~~妳的淫水好~~好多喲~~嗚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邊插著嬸嬸的雞掰穴邊爽道。

「喲~~喲~~啊啊~~啊喔~~喔喔~~好老公~~好老公~~喲~~佔有我~~快~~佔有~~我~~嗚~~喲~~我~~我快被你幹~~幹死了~~哦哦~~喔~~抱緊我~~喔~~喔喔~~快~~抱緊我~~用力~~用力地幹我~~啊~~啊啊~~」

嬸嬸邊說著,邊要我抱著她、幹著她,於是我將她的兩腳放下,再整個人抱起,然後坐到床邊,讓嬸嬸跨坐在我的大腿上。

嬸嬸扶正我的懶叫對準雞掰後坐了下去,雙手纏繞在我的後腦勺,並讓兩個大奶緊夾著我的臉部摩擦著;我雙手也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將嬸嬸的身體直上直下地擡起,讓陰道能垂直抽插著我的懶叫。

「啊啊~~喲~~爽爽~~爽死我了~~喲~~喲~~這樣~~好~~好爽喲~~啊~~啊啊~~啊~~喔喔~~玉兒老公~~我愛死你了~~你~~你真強壯~~啊~~啊~~這~~這樣好~~很好~~啊啊~~啊~~」嬸嬸急劇扭動全身,享受著肏幹的樂趣,不時地發出淫叫聲,聲聲悅耳。

嬸嬸雙手緊抱著我的頭壓在她的胸前,兩顆奶子正左右、左右地拍打著我的臉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陰道正持續「噗滋、噗滋」地吸入、吐出我的懶叫。

我的頭則左右、左右地搖動,用舌頭舔著嬸嬸胸前那兩顆一直搖晃的大乳房,嘴中也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讓整個房間充滿了淫濊的氣息,更充滿了有如交響樂般妳一聲、我一聲的愛的呼喚,讓我們兩人互相幹得渾然忘我。

手有點痠了,於是我抱著嬸嬸的腰站了起來,而嬸嬸的雙手及雙腿也隨著我站起,分別抱緊了我的脖子及夾緊我的腰部,身體向後盪著,讓她的陰道以45度角插入,這也讓我比較好抽插。

我們將姿勢擺好後,我臀部一挺、一縮間,又將嬸嬸送到了另一波高潮。嬸嬸一頭烏黑的秀髮正隨著我下身的突擊、上身受到撼動而亂擺著,我緊咬著牙,努力地幹著她,讓她欲仙欲死、好不快活。

只見她的嘴角已不自主地流著口水,兩眼翻白起來,嘴裡還持續地發出高潮的淫叫聲:「啊~~啊~~啊啊~~啊~~好老公~~啊~~好~~好強~~好厲害~~喲~~喲~~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了~~快洩~~高~~高潮了~~哦哦喔喔~~」

嬸嬸的淫叫聲也撼動著我,也不禁說著:「哦~~哦~~阿梅~~阿梅~~我~~我~~幹~~幹~~愛妳~~哦~~老婆~~好~~好老婆~~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洩了~~啊~~哦~~呼~~呼~~呼~~喔喔~~喔~~」

這時,我們兩人同時洩了,一股灼熱的精液直衝向嬸嬸的子宮中,而淫水則順著我的懶叫流出。我抱著嬸嬸「砰」的一聲一起倒在床上,我的懶叫還插在她的雞掰裡沒有拔出來,而嬸嬸仍緊緊抱著及夾著我的身體,整個人縮在我的懷裡一動不動的,我們正靜靜享受著彼此高潮後的快感、刺激感。

良久,我們兩人對視了一眼,才分開彼此的身體,我看著嬸嬸那美麗動人的肉體,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既後悔又興奮的情緒,擡起頭向嬸嬸說道:「嬸嬸~~阿梅~~妳~~妳還好吧?雞掰會~~不會很痛呢?」

我的手輕拂著嬸嬸的秀髮,另一手則撫摸著嬸嬸的雞掰,現在的嬸嬸已經確定是我的老婆了,於是我說:「阿梅,以後不管任何時間,只要沒有人在家,我要幹你的時候,你便要任我幹到爽為止!」嬸嬸說:「玉兒老公,你說的話老婆敢不聽從嗎?」

我看到嬸嬸的雞掰被肏到稍微紅腫,嬸嬸看到我的表情說:「老公,沒有關係的,是阿梅太久沒有做愛的原因而已。」看我的懶叫又開始蠢蠢欲動,便說:「老公,我們再來做愛吧?」

我和嬸嬸用「老漢推車」的姿勢繼續做愛,由於剛剛才射過精,這次比較持久,一下子我就幹了三百多下,阿梅的屁股跟我小腹相撞不斷發出拍擊的聲音,她的大屁股都被我幹到紅紅的了。

我對嬸嬸說:「阿梅,我在叔叔的床上幹他老婆,心裡真的好爽快!」嬸嬸紅著臉說:「玉兒,你才是我的老公,老公在床上幹老婆天經地義!」

我說:「不一定,因為在不同地方用不同姿勢做愛,感覺也不一樣。阿梅,現在你我之間的夫妻關係更進一步了!」我再繼續抓住阿梅的肥屁股猛烈地幹起來,不停發出「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的聲音,以及阿梅叫爽的喊聲。

幹了有一個小時左右,阿梅己經快要高潮第二次了,這時我見到兩位表妹站在門口看著,就對嬸嬸說:「我叫兩位表妹進來看我幹他們的媽咪。」阿梅扭頭一望,不好意思地說:「妹妹妳們起床了啊?」

小妹問:「媽咪,你和表哥脫光衣服在做什麼事?」嬸嬸說:「小孩子不懂事,趕快出去!」

我說:「大妹、小妹,表哥幹妳們媽咪的動作好不好看?」大妹卻說:「表哥,你只有前後動著幹媽咪的屁股而已!」我說:「妳媽咪的雞掰無法尿尿,所以表哥用懶叫幫她的雞掰通一通。表妹,雞掰不能尿尿很可憐,來看我的懶叫幹到妳媽咪的雞掰通暢為止!」

大妹、小妹一起來到她們媽媽的屁股左右看著,我開始猛烈地抽插著阿梅的雞掰,她的淫水都濺到大妹和小妹的臉龐上了,阿梅爽得大喊著說:「老公,老婆要死了~~」我說:「阿梅,看我怎麼幹死你的臭雞掰、爛雞掰,沒有人幹的雞掰!」

猛烈的撞擊聲「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不停在房間裡迴響,阿梅被我幹到高潮叠起。

我又幹了一百多下才射出精液到阿梅的子宮裡,這時阿梅已經被我幹到暈頭轉向,渾身癱瘓軟的趴在床上了。

我抽出懶叫坐下來,阿梅的雞掰隨即流出我的精液,大妹、小妹一起問:「媽咪的雞掰怎麼會流出白白的東西?」我說:「那是表哥射給妳們媽咪的特效藥,這種特效藥對於治療她的雞掰是最好的。」

小妹又問:「表哥,那你有沒有多射一些到媽咪的雞掰裡面?」我說:「大妹、小妹,表哥以後要每天都要幫妳們媽咪治病,表哥會在每天幹她的時候多射一些特效藥在雞掰裡面就是了。」

大妹、小妹高興地說:「表哥,你最好了!」

我說:「大妹、小妹,妳們兩個不可以向別人說出表哥和媽咪脫光衣服治病的事情喔!」大妹和小妹齊聲回答:「我們兩人不會說出去的!表哥,我們打勾勾,說的人是小狗。」這樣一來,我就算經常幹嬸嬸也沒有人知道了,真是爽快到極點!

我搖醒了阿梅去洗澡,兩位表妹也要跟我們一起洗,洗澡時候兩位表妹問:「表哥,你的懶叫怎麼又長又粗壯,比起爸爸的大很多呢?」我說:「就是有這麼個大隻懶叫,表哥才能治療好妳們媽咪的雞掰。

兩位表妹,看表哥再幹一次媽咪的臭雞掰、爛雞掰好嗎?」兩位表妹高興地說:「好極了!」

我就這樣在浴室裡當著兩位小表妹的面再幹了嬸嬸一炮,這天一共幹了嬸嬸三次,三次都把精液射入嬸嬸子宮裡面。

洗澡完畢後,我們四人便到客廳看電視了。嬸嬸穿著短衣短裙,沒有穿胸罩和內褲,我坐下沙發抱住嬸嬸坐到我的大腿上,把嬸嬸的短裙翻起來,然後露出懶叫叫嬸嬸自己撥開雞掰肉坐下來。

嬸嬸用雞掰對準我的懶叫套入,直到全根吞掉後便坐在我腿上開始套弄起來。

我和嬸嬸一邊幹著一邊看電視,嬸嬸在自己兩個女兒面前不敢放聲浪叫,我說:「阿梅,爽的話要叫出來。」

嬸嬸說:「在女兒面前不好意思哎!」我說:「剛才妳在房間、浴室裡被我幹得爽翻了天,不是舒服得哎哎叫麼?又不是第一次,不必假惺惺了吧?」說完,我用力幹著嬸嬸的雞掰。

「啊~~啊~~我~~嗯~~我下面好癢~~嗯~~玉兒~~老公~~我的雞掰好癢~~嗯~~嗯~~你快一點~~老公~~快一點~~嗯~~雞掰穴癢死了~~嗯~~求求你~~老公~~大力地插雞掰~~嗯~~好老公~~雞掰不會痛了~~你儘量用勁幹雞掰吧~~老公~~」

「好老婆,妳開始舒服了是不是?」看著阿梅的淫浪的表情,把我那原先憐香惜玉之心又給淹沒了,現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我也要開始賣弄了。

於是抱著她一個翻身壓在沙發上,開始用力抽插起來,懶叫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轉一下;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拔出,讓阿梅的雞掰有著虛虛實實的感覺,讓她的美感持續不斷。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