嬸嬸與表妹

我這樣肏幹雞掰,更讓阿梅舒服不已、淫叫連連:「嗯~~嗯~~嗯~~好舒服~~嗯~~好爽喔~~嗯~~嗯~~嗯~~嗯~~雞掰爽死了~~雞掰爽死了~~嗯~~啊~~雞掰洞好爽~~嗯~~我好爽~~嗯~~」

「阿梅~~哦~~妳的雞掰爽死我了~~哦~~哦~~嗯~~」我也忍不住跟她一起呻吟著。

「阿梅好爽~~嗯~~雞掰洞好爽~~嗯~~嗯~~我痛快死了~~嗯~~嗯~~哦~~我好爽~~哦~~我好爽好爽~~哦~~老公~~懶叫幹得~~雞掰好舒服~~嗯~~嗯~~好個~~大懶叫~~嗯~~好玉兒~~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懶叫、雞掰穴口的肉撞肉聲,再加上阿梅的淫叫,讓兩人的春情不斷升溫,「嗯~~嗯~~你太會幹了~~嗯~~好爽~~嗯~~」阿梅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得好迷人、叫得好淫蕩。

阿梅的兩隻腳像是踢足球般不停地亂蹬,不停地亂頂,臉上的表情真是美極了,春情洋溢、紅暈遍佈、美目微合,吐氣如絲如蘭,這種表情看了更是令我血脈賁張、心跳加速。

「老公~~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懶叫~~爽~~美呀~~嗯~~我會爽死的~~嗯~~啊~~爽~~好爽呀~~哦~~真爽~~嗯~~老公~~嗯~~懶叫~~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好了~~嗯~~懶叫~~你幹得我太爽了~~嗯~~」

只見阿梅一面淫叫,一面雙手緊緊地抱著我,雙腿則高高的翹起,阿梅的屁股更是極力配合迎湊懶叫的抽送。我一見阿梅是如此高張淫浪、柳腰款擺,極盡各種淫蕩之能,懶叫更是瘋狂地猛幹,如快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地抽送,幹得山崩地裂,山河為之變色。

「啊~~玉兒老公~~快~~用力幹雞掰~~啊~~我要爽死了~~爽~~快呀~~雞掰要升天了~~啊~~啊~~啊~~玉兒老公~~我樂死了~~我爽死了~~喔~~喔~~」

此時我改變方式,將懶叫整根拔出來,深深的嘆了口氣,氣貫丹田,懶叫在這瞬間比平常脹了許多。「滋」的一聲,懶叫要開始狂插了,非插得淫穴爽到天邊不可!挺腰、送力,「啪!啪!啪!」好清脆肉聲,「滋~~滋~~滋~~」好大的浪水聲。

「啊~~啊~~痛呀~~雞掰漲死了~~啊~~玉兒老公的懶叫怎麼突然漲得好大~~雞掰痛呀~~玉兒~~老公~~你輕一點~~力量小一點~~雞掰會受不了~~啊~~痛~~老公~~啊~~」

「阿梅~~哦~~阿梅嬸嬸~~哦~~阿梅~~哦~~好雞掰~~哦~~阿梅忍耐一下~~哦~~忍耐一會兒~~哦~~哦~~」

「玉兒~~啊~~老公~~你幹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雞掰洞痛死了~~啊~~大懶叫變得好大~~啊~~」

我不理會阿梅的哀叫、喊痛,依然是重重的幹、狠狠的插,雞掰洞被懶叫的棱溝一進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濺得大腿內側、陰毛週圍都被淫水弄得黏濕濕的好不膩人。阿梅被我這一陣子的狂插猛幹法幹得有點昏昏沈沈,整個人四仰八叉的不再亂蹬亂頂,只剩下喉嚨間的呻吟聲。

「老公~~啊~~老公~~雞掰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子宮口頂得好舒服啦~~你的力量太大了~~啊~~」

「阿梅~~哦~~老婆~~哦~~過一下妳就會爽~~哦~~」

「嗯~~雞掰受不了~~嗯~~老公~~輕一點~~老公~~嗯~~」

我就這樣幹了阿梅大約五百多下,她似乎漸漸地又快到高潮,浪叫聲越來越響,肥屁股也扭動得更大、更快:「嗯~~嗯~~哥~~雞掰被你幹得又舒服又痛~~嗯~~嗯~~懶叫~~哦~~撞得花心爽死了~~哦~~嗯~~玉兒~~老公~~懶叫開始舒服了嗎~~哦~~嗯~~花心~~好爽~~嗯~~」

我也差不多了,於是把嬸嬸的腿擡起來放到肩上,加大力度、速度開始作最後衝刺。

「老公~~啊~~啊~~雞掰開始爽了~~哦~~雞掰被你幹得好爽喔~~嗯~~重重的幹~~對~~大力地插~~嗯~~嗯~~雞掰好痛快~~老公~~嗯~~雞掰好舒服~~嗯~~我樂死了~~哦~~花心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啊~~老公~~再快一點~~再快~~老公~~雞掰要升天了~~啊~~老公~~快~~我樂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

「阿梅~~哦~~等等我~~忍耐~~好阿梅~~雞掰再忍耐一下~~」

「好老公~~啊~~啊~~雞掰受不了了~~啊~~雞掰要洩了~~啊~~快~~呀~~老公快~~啊~~雞掰~~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爽~~哦~~我爽死~~我升天了~~」

「阿梅~~哦~~哦~~啊~~我也要洩了~~啊~~出來了~~啊~~好雞掰洞~~我爽死了~~舒服死了~~哦~~哦~~」懶叫一陣抽搐,一股濃濃的精液完全射進嬸嬸的雞掰洞裡,燙得嬸嬸又是一陣頭抖,一陣浪叫。

我猛喘著大氣,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流,我和嬸嬸同時高潮了。兩位表妹看到我和嬸嬸全身都是汗水,體貼地拿起毛巾幫我們擦拭身體各部位,擦拭到懶叫的時候,小妹用雙手握住我的懶叫上下套弄,大妹看到小妹的動作,也過來一起抽動著。

可是兩位表妹的四隻小手也無法將我的懶叫全部套住,嬸嬸看到這樣的情形就說:「兩位女兒,我們母女三人一起舔乾淨表哥的懶叫好嗎?」嬸嬸說完率先用嘴含住龜頭,大妹舔著我的陰莖,小妹則舔著睪丸,母女三人齊心合力舔得我爽死了!

我叫兩姐妹過來和我親嘴,然後雙手脫下大妹、小妹的內褲,雙手摳挖她們無毛的小雞掰,兩位表妹叫起痛來,我說:「妳們的雞掰還嫩,以後表哥每天摳挖一陣子就會習慣了,現在先慢慢的摳,以後再大力地用手指插。」

兩位表妹齊聲說:「好極了!那以後表哥幫媽咪治療完畢就來摳挖我們的雞掰吧!好高興喔!」

嬸嬸把我懶叫上的精液和淫水都舔乾淨後才爬起身,見兩個女兒的小雞掰也被我挖得淫水直流,就對她們說:「好了好了,表哥今天也很累了,大夥歇一歇吧!」然後又向我說:「玩得舒服吧?改天找個機會讓你幫兩個小表妹開苞。」我忙點頭說:「謝謝阿梅老婆!」

然後我們四人就起來穿回衣服看電視,到傍晚的時候我準備回家了,嬸嬸母女三人含情脈脈地送我出門口,並說:「老公、表哥,你記住明天還要來我們的家喔!」我說:「放心吧!你們母女三人的雞掰是我的最愛。拜拜了!」

隔天一大早,待叔叔上班後我又來到他們家門口,拿著嬸嬸給我的鑰匙自己開門進去,看到嬸嬸正在廚房洗碗,嬸嬸見我來到,臉上馬上顯現出高興的表情來。嬸嬸繼續洗碗,我走到她後面抱住她說:「阿梅老婆,有沒想念老公啊?」

嬸嬸嬌嗲的答道:「阿梅當然好想念玉兒老公啦!」

我蹲下來翻開嬸嬸的短裙,脫下她粉紅色的蕾絲內褲,開始在她的屁股上舔起來,我突然想到個鬼點子,於是用力吸吮嬸嬸的屁股,在所難免地吸吮完一邊又去吸另一邊,兩瓣肥肥白白的屁股都被我吸得到處是一點點紅印。

嬸嬸說:「老公,你要死了喔?怎麼能夠在我的屁股上做記號?被你叔叔見到可不得了!」

我笑著說:「嘻嘻!阿梅,何止屁股,我還要在你的乳房上做記號。」說著馬上掀起嬸嬸的衣服,脫開她的前扣式胸罩,吸吮著兩粒E罩杯的大乳房。

我在兩顆乳房上做完記號後,再用嘴巴輕咬嬸嬸的乳頭,逗得嬸嬸淫水流出來滴到地板上。「喔~~老公~~受不了了~~快來幹我~~」嬸嬸話音未落,我已抱起她放到琉理台上面,扛起她雙腳擱於我肩膀上,懶叫一插入便開始猛烈地幹著嬸嬸的雞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此刻整個廚房裡就只有這兩種插穴發出來的聲音。很快地嬸嬸已經被我幹出了一次高潮,可是我沒有停下來,依然一直這樣狂抽猛插。

幹了四十分鐘左右,阿梅又淫叫了起來:「老公~~阿梅我要高潮了~~死了~~我要死了~~我死了~~洩死了~~真正的死了~~」看到阿梅爽死的樣子,我又加快速度猛烈地幹。

阿梅渾身顫抖著高喊:「老公~~我又要高潮了~~被你幹死了~~」就這麼樣洩出了第二次陰精。我又幹了幾十下,才在阿梅的雞掰裡將精液射到她子宮裡面去。

我抱起阿梅的身體,懶叫還是插在雞掰裡面,走去叔叔的房間和阿梅一起躺到床上親吻,阿梅趴在我的身體上面,由於她狂洩了兩次陰精,已經累得昏睡過去了。我把嬸嬸翻過來躺平,看到她的雞掰洞正緩緩流出我的精液,便用手接著這些精液塗抹到嬸嬸的臉蛋跟乳房上。

嬸嬸這次真正被我幹到暈頭轉向,疲倦得支撐不住睡著了,我坐到她胸部上面,把懶叫放到兩顆E罩杯的巨乳中間進行乳交,嬸嬸的乳房好柔軟,夾著懶叫乳交起來真爽快。

這時大妹剛好睡醒,起床來到嬸嬸房門口,我向她招招手:「大妹過來。」

大妹一來到我旁邊,我便脫光她全身衣服,一邊親吻大妹的小乳房、一邊左手摸著另一隻,右手則伸到下面去摳挖她的嫩雞掰。

一會後,大妹的無毛雞掰開始有淫水流出來,我便對她說:「大妹,表哥今天要好好的幹你。」

大妹有點害怕的問我:「表哥,會不會痛呀?」

我說:「剛開始會痛,但以後就很舒服,昨天不是見過表哥把妳媽咪幹到爽得要命的樣子嗎?」

大妹點點頭同意了,我就把她抱到嬸嬸身旁躺下來,然後扒開大妹雙腿舔舐她的雞掰,大妹的無毛嫩雞掰親吻起來真的有夠爽快,加上處女的味道讓我更興奮了。大妹的雞掰這時已經流出了好多淫水,於是我扛起她的雙腳放在肩膀上,懶叫對準雞掰的處女洞口,再微微一用力,龜頭就著淫水的潤滑就挺了進去。

「啊!痛死我了!」大妹大叫道。此時我也感到有一塊東西擋在龜頭前面,我知道那是處女膜,但又見大妹額頭冒冷汗、眼睛緊閉,便只好按兵不動。

過了一會,我用右手抓住懶叫,讓龜頭慢慢的抽動著;而左手就按在她的乳房上,一面輕輕揉捏著,一面輕聲問道:「大妹,現在覺得怎樣?還痛不痛?」

「表哥,就這樣,等一會再插,大妹還有點痛,但裡面卻癢癢的好難受!」又過了一會,大妹的雙腿開始亂動,時而縮起、時而挺直、時而張開,同時也挺起屁股,開始迎合龜頭的抽動。我一見時機已經快成熟了,就慢慢地抽出懶叫,用龜頭在陰唇和陰核上撚動。

只一下子,便撩得大妹淫心狂動,屁股連連挺迎,嬌喘著說道:「表哥,大妹現在不痛了,裡面很難受,癢癢的,你只管用力插進去吧!」

我看準時機,就當她咬緊牙關、屁股往上挺的時候,我猛地吸一口氣,懶叫怒脹,屁股一沈,順著濕潤的陰道猛然插入!「滋」的一聲,龜頭衝破了表妹的處女膜,七寸多長的陰莖幾乎全根盡沒,脹硬的龜頭深抵在子宮口。

大妹這一下痛得熱淚直流、全身顫抖,想張口叫出來,卻被我用嘴封住了。

看來大妹是痛極了,雙手不住地推拒,上身也左右擺動,這也難怪,一個小女孩剛開苞便被如此粗壯的陰莖全根插入,會痛是必然的。我見大妹痛得厲害,也只得伏身不動,而整根懶叫被雞掰緊緊地夾住,十分舒服。

我們就這樣擁抱了一會,大妹的陣痛漸漸過去了,隨著而來的是淫穴裡開始癢了,十分難受,便輕聲說道:「好表哥,我現在好些了,你可以慢慢插,只是要輕力一些,大妹怕受不了。」

我點點頭,把懶叫慢慢地抽出,又緩緩地插入,在這樣輕抽慢送之下,大妹開始嚐到禁果的滋味,淫水逐漸湧了出來,她嬌喘微微,顯得無比快活。我見她苦盡甘來,春情蕩漾、媚態迷人,於是更加慾火如熾,抱緊嬌軀,聳動著屁股,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猛,不停地狂插。

這一輪衝鋒只插得大妹嬌喘連連、媚眼如絲,嬌聲叫道:「啊~~啊~~好表哥,大妹好舒服啊!啊~~表哥你真棒~~美~~美死我了!啊~~啊~~我美死了~~」大妹全身一陣抽搐,迎來了她此生中的第一次高潮。

我只覺得自己那根粗大的懶叫像一根火柱般插在小女孩的雞掰裡,興奮得不停地抽動著,龜頭下下觸到花心,像似要插進她子宮裡似的。大妹全身像火一樣的燃燒著,覺得心中一陣陣燥熱,俏臉上春潮四溢,香唇嬌喘籲籲,從未這麼舒服過。

我聽著大妹那嬌聲鶯語的呻吟聲,更為賣力地抽插著,雙手也移到她那剛開始發育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著。在這樣的上下夾攻下,大妹更加欲仙欲死了,嘴裡大聲地亂叫著。

隨著我又插又抓、雙管齊下的進攻,只見大妹發出陣陣顫抖,嫩穴裡一陣收縮,一股火熱的陰精便噴射在我的龜頭上,手和腿也都癱軟下來,同時嬌喘籲籲道:「啊~~表哥寶貝,我不行了~~大妹爽死了~~」就丟出了第一股陰精。

我的龜頭被表妹那股火熱的陰情一射,心神一動,一股從來沒有過的快感陡然湧上心頭,猛地打了個寒顫,一股精液也不由己地射了出去。「啊~~舒服死了!」大妹第一次嚐到人生樂趣,媚眼一閉,享愛著這無比的快感,真是神魂顛倒、飄飄欲仙了。

兩人洩精後都感到很累,但仍然不願分開,我抱著大妹,雙手在她的乳房上輕輕地揉捏著。這時,因為懶叫的滑出,大妹蓬門洞開,那淫水合著陰精、陽精和一些血液流了出來,把她雙腿間和床上弄濕了一片。

大妹一看有血流出來,害怕的說道:「表哥你看看,剛才那麼用力幹我,現在流血了,怎麼辦?」我聽後笑著說:「小笨妞,你是黃花閨女,第一次當然會見紅囉!不要怕,我剛才不用力幹你,你又怎會這麼爽?」大妹聽完用力親了我一下,隨即羞得躲在我胸口。

有嬸嬸這個風騷淫浪的熟女,再加上鮮嫩早熟的表妹,我的懶叫看來是沒有閒下來的時候了!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