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嫂激情

(1)

我叫夏允正,是位年近三十的單身漢,上有一位兄長。孩提時期母親因病早逝,家父便一手拉拔兩個孩子長大成人。然而四年前,父親罹患癌症末期,住院沒多久即蒙主寵召。我和哥哥兩人忍住哀痛辦妥後事,繼續同住在父親身後留下的華廈裡。直到兩年前,哥哥和嫂嫂攜手步入禮堂,華廈成為小倆口的新家,我就搬了出來,另外租房而居。不過兩處只隔一條河,往來頗為方便,三不五時就會到他們家串門子坐坐。

說起嫂嫂,可謂難得一見的女性:長相標緻,氣質出眾,個性更是溫婉體貼。結婚時,許多賓客都說哥哥上輩子燒好香,才能討到嬌妻。但現實世界裡,王子和公主未必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婚後,夫妻倆常因生活上的細節瑣事發生齟齬,感情不若婚前甜蜜;加上哥哥因工作緣故甚少在家,兩人更顯疏離。即便嫂嫂腹中懷了愛的結晶,狀況並不見改善。我身為旁觀者,除充作和事佬出言勸慰,也使不上力。

某天下班,順路來到哥哥家,一來問候懷孕近七個月的嫂嫂,二來探聽夫妻倆相處近況。按下門鈴,耳邊傳來溫柔而熟悉的聲音:「是允正呀!來,請進。」
我踏進客廳環顧一望,發現只有嫂嫂獨自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問道:「大哥人呢?」

她臉上掃過一絲抑鬱,嘆口氣道:「你大哥說公司很忙,今晚不回來…」說完眼角泛起閃閃淚光。我見狀忙道:「別難過。大哥也是為了這個家和孩子在努力嘛!」我拼命找話聊,好讓嫂嫂心情快活些。到後來實在詞窮,只得陪著看電視。大約半個鐘頭過去,她居然在沙發上睡著了。

我打量身旁的嫂嫂,天使般的臉孔,吹彈可破的白皙皮膚,堅挺的雙峰因懷孕更顯飽滿。看著看著,內心開始狂跳,下身肉棍也悄悄擡頭。我胡亂按著遙控器,想壓抑無名慾火,卻怎樣也無法平靜,雙眼不斷飄向嫂嫂起伏的胸口。最終,慾望征服了理智。我將手輕輕繞過嫂嫂後頸,搭在肩上,睡夢中的她扭動了一下,頭直接倒到我身上;朝胸前望去,白色連身裙領口內便是呼之欲出的豐滿雙乳,赭紅色蕾絲胸罩隨後映入眼簾。我陶醉地欣賞眼前風光,手順勢放在嫂嫂的大腿上往復遊移。

「唔…」她輕哼一聲,但沒有被驚醒,依然服貼地倚靠著。我放下心中大石,手一寸寸朝上進逼,不多時已溜入裙中。

「嗯~~」嫂嫂彷佛在享受溫柔的撫摸,輕哼聲越來越清晰。我緩緩撩起裙襬,露出大腿根處,底下同樣是赭紅色蕾絲內褲。定神一瞧,兩腿間的布料已出現水漬;顯而易見,她正處於春心蕩樣的階段。雖然我很想去刺探那片禁地,但依舊克制住這股衝動,畢竟我明白眼前時機並不成熟。

這時嫂嫂從悠然春夢中醒來,發覺自己偎在我胸前,再看到春光外洩的下半身,整張臉瞬間漲紅,急忙將裙子拉好,舉足無措地望著我。我不慌不忙伸出手指,放在顫動的雙唇上,溫言道:「大嫂,時間很晚了,餓了嗎?想吃什麼?我待會去買。」

她驚疑未定,似乎不知如何應對,半晌方低聲道:「嗯…前面轉角有家賣廣東粥的,幫我買一碗回來…」

「知道了。」我拍拍其肩頭說道:「妳一副很疲憊的樣子,先回房休息,待會再來叫妳。」

嫂嫂未置一詞,點了點頭,緩步走進房間。

提著兩碗粥回到哥哥家,我到房門口敲門道:「大嫂,晚餐買好了唷!」

嫂嫂沒有傳來回應,我再問了一次,依舊寂然無聲。我輕輕轉動門把,發現沒有上鎖,不做二想走了進去。房內一片昏暗,只有窗外的微弱光線映照進來,嫂嫂就靜靜地睡在床上。我小心翼翼地鑽入被窩,這才發覺她全身上下僅穿著內衣褲。忍耐不住洶湧的慾念,我輕撫光滑的背脊,她身體抖了一下,但無任何反應;由後環住腰間,她依然置若罔聞。這下我可放大膽子,撫摩隆起的腹部,隨後移到胸部,手掌大開貼在雙峰之上。嫂嫂雖然又抖了一下,卻沒反抗,於是乎我隔著胸罩搓揉逗弄,在背上來回親吻。

「嗯…啊…」她喉頭發出呻吟,驅使我展開後續行動。我悄悄解開胸罩背扣直擊雙乳,手指不斷揉捏、刺激、挑逗硬挺的蓓蕾。

「啊…哈啊…」嫂嫂反應愈來愈強烈,我的嘴掃過香肩,來到頸項處留連。此舉碰觸到敏感的開關,使她身子不住顫抖。手上也沒閒著,返回隆起的小腹撫弄。我忘情地親吻嫂嫂耳後,輕輕舔弄耳尖,不安分的手指鑽入內褲,撫弄柔軟的黑森林及濡濕禁地。

嫂嫂再也無法忍受,轉身按住進犯的手,搖頭道:「不…不可以…」

此際我的手已經完全覆蓋黑森林,還有一根手指探進肉縫中,正觸碰敏感小核。我想,都來到這當口,怎能輕易言退?於是一聲不吭叼起乳尖大肆吸吮、啃噬,內褲裡的手也開始抽動。

「啊…不…不行…唔…快住…住手…啊…」嫂嫂不停哀求道。sosing.com我置若罔聞,放開腫脹的蓓蕾,朝滾燙緋紅的臉龐而去。

「不…不要…唔…嗯…」還沒說完,雙唇便被我用嘴封了起來。她知道已無力回天,便把雙眼閉上,任我在口中翻攪、吸吮。我狂熱激吻著,同時按揉乳房,另一手則在內褲裡撫弄花瓣。沒多久,嫂嫂夾緊的雙腿不自主地打開,我抓準時機,火速將內褲褪去,誘人禁區毫無保留地暴露在外。

「啊…允…允正…別…別這樣…」嫂嫂徒勞地扭動軀體,虛弱地說道。

「大嫂,妳其實很想要吧!」我笑道,三兩下就將自己脫個精光,朝她展示揚起多時的雄風。

「啊…允正…這…不…」嫂嫂口中如此說,纖纖玉手倒老實握住巨棒。我反過身,把臉埋進雙腿間,以舌頭撥開肥嫩花瓣,舔弄花心與蜜穴。

「呀啊…嗯…好…好棒…舒服…唔嗯~~」她忍不住嬌喘道,開始套弄粗硬的肉棍。為避免壓迫腹部,我改側身子持續挑逗濕熱禁地,並將巨棒湊近她嘴邊。嫂嫂經不起這連番攻擊,在強烈的刺激下,她敞開心房,拋下所有羞恥,一股腦含住肉棒吸吮品嘗,口中不斷說道:「唔…唔嗯…嗯…好…好大…好棒…嗯…」

嫂嫂熟練地含弄巨棍,技巧不見生澀,我不免懷疑她是否曾對哥哥做出同樣的事。但下身傳來的快感令我無暇多想,坐起身在她耳邊說道:「大嫂,要不要更舒服?」

「哈啊…好…好…」慾望熊熊燃燒,讓嫂嫂毫不猶豫地應允。我分開雙腿,將直挺挺的巨棒抵在桃源洞口。「啊…別…」她還來不及反應,「噗哧!」一聲,巨棍沿著濕滑肉壁,沒入火熱的蜜穴。

「唔嗯…好…好硬…」她呻吟道:「輕…輕點…別動到寶寶…」

「放心,我會注意的。」我調勻呼吸,緩慢抽送。須臾間,嫂嫂臉上的不安煙消雲散,轉而欣喜地享受:「嗯~~啊…哈啊…噢…啊…」

我漸次增強力道,抽送速度時急時緩。一波接一波快感不斷狂襲,嫂嫂全身早已泛紅,表情也愈見銷魂:「啊啊~~好…好棒…嗯…允正…好…好厲害…哈…哈啊…不要…」

「不要什麼?」我邪惡地笑道。

「唔…不…不要停…啊…嗯~~允正…再…再來…啊…」我俯身送上熱吻,得到嫂嫂主動回應。兩人舌頭交纏,貪婪地感受彼此。「嘖~~嘖~~」「噗哧!噗哧!」上下兩面的同步攻勢,讓房內充斥淫靡之聲。

「啊啊~~唔…允…允正…哈…好…嗯…舒…舒服…啊哈…人家…好…好高興…」陷進慾望泥淖的嫂嫂完全無法自拔,雙手緊抓住我雙臂。我加緊衝刺,將她送上絕頂。「啊啊~~哈…啊…啊…啊…快…快不…不行了…嗯…啊…啊啊啊~~~」聽得一聲長叫,嫂嫂四肢癱軟,全身不停顫抖,迎來第一次高潮。

「呼…哈…」嫂嫂滿足地喘聲道:「允…允正…哈…你…呼…你…真行…哈…」

「舒服嗎?」我輕撫她的髮梢,笑言道:「但人家還沒呢!」

「討厭啦…」嫂嫂朝我胸口輕輕打了幾記粉拳,嬌羞地說道:「如果你還想…可以喔…」

我內心大悅,架起她的雙腿準備再戰,卻立刻被阻止:「等一下…我想換個姿勢…」

「好哇!」就見嫂嫂起身跨在我身體上方,手扶肉棍慢慢坐了下來。巨棒一點一點被濕滑的肉壁包覆,直到完全吞沒。嫂嫂上下擺動身體。我手扶在她腰上,讓蜜穴不斷收縮擠壓粗硬巨棒。沒多久,嫂嫂擺動頻率越來越快,呻吟聲漸漸加大:「噢~~啊…嗯…哈啊…啊啊~~」

我沒想到嫂嫂如此狂放,即使懷有身孕,對肉體歡愛依然飢渴。她滿臉潮紅,披頭散髮,全身香汗淋漓,胸前乳球劇烈晃動。我注視兩人交合之處,聳立的肉棍沾滿愛液,不停插進抽出;兩片花瓣完全翻開,緊密包裹巨棒。我向上挺腰,協助深入最深處,也伸出雙手大肆揉捏乳房,掐弄、拉扯胸前腫脹的葡萄。

「唔嗯…哈啊~~啊…嗯…啊…」嫂嫂察覺我已接近頂點,瘋狂扭動。小穴突然猛力一縮,緊緊夾住肉棍,我登時全身酥麻,攫住豐臀奮力一挺,滾燙濃精宣洩而出,兩人同步攀上巔峰…

(2)

事後經過我已不甚清楚,只依稀記得匆匆穿上衣服,稀哩呼嚕扒完放涼的皮蛋瘦肉粥,和嫂嫂話別就回到自家。那晚纏綿讓我思緒混亂,魚水交融的歡悅,悖於倫常的不堪,酸甜苦辣攪和在一起,難說是什麼滋味。往後三個禮拜,我不曾再造訪哥哥家,除了尷尬、羞恥,另項原因就是不知該用何種態度面對嫂嫂。可是,一通電話卻促成這段關係的持續。

那天接起電話,發覺是嫂嫂打來的,我大吃一驚。平復情緒問明緣由,原來哥哥購置家具欲除舊布新,但問題來了:貨品運送與安裝有專人負責,無須費神,然而家裡前置準備工作及善後仍須自行打理。哥哥剛巧出差在外,嫂嫂自身狀況也無力應付,想來想去便找上我。我原先還略感躊躇,可轉念一想,人家為此懇求幫忙,實在不好拒絕,最終還是去了。

到他們家,我協助搬上搬下,忙進忙出;待所有事情告一段落,天色已然向晚。坐在沙發上,喝著招待的飲料,和嫂嫂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兩人交流如常,毫無避諱。剎那間,她手抱肚子,口中「噢嗚!」一聲,我立刻問道:「怎麼了嗎?」

嫂嫂搖頭示意無礙,微笑道:「小傢夥在踢呢!」

「真有活力。」我問道:「是個小壯丁還是小公主?」

「男生。」嫂嫂回應道,憐惜地輕撫便便大肚。

「這麼說來,我該跟小姪子打聲招呼囉!」我移到她身側,摸摸渾圓的肚子,說道:「嗨!跟叔叔say hello!」

或許只是單純展示將為人母的自豪與喜悅,嫂嫂對這番舉動並未防備。殊不知道我邪念已升,胯間雄風有了反應。我感覺到胎兒的小腳又踢了一下,不禁點頭:「真活潑。」

「那還不快找對象?」她笑道。

「緣分是不能強求的。」我說話同時,手開始在隆起的腹部遊走。嫂嫂似乎不太自在,扭捏道:「夠了吧?」

「等會!」我說道:「小傢夥出聲了。」

她嗔道:「亂講。怎麼可能?」。

「怎不可能?我聽聽!」說完就側頭貼在肚子上,而嫂嫂未加以阻止。我煞有其事仔細聽著,手緩緩移到大腿上磨蹭。這時她抓住我的手,說道:「別這樣…」

我壓根沒想打退堂鼓,便掙脫阻擋,輕輕撫摸著下腹。「不…不行…這樣不好…」嫂嫂顫聲說道。原本還擔心她會大發雷霆,但聽語氣未顯嚴厲,頓時放心不少。我吻著肚皮,然後逐步向上,來到豐滿雙乳時,嫂嫂全身一震,推了推我的頭,搖頭細聲道:「不…住…住手…」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