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嫂激情

接下來,中指與無名指先後闖進蜜穴,撐開濕熱的幽徑,忽急忽徐、忽深忽淺地攢動。「啊~~哈…嗯…允…允正…噢…你…啊…你弄得…嘶…好…好舒服…唔嗯~~啊…啊啊~~」嫂嫂早就神魂顛倒,愛液洶湧而出,沾得我滿手都是,「噗哧!噗哧!」聲更為響亮。

「唔喔~~啊…啊…哈嗯~哈…快…唔…快…啊啊…快去…嗯…去了…啊…」嫂嫂激烈地呻吟道,已然接近高潮邊緣;但我不輕易帶過,巨棒抵住洞口磨擦,持續給予刺激,她竟主動催促道:「啊…快…快點…」

我深吸口氣,下身一挺,將肉棍緩緩送入。「嗯~~哈啊…小心點…」嫂嫂咬著下唇交代道。

「講了幾百次,知道啦!」我暗道,不過巨棒沒入約莫半根時,倒先暫停片刻,問道:「要繼續嗎?」

「唔~~再…再來…啊…不…不要停…」她渾身扭動,懇求說道。

「那就來囉!」我重啟攻勢,將肉棍推至極限,開始緩慢抽送,嫂嫂魅惑的吟叫聲亦逐漸放大:「唔…喔~~允…允正…啊…好…好棒…嗯…啊哈…」

找到最佳結合角度和深度,總算得以恣意往復進出抽送。我從後握住她的雙乳搓揉,下身繼續衝刺,說道:「怎麼樣?」

「啊~~嗯…噢…」嫂嫂用近乎喘不過氣的口吻說道:「你…唔…你弄好深…啊…嘶…好硬…哈啊~~嗯…人家…唔…人家…好爽…噢~~」

「是嗎?」我說話同時,巨棒在蜜穴加速蠕動。病床吱嘎作響,附和嫂嫂高潮叠起的浪語,房內盡是淫靡聲息。我慶幸未受旁人注意,否則曝光出去,鐵定難以善了。不多時,忍到極限的我精關一鬆,熾熱濁精液登時爆發,高速灌進蜜穴深處,震撼感覺難以忘懷…

激戰結束,我抹了抹嫂嫂額頭上斗大的汗珠,說道:「幫妳擦擦身子,才好入睡!」

「呼…好…哈…」她高潮兀自未退,點頭喘息道。

我拿出背包內的毛巾,盛好溫水,開始進行擦拭。嫂嫂溫順地任由處置,我趁機“揩油”:潔白豐乳自不會忽略,挺立的葡萄在手中盡情舞動,禁區肉縫更是來回穿梭翻弄。儘管知道我在上下其手,她卻未悍然嚴拒,只在鄰近高潮時緊抓住我。眼見調戲得差不多,準備鳴金收兵,她出聲道:「你都摸那麼久了,該輪我了吧?」

我一時愣住,壓根沒想到有這番發展,不過還是主動將巨棒送到嫂嫂面前。雖僅剩單手能自由運用,她照樣握住粗大寶貝,宛若掌中戲珠地玩弄。「真猛,到現在還這麼有精神。」她滿意地讚美道,口舌也加入刺激肉棍的行列。「唔…」我低聲呼道,雙腿差點支撐不住。在嫂嫂多管齊下的逗玩中,大灘滾燙濃精順勢噴出,她的玉手、臉龐、口內全染上白濁…

一切回復平靜。隔天清早,確認除去所有暗夜激情的蛛絲馬跡,該是告別的時候了。趁護士還未進房,我緊握嫂嫂的手,深情說道:「保重,以後再來看妳。」

「嗯…」她微笑應允道,同樣深情地留下火熱印記。

(4)

離開醫院,我又投入往常生活。閒暇之餘,嫂嫂倩影時常浮現腦海,不免遙想現在情況如何。這問題數日後獲得了解答:哥哥傳來簡訊,表示嫂嫂一切無恙,目前已接回家休養。我登時感到欣慰,開始盤算何時再相見。礙於出院未久,不適宜叨擾,於是足足等了一星期,某日吃過晚飯才動身。

「一陣子未見,身體還好吧?」我一開口就問道。

「托你的福,還可以。」嫂嫂答覆道。她身穿黑白條紋相間連身裙,整體氣色不錯,看來無須擔心。我輕拍她肩頭,低聲道:「這幾天想我嗎?」

她滿臉紅暈,嗔道:「噁心!我一個人不是…過得好好的…」話說至此,語氣竟帶著哽咽。

「大哥之前不是接妳出院?」我問道:「又走囉?」

她無所謂地說道:「是啊!公司派到國外出差,大後天才返家。」

嫂嫂孤獨寂寞的處境讓我心生同情,憐惜地摟住她,安慰道:「沒關係,我在呢!」

「允正…」嫂嫂緊貼在胸前,尋求渴望許久的依靠。我內心悸動,捧起美麗的臉龐,溫和地親吻眉間、鼻尖;她立刻主動回應,狂熱地送上香吻。兩人緊緊纏綿,手在彼此身上迂迴,我也乘機將裙襬掀至腰際,大剌剌地撫摩豐臀。

「慢…慢點…」嫂嫂掙扎擺脫我的臂彎,怯生生地說道:「客廳…不好…能不能到房間…」

「當然行。」我爽快應允道。兩人聯袂走入臥室,剛關上房門,便再度擁吻在一起。嫂嫂的裙子轉瞬間滑落在地,我彎下腰啃噬胸前誘人的蓓蕾,她哼道︰「嗯…哈啊…唔嗯…」與此同時,手指移動至白底藍色碎花內褲中撥弄,未幾便被愛液浸濕。

我笑言道:「好敏感哦!」

嫂嫂雙頰緋紅,輕聲答道:「嗯…你…你好厲害…哈…」

我吻著嫂嫂,手指持續在蜜穴裡嬉弄。她默默承受,嬌喘道:「嗯…啊啊…哈…啊…」

「先洗個澡吧!我幫妳。」我提議道。

她點頭同意道︰「嗯…好…」

我摟著嫂嫂走向浴室,但未將手指抽出小穴。她被攪弄得雙腿發軟,勉強撐在我身上,口中不時吟哦道:「唔嗯…噢…哈啊…」直到進入浴室,才不捨地抽離。

除去嫂嫂全數衣物,使之背對著我。打開水龍頭,將蓮蓬頭的水花灑向她白皙軀體,接著抹上沐浴露來回塗抹。沖去泡泡後,才在雙腿摸索,而且攀升到大腿。她被挑逗得春心蕩漾,倚在牆上,一聲不吭地任我輕薄。我揉著豐腴雙臀,伸出舌頭舔弄,嫂嫂立覺酥癢難耐,搖擺腰身以示抗議。

我由後摟住肚皮,隨即向上捧起雙乳,尋到蓓蕾用力掐捏。「唔…嗯…」嫂嫂喉間發出輕哼,不知是舒服還是疼痛。我讓她扶牆站好,雙腿張開,便將巨棍頂在桃源洞外。嫂嫂主動扭腰擺臀,迎接挺拔雄風大駕光臨。肉棒順利攻進最深處,她愉悅地「啊…」一聲,回頭說道:「允…允正…哈…你那裡…唔…都進來了…」

「嗯!」我答覆道:「全進去了。」

「唔…哈啊…噢…」嫂嫂翹高臀部,引誘我開始抽送。彈指間,淌出的淫汁沾得接合處一片黏糊。我笑問道:「怎麼這麼快?」

「哈…啊~~還…還不是因為…嗯…因為你…啊…」她羞澀地輕聲道。

牆上鏡子映出嫂嫂被從後方攻略的模樣,我興奮地持續衝鋒,伸手拍打她的豐臀,不久又逗玩雙乳。她全身搔癢,口中浪聲連連:「噢…啊~~~我…哈…我…嗯~~真…真棒…嘶…啊…再多…啊哈…多一點…唔…不…不要停…啊啊~~」

我貼到嫂嫂背上,漲紅的臉頰,連同頸項、香肩全吻個夠。她轉過頭,瞇眼享受著,呢喃道:「噢~~啊…我…我快…嗯…快不行…哈啊…啊~~唔嗯…快…嗯…要去了…去了…啊~~」

聽到這麼銷魂的催促,我扶住嫂嫂腰側,加快速度和力量,「啪!啪!啪啪!」響遍整間浴室。「啊~~啊啊…我…嗯…我…哈…受不了…唔嗯…好…好棒…啊~~唔…呀啊啊~~」失聲驚叫中,大量蜜汁自她體內宣洩而出。

「累嗎?」我問道。

這廂嫂嫂喘籲籲地說道:「嗯…先停一會…」

我倆泡在浴缸內休息片刻,可我仍不安分地撫摸肉縫,不懷好意地問道:「大嫂,有在水中做過嗎?」

她搖搖頭,答道:「沒有欸!」

「就帶妳體驗一回吧!」語畢,巨棒迅速突入蜜穴狂抽猛插,雙手不停逗弄豐滿乳球。

「啊啊~~嗯…啊…」她再次墜入情欲漩渦,聲聲淫蕩呻吟引領我直奔高點,滾燙濃液以排山倒海之勢傾巢而出,灑進小穴深邃處。

良久,兩人才裹著浴袍躺在床上。我摩娑嫂嫂的髮梢,笑道:「剛才開心嗎?」

她朝我胸口一拍,說道:「哪有?差點沒累死。不過…」話鋒一轉,眼神迷離地低語道:「僅僅這樣而已嗎?」

「喔?」聽聞至此,我又有了幹勁,火速扯開嫂嫂的浴袍,手口並用,一路朝胸前遊走,另一路則在下面撥弄蜜穴。沒多大工夫,愛液汨汨流出,她細微呻吟聲縈繞耳邊:「嗯~~啊~~」

我克制不住,提起巨棒在禁區磨蹭,隨後向前一挺,順利滑入小穴抽送。「唔…噢…哈啊…啊啊~~」密集衝擊下,嫂嫂的淫聲越來越顯著:「嗯…允正…哈…多…啊哈…多點…」

「好!」我蠕動下身道:「大嫂,妳那邊好緊,作起來真舒服…」

「唔嗯~爽…爽死我好了…啊啊…哈…噢…再…再用點力…啊…」她眉頭緊蹙,神情乍看頗難受,嘴角卻泛起笑意。我偶而動作稍止,她急切地扭動身軀,敦促盡快恢復:「啊…噢~~我…我要你…啊…對…就…嗯…就是這樣…哈啊…」

我狂野地衝刺,弄得嫂嫂直喊道:「啊…呀啊~~不…不要停…唔…繼續…啊….喔…唔喔~~要…要去…啊…要去了…嗯…去了…啊啊啊~~~」高叫聲中,雄風劇烈抖跳,濃熱精華就這樣射了進去。

「大嫂…妳真的好美…」我深吻著她,就這麼相擁而眠。

隔天睜開眼,窗外已然陽光普照,牆上時鐘指著九點半。「這麼晚啦!」幸虧不用上班,我起身揉揉雙眼,望向一旁的嫂嫂。她兀自熟睡,潔白裸體在陽光照射下,顯得光彩奪人。我腦中理智又斷了線,趁機分開雙腿,捧起巨棒強行插入;然而才沒多久,嫂嫂就醒來了。當下整個人楞在原地,不知如何啟齒,反而是她先開口:「還沒玩夠?怎麼又想要了?」

我尷尬地笑了笑,回道:「沒…沒有啦!就是醒來看見妳迷人的模樣,就…就衝動了,所以才…才這樣。」

嫂嫂朝我鼻頭輕輕一點,嫣然笑道:「這沒什麼,其實我也喜歡早上做,只是機會很少,最近更不用說了。」

我精神大振,開始奮力抽插,就這麼顛鸞倒鳳,享受魚水之歡。大概精神較佳,嫂嫂很快就瀕臨高潮,淫水順著大腿流到床舖,她握住我雙手搓揉雙乳,嘴裡不停叫道:「啊…用力…哈嗯…再來…唔…啊…舒服…哈…繼續…啊…」

於是乎,我更放膽衝鋒,下身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響。不久,巨棒受到強烈刺激,快感越來越大,形成難以言喻的喜悅爽快。我再也忍不下去,將濁液完全獻給了嫂嫂…

(5)

激情幽會結束後,我工作進入一段忙碌期,加上哥哥返家,嫂嫂的母親(即哥哥的丈母娘)亦前來探視,自然沒再往他們家跑,只在孩子出世後到醫院關心一下。更何況,嫂嫂作月子期間需休養生息,新生兒抵抗力低下亦不便見客。種種考量顧慮後,時隔近四個月方重新造訪。

哥哥又赴外地出差奔波,只剩嫂嫂母子倆在家。產後的她美麗如昔,身形已恢復八成多。我正與她寒暄,就聽小姪子哇哇哭鬧起來,不禁問:「怎麼啦?看到陌生人覺得害怕?」

嫂嫂連忙抱起孩子,解釋道:「不是,他肚子餓了,嚷著吃奶呢!」

「吃飯皇帝大。」我說道:「趕快解決吧!」

雖說外人在場,她倒不覺彆扭,解開咖啡色長襬襯衫,撥開白色胸罩上的暗扣,將蓓蕾拿到孩子嘴邊,他隨即止住啼哭,乖乖吃起奶來。這溫馨的畫面看在眼裡,異色感卻油然而生,我好想化身為嬰兒大肆吸吮,品嚐母乳的滋味。

大半鐘頭倏地消逝,嫂嫂餵完奶,輕拍寶寶的背,小傢夥心滿意足地閉上眼。她將孩子放回嬰兒床,口中哼著搖籃曲,我問道:「寶寶睡了?」

「嗯!」嫂嫂點頭道:「總算了一樁事。」

「既如此…」我從後面摟住她,低聲道:「好久沒進行的活動可以開始了吧?」說完向耳邊吹了口氣。

她聽出語中意圖,忙道:「不…不行…孩子在旁邊…」

我吻著白皙頸項,續道:「換個地方不就得了?」不容嫂嫂分辯,軟硬兼施地將她領到旁邊空房,也就是我搬出去前所住的地方。

她一直回望寶寶所在,擔心說道:「這…這好嗎?」

「才一陣子而已,不會出狀況的啦!」我吻上紅潤雙唇,迅速褪下長襬襯衫,捧起飽脹雙乳,笑道:「大嫂,不介意分點給我吧?」

她頓時滿臉羞紅,遲疑半天,總算點了點頭。我欣喜莫名,挑開胸罩暗扣,用手指輕輕夾住硬挺葡萄掐捏、拉扯、旋轉,須臾間,兩道白色細流淌洩而出。我立刻張嘴含住,迷人乳香隨即在嘴裡擴散。

我貪婪地吸上好幾大口,咋咋嘴,稱讚道:「味道真棒!」

嫂嫂嬌嗔道:「這麼大的人,居然跟baby搶奶吃,羞不羞啊?」

「哪會?若不是大嫂,我才不會這樣幹哩!」我說話同時,將灰黑色緊身九分褲拉下,伸手摸向雙腿間,白色內褲已然一片潮濕。

「看看妳,反應這麼明顯。」我火速排除屏障,分開她的腿,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沒有便便大肚阻礙,實在便利許多。

「唔嗯…好…好丟人…」嫂嫂低哼道,雙腿直顫抖,慾望逐步被挑起。我趕緊除去身上衣物,三兩下脫得精光。將嫂嫂放至床上,吻著紅唇與酥胸,並將昂揚的雄風指向禁區,時而在花瓣,時而在敏感小核處流連。數度直逼城下,但偏偏過門不入。她再也忍不住,雙手抓住巨棒,硬是按進蜜穴,神色憂鬱地問道:「是不是人家生過…就嫌棄了?」

我連聲否認道:「不,不,沒這回事,妳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

嫂嫂這才放心,一掃先前陰霾。我跪起身,抱住她的雙腿,讓肉棍在蜜穴前後來回地蠕動。她緊緊夾住巨棒,呻吟不絕:「嗯~~哈啊…好…啊…好棒…唔嗯…啊…」

產後的嫂嫂顯得更加敏感、飢渴,強大的刺激使她很快就淪陷在歡愉氛圍。她緊抓著床單,勉力配合我的節奏。突然間,小穴猛地收縮,逮住粗硬巨棒。「這麼快就到了?我八字都還沒一撇呢…」我暗自訝異,一動也不動地體驗蜜穴的抽搐。

嫂嫂靜靜品味著高潮,半晌才注意到我:「咦…還沒射呀…」

我搖搖頭,笑道:「妳太快了,我壓根沒準備好。」

「啊…」她別過頭,似乎對自身的醜態感到羞愧。不過轉回來後,卻要求道:「待會…從後面來…可以嗎?」

人家都主動邀約,有何理由拒絕。我放下嫂嫂雙腿,順勢改為側臥,完成姿勢切換,開始往復抽動。我忽淺忽深,緩急交替地攻擊,弄得她筋骨酥軟,無可自拔。「呀啊~~~哈…不…嗯…不行了…唔…啊啊…噢~~」嫂嫂放浪形骸地呻吟著,我則持續衝刺,朝最深處進發。不多時,被肉壁緊緊夾住巨棒出現劇烈灼熱感。知道自己即將達陣,我腰上用力一挺,洶湧熱流就分批噴灑在蜜穴之中。

過了許久,嫂嫂回過神,喘氣道:「呼…哈…射那麼多進來…哈…人家會懷孕的…」

我摸摸她的頭,笑道:「這又怎樣?多添個弟弟妹妹不是很好?」

「懷孕…允正的孩子…」嫂嫂眼神發亮,喃喃自語道。看著她的表情與反應,我曉得代表著許諾與期盼,未來的日子正精彩呢…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