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

五十三歲的老淫蟲袁志海,他的臥房很大,空調開著,室內很暖和,中間擺了一張大床。

這一天進入浴室,袁志海的兒媳婦;二十三歲的陳靜雯,當她把門關上,才發現這門沒有小鎖,陳靜雯想起公公袁志海剛才的舉動,她有點又羞又怕,又有點心癢癢。因為,陳靜雯的丈夫袁永祥去了美國實習了幾個月,她很久沒男人碰過了,而剛才她跟袁志海一起吃飯時,陳靜雯不經地讓袁志海的幾下撫摸撩起了她壓抑了幾個月的情欲。

陳靜雯把衣物脫光,打開淋浴,細心地沖洗她那雪白的身子。袁志海走進臥房,聽見浴室內傳來的流水聲,幻想著兒媳柔軟的身子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的樣子,他忍不住拿起兒媳粉紅色三角小內褲放在鼻端嗅著,還伸舌舔幾下,好像這不是內褲而是媳婦的嫩騷穴。

突然間,浴室門打開了,陳靜雯秀美的臉探出門外,原來她想看看袁志海進來沒有,好讓他拿乳液及浴巾給她,卻看見公公正拿著自己的內褲放在鼻端舔嗅得正起勁。

陳靜雯忍不住探出上半身羞叫著說:「公公!」

袁志海正在意淫,猛聽兒媳叫聲,擡頭看見兒媳雪白晃眼的大奶子,呆住了。

陳靜雯嬌媚地橫了袁志海一眼,嬌嗔地說:「嗯!公公!在那對著兒媳婦的內褲又舔、又聞的幹嘛?把浴液浴巾給我。」

袁志海忙把衣物丟在床上,將浴液、浴巾遞給媳婦,在陳靜雯接手時卻故意把浴液掉在地上,並迅速擠進浴室和陳靜雯一同彎身撿拾。

這時陳靜雯全身暴露在公公面前,袁志海一把抱住嬌美的兒媳婦,一雙魔爪緊緊握住雪白的大奶子狠狠揉搓。

陳靜雯掙紮著說:「噢!公公!不要嘛!sosing.com別這樣!哦!不要!啊!我是你兒媳婦呀!」

袁志海說:「寶貝!我的寶貝乖媳婦,可把公公想死了,你就讓公公搞吧!公公會好好愛你的,公公會讓你欲仙欲、死的!」

袁志海一隻手揉搓著大奶子,另一隻手伸到兒媳婦下體撫摸嫩穴,嘴吻上陳靜雯那柔軟的嘴唇。陳靜雯怕跌倒,只好伸出雪白的雙臂摟住公公。

袁志海蹲著撫摸親吻嬌美的兒媳,見陳靜雯摟住自己,放棄了掙扎,他便把陳靜雯拉起,讓她靠著鏡台,並拉著陳靜雯一隻手放入自己褲子裡,讓她去感受、去撫摸他那一根粗長漲大的大雞巴。

陳靜雯感受到袁志海大雞巴的粗長雄偉,她不由自主地握住大雞巴輕輕揉搓。

袁志海抓住陳靜雯的大奶子揉搓著,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在袁志海的挑逗下陳靜雯也伸出香舌和他互相吸吮舔弄,並在袁志海示意下,另一隻手迎合他把袁志海的褲帶解開並把褲子、短褲脫下,露出粗長漲硬的大雞巴。

袁志海擡腳離開褲子的束縛,示意陳靜雯婦幫自己脫衣服,陳靜雯把袁志海的衣服脫下丟在地闆上,這樣翁、媳倆便裸呈相對。

袁志海得意地淫笑著對兒媳婦說:「怎麼樣,靜雯!公公的乖媳婦,瞧瞧公公的雞巴!不錯吧!想不想公公的大雞巴操你?」

陳靜雯偷偷瞄了幾眼公公的大雞巴,臉色緋紅,心想:「天啊!沒想到公公的雞巴這麼大這麼長,比他兒子要粗長很多,被它插一定爽快極了!」

陳靜雯聽到公公的調笑,嬌羞無限地把頭伏在公公胸前嬌媚地說:「嗯!公公你好壞,趁兒媳婦光著身子洗澡跑進來對兒媳又摸、又捏!喔!世上哪有這樣的公公。還要光著身子的媳婦幫著脫衣褲,脫完衣褲還要媳婦去摸公公的雞巴!嗯!老公啊!哦!你老爸爸正欺負你的老婆!啊!你老婆正和你老爸爸光著身子摟在一塊,你老爸爸在摸著、舔著你老婆的大奶子!嗯!好舒服!這些曾經只屬於你的!唔!現在卻屬你老爸爸的了!哦!不!天哪!你老爸爸!不!不要!公公!那裡髒!別舔嘛!啊!」

原來袁志海聽見兒媳淫蕩的話語,還句句不離自己的兒子,淫心大動,他蹲下身子臉貼著兒媳的下體,嗅著兒媳下體淡淡清香。

陳靜雯的下體很美,大腿很豐滿,和騷穴結合處沒有一絲縫隙,稀疏的陰毛順伏地貼著小腹,粉紅色的騷穴清楚可見。

袁志海把陳靜雯一條光裸的大腿搭在自己肩頭,一隻手扒開粉紅色的小肉縫,舌頭伸進騷穴裡舔弄吸吮,並把流出的淫液一一的吞吃,另一隻手大力揉搓兒媳那肥美的大屁股。

陳靜雯受不了這刺激,光滑白嫩的大腿搭在袁志海肩頭,小騷穴往前聳,好讓他的淫舌可以更深入。

陳靜雯的嘴裡淫聲不斷地淫叫著說:「噢!壞公公!啊!嗯!你好會舔媳婦!老公啊!你快來救你老婆!哦!你老婆被你老爸爸舔得好爽!哦!啊!你老爸爸好會舔穴!啊!你老婆的小嫩穴被你老爸爸給舔了!啊!你再不來,你老婆不止全身被你老爸爸脫光!嗯!還要被他吻遍摸遍!哦!你老爸爸還會拿著大雞巴插入你老婆的小騷穴,把你老婆操得!哦!也不知他操穴功夫怎麼樣?可別像你幾分鐘就清潔溜溜!啊!」

這時,袁志海接著說:「噢!騷媳婦,公公等會操得你欲、仙欲死!兒子啊,對不起了,你把老婆放在家裡不用,老爸爸只好代勞了!嗯!這麼個大美人,老爸爸早就想操了,今天就幫你安慰安慰她!騷媳婦,你放心,公公精力好、性慾旺,從現在開始到明天上午,公公會一夜不睡,專心在你身上開墾、耕耘,大幹、特幹,操了、還操!騷媳婦,你有幾個月沒挨操了?告訴公公。公公也有幾個月沒操穴了,公公要用精液把我的騷媳婦澆灌得更加嬌美動人!今夜公公要用精液把你的小騷穴澆得滿滿的,嘴裡、身上、全身上下都要流著公公白花花的精液!兒啊,別怪我,你老婆太淫蕩了!看,她的屁股正往你爸爸面前擠!哈哈!」

陳靜雯說:「嗯!死公公,壞公公!這樣淫弄兒媳婦!啊!公公你好壞!嗯!舔兒媳婦的穴!媳婦的穴好癢!哦!那是挨雞巴操的,你怎麼舔呢?壞公公!嗯!嗯!好公公!快別舔了,那裡髒嘛!嗯!啊!」

袁志海離開陳靜雯的小嫩穴,擡起他那黏滿淫水的臉,嘴淫笑著對陳靜雯說:「呵呵!乖乖騷媳婦,小騷穴一點不髒!媳婦啊!你的小嫩穴好香、好甜,淫水像蜜汁一樣好甜美,公公好喜歡吃騷媳婦的蜜汁。」

袁志海說完後就埋頭陳靜雯那胯下,繼續舔吃這人間仙液。

陳靜雯無力地靠著鏡台,大腿擡高,白嫩的腳丫在公公肩頭磨擦,嬌媚地對袁志海拋了個媚眼,說:「媳婦第一次讓人舔食小騷穴,壞公公,你喜歡就吃吧!噢!老公啊!你老婆的小蜜穴裡蜜汁被你老爸爸給舔吃了,好可惜啊!你都沒嘗過,卻讓你老爸爸給嘗了鮮!哦!公公!你真會舔穴!啊!」

袁志海埋頭拚命舔吮著陳靜雯的小蜜穴,聽到她說是第一次讓人舔吮小穴,他淫笑著說:「嘿嘿!媳婦啊,你真是第一次讓男人舔嗎?沒想到公公如此有口福,哈哈!騷媳婦,吃過男人的雞巴沒有?等會讓你嘗嘗公公的大雞巴!先舔舔雞巴,我再插我的嬌美騷媳婦。」

陳靜雯聞聽嬌羞地說:「呸!壞公公,媳婦才不吃你的雞巴呢!想得倒美,你兒子的雞巴媳婦都沒吃,你的臭雞巴媳婦才不吃呢!老公,你老爸爸好壞啊!他對你老婆渾身上下又摸、又搓,舔吮你老婆的小嫩穴吃汁不說,現在還要人家舔吃他的雞巴,等下還用他的大雞巴抽插你老婆的小騷穴,你說他壞不壞?哦!公公別舔了!喲!媳婦的小嫩穴好癢!公公!哦!好公公!媳婦想要嘛!別舔了!啊!」

袁志海站起來,用浴巾擦拭一下臉,伸出舌舔了舔嘴角,他意猶未盡淫笑著對陳靜雯,說:「騷穴是不是想要公公的大雞巴插了?先舔舔公公的雞巴!」

跟著,袁志海按著陳靜雯蹲下。

陳靜雯極力推脫,說:「嗯!不要嘛!好公公,媳婦從沒舔過雞巴,你就放過媳婦嘛,媳婦的小嫩穴讓你的老雞巴抽插就是了!求你了!」

袁志海也不便強求,心想以後再找機會讓這騷媳婦舔雞巴,現在他的雞巴已漲硬得難受,急需解決欲火。袁志海一把摟過陳靜雯,把她的臉按向自己,和她親起嘴,並把嘴角和嘴裡殘留的少許淫液往陳靜雯嘴裡送。

陳靜雯無奈只好張嘴品嘗自己淫液的味道,她只覺一股淡淡的鹹味,不是很好,心想:「公公怎麼會喜歡這種味道?卻不知她的好公公不知吃過多少女人的淫液了,只不過今天吃得特別多,誰叫她這個做兒媳婦的如此嬌美動人呢!五十七歲的老公公能得到二十四歲嬌美的兒媳婦,怎不讓他大吃特舔。」

陳靜雯嬌聲的說:「壞公公!味道一點都不好,你怎麼說好吃?害得媳婦流了這麼多淫水,羞死了!媳婦不依,媳婦要公公止住它嘛!」

袁志海用漲硬的大雞巴磨擦著嫩穴,淫笑著說:「好好!公公幫你止住。公公的大雞巴專堵媳婦的嫩穴,不過要乖媳婦配合哦!」

陳靜雯扭動屁股迎合袁志海大雞巴的磨擦,她一手摟著袁志海的脖子,一手撫摸著他的屁股,貼著袁志海耳邊嬌聲,說:「嗯!現在媳婦全身光溜溜的!喔!摸也讓你摸了!哦!舔也讓你舔了!嗯!媳婦想不配合都不行了!噢!你儘管堵!喲!哦!不過你的雞巴太粗大了!喔!媳婦怕受不了!啊!輕點插嘛!嗯!哦!啊!」

原來袁志海已迫不及待,他手扶著大雞巴對準陳靜雯那小騷穴,順著淫液:「噗滋」一聲,大雞巴進入了三分之一。

雖然,陳靜雯流了很多淫水作潤滑,可畢她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粗長的大雞巴,她老公的雞巴只及袁志海的一半,又不是常常操她那小淫穴。所以,陳靜雯的小嫩穴又緊、又窄。

此刻陳靜雯那騷嫩的小蜜穴緊緊地裹著大雞巴,這讓袁志海這個扒灰的色公公受用不已,他只覺得兒媳婦的 蜜穴緊緊包裹住大雞巴,肉壁還輕輕蠕動。

袁志海說:「嗯!哦!好舒服!尤物,真是尤物!啊!不但年輕貌美,小嫩穴還如此緊窄,我老袁真有艷福啊!」

袁志海把大雞巴抽出少許再慢慢前插,這樣又抽、又插的慢慢弄了兩分鐘,大雞巴已進入大半。

陳靜雯也慢慢適應了大雞巴,她那含著大雞巴的小嫩穴也漲開了,輕輕呻吟著說:「公公,你的雞巴好大!噢!你要輕點地幹媳婦!哦!好爽!啊!」

袁志海說:「媳婦!爽的還在後頭,你就等著挨公公的大雞巴操吧!準備迎接公公的雞巴吧!」

陳靜雯擺出一副任蜂採摘的淫蕩姿態,說:「操吧!媳婦準備好了。」

袁志海抽出大雞巴,撐開陳靜雯一條大腿,順著淫水的潤滑用力一頂:「噗滋」大雞巴全根進入陳靜雯那緊窄的嫩穴。

陳靜雯一腳著地,另一條腿被公公撐得老開,小嫩穴大開,挺著雪白的大胸脯,低頭看著袁志海的大雞巴在自己的小嫩穴裡徐徐抽出,再狠狠地全根插入。

陳靜雯長長嘆了口氣,說:「哦!好大!大雞巴好大!好舒服!公公你真好!大雞巴用力操兒媳婦!公公,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媳婦會被你操死的啊!」

袁志海一手抄起陳靜雯一條大腿,一手摟著她那柔軟的腰肢,大雞巴開始快速抽插著說:「騷媳婦,快叫,叫得越淫蕩公公就越有勁頭,大雞巴越會操得你舒服!兒子呀,老爸爸不客氣了,你老婆正在挨你老爸爸的大雞巴操!你老婆好淫蕩,大雞巴操得她好舒服!騷媳婦快說,是不是?」

陳靜雯淫蕩地大聲呻吟著說:「大雞巴公公,你的大雞巴真好,兒媳婦讓大雞巴的壞公公操得好舒服!啊!哦!啊!老公,你老爸爸好壞,你知道你老爸爸在幹嘛嗎?他正在他的浴室裡姦淫他的兒媳婦!你老爸爸現在光著身子在浴室裡, 摟著你同樣光著身子一絲不掛的老婆在操穴!你知道嗎?他趁你不在家!哦!哦!用力!大雞巴用力插!好舒服!你老爸爸趁你老婆洗澡時闖進來,二話不說對你老婆又摸、又捏、又舔、又吸,現在他用大雞巴操起你老婆了!你老婆被你老爸爸操得好爽,他好會操穴!啊!大雞巴公公,你真是操穴高手,兒媳婦讓你操死了!啊!媳婦要來了!」

陳靜雯經過袁志海一番猛烈的進攻,很快就達到高潮,她那小嫩穴緊緊裹住大雞巴,一股淫水流出,順著雞巴流到陰囊滴在地闆上。袁志海也感覺到兒媳婦來了高潮,便放慢抽插節奏,輕抽慢插。

陳靜雯摟著袁志海,說:「公公,這樣操媳婦好累,我的腳麻了,換個姿勢吧!」

袁志海站著抽插了十多分鐘也覺得累人,就讓兒媳轉過身,雙手扶著臺面,大雞巴從後面插進粉嫩的騷穴。

陳靜雯雙手扶著台面,雪白豐滿的香臀高高翹起, 向後聳動迎合袁志海大雞巴的抽插。粉嫩的騷穴緊緊裹著大雞巴,這讓袁志海感到無與倫比的快感。

袁志海對陳靜雯的配合很滿意,他一手按在陳靜雯那雪白的香臀上撫摸,一手穿過腋窩握住她豐滿白嫩的大奶子揉捏、搓弄。

袁志海的那一根大雞巴在陳靜雯那小騷穴快速出入,插入時全根盡沒,抽出時帶出一片嫩肉,一絲絲的淫水也帶出來。

袁志海和陳靜雯翁媳倆人的性器交合處黏滿了淫液,小騷穴隨著大雞巴的抽插發出:「噗 滋、噗滋」性器官交合的淫聲,夾雜著翁媳倆不時發出的淫聲蕩語,還有兩人流出來的淫液所產生的味道,使整個浴室充滿淫靡之氣,一時間浴室裡春意盎然,淫聲不斷。

陳靜雯的大奶隨著袁志海的抽插而晃蕩,袁志海緊緊抓住陳靜雯那肥美白嫩的大奶子,生 怕一不留神會飛走似的。

袁志海下面的大雞巴狠狠地操著陳靜雯,心想:「是啊!我想了這麼久,今天終於操到垂涎已久的風騷美麗的兒媳婦,怎不讓我這個好色公公興奮!」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