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福齊天

啊!天那,這時我才發現她抽噎,她哭了,哭的那么傷心,那么痛。

於是我暫停了我的進攻,我緊摟著她,吻著她,低聲安慰她道:「我有什么不對嗎?令你這樣傷心!」

她雙手捧著我的瞼親了一下道:「你沒有什么不對的,除了你這張瞼!」我心里明白,可是我心裝著不懂,反問她道:「嫣云!這真奇怪到極點了,難道我臉上缺少一個子或是少了一雙眼睛。」

她聽了後噗嗤一聲竟哭出聲音來,我道:「你哭什么?」她這時又往我懷里滾了滾道:「人家心里的難過,你還一味的取笑人家?」

我道:「我取笑你什么嘛!」

她半天沒出聲,後來她突然長嘆了一聲道:「假如你要是真的少一支眼睛,或是一個子,那就好哪,那我就不會這樣難過哪!」

我道:「嫣云!你真豈有此理,難道你希望你的朋友,是個沒子的丑八怪,或者是一個燭眼龍的瞎子。」

「正因為你既不少子又不瞎眼睛,才跟大年一模一樣,才會勾起來我的傷心往事。」

我奇怪著問道:「大年是誰!誰是大年?」

她輕輕道:「大年是我心愛的丈夫,可是他已經死去兩年了。」

我忙安慰她道:「人死不能復生,自己的身體卻要自己珍重。」

於是我一面安慰著她,一面用手輕揉著她的雙乳,她的抽噎聲漸漸平息了。

她突然間爬起來,壓在我的身上,用嘴狂吻著我,咬我,她好像在發泄她胸中的悶氣,又好像狂妄的瘋子,我只是緊抱著她沒作聲。

這一陣瘋狂過後,她道:「哥!我并非不解風情,并不是沒有情意,我心中的矛盾在困惑著我,現在我一切都想開了,哥,請你原諒,我要同你盡情歡樂,來享受這人生的要。」

於是我亦高興得發狂,攔腰抱著她道:「這才是我的小乖乖。要拿出勇氣來。」

這時她把香舌送過來叫我吮著,吸著,我輕捏慢揉她的奶頭,她淺淺的浪笑著,我搔摸她的小穴,她輕輕的浪哼著,她熱情,她亦淫蕩,因為她是一個女人。

這樣約莫有頓飯功夫,她下面的淫水像小泉眼似的流個不停,這時她浪聲浪氣的叫道:「哥,我被你弄得渾身道:「哥!不行,剛才差點沒把妹子插死,你這樣粗大的陽具,怎能就這樣沒死沒活的猛干,哥等妹子准備好了,先慢慢的插進來,再插不遲。」說著她伸手拉著我的龜頭,我那肥大的龜頭經她這一拉,竟跳了几跳,她驚叫道:「我的媽呀!怎么這樣大,真嚇死人,我這小陰戶有兩年多沒挨插了,現在緊得很,如何能受得住這樣大的雞巴插呢!噯呀!你這東西要比大年的大一倍還多,你千萬要憐惜妹子,小心點弄。」

我道:「嫣云你別怕,我不會叫你痛苦的!」

她道:「哥!那就好!知道憐惜我才是,哥!輕點,別太凶了呀!」

這時我陽具硬的發脹!實在亦受不住了,於是我對准她的小穴,用力往前一送,大龜頭噗的一聲,頂進去了,只脹得她「啊!啊」的浪叫了兩聲,「媽呀!真大得出奇。」我又亦使勁,已插盡二分之一,她不停的叫痛,慢點來。

我感覺到她的小穴既緊小,又淺,陽具剛插進去一半,就已到底了,可見她的小穴,亦是奇貨,我慢慢的抽送了几下,她就哎呀嗯的浪個不停,這時她淫水亦多了,我插起來較為省力,於是我又一使勁整根陽具插了個盡根。

只見她張著嘴,喘息著浪叫道:「噯呀!搞到我肚口上了,快別動,頂過了頭了。」

我只覺得龜頭子被一個小肉口袋似的東西吸住了,我還沒敢抽插,她就浪叫著:「親哥呀!完了,我丟了,我……要死了……」她的身子顫抖著,搖著,我等她這一陣瘋狂過後,才又輕抽慢插了起來。

這時她的陰戶好像被我插松了些,抽插亦較前順利,於是我稍為快了點的不停的抽插著,她浪叫道:「媽呀!你太厲害了,太凶猛了呀!天下有這樣厲害的男人,漢子,我自出娘胎亦沒挨過這樣大的雞巴!想不到你這樣會抽插,插得我靈A水燒好了,連澡都來不及洗,就睡了!」

我還未說什么她又笑嘻嘻的接著道:「午飯擺在客廳的桌子上,老太太同小姐姑小姐,吃過早飯後到小姐舅舅家去了,小姐對我說,吃過晚飯才回來,囑咐我不要叫醒您,您什么時候醒來,什么時候吃飯。」

「姑小姐對我說,要您吃過飯後在家多休息休息等她們回來再出門。」

她一連串的報告著這些,一雙媚眼瞟來瞟去的盯著我,態度十分淫蕩,那種似笑非笑的勁兒,更帶著几分騷氣,就好像她發現了我什么秘密似的,我做賊心虛,心里想,難道昨晚上我同嫣云的事兒她完全知道了。

我見她站著仍未動,總是斜瞇著眼看我,那股騷勁兒,及那雙既迷人又嬌媚的眼,我心里亦不由得蕩漾著,她雖然是個鄉下女人,然而那丰滿的肉體,肥大的奶子,亦特別有一種鄉下女人迷人的魔力。

於是我亦帶著几分挑逗性的口吻問她道:「馮媽呀!她們都出去了,那么家里就剩下你同我倆個人了?」

她點點頭道:「就是我們倆個人了!」

我又道:「馮媽,是你先生家姓的姓呢?還是你自己的本姓?」

她笑著道:「馮是我的姓,我先生姓馬。」

我道:「你有先生為什么還出來幫人?」

她紅著臉道:「我先生別提他了!」她停了停道:「他不是個男人大丈夫,三年前酒後殺了人,判了他無期徒刑,現在關在獄中正坐牢!唉,我的命是痛苦的。」

我道:「人生的遭遇各有不同,凡事要想得開些!得過且過,及時行樂才不負此人生。」

她聽我這樣說,長嘆了一聲道:「像我們這種鄉下女人,土理土氣的!還談得上什么享樂,就是有樂子亦輪不到我們!」

我道:「這怎么見得呢?」

她笑著對我說:「當然見得,比如我們姑小姐吧,她雖然死了丈夫,可是她認識了你先生,比她原來的丈夫還強百倍,你說她樂不樂?」

我道:「你不要弄錯了吧?我們還是普通的朋友,那能談得上這些。」

她搖著頭道:「朋友?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昨天晚上,姑小姐……叫……你別以為我們女人就是喜歡讓男人……」

我低沉地說:「那么你全知道了。」

她聽了,點了點頭道:「我全知道了。」

我說:「那你預備怎樣?」

她道:「我預備先告訴太太,後告訴小姐!」

我說:「那你太缺德了。我和姑小姐同你都無怨無仇,你何必這樣做呢?」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