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女老闆

看著徐萌癱軟的嬌軀毫無防備的A字形平展在寬大的桌子上,顯得是那樣無力柔弱而楚楚動人。自己的老二又一次的硬挺了起來。老張拍了拍陳新的肩說到:「小子,你先站到一邊去,我來教教你怎麼樣來玩這個女人!」陳新乖乖的站到了一旁去觀摩。只見老張走到徐萌身旁,伸手摸了摸徐萌的一頭如絲一般的秀髮,然後把手放在徐萌的臉蛋上撫摩了起來,他用食指輕輕的按在徐萌的嘴唇上向下撥開,露出她那潔白的牙齒。接著老張低下頭去用嘴壓在徐萌的嘴唇上,將徐萌鮮嫩的櫻唇吸進嘴裡允吸了起來,彷彿品嚐著一盤好菜一樣。他捏住徐萌的兩腮,迫使徐萌張開嘴巴,然後把自己的舌頭伸進了徐萌溫潤的口腔中用力的攪拌起來,他捲起了徐萌的舌頭不停的舔動著,並把那香舌捲進自己的口中輕輕的咀嚼著,同時和徐萌交換著口中的唾液。老張嘴不停的侵犯著徐萌的嘴,而手也並沒有閒下來。他的左手緊握住徐萌粉嫩的脖子把玩著,然後順著脖子向徐萌的胸脯摸將下來。隔著衣服一把攥住徐萌右邊的乳房揉捏起來,嘴裡還不時發出「嘖,嘖」的允吸的響聲。

當他把徐萌兩隻乳房揉過之後,便站起身來,將徐萌翻過身去,剝掉了她的那件白色的外套,接著又扒下那條淡蘭色的連衣裙。這時躺在辦公桌上的徐萌身上只剩一件玉色的蕾絲紋胸和一條同色半透明的三角真絲內褲了,而內褲下面隱隱露出一塊黑色的印記,「沒想到徐萌竟然穿得這樣騷?」這點有些出乎陳新的預料。徐萌的身材十分的好,不但身材勻稱,而且肌如凝脂,白嫩細潤,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兩條修長的玉腿筆直而勻稱的伸展在桌面上。老張這時迅速的脫掉了自己外衣,只穿一條內褲。跳上辦公桌盤腿坐著樓起徐萌,讓徐萌仰靠在自己大腿上,低下頭去親吻徐萌的嘴唇,同時右手按在徐萌右邊的胸罩上,輕輕的揉搓了幾下,然後便把整個手掌伸進乳罩裡不停的大力揉搓起來。而左手則順著徐萌的腹部滑到了她的襠部,一隻大手先在徐萌的內褲外面撫摩了幾下接著便整個滑進了內褲裡面,在徐萌的陰部蠕動起來,內褲由於手的原因被撐得變形誇張,但從外面依舊可以清晰的看到老張的手指在徐萌肉縫中上下摩擦的動作。

陳新此時早已張大了嘴巴,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一切,褲襠被頂得高高的快要撐破了褲襠。老張在玩弄了一會之後,把手從徐萌的內衣內褲中抽了出來,然後仔細的把徐萌的胸罩和內褲從她身上脫了下來,接著又脫掉了自己的內褲。徐萌這時全身已經被剝得赤體精光,除了腳上的那雙性感十足的細帶高根涼鞋外可謂一絲不掛。「知道為什麼不把她的高跟鞋脫掉嗎?」老張回過頭來淫笑著問陳新,「因為她這款高根涼鞋設計得十分性感,尤其是穿在徐萌的這雙玉足上,很誘人!」陳新達道。老張笑了笑,輕輕的說:「因為只有妓女在干炮的時候才會穿著高跟鞋,而且像她穿的這款高跟鞋也只有妓女才會去買。」陳新聽罷感覺眼前的景象頓時令他充滿了幻想。彷彿徐萌是一個絕色的風塵女子,打扮得如此性感就是為了要勾引他們,而徐萌此時在陳新眼中怎麼看都是個誘人的妓女。

此刻面容安靜而無辜的徐萌靜靜的躺在辦公桌上,全身的肌膚在燈光和窗外的陽光下顯得潔白而細膩。兩隻圓潤挺拔的乳房彷彿凝脂,兩粒粉紅色的乳頭高高的挺立在白玉的峰頂上。纖細的腰肢沒有一絲多餘的脂肪。在市內柔和的燈光下整個軀體反射出均勻而細潤的光澤。兩條修長勻稱的大腿間袒露著一小叢黑色的叢林,柔軟亮澤的陰毛濃密而有序的覆蓋著稍稍顯露出來的粉紅色的微微濕潤的桃園洞口。彷彿散發出陣陣的芳香。陳新頓時感到一股熱血猛得衝上了頭頂,胸中一陣狂跳。徐萌的身體太美了!他不禁讚歎起來。而令他驚奇的是,老張的陰莖竟然還是軟榻榻的耷拉著,絲毫沒有興奮的跡象。難道面前這麼美麗誘人的身體竟然不能激起他的性慾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褲襠幾乎快要給撐破了。老張看了一眼他,笑了笑說:「以前沒怎麼玩過女人吧?其實脫光了以後她們並沒有什麼區別,見多了也就不覺得怎麼樣了。徐萌的身條不賴,但也不至於讓我看幾眼摸幾把就勃起的,關鍵是要怎麼去玩才行。」說完他撫摸著徐萌柔順得絲一般的長髮,然後抓起一把長髮包住自己的雞巴便搓了起來。搓了一會又把雞巴在徐萌的臉頰上不停的蹭著,不是用雞巴左右抽打著徐萌的臉蛋。接著他伸手捏住徐萌的兩腮迫使她張開嘴,然後毫不猶豫的把雞巴整根塞入徐萌的口中抽動了起來。

他兩手夾住徐萌的頭固定在桌上,下身不停的迅速的在徐萌的嘴裡抽插著,不時將嘴裡的唾液從裡面帶了出來。接著他俯下身去,雙手分開徐萌的兩條大腿,把整個頭部埋在徐萌大腿根部,用臉頰摩擦著那長滿柔軟細毛的陰戶。然後他用手指輕輕將徐萌的兩瓣大陰唇向兩邊撥開,露出了裡面粉紅色的肉芽和兩瓣嫩芽當中誘人的蜜穴。老張毫不客氣的把嘴蓋在了上面,並開始用舌頭在肉芽當中自上而下的舔動了起來,隨著一下一下的舔舐不時發出允吸的嘖嘖聲。而此時他的陰莖也並沒有因他口腔的運動而稍有停滯,繼續上下擺動著臀部,將陰莖在徐萌的嘴裡不停的抽插攪動著。每一下都深深的插進徐萌的咽喉裡。老張的雙手也不時在徐萌白嫩的大腿上遊走著,偶爾還扣弄著徐萌的屁眼和陰道。

陳新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雙眼彷彿已經冒了火,雞巴漲挺得快要爆炸了一般。老張正仔細的玩弄著,猛的一抬頭看到了陳新的樣子,嘻嘻的笑了起來。

然後立直了身子騎在徐萌的臉上,陰莖依舊插在徐萌嘴裡。抬手召了召陳新說:「小陳,憋壞了吧?別傻站著,來,過來玩她吧!」聽到這話,陳新迅速的衝了上去,伸手就往徐萌的大腿上摸。然後幾下脫掉了褲子,整個趴倒在徐萌身上抱住就親。一把抓住奶子張嘴就咬起來。老張看到陳新猴急的樣,笑著站了起來,把雞巴從徐萌嘴裡抽了出來,跳下辦公桌去,轉身坐在靠背椅上看著辦公桌上表演的淫褻的一幕。陳新壓在徐萌的身上不停的親吻著她的嘴唇,雙手用力的揉捏著兩隻羊脂般細嫩的奶子,高高挺起的陰莖不停的上下摩擦著徐萌的陰戶,陳新此時興奮得就像一頭動物。眼看著自己平日垂涎不已朝思慕想的美人,現在正赤身裸體地被他壓在身下隨意的玩弄,而且手心傳來徐萌滑嫩細潤而溫暖的肌膚的感覺,就感到越發的激動不已。就像老張方纔那樣細緻的撫摩著徐萌全身的肌膚而每一撮毛髮,一條舌頭幾乎舔遍了徐萌全身。

陳新的呼吸越來越重,臉色也憋得通紅,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抬眼渴求得看著老張。老張嘿嘿笑了起來說道:「OK!沒問題,第一炮就由你來幹她!」

陳新聽罷興奮的裂嘴樂了起來,接著迅速掰開徐萌的大腿,把雞巴頂在徐萌的陰戶上,對準小穴後,腰猛得向前一頂,「噗」的一聲,將半個陰莖插進了徐萌的屄裡。徐萌的陰道很窄很緊,才插進一半就感覺有些吃力。好在剛才老張和自己事前玩弄了她半天,使得徐萌的陰道內多少分泌了些潤滑液,所以插入的時候還不算很費勁。陳新抱住徐萌的大腿,微微將陰莖向後抽出些許,然後使勁往前一頂,一下將正根雞巴完全沒進了陰道,也許是力量太大的原因,昏迷中的徐萌也疼得哼出了聲。

整根雞巴完全插進陰道,他的小腹和徐萌的陰阜緊緊的貼在一起,沒有一點縫隙,兩人的陰毛也交纏在一起,他甚至感覺到徐萌那柔軟纖細的陰毛搔到了他自己那低垂的肉袋,隨著徹底的進入,陳新體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挺如鐵的大肉棒被徐萌窄小濕潤的肉穴緊緊的包裹著,這種強烈的壓迫的快感刺激著陳新的大腦,很明顯徐萌已經不是個處女了,他在插入時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當陰莖全部插進去後,他轉過頭來看了看老張皺了皺眉苦笑的搖了搖頭。老張笑著問道:「怎麼?她已經不是個雛兒了嗎?好像沒聽說她有男朋友,這麼漂亮的妞不知道誰有福氣先嘗了她的鮮?真是可惜了!不過沒想到她已經是個被別人玩過的爛貨了。那你就放心的肏她吧,就當她是個婊子。」陳新聽了開心的點點頭繼續自己的動作。漂亮的女經理今天終於讓他幹上了。他用力的抽動著陰莖,又猛的插進去,陰莖全根沒入陰戶,同時龜頭觸到了徐萌的子宮頸口,而他的龜頭每撞到子宮一下,徐萌的陰道便會抽動一下,顯然她同樣感受到了這種刺激。隨著陰道抽搐的漸漸頻繁,陳新也感覺到抽插也逐漸變得順暢起來,原來是徐萌的陰道在受到陳新陰莖摩擦刺激後開始分泌出一些潤滑液淫水,幫助陰莖更加順暢的運動。並且隨著陳新活塞運動的加快,肉穴裡開始發出「噗唧,噗唧」的聲音,而且聲音隨著抽插頻率的加快而變得頻繁而響亮起來。

陳新雙手握住徐萌兩隻乳房用力的揉搓著擠壓著,兩隻白嫩的酥乳被陳新兩只大手擠壓成各種形狀顯得誇張而詭異。陳新一邊幹著徐萌一邊探下頭去親吻著她的嘴唇,並把舌頭伸進徐萌的口中試著絞弄吸吮徐萌的香舌,把她的舌頭吸進自己的嘴裡吃著。肏屄時發出的「噗唧」聲和親吻時發出的「吱吱」聲以及辦公桌晃動時發出的「咯吱「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美妙動聽的音樂進一步刺激著陳新的大腦,促使他更加瘋狂的挺動腰肢更深的姦淫著他跨下的肉體。徐萌美麗的面容在他的眼中就像是一個催情劑,讓他把許久以來壓抑在內心的對徐萌肉體的渴望更加猛烈的爆發著,漸漸失去理智。他吐掉徐萌的舌頭,並將一口濃痰狠狠的啐進徐萌的嘴裡。然後他立起身子,雙手攥住徐萌兩隻腳脖子將兩條腿拉起來舉到徐萌肩膀的上方,使得徐萌的後腰往前彎了起來,臀部離開桌面高高的翹著,整個陰戶完全暴露出來幾乎與桌面並行。而陳新則繃直了身體,將陰莖垂直的插進徐萌的陰道中,像鑿地鑽一樣猛烈的砸了起來。這種姿勢使陳新能夠最大深度的插入,並帶來強烈的快感,陳新舒爽得大叫。

而與此同時徐萌的口中也發出了連續不斷的呻吟聲。聽到徐萌叫床陳新倍感激動「原來平日裡優雅清純的徐經理竟然也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居然被我幹得直叫床,看來她的確夠騷夠爛的!」陳新心裡如此念道,接著便像對待外面的廉價妓女一樣的瘋狂的猛幹起來,再無一點憐香惜玉的感覺,他迅速的抽插著,甚至感覺恥骨由於連續猛烈撞擊到徐萌的襠部而帶來的疼痛。隨著抽插頻率超負荷的加快間歇越發短促,終於隨著陳新一聲大叫,他的雙手象鐵箍一樣緊緊摟抱住徐萌的身體,屁股向前猛挺壓住徐萌的陰戶,滾燙的精液在陰道深處爆炸開來,大量的精液黏附在陰道壁上並迅填滿了徐萌子宮的各個縫隙,隨著陰莖有節奏的抽搐將一股一股的白濁的精液全數噴射進徐萌的體內。這過程大約持續了三分鐘左右,而後陳新精疲力竭的癱倒壓在徐萌的身上。享受著性高潮過後身體的那種徹底的鬆弛的舒適感。

他一動不動的壓在徐萌身上嘴巴壓著徐萌一側的乳頭,口水從無力的張開的嘴角中流淌出來順著乳房淌到了桌面上,變軟變小的雞巴依舊塞在徐萌注滿了精液的陰道裡。突然陳新大叫了一聲猛得從桌上跳了起來,臉色煞白驚慌失措的大叫著。老張急忙叫住他問他怎麼了。陳新驚恐的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我射在她裡面了!我射在她裡面了!她要是懷上孕該怎麼辦?!那我可怎麼辦?我該怎麼辦?!」說完他轉身衝到桌子前,猛地一把分開徐萌的大腿,掰開陰戶粗暴的把手指插進徐萌的陰道裡用力往外掏著精液,接著他又從桌子上抽出一張餐巾紙來裹住手指用力插進陰道深處使勁往外扣。大量白濁的精液順著陰道流到桌子上看起來顯得十分猥褻。由於射進去的精液數量太多,掏了幾遍都沒掏乾淨。陳新氣急敗壞的一拳砸在徐萌的小腹上,「噗` 」的一聲,從陰道口噴濺出幾道精液灑到桌子上,徐萌也吃痛的哼了一聲。老張見狀急忙走上前去攔住了陳新,說道:「沒關係!沒關係!不就是射在她裡面了嗎?OK我有法子解決,你放心吧!」

陳新聽到老張的話兩眼象看到救世主一般充滿著急切和渴望,激動得說:「張叔!你真的有辦法嗎?救救我!」那樣子看上去就差給老張跪下了。老張呵呵笑了起來說:「別那麼緊張行嗎?我保證沒關係的,先讓我玩完了她在辦好嗎?」陳新看到老張這麼一副自信從容的樣子知道此言不虛,也便放心了下來,連忙閃到一旁說:「是是是,張叔我全靠您啦!您先玩著!您先玩著!」老張走到辦公桌前看了看躺在桌子上的女人。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