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女老闆

這時的徐萌仰面平躺在桌子上,雙腿十分誇張的向兩邊分開著,頭歪向一側,閉著雙眼,小嘴微微張開了一道細縫,雙頰由於方才激烈的性刺激的緣故而略見紅暈。一肩柔順得像絲絹般的秀髮顯得有些凌亂,整張臉因這凌亂卻越發顯得嫵媚妖冶。瑩白而線條勻稱的肉體極具質感散發著迷人的性的氣息。而下腹漬滿白色淫液的濕露的陰毛下面那粉嫩的肉洞中,流出的大量的白濁粘稠的精液沿著陰唇的褶皺流淌到桌子上並積聚成隆起的一攤。這自然的曲線美的兩旁徐萌那兩隻纖巧細潤的玉足配合著伏帖繫縛在腳面上的黑色高根涼鞋的細帶纏繞出的美麗性感的線條,這一切構成了一幅美麗而散發著淫樂氣氛的藝術畫面。這景象深深的觸動了老張性慾的神經。一個強烈的性慾望刺激著他的大腦。他很久沒有玩過這麼標誌而性感的女孩了。當年他來到這家公司應聘時第一次見到徐萌便被這女人的魅力所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的一顰一笑都像電流一樣震撼著他的內心。那時他便有了一個慾望,希望能在將來的某一時刻佔有這個女人並完全征服她的靈魂,他要讓這個女人變成他跨下的淫獸。今天他將實現這個願望的第一個步驟。

他俯下身去伸手輕輕握住徐萌的纖纖玉腳,低頭親吻著徐萌的腳背並將玲瓏的腳趾含在嘴裡吮吸著,然後用舌頭沿著腳踝和小腿一路舔了上去。在他看來女人和高跟鞋是不可分的,對於現代女性來說高跟鞋幾乎成了她們性感因素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他很喜歡干穿著高跟鞋的姑娘,正如他方才對陳新所說的,只有妓女才會穿著高跟鞋被干,他也同樣喜歡幹那種淫蕩的女孩。而且今天徐萌穿的高根涼鞋是今年最為流行的款式,幾根設計得十分簡單細細的帶子輕巧的將鞋子纏繞在女人的腳上,女孩的雙腳看上去似乎根本沒有什麼遮擋,卻由此把女人的雙足和小腿修飾得更加動人,這真是無意中的收穫。「穿這樣的高根涼鞋簡直就是為了勾引男人!」老張心中暗想。女孩總是喜歡在最安全的情況下把自己打扮得十分風騷。讓男人性趣盎然卻無的放矢。然而一旦這種安全被打破時她們就會成為男人們襲擊的獵物和發洩性慾的最佳對象。所以那些被強姦、輪姦、姦殺的女孩都是自找的活該。她們之所以受到這種下場她們內心的風騷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從原始的動物性來看,將自己裝扮起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吸引異性的注意,而吸引異性的目的在於交配和繁殖。基於這種觀點的考慮,老張在幹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時從不憐香惜玉。因為他認為他從骨子裡就把她們看得很賤,都是些發騷的母狗而已。今天徐萌也要為她自己的愚蠢行為付出沉重的代價,這也是她自作自受。而老張之所以今天先讓陳新這個小男孩幹她,就是為了要在一旁欣賞讓一個比徐萌還小幾歲的男孩姦淫徐萌的好戲,這是給徐萌的第一個懲罰。而下面將由他來逐步完成對於徐萌的處決。

他的舌頭順著徐萌的腿彎舔過了她大腿內側的肌膚,並用手掌將唾液均勻的塗抹在徐萌的大腿上。然後他低下頭去貼近徐萌的陰戶,仔細的觀察著徐萌黏濕的陰毛和那微微張開的掛滿濃稠精液的粉嫩的肉穴。並用鼻子湊過去聞了一聞,一股濃烈的性交的氣味衝進了他的鼻囊。他用右手的中指撥開兩瓣小陰唇,粘著精液「噗滋」一聲將中指全部插進了徐萌的陰道中。這時徐萌發出了「嚶“」的一聲呻吟。「看來這小妞被插得爽了。」老張得意的想著。然後中指貼著陰道壁刮弄了起來,「嚶~ 嚶,嗯~ 嗯,安~ 安……」徐萌發出了一連串的嬌喘聲。而且他同時感到了徐萌的陰道開始蠕動收縮起來。「真他媽夠騷的!」老張暗自罵了一句。徐萌居然被強姦得很爽,表現出了性需求。這點似乎有些出乎老張的預料。看來已經不需要什麼前戲了。老張把手指從徐萌的陰道中抽了出來,手指尖上從裡面拉出來一長條透明的黏液,這是徐萌陰道裡的分泌物,說明她已經準備好隨時接受插入了。這時老張用膝蓋撐住徐萌分開的大腿,將身體騎了上去,他抓著徐萌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陰莖上下套弄了一會,然後扶著挺立的烏黑粗壯的陰莖頂在徐萌的陰道口上,對準以後將陰莖緩緩的插入陰道裡面去,並且整根沒入。

由於陰道裡充滿了陳新的精液和徐萌方才被挑逗出來的淫水,所以插入的過程非常順暢,龜頭一下子便頂到了子宮口。徐萌的陰道此時一縮一縮的緊緊裹住老張的雞巴,這個就是給他小弟弟做的全身按摩,而龜頭壓在徐萌的子宮頸口上就像是被一張小嘴吮吸著一樣,弄得老張心裡直癢。他雙手扶住徐萌的膝蓋,微微前傾起身子紐動腰部一點一點開始在徐萌的陰道裡抽插開來,每次陰莖抽出時都僅僅留龜頭在裡面,而整個頸部都退出在體外,從陰道裡傳出「滋……」的綿長的一聲,而後又整根深深的一插到底,發出「噗……」的一聲大響,更有徐萌嘴裡發出「啊` ……!」的一聲消魂的叫床聲配合著情緒。漸漸老張抽插的速度慢慢變快了,而且每次抽插的深淺也不盡相同。他此時的陰莖就彷彿是大提琴師手中的弓弦一樣隨意的在徐萌陰道裡游紉著,將「噗滋,噗滋」的打泡聲和徐萌「嚶嚶~ 啊啊……」的叫春聲隨意的編制在他演奏的節奏裡,而且是那麼自然而動聽。在整個演奏過程中他不時地調整著「提琴」的位置和演奏姿態,以便奏出不同的和弦,他時而抬起徐萌的大腿將她的身體側轉過來從斜刺著進入,時而將姑娘調成俯臥式從後面重炮轟擊,時而又把徐萌團成一個肉球跨坐在上面穿刺不已。一系列的做愛姿勢和方式看得陳新目瞪口呆,他以前總覺得自己的床上功夫已經十分了得,可今天看到老張這麼干徐萌自己真覺得慚愧不已。

在姦淫的近一個小時裡,徐萌的每一寸肌膚都佈滿了老張玩弄的痕跡,她的身體就像折紙遊戲一樣不停的被老張翻來覆去的擺弄著,由於被插得太過興奮,昏迷中的徐萌也微微翻動著白眼,張著小嘴不停的喘息和呻吟著,許多口水自嘴角毫無節制的流淌在臉頰上灑得四處都是,插著插著忽然徐萌悶哼一聲,白眼向上一翻,脖子一梗身子繃得直挺挺的,兩條大腿不停的抽著筋,同時老張感覺到徐萌的陰道猛得收緊,死死的箍住自己的雞巴,一股灼熱滾燙的黏液從陰道深處奔湧出來,噴灑在自己的龜頭上,大量的黏乎乎熱騰騰的液體包圍著自己的陰莖填滿了狹小的空間。接著緊繃的陰道內壁開始迅速的快節奏的收縮蠕動起來,像小嘴樣吮吸著自己的陰莖,將粘稠的體液塗抹在肉棒上。原來徐萌高潮而洩出了陰精。老張感到激動不已,能在迷姦的情況下第一次做就把徐萌干到了高潮,自己的功夫看來的確不錯!這一切陳新也完全看在了眼裡,看著徐萌被幹得發騷浪叫直到被老張干到高潮,這都深深的刺激的他的大腦。方才射完精的肉棒現在早以堅挺如炬,狠不得馬上衝上去推開老張把雞巴插進徐萌的屄裡狂肏.

這時的徐萌就像死人一樣無聲無息的筆直的躺在桌子上,任由老張在她下面動作著,屋子裡頓時顯得安靜了許多,除了皮肉碰撞時發出的「啪啪」聲和抽插陰道時發出的「噗滋」聲越發清晰。而徐萌剛才洩過大量的陰精由於抽插的原因而被帶出了體外,陰戶上頓時污濁一片,老張烏黑的肉棒上沾滿了白色溷濁的黏液,並且有大量的白液隨著抽動而飛濺到四處。陳新看到這情景實在忍受不住了,走上前去,用一種哀求的聲音對著老張說:「張叔,我實在受不了了,讓我再插插吧!」老張這時幹得正爽,回頭看到陳新那副可憐的樣子頓時覺得好笑,說道:「我可正在幫你解決徐萌的懷孕問題呢,她的屄我不能讓你肏,不過你可以干她的屁眼兒,在裡面射也沒關係。」陳新聽了十分高興,立刻衝上前去。老張這時平躺在桌子上,把徐萌背朝上的趴在自己身上,繼續抽插著她的陰戶,而陳新則跪在徐萌身後,掰開徐萌的屁股,用手指伸進屁眼扣了扣,感覺有點乾澀,便隨手在桌面上抹了抹徐萌濺出來的淫液塗在屁眼裡,然後用手扶住自己挺漲的肉棒頂在肉洞上,一點一點將陰莖從徐萌的屁眼插了進去。才一插進去便感覺到徐萌的屁眼裡比她的陰道還要緊,看來還從沒有人從這裡插進去過,所以這回也算是自己給她開了一回苞。

他騎在徐萌屁股上,盡力將整根雞巴全部插進徐萌的直腸裡去,才插到一半就感覺到徐萌體內的腸子蠕動的十分厲害,不時從下方的衝撞著自己肉棒,而且節奏十分整齊。他才詫異了一下便意識到那是老張在徐萌陰道裡抽插的陰莖在沖撞著自己,原來陰道和直腸之間只隔了很薄的一層肉壁,兩根粗大的肉棒同時插在姑娘的身體裡,隔著薄薄的肉壁相互摩擦擠壓頂撞著,那瞬時產生了一種特殊而奇妙的感覺,彷彿徐萌的陰道便活了,這情景從外面看起來顯得極其淫穢和放蕩,兩隻肉棒在彼此的挑逗中發生默契,用同一個頻率的速度同時幹著徐萌,而這也加大了姦淫徐萌的興趣。終於在一系列的迅速的抽插後兩個人同時達到了高潮,一起在徐萌的體內噴射出大量粘稠的精液來,迅速灌滿了徐萌的陰道子宮和直腸。再一次射精的陳新無力的從徐萌的肛門中拔出變小的陰莖,龜頭上拉出來一絲長長的白色的粘液,癱坐在傍邊的沙發上喘著粗氣。

老張一動不動的抱著徐萌躺在桌子休息了片刻,然後推開徐萌,起身坐了起來從一邊掏出根香煙來點著慢慢的吸著,表情顯得十分漠然,對於倒在身邊象死屍一樣的徐萌根本不看一眼,彷彿對他來說方纔的一切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陳新坐在一旁休息了一會,猛的轉過神來,他想起了剛才他在徐萌陰道裡面射精的事來,急忙站了起來,對老張說:「張叔,您說幫我把射在徐萌肚子裡的慫給弄出來,您看到底怎麼著呀?」老張斜過頭來看了一眼陳新說道「放心,我這就給你弄。」說罷他起身把徐萌的身子平躺著擺好,把她的兩條大腿最大幅度的掰到兩邊。露出狼籍一片的陰戶來。大量的精液堆積在她的下身,黏糊糊的一片。不時還從陰道和肛門裡流淌出更多的白色的粥狀物。老張拉住徐萌的雙腿把她拖到桌子邊上,抓了幾張面巾紙隨便的在徐萌襠上擦抹了幾下,清理了清理過剩的排洩液體。然後用手在自己耷拉的卻也十分粗長的陰莖上揉了幾把,然後用手扶著再一次把雞巴插進了徐萌的屄裡,盡可能深的進入子宮頸中。然而他並不急於抽動,而是靜靜的插在裡面,緩緩的在陰道裡套弄著。一邊繼續抽著煙,一邊翻閱著徐萌桌子上發給自己的文件。那樣子認真的簡直就像在辦公,哪裡是在肏屄呀?

陳新看著眼前的一幕感覺有些好笑。老張緩慢的抽送著自己的陰莖,不時把文件放在徐萌的奶子和肚子上用徐萌的筆作著批示和記錄。在把幾份文件全部審批完畢後,老張才長長出了一口氣,然後重新抱住徐萌的身體重重的杵了幾下,然後屁股一挺深深的把雞巴頂到徐萌的盡頭,高仰起頭來,一副失魂的表情,他的肉棒在徐萌肚子裡一跳一跳的。將近一分鐘的時間左右,老張把雞巴從徐萌裡面拔了出來,卻把徐萌的兩條大腿高高抬起,使得徐萌的襠部朝天直指,接著忽然有一股異樣的氣味瞬時瀰漫在屋子裡,陳新聞了後奇怪的問:「哪來的一股子臊味?」

老張嘿嘿笑了起來說到:「不好意思,這些天我有些上火,所以顏色重了些,味道嗆了些!」陳新聽罷猛然醒悟了過來,原來是老張把一泡尿足足的全部尿進了徐萌的陰道和子宮裡。尿裡有很強的尿鹼,組可以殺死精子和卵子。老張高抬著徐萌的雙腿就是為了讓尿液更充分的進入到徐萌的子宮深處。浸泡的時間越長就越安全。想到這兒不禁嘿嘿的淫笑了起來。

老張掰著徐萌的雙腿這姿勢大約有五六分鐘左右,便放下一條腿,並從桌子上抻出一疊子面巾紙來,一張一張捲起來用鑷子塞進徐萌的陰道裡,面巾紙吸收了大量的尿液而變得膨脹起來,他再用鑷子將紙巾從中取出來丟到垃圾桶裡去。

一會兒工夫,尿液差不多都吸完了,可是陰道裡散發出來的尿液的臊味卻沒有減去多少。老張這時又接來了一杯清水,重新舉起徐萌的腿,掰開陰戶,將水倒進陰道裡,然後把兩根手指插進裡面去不停的攪動起來,徐萌的陰道裡便發出「咕唧、咕唧」的響聲來,而後他又用相同的方法將水從裡面吸乾。最後老張從自己的褲子兜裡拿出一個清口噴嘴,打開蓋子,對準徐萌的陰道裡面接連噴了好幾下。

把鼻子湊過去聞了聞感覺沒什麼味道後才滿意的站了起來。回頭笑著對陳新說:「你和徐萌的孩子我已經幫你打掉了!」兩人此時相對呵呵笑了開來。

老張此時低頭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將近10點半了,忙抬起頭對陳新說:「時間也差不多了,咱們現在開始給她復位吧。」說罷迅速的穿起自己的衣服來。兩人在穿戴整齊後。一起開始給徐萌穿衣服。他們重新給徐萌穿上內褲,戴好胸罩。

又將其他的衣裙給她穿好並整理順暢。然後把徐萌從桌子上抬回到辦公椅上。老張用梳子將徐萌方才被他們攪得蓬亂的秀髮重新梳理成原來順直流暢的離子燙髮型。並適當的給徐萌的臉上補了補樁,讓她看起來和早上來時一樣鮮艷照人。接下來,他們將辦公桌上遺留的精液和徐萌的淫水都擦拭乾淨,倒掉垃圾桶的廢紙後,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問題。然後,兩人這才離開了徐萌的辦公室。

陳新回到自己的桌子前,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裡感覺十分的舒暢和痛快。今天終於玩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徐萌經理,而且玩得是那麼的痛快。心裡頓時覺得興奮異常。老張這時走了過來,在他身邊站住,表情嚴肅的小聲說:「今天這事對誰也別說,只有你知我知。如果這個秘密可以保持下去,我保證徐萌隨時都能讓你干到,她只歸你我使用。」陳新使勁的點著頭。

對於這個滿足了他長久願望的人除了惟命是從外想不出更多的感激的表示。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徐萌辦公室的門開了,徐萌從裡面走了出來,顯得一臉的疲憊,然後對著陳新歉意的笑了一下說:「小新,麻煩你幫我打一杯熱水好嗎?不知怎麼了今天早上感覺特別的累,哎呦,腰好疼呀。」陳新連忙起身去扶徐萌,並假意問道:「怎麼了徐經理?是不舒服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徐萌身子沒勁斜靠在陳新身上忙說:「不要緊,沒關係,我可能是剛才睡著了後有點受風,我最怕去醫院了,聞見那裡的味我就噁心。」陳新乘機一手扶著徐萌的手臂,另一手樓住徐萌的纖腰,將她攙回到辦公室裡,徐萌笑了一下,打趣的說到:「好呀,小新乘我腰疼來佔我便宜,好壞呀!」陳新聽後心想,「樓腰算占什麼便宜?剛才差點讓你懷上我的崽子,那又算什麼呢?」可嘴裡卻說:「像徐經理這樣的美女,是男人做夢都想佔便宜的!」徐萌聽了以後笑著罵道:「瞎說!小色鬼越說越沒邊了!還不打水去!」

頁: 1 2 3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