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診所

而後猛力狂抽猛插起來,真是其快如飛,在這小且緊收的小穴中,像拉風箱般的一陣猛插。

插得柳細姨心花朵朵開,先是酥麻,再是喘息,全身的肉都顫抖起來。

抖得身體像波浪般的一起一伏,大屁股肉兒一緊一鬆,雙乳更突出尖翹了。

不斷浪蕩淫叫著:

「哥……哥……美……美死了……小……小……穴……唔……爽歪了呀……親親……慢一……慢一點兒……小穴……要丟了……唔……唔哼……啊哼……唔嗯……呀……呀……」

又是一陣濃濃陰精,噴到大雞巴頭兒上。

胡大夫緩慢了下來,使大雞巴龜頭兒,頂住了小穴花心兒,輕揉慢插,徐徐晃了起來。

柳細姨這才喘出了一口大氣。

胡大夫親了一下小嘴問到:

「舒不舒爽?」

柳細姨說:

「舒爽的過了頭哩!」

胡大夫再問;

「妳會不會夾吸?」

柳細姨說:

「我……讓我試試好嗎?」

於市胡大夫頂住了柳細姨的洞穴花心子深處,一動也不動,而柳細姨試著夾吸緊小穴,又放開來,但動作有些生疏。sosing.com

柳細姨問說:

「是這樣嗎?」

胡大夫回答:

「嗯!不過妳不常夾嗎?」

柳細姨說:

「從來沒試過,床上這玩意兒,懂得不多,也沒機會嘗試。」

胡大夫問:

「為什麼呢?」

柳細姨說;

「我被那老頭兒開了炮之後,平常只隨便抽插兩下子,他就會射精了,那有時間嘗試呢?」

胡大夫一聽,真是喜出望外,不由得用手在粉嫩屁股上一陣揉捏,而她的浪水也跟著沖了出來。

胡大夫把兩隻粉腿慢慢撐了起來,夾在臂彎中,小穴更是鼓鼓地顯現了出來。

於是這大雞巴又開始戳著抽插起來,下下著底,次次深入。

柳細姨美爽得要上天飛一樣,挨插一下就哼叫一聲「親哥」。

嬌媚淫蕩,顯得又騷又浪。

胡大夫像是獸性大發,狂猛的狠插著。

柳細姨不勝承受哼叫著:

「哎呀……哎唷……大……雞巴……哥哥……太狠了……唔……嗯……你……妹妹……小穴……又……又要丟了……嗯……哼……唷……唷……親……哥哥……大……大雞巴哥哥……小……穴穴……受……受不了啦……嗯……饒……饒了我吧……啊……小穴……受不住了……嗯……」

儘管柳細姨叫死叫活的,苦苦求饒,但是阻止不了胡大夫的獸慾。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深,插向柳細姨的小嫩血內,都不停止。

足足插了幾百下,胡大夫面不改色,而柳細姨卻呻吟著,喘息著,小穴幾乎麻木了。

胡大夫這才感到一陣快感,忍受不了性交的最高巔峰,「卜!卜!卜!」的射出了精子。

胡大夫捨不得的拔出了大雞巴,柳細姨還是仰臥著,開著兩條粉腿。

陽精混著陰精,由小穴口流了出來,人卻軟得一動也不能動了,就像死了一樣。

胡大夫忙給她打了一針興奮劑,這才醒了過來。

嬌媚淫騷的向胡大夫說:

「你真壞啊!」

胡大夫忙又伏下頭來,深吻著柳細姨的香舌,兩人相互擁抱撫弄了一陣,這才過完癮。

之後兩人起來整理一下,穿好衣服。

柳細姨走前胡大夫向她說:

「當妳想要時,隨時都可以……」

柳細姨一陣臉紅,拋了個媚眼說:

「現在我必須回去了。」

柳細姨拿著皮包問:

「醫藥費多少?」

胡大夫先是一怔,然後笑著說:

「免了!」

於是把柳細姨送出了大門,看著她坐上車。

————————————–

胡大夫興高彩烈回到樓上,叫佣人準備好洗澡水,好好洗了個澡,也吃了一些滋補藥品。

已是吃飯的時候了,吃飯時劉小姐微笑著望著胡大夫。

劉小姐隨口問說:

「柳細姨還好吧?」

胡大夫微笑說:

「嗯……還好,怎麼?妳吃醋?」

劉小姐說;

「去你的!我有什麼醋好吃?」

他聽了哈哈大笑,見下人不在,小聲向劉小姐說;

「其實啊,我對客人如此,還不是為了生意嘛!我對你呀,才是真心的,今晚,我們……」

剛說至此,下人端了湯送了上來,而胡大夫這才停住了嘴,劉小姐亦忙著吃飯。

飯後胡大夫照例出門交際一番,不是跳舞,就是打牌。

總之,就是找機會和一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們鬼混鬼混,到深夜才肯回家睡覺。

自從柳細姨被胡大夫輕易弄到手後,胡大夫對於前來求診的病人,各各都想幹一下。

因為到這兒來的病人,都是些漂亮的女人,而且又多半是珠光寶氣,有錢闊老闆的夫人,或是有錢人的女兒及小老婆之類。

這天,也是天賜良緣,一位洪大小姐求診,胡大夫診視了半天,還是診不出是什麼毛病,只好照例問問病人感到什麼地方不舒服。sosing.com

洪大小姐嘻笑著說:

「我也說不上來,吃得下,也睡得著,不過……」

洪小姐說到這兒,不好意思低下粉臉笑笑。

飄了飄媚眼,繼續說到;

「只是有時候,常常作夢,夢醒了……就再也睡不著了,可是……下體卻癢得厲害……」

說完,又是一陣臉紅,看看劉小姐,又看看胡大夫,這時胡大夫好像有些會意了。

他向劉小姐說:

「取一付針來。」

同時向劉小姐以眼示意,劉小姐會了意走了出來。

然後胡大夫問洪小姐:

「請問大小姐有男朋友嗎?」

洪小姐說;

「哼!他呀!他在香港一家銀行當副理,難得回台一次,大約半年才回來一趟。」

胡大夫說:

「大小姐,怎麼沒到香港去?」

洪小姐說:

「我過不慣那兒的生活,再說,他在這兒也有房子,還有一些生意,我要是去香港,這些交給誰呢?」

胡大夫說:

「對對對,妳說的是。」

胡大夫一邊說話,一邊從頭到腳地,注意這位性感的女人,年紀又很輕,二十多一點點,長得細皮嫩肉,嬌媚之極雖然豐滿些,但是曲線畢露,是個好貨色。

胡大夫於是說:

「我想洪小姐的病,可能是男朋友不在身邊才會有的,你在夢中多半夢見什麼?」

洪小姐嬌羞說:

「大夫,我不好意思說,但是病不忌醫……」

胡大夫說:

「這當然!對醫生妳不必說假話,什麼話什麼事都可以說,不要難為情才是。」

洪小姐露出媚笑說:

「唷!這……我……平常老是夢見跟人家做愛,正在舒服的時候,就醒過來了,褲子也溼了,可是醒後就再也睡不著了。」

胡大夫說:

「那是當然,照說,人要按時性交才可以,如果長期閒空,就經常會有這種現像。

洪小姐說:

「大夫,你可有什麼好藥給我治治嗎?說實在的,手淫我也試過了,可是對我來說不管用。」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