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診所

這時她真的什麼都說出來了。

「大夫,聽說有一種代用品,大夫都有的,大夫……不管多少錢,你買一個給我好嗎?」

洪小姐前傾著身子,吐氣如蘭的向胡大夫說著。

這時胡大夫靈機一動說:

「代用品是用不得的,沒什麼作用,我可以給妳上一點藥,不過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至少可以維持個把月,或著幾個星期,到時候再來上藥,妳覺得呢?」

洪小姐說:

「好!好啊!」

胡大夫向洪小姐說;

「到這兒來上藥吧!」

於是洪小姐跟著胡大夫進了手術室,胡大夫叫洪小姐脫光衣服,這樣才好上藥。

洪小姐不疑,全身脫的光溜溜的。

胡大夫好像欣賞脫衣舞似的在旁注視。

洪小姐脫光後,全身白肉,嫩似無骨。

洪小姐仰躺著,一對飢渴媚眼哀求似的看著胡大夫。

胡大夫則是像欣賞藝術品似的,從頭到腳,慢慢的往下看。

高聳的乳房已經在起伏顫動,細細柳腰,一點點深凹的肚臍眼兒,真是叫人心動不已。

胡大夫輕輕揉摸著一身白肉,再抖動她的大屁股,使得那個小肥穴兒,高高凸起,白淨沒有一絲絲雜亂陰毛。

胡大夫摸到小肚子時,洪小姐輕輕「嗯」了一聲。

發出來的聲音,有夠淫騷。

洪小姐撒嬌說:

「哎呀!你快上藥啊!我快癢死了!」

胡大夫微微一笑,把自己的衣服脫了精光,自己則拿了一個藥丸子,很快的吞了下去。

一瞬間,胡大夫的雞巴直挺挺的站了起來,這根雞巴至少有八寸多長。

油亮亮的大雞巴頭子,粗大的嚇人。

他走到手術台旁,洪小姐一手握住了它,欠起身來,在這大龜頭上親了一下,然後躺了下去。

洪小姐騷蕩著說:

「親親!好大的雞巴!快快!快給我插上吧!」

胡大夫先把她的腿放下來,然後壓了上去,一身雪白浪肉,其軟如綿。

胡大夫把雞巴放在穴口上,卻不插下去。

急壞了洪大小姐,她急促的喘著氣,死命的把那肥大屁股,往上抬高迎著大雞巴,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偏偏這胡大夫在玩弄著奶頭兒,捏得洪小姐全身顫動,下體更是搖晃迎送。

她氣喘急促的叫:

「好大夫……快……快點……插我吧……快……幹我吧……我的小穴穴……給你玩……不要……不要再……逗我了嘛……癢……癢……癢死我了……小妹……受不了了……」

胡大夫說:

「快插什麼呢?」

洪小姐急急的說:

「快插……插我的穴啊……快幹小穴洞吧……啊……受不住了呀……妹妹的……小浪穴……穴……在……在等著……親……親哥……」

「喲……求……求你……快幹吧……小穴……好癢……好癢哩……受不了了……快……快呀……快插我吧……插死我這小……小穴……嗯……幹這小浪穴……快……」

胡大夫的大雞巴,狠猛的給他插了進去,熱呼呼的,濕潤潤的一個小嫩穴,把大雞巴包的死緊緊的,而且一下子就頂住了花心穴底,胡大夫一動也不動。

真是要命啊!好漲!好舒服啊!

洪小姐兩手用力按住胡大夫的屁股,把這個花心穴子抵壓得緊緊的,快喘不過氣來了。

洪小姐耐不住了,開始扭動她那白嫩有彈性的屁股,以及那又飢渴,又需要的小穴兒。

連晃帶轉的,使這小穴心子,圍住了大雞巴頭子轉呀轉的。

一對大奶子,也在跳動著。

這女人真是騷到了極點啊!

哼哼哎哎的叫著了一陣之後,一股股陰精也流了出來,還是不情願停止她的扭動旋磨。

洪小姐的淫聲更是銷魂……

「嗯……哼……哎唷……哼……唔哼……大雞巴……哥哥……好棒啊……美……美死了……美死人了……小穴……浪啊……唔……嗯哼……」sosing.com

「哎……哎呀……浪穴……浪騷……蕩女……從來……從來沒……沒有遇見過……這種……大雞巴……哥哥……親哥哥……浪血……好舒服……夠……夠了……饒……饒了妹妹吧……啊……呀……少……少插一點呀……幹死人了……」

洪小姐的扭,轉,旋,磨,功夫真是要得,還不停的晃動著。

一陣比一陣急,一陣比一陣快。

她連丟了兩次陰精,才慢慢停了下來,喘著氣呻吟。

胡大夫知道這個風騷女人,已經連連丟了兩次身子,癱瘓的不想動了,但這正是女人子宮內,收縮吸吮猛咬舔食的時候!

他打起了精神,把粗長的大雞巴向後一退,緊跟著是一陣狂風暴雨似的,狂狠猛力抽插。

這小穴洞的兩片陰唇,被塞得帶進帶出的,甚是好看,過癮!

洪小姐已經出了兩次精,想休息一下的時候,卻遭到了這陣狂風暴雨,真有點招架不住了。

當穴內正在收縮時,是特別敏感的,卻遭到了狂抽猛插,幾乎每一下抽動,都像在插她全身似的。

沒一處性感敏銳的地方不得到刺激,使得她全身顫抖,心也跳得特別快,連舌尖也都是麻麻木木,從髮根直到腳心,無一處不是又酥、又酸、又麻、又癢!

洪小姐嬌浪呼叫著:

「親……哥哥……大雞巴……哥哥……你……你輕……輕一點嘛……你快……快要插死小浪穴了……哎呀……唷……我……我的……小寶貝兒……好甜……好癢……啊……好舒暢……」

「浪穴兒……要……要濕透了……浪穴被你……被你插得……快……快散了……你的大雞巴……插得我……我……好……好愉快呀……好舒服……呀……唔……」

胡大夫一邊聽著這個淫騷的浪叫,一邊欣賞著這一身浪肉在顫抖。

顫抖一刻也不停止,臉頰上一陣陣痙攣,香汗淋漓,同時也不斷的呻吟,真是欲仙欲死呢!

一聲聲輕微而淫蕩的「嗯……嗯……」叫著,一對眼睛越瞇越小,小到幾乎只剩下一條縫了,鼻子裡急促出著氣,倒也是香噴噴的。

胡大夫知道,這是女人快要達到最最高峰,欲仙欲死的境界。

於是他把粉腿一抬高,立刻就猛力狠狠一插,大雞巴頭子,頂進了子宮口內。

陰精緊跟著「卜卜卜」的直流。

洪小姐的氣息一刻比一刻弱,舌尖冰涼,昏死了過去。

這時胡大夫又狠狠狂猛使力的急插了一陣,也射出了精。

熱滾滾的陽精燙在小穴花心上,把她從死神的手裡給燙了回來。

癱瘓著睜開眼,陶醉得說:

「親親!你可把我給幹死了!」

胡大夫說;

「幹死了,美不美?」

洪小姐說;

「唔……嗯哼……美極了……親愛的……要是真被你幹死了……活不過來……也都算了……你的……大雞巴……好有力……」

胡大夫放肆的愛撫著她身子半天,她喘息著。

直等到胡大夫的大雞巴軟倒在緊穴中,放不住了,這才自動地滑了出來。

胡大夫下了洪小姐的身體,用水把兩人的性器洗了洗淨,一大堆的陰精混合著陽精留在手術台上。

兩人穿好了衣服坐在手術台旁的椅子,洪小姐拋給胡大夫一個大風騷的媚眼說:

「你的藥真好啊!是不是以後都可以天天給我塗藥呀!」

胡大夫說;

「唷!妳每天都要嗎?」

洪小姐回答說:

「嗯!越多越好!」

胡大夫說:

「太多了受不了,隔個三五天塗一下還差不多。」

洪小姐說:

「看你多吝嗇,我醫藥費照付!」

洪小姐說完,一陣微笑,又說:

「喂!明天我請你吃飯,在我家,你來不來?」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