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診所

但大概是太粗大的緣故,這王太太頓時張口瞪眼的,痛苦的表情表現在臉上。

然而禁不住胡大夫的慾火,受了他使勁的一挺,大雞巴頭子插進了小穴兒裡。

王太太受這一戳,頓時一下快活,嬌吟著:

「哎呀……唷……」

「色鬼……急……色鬼……呀……痛……唷……哎唷……唔……嗯……」

「可……可人兒……好……很好呀……慢……慢點……慢點來……不……不要太急了……這樣……我……我會……受不了呀……」

「呀……溫柔點……太猛了哩……啊……哎唷……會痛……唔……」

胡大夫順勢又再頂進了大半根雞巴。

「哎呀!」

王太太的騷浪聲高得多了,但是臉上卻出現美快的表情。

胡大夫開使狂抽猛插,活像隻野馬般,狂亂快速地奔騰。

戳刺得王太太聲聲浪叫:

「親親……哎呀……大……大雞巴……情人……大……大鳥兒……小穴穴……好……好漲啊……呀……」

「我……小陰穴……又……又窄……又緊……大鳥兒……哥哥……要……疼愛……這小穴啊……呀……嗯哼……」

「啊……救……救命呀……不……不要……太猛啦……唔……這太狠了……呀……好痛啊……插得太狠了啦……要命的……你……你饒了我吧……求求你……太狠了……受不了了……會升天的哪……」

大雞巴緊扣著穴心。

「呀……哎唷……哥……親哥……你就幹死我吧……戳吧……」

「哎唷呀……好美……好爽……好舒服……唔嗯……喔……」

「殺千刀的……要……要給你……插爛了……唔……救命哪……」

窗外還有兩人在偷窺著,洪小姐在張太太身上捏了一下,嘴裡說著:

「嘖嘖!可真虧這王太太挨了,我放的藥重得很,雞巴能粗脹一倍,你看,王太太爽得頭都搖來搖去。」

的確,王太太的頭不停地左右搖晃擺動起來了。

原來胡大夫經過了一陣瘋狂抽插之後,將雞巴抵住了王太太的子宮旋轉著呢!

所以王太太也隨著大雞巴在穴中轉動得快慢,搖起頭來。

「親愛的……你……你真是……夠狠啊……嗯……哥哥……呀……你真好……大……雞巴……好粗……好厲害呀……脹得可怕……」

「我……小心肝……呀……爽……快……快……再幹進去……又再旋轉了……唔……唷……嗯……好舒服……呀……好爽快……動作大點嘛……」

「嗯……轉……啊……你太棒了……受……受不住了……」

胡大夫說:

「這個大雞巴好不好?」

王太太說:

「好唷……太好了……好棒……好厲害……好猛……嗯……呀……美死我了……」

胡大夫也忍不住叫著:

「你叫……你浪呀……我聽了好爽……哼吧……小浪穴……你騷吧……你大聲叫吧……我喜歡聽……聽浪叫聲……大聲點……小……小浪穴很爽吧……」

這時胡大夫把大雞巴對上了小穴心子,頂得緊又轉得快,同時又按住了屁股,這樣就貼得更緊了。

王太太浪叫:

「哎……哎呀……嗯……我……我浪穴……真太美了……哎呀……鐵漢子……插死我了……呀……使勁……幹吧……好酸……唔……好舒暢……哎唷呀……」

「嗯哼……哎呀……親親……大雞巴……插得我……酸麻啊……要命呀……哎唷喂呀……唔……大雞巴親親……要被你……戳爆了啊……唔哼……」

「插……插死了……要死了……啊……使勁……再衝……喔……」

連連呻吟不斷,再也聽不清楚王太太在叫什麼了。

原來是魂兒非上了天,心跳也亂了。

胡大夫知道王太太美爽的昏了過去,於是伸手到小屁眼上,猛然將手指塞了進去,就進進出出的抽插起來了。

王太太在這猛然刺激下醒了過來,噓了一口氣說:

「嗯……嗯……哎唷……大雞巴親親……妹妹我……給你……給你插死了……你怎麼……連我小屁眼兒……都不放過……哎……去死……你去死啦……你……你手……停一停啊……」

胡大夫邊抽插,邊欣賞著王太太騷浪的樣子。

又是半小時過去了,王太太淫精流溼了一大片被子。

小穴裡浪水像流光了似的,抽插起來有些疼痛。

王太太低聲向胡大夫說:

「親哥,我已給你插了一個多小時了,你怎麼還不洩出來呢?」

胡大夫說:

「奇怪,我也不知道。」

王太太說:

「漢子,我浪水流盡了,再插下去會痛,停一會兒,或者我給你含一含好嗎?」

新刺激,胡大夫感到挺有趣,猛然拔出大雞巴,往床上一倒。

王太太慢慢爬起,小穴圓圓的小洞一時之間還收不起來。

窗外張太太看見胡大夫的大雞巴好長好長,龜頭兒好大好大,看得心跳動得厲害,幾乎要推開窗子跑進去。

洪小姐拉住她說:

「不急,等王太太含了大雞巴再說。」

王太太用手量了量大雞巴,嚇了一大跳,湊上了嘴巴,慢慢的含住龜頭。

舌尖兒輕輕挑逗著馬眼,一上一下吞吞吐吐,一手在卵蛋上撫弄,另一手握著大雞巴一陣套弄。

胡大夫感到異常輸服,閉起眼來享受。

可憐的王太太累得香汗淋漓,手越套越快,嘴也越套越快,希望趕快把精液弄出來。

正在千鈞一法之際,張太太和洪小姐推開了窗子走了進來。

王太太見兩人闖進來,忙吐出大雞巴,翻身兩手遮著了臉,羞得要死。

張太太說:

「別害羞,繼續含嘛。」

說得王太太伸腿向張太太踢去,胡大夫在一旁看著。

洪小姐拉去了張太太的褲子,一把把張太太推向胡大夫說:

「張太太,好好套套這大雞巴吧!」

張太太在外早看得浪水直劉了,這一套上大雞巴,就不顧一切的往下套動,去消消癢處。

一下子,就套弄了上百下。

王太太和洪小姐像個見習生似的,眼見王太太浪肉不停顫抖,一聲聲「哎唷!哎唷!」,穴肉帶進帶出的。

張太太騷弄了一陣,想到她們都看到自己的浪態和浪叫,於是坐了起來,拉住了王太太的屁股,送上了胡大夫下體,讓大雞巴插進了子宮。

這時洪小姐看得陰水直流,也想解解纔。

女人被抽插時,都會很自然地浪叫幾聲,既可助興,又可發發自己的淫蕩。

王太太因為知道有兩個女人在看,所以忍住不肯出聲。

但一陣套弄之後,再也承受不了衝刺的快感,再加上子宮內陰精不斷地往外洩,於是再也忍不住而騷浪地叫出口來。

她不顧忌地一邊狂抽猛套,一邊大聲嘶叫起來:

「大……大雞巴……你這個大雞巴漢子……浪穴被你……幹得好爽……我舒服死了……浪穴好……好美……浪穴又……又要丟了……哎唷……死漢子……我愛死你了……好大……好大的雞巴……啊唷……唔……嗯哼……嗯……」

「插啊……用力點……哎呀……用力插吧……小穴……美死了……親親……快……幹破了……」

王太太這些浪叫聲聽在洪小姐耳裡真不是滋味,她再也忍不住了,自己上了床,脫下了衣服,分開了兩條腿,往胡大夫臉上一坐,把穴口對準了胡大夫嘴巴,淫水也正好滴在他嘴上。sosing.com

洪小姐叫說:

「哥……舔呀……舔我嘛……哎呀……浪死我了……好浪……呀……哇嗯……」

胡大夫躲又躲不開,推也推不了,只少伸出舌尖,沿著洪小姐的穴兒慢慢地舔啊舔。

幸好洪小姐的穴長得漂亮好看得很,不然還真傷腦筋呢!

王太太套得一陣陣地丟著陰精,只可惜看不到胡大夫臉,只見得到洪小姐又白又嫩的大屁股。

王太太想,這洪小姐到底是個主人,見她浪到這模樣,真該換一換,給洪小姐舒服舒服才是。

所以自己套緊了大雞巴一陣揉搓,又出了一次陰精後,站起來拉著張太太進了浴室洗澡。

洪小姐見兩人進了浴室,這才站了起來,往床上大字躺了下去,拉著胡大夫壓在自己身上。

胡大夫像是要報舔穴之仇,一插上就猛然狂狠抽插,直插得洪小姐全身顫抖,肉碰著肉,發出的聲響幾乎可達戶外。

洪小姐大叫著:

「大雞巴哥哥……真棒……使勁……用力啊……」

「唔……嗯……唷……越猛越好……再出力啊……」

胡大夫死命一陣狂暴抽插,洪小姐淫水「卜卜卜」直流。

胡大夫使勁在洪小姐身上揉捏著,插揉得洪小姐只剩下呻吟聲,癱瘓在胡大夫身下。

胡大夫這時不得不覺得累了,忽然想起該玩玩這浪嘴才是,於是猛然拔出了大雞巴,睡倒在枕頭上。

洪小姐正覺得奇怪,胡大夫推著她說:

「浪穴!來給哥哥品一品!」

他邊說邊推,洪小姐只好側著身子低頭瞧瞧那大雞巴,油光光,青筋還暴跳著。

一股男人特有的誘惑氣味沖進了鼻子,手握住大雞巴,先用舌尖舔舔馬眼,又用舌頭舔舔大肉柱子。

半天才一口吞入了喉嚨,吞吞吐吐一陣,胡大夫感到陣陣火熱,大雞巴猛跳。

他用手按住了洪小姐粉臉,洪小姐知道這大雞巴要狠插了,忙用手握住雞巴,而他真的狂抽猛插了起來。

王太太和張太太兩人洗完走進來一看,這洪小姐的小嘴像浪穴似的,被胡大夫插得口水直流。

胡大夫用腳壓著洪小姐的肥嫩屁股,她只能從鼻孔裡發出「嗯哼!嗯哼!」的聲音。sosing.com

足足插了幾百餘下,胡大夫才大叫說:

「浪穴吃緊了,大雞巴丟給你了!」

一陣噴射,胡大夫終於射出了陽精,這才鬆開了手和腳,洪小姐仰面一躺,把胡大夫射出的精液全吞下了去。

這時窗外已經泛白,這四個人才七橫八歪的在一張床上睡去。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