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劫紅顏

(本文又名︰母親的三個男人·初稿)

人物簡介︰

母親瑪麗亞︰32歲,曾經是一個芭蕾舞演員;
父親理查德︰大財閥的老闆;
我,小約翰︰10歲;
少年維特︰我的化身;
喬治︰母親芭蕾舞團的小男演員,18歲;
亨利︰我爺爺,黑社會教父;
郁文︰父親的情婦,22歲,芭蕾舞團裡的新白天鵝;

*****************

(第一章)青澀的香蕉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說話沒有人敢不聽,但溫柔的媽媽說的話我沒有一句敢不聽。

家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掛有母親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間的牆上就掛著三幅,我認為是最美的三輻。

一張是母親將左腿高舉過頭,我很難想像平時溫柔高貴的母親能有這麼強的柔韌性;一張是母親被一個青年男子高舉過頭,雙退呈180度的劈叉;母親好幾次紅著臉要將這幅相片換掉,可我總是哭鬧鬧著不肯;最後一張是母親的練功時的站立著的休息照,相片上的母親只有22歲,清純的眼神望著窗外。

當我從母親眾多的相片之中挑出這一張時,母親非常高興,抱著我狠親了幾口,因為這也是她最喜歡的一張。

母親年輕時是芭蕾舞演員,所以沒法留趾甲,平頭的芭蕾舞鞋極大地限制了母親的美足。退出舞台後,現在母親即使在家裡也要穿著她喜歡的高跟鞋,她認為這樣可以使自己不懶散,小腿的肌肉時時處在繃緊的狀態。母親的美足無疑是一流的,我看過許多色情雜誌上專門拍攝美足的照片,可沒有比得上母親的。

母親穿高跟鞋的時候很少穿絲襪,即使穿絲襪也絕不穿那種腳趾頭加厚的那種,她要充份展示她腳趾甲的美麗。

母親有一個專門的修腳師布蘭克,這傢伙艷福不淺,每次精修我母親腳趾甲的時候總是甜言密語的把我母親哄得滿臉通紅,好在最後逐一親吻他手下的藝術品--我母親的腳趾甲。不過我真的很佩服他的手藝,他把母親的腳趾甲修得一根根長長的,呈橢圓狀,大麼趾甲稍稍內尖,更顯妖冶。

塗上深褐色的指甲油,穿上暴露著整個腳背的高跟涼鞋,母親的腳顯得高貴不可逼視,卻又淫蕩無比。

母親的身高是1·73,鞋的尺碼是42碼,五趾修長,大麼趾微微上翹。我經常偷拿母親的高跟鞋手淫,光是幻想著母親的美腳就足夠我噴發不止了。

我私下裡有個願望,就是讓母親穿每一雙她的高跟鞋讓我玩個遍,當然這只是個夢想,而且母親的高跟鞋式樣層出不窮。沒有墊厚襪頭的絲襪包不住母親橢圓形的腳趾甲,所以母親一雙絲襪一般只穿一次就扔掉,這些絲襪和母親的高跟鞋一樣,成了我手淫極好的工具。

家裡雖然有十幾個傭人,可勤勞的母親還是喜歡自己燒菜給家人吃。我和父親也最喜歡母親燒的菜。

我經常通過安裝的攝像頭偷看父母親做愛,雖然攝影頭只能看個大概,但還是非常刺激。

嘗遍各國佳麗和試過無數種玩法的父親,已經很難有什麼刺激可以使他勃起了,母親美妙的裸體只能使他陰莖無奈地動兩下。但母親只要穿上高跟鞋,裸身往那一站,或者再擺個芭蕾舞腳尖點地,雙手向上的姿勢,父親的陽具馬上就行舉槍禮了。

這時候的母親總是暈紅著臉,爬上床去,投入父親的懷抱。父親很粗暴地將母親壓在底下,很快地進入,進入後的父親又顯出他身經百戰的勇猛,激烈地操弄著母親,母親不時地發出呻吟聲以助父親的淫性,她自己也得到極大的快感。父親往往要干母親數百下才射精,而這時候的母親早已美眸迷離、鬢橫鬟亂了。

父親雖然好色,但還是很愛母親,我常聽他笑著對母親說︰「只有你才是我的歸宿」,通常母親這時候臉都紅紅的。

父親通常對一個情婦感興趣的時間不會超過半年,然後就會回到母親懷中。母親雖然對父親非常不滿,但也無可奈何。

郁文的出現改變了這種現狀。郁文實在太美麗了,她有比母親還要高挑的身材,如果說母親屬於溫柔高貴形的美女的話,那她就屬於開朗隨和形。更重要的是,郁文也是個芭蕾舞演員,sosing.com而且是母親原先的芭蕾舞團的新任「白天鵝」。在這一點上,母親最自卑。因為郁文才22歲,就得了許多母親過去夢寐以求也沒有得到的舞蹈大獎。

我一樣偷窺過郁文和父親做愛,在郁文面前父親好像個年輕人,郁文的一個笑容就能使他勃得直挺挺的。當郁文穿上芭蕾舞鞋,來段裸體芭蕾舞,父親甚至跪在地下,懇求女神的賜愛。

有一段時間,我發覺我看郁文手淫的次數竟然超過了看母親手淫的次數。

我對郁文不知道是應該感激還是懷恨。她使父親疏遠了母親,已經三、四個月沒進母親的臥室了,卻使幽怨的母親更經常的來陪我玩。

我心裡對父親羨慕得要命,他有母親,現在又有了郁文,可真是成仙了。我不像父親那麼貪婪,我有母親就夠了。

自從發現郁文在我心中有取代母親,成為我新的性幻想對像之後,我對郁文就有一種懼怕心理。到晚上,我只有跑到母親房間去睡覺,才能逃避偷窺父親和郁文做愛的慾望。

母親開始是拒絕我到她房間裡睡的,後來禁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在哀求的時候,我心裡還有一種快感,心想︰你要是拒絕我,就別怪我幻想別的女人。

母親最後還是同意了,這使我的偷窺行動有了質的提高。

我可以抱著母親的腳睡覺了,睡覺前我還喜歡舔吮母親的腳趾頭,母親發覺我有這個癖好後,幾次想阻止,都被我淚汪汪的武器擋回去了。母親後來也逐漸屈服了,甚至洗去了腳上褐色的趾甲油,好方便我吮吸。

幾個月內,我數不清有多少次我一邊吮吸著母親的腳趾頭,一邊手淫達到高潮的。

大概是淫慾過度,母親發覺我臉色很難看,強拉我去看醫生,醫生也看不出什麼毛病,叮囑母親多給我吃一些有營養的食品,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個10歲的小孩會瘋狂手淫吧!

從醫院出來之後,外面的陽光照得我很舒服,我跳進媽媽的懷裡,要她抱,母親忍俊不禁,開懷大笑,她說那個醫生真是莫名其妙,我們家哪天不是好幾頓的山珍海味。我好久沒見母親那麼高興了,伏在媽媽的懷裡,我心裡也莫名的高興。

母親愛上了她的小情郎--白馬王子喬治,腳趾甲上又重新塗上了深褐色的趾甲油,並且不讓我吮吸。經常半夜趁我睡熟了,偷偷跑出去和他約會。

第二天我看著母親神色開朗,一副昨夜受到滋潤的模樣,我就妒火攻心。無可奈何之下我想到了我爺爺,沒有人不知道爺爺的神通廣大。

沒想到爺爺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意,他讓我進了一間暗室,和我一起看幾盒錄像帶。

那是母親和喬治偷情的錄像帶,自以為行蹤隱秘的母親,她一舉一動都被錄像帶拍下來了。看著母親在喬治的家中和他一起共舞,演出的當然是「白天鵝和王子」那齣戲,最後白天鵝竟然跪倒在王子腳下,吮吸王子的陽具。演出裡可沒有這個劇情!

爺爺看出了我的煩躁,拍了拍手,門開了一下,又很快關上了,一個女人滑了進來,不聲不響地解開我快撐破的褲襠,給我口交。我藉著錄像帶的餘光看清楚這個女人的臉龐,竟然是我的另一個夢中情人--郁文!

一邊看著錄像上母親躺在喬治的身下激動得飲泣,一邊享受著郁文絕妙的性服務,我很快就噴了。噴過之後我腦袋有了一絲清醒,我對爺爺的崇拜達到了恐懼的地步。

「你父親的眼光不錯,」爺爺不急不緩地道︰「你母親是我所見過最美麗的女人,而且風騷、性感。」頓了一頓,爺爺繼續道︰「我老早就想把她騎在胯下了。」

爺爺看到我的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的眼神,笑道︰「我起碼有數百種方法可以使你母親心甘情願地和我交合,可我至今沒有實施一種,主要的原因為了你。」

「為了我?」我吃了一驚。

「她是你的母親,在沒有你的許可之前,我是不會上她的。」爺爺道。

我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爺爺今年66歲了,可供玩樂的時間不多了,因此今天你要做出決定。」接下來爺爺說出了讓我銘記一輩子的話︰「你願意和我一起共享你的母親嗎?」

這時候銀幕上出現的是母親臉部的大特寫,母親激動得哭泣的臉龐,她的熱吻雨點般落在喬治醜陋的陰莖上。確實像爺爺說的,母親是最棒的,現在在我的心中完全充滿了對母親的愛與恨,郁文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她能在一個臭「王子」的體下淫賤地悲吟,為什麼不能是我呢?

我作出了我這一生第一個重大的決定,我答應了爺爺,和他共享我的母親。我很奇怪,爺爺根本不在乎我父親怎麼想,或許在他的心目中,母親也是最神聖的吧?

接下來,難以致信的事,身為黑社會教父的爺爺竟然和我做了十分詳細的規劃。

從母親做愛的傾向來看,她可以跪倒在一個十幾歲的、不值一名的演員腳下痛苦,說明她有極強烈的被犯上的慾望。而且和喬治的每一次做愛她都是在替喬治口交之後就已經達到了數次高潮,說明她是一個性感非常強烈的女人。爺爺細細地分析著,我見到他眼中閃動著綠光。

因此要真正俘獲母親的心,是我必須也要成為一個王子,一個超過喬治的真王子。爺爺下了這個結論。

我嚇了一跳,爺爺接著又說︰「從今天起,你住在我家,我給你請全美最好的芭蕾舞教師。」

我幾乎暈了過去,那不是要離開我母親很久的時間?

「孩子,以後你就會知道,沒得到的東西是最好的。」爺爺感歎道︰「而且在我的計劃中,我和你都是以另外一種面目去佔有你的母親,這樣會給我們帶來持久的新鮮的快感。」

我呆呆著聽著,頭腦發木,想不出我將以什麼面目讓母親在我腳底下悲泣,一個芭蕾王子?

「並且今後在你的生活中,你要對你母親保持高度的尊重,她生了你,這是最主要的。無論她以後在你的胯下多麼放蕩,那只是每個人雙重性格中的一面;而她另外一面,永遠是小約翰聖潔的母親。」

爺爺說完這段話,臉上似乎閃耀著神聖的光輝。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一切就讓萬能的爺爺去安排吧!

爺爺要將我帶走一年,連父親都無法阻止,他或許也知道爺爺要把我培養成他的接班人,因此表示贊成。媽媽可不願意,她摟著我哭了一整個晚上。我心裡卻充滿了一種報復的快感,將頭埋在她寬闊的胸前,嗅著她溫柔的體香,幾乎要醉過去了。

「小甜心,媽媽一個星期會去看你一次,你可不要把媽媽忘了哦!」

那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去和喬治淫交?我心裡惡狠狠地想著。

媽媽見我不做聲,以為我心裡也和她一樣難過,抱著我哭得更厲害了。

到了爺爺家,迎接我的是地獄般的生活。我每天要練10個小時的芭蕾舞基本功。爺爺故意讓我知道他每天晚上都在看母親和喬治的「現場直播」,卻不讓我看一眼。我累得連抗爭的意識都沒有了,通常是練功完倒頭就睡,第二天起來接著練。

母親每個星期天都來看我,爺爺只允許我和她見一個小時的面,當然不讓她知道我正在練她的老本行。

母親得到喬治的滋潤,越來越艷麗了,眼角透著一種春情,讓我心癢難搔。每回母親走後,我都發了瘋似地苦練,直到精疲力竭。

或許我身上有母親遺傳的芭蕾因子,我的芭蕾舞功力突飛猛進,連那個全國最好的芭蕾舞教師都讚不絕口,不過他絕對猜不到刺激一個八歲小孩玩命練芭蕾舞的原因,竟然是為了要姦淫他的母親。

短短半年過去後,我已經成了芭蕾舞的小王子了,芭蕾舞老師對我爺爺誇口說,我是全美國同年齡中最棒的芭蕾舞者了。爺爺十分滿意,當場賞了他十萬美元。

「看,只要你想辦一件事,是沒有辦不成的。」爺爺看著連走路都墊著腳尖走的我,笑著說。

「爺爺,我現在感覺到我就是一個王子。」我 空來了個劈叉。

「好,現在我們可以給你母親一個驚喜了,我的阿拉伯王子。」於是我成了會跳芭蕾舞的阿拉伯王子。

精緻的人皮面具戴在臉上一點也不會覺得不舒服,鏡中的我有著少年維特一樣英俊的臉龐,而我的化名就是維特,我知道我母親將要見到的也是這副臉龐。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