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劫紅顏

(第二章)雙重性格

爺爺這個大導演不慌不忙地安排著每一場戲。先是母親收到了喬治的芭蕾舞比賽的門票,我當然也參加了這個芭蕾舞比賽。因為我的身材和15歲的少年沒什麼兩樣,所以報了15~20歲組,和喬治比賽。

我知道我一定要贏,因為爺爺向我保證喬治不是他步下的棋子,只是他吩咐了別人不許打擾喬治,喬治才這麼安然地霸佔我母親將近一年。如果我輸了,爺爺和我這半年的心血就白費了,就要從頭再來。

我知道我會勝,因為我有著對母親無窮的愛,這種愛是喬治遠遠及不上的。

我憑著我對母親愛的狂熱演繹了一個全新的王子,連爺爺後來說他都難以置信,說我在台上的表演使得他都熱血沸騰。評委們一致給了我滿分。

在我之後上台的喬治士氣受了影響,雖然我看到母親滿懷期盼地看著他,但這可不是她和喬治在家中淫蕩的芭蕾舞。

喬治只列第4名,我想他和我同時都明白了沉迷於淫慾的惡果。

之後的幾天,舉行了盛大的芭蕾舞演出,我的表演依然無懈可擊。母親每場必到,在我接受觀眾送上來的鮮花時,我看到母親好奇和期盼的眼神。

失利後的喬治再也不像個王子,而像個暴君。母親在和他跳芭蕾舞時,也沒有了往日的激情,自然被按著頭進行口交時,也不會激動得痛哭了。

母親雖然水性揚花,但不是那種拿得起放不下的女人。爺爺告訴我,這又是他欣賞母親的優點之一,外表柔弱,內心卻堅強。

喬治似乎忘記了他和母親身份的差別,當有一天母親端莊高貴地約他出來,告訴他一切都已經結束時,他竟然威脅母親他手上有他們交歡的錄影帶,要母親拿一百萬來贖。

此時的母親只恨自己過去瞎了眼,不過她毫不猶豫就簽了張一百萬美元的支票。看著喬治貪婪地拿著這張巨額支票,母親頭也不回就走出了餐廳,再也不願意多看這男人一眼。

當然,貪婪的喬治並沒有什麼好下場,其實在爺爺嚴密的監視下,他根本就拍不到什麼錄影帶。

回到家,母親像小女孩似的痛哭了一場,在她心中完美的王子形象徹底破碎了,我想此刻在她的腦海裡,會不會浮現出我維特的臉龐?

過了幾天母親沒有收到喬治的錄影帶,心中有點忐忑不安。她去到了喬治家中,發覺他竟然失蹤了,母親帶著個疑問離開了喬治家。

接著,爺爺的第二出戲上場了。

我這個傑出的芭蕾舞者當然屬於全城最有名的「王子芭蕾舞團」,就是我父親所掌握的芭蕾舞團,母親可以隨時到戲院的包廂裡看我演出。只要有母親在,我就跳得非常狂熱,直到有一天母親在後台約見了我。

接下來的事情母親做夢也想不到,甚至連我也想不到,爺爺這個大導演又給了我一個驚喜。

我置身在一個阿拉伯的大宮殿之中,我真的成了一個阿拉伯王子。

母親此時被帶到一個房間中,透過房間的玻璃,可以看見各國佳麗匍匐在我的腳下,親吻著我的鞋面;而我則跪在地上,向阿拉伯王公--其實是我爺爺磕頭。

在我選中一名美女之後,其他的美女都退到爺爺身旁。

那名美女名叫志津子,日本人,年齡在25歲左右。當她幫我脫去長袍、露出我白白的陰莖時,就已經激動得飲泣了。

我才10歲,陰毛還沒長出來,但我的陰莖勃起時已經有10厘米長,陰莖體和龜頭仍然保持著奶油般的顏色,我想,光是這一點就可以讓母親崇拜得不行了。

在志津子幫我口交的過程中,爺爺也挑選了一個佳麗,那名佳麗坐在爺爺的身上,使爺爺不用動就可以享受快樂。當然,他們的姿勢是橫向的,這樣爺爺才能扭頭看著志津子給我口交。

這是爺爺安排中很重要的一環。

演出結束後,我來到了母親房間,遞給她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如果進宮,就必需遵守這個規定︰性交時是沒有自由的。在這裡,王公和王子性慾的滿足是最主要的。」

我扮演的是一個沉默寡言的少年,一是怕母親聽出我的聲音,另外也可以加強母親對我的敬畏感。

早已經迷失自我的母親當然選擇了進宮。

之後有一個阿拉伯總管告訴母親這裡的所有規矩,女人們平時都是自由身,但不能和別人性交,必須將性慾留到星期六這一天,在王宮裡集中,淪為性奴。我想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心中肯定鬆了口氣,因為星期天是她到我爺爺家探望我的時間。

我曾經向爺爺抗議,一周只有一個週六,是不是太少了點?

「那樣她才能不迷失自我,在現實和幻想中取得平衡。」爺爺道︰「我不想毀去一個關愛你的母親。」我只能期盼下週六的到來。

第二天是星期天,母親來看我時,我發覺她眼中有著一種迷茫的期待,心想爺爺說的話沒錯。

爺爺今天破例給我們一整天,我纏著媽媽,讓她帶我到迪斯尼樂園去玩,白天的陽光和親情,終於使母親露出慈愛和開朗的笑容。

星期六終於到來了。

一大早母親就驅車來到王宮,她今天刻意打扮得非常漂亮,穿上了她新買的高跟鞋。這雙黃色的鞋嚴格說來不算是涼鞋,穿上它們,母親的每隻腳露出兩個腳趾,腳背被分割成兩塊露出來,顯得非常的悶騷。

可到了王宮中,母親才知道一切的打扮都是白費勁。她被脫光了衣服,重新由專人洗浴,甚至洗腸,白天只允許喝些水果汁。

母親照著鏡子,焦急卻又害怕夜晚的到來,她告訴那些僕人,能不能給點粉讓她遮去眼角的一絲皺紋,可那些僕人都像是又聾又啞,根本沒人理她。

終於到了晚上。母親看到了她的晚禮服,一套白天鵝芭蕾舞裝。母親吃驚得說不出話來,但她還是穿上了這套服裝,此時她的陰道就已經濕了,因為這是她最喜歡、最熟悉的性前戲。

但是母親發現沒有芭蕾舞鞋,地上放的是她那雙新買的悶騷鞋。

母親就以這麼奇怪的穿著站到了大廳中央,到了此刻,她才發覺她的穿著有多麼特殊,其他所有的美女都是赤裸著身體,打著赤腳,一絲不掛,但臉上都化著濃裝,唯有母親不施鉛華。她頓時覺得如抱針氈,她寧願跟她們一樣脫得一絲不掛,也不願意穿著這套滑稽的芭蕾舞服。並且她想,自己是否太自不量力?因為這裡的任何一名美女都年輕,而且漂亮得驚人。她心裡想,自己該是這裡唯一超過25歲的女人。

母親努力想往姑娘們身後站,忽然發覺她已經被裸女們圍在了中間。

「不用躲了,你就是今晚的公主。」王公威嚴又慈和的聲音。

母親此刻頭腦裡一片空白,她只有遵照王公的吩咐去做。

「公主,和我們的王子演出一場白天鵝舞吧!讓我來看看你是不是他所說的真正白天鵝。」

聽完這話,母親又幾乎暈過去。她雖然一直沒有放下芭蕾舞,可這已經成了她做愛前的淫戲,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況且和她共舞的是最新一屆的芭蕾舞王子。

這就是爺爺的心理戰,讓母親由原先高高在上的貴婦,淪為性奴隸,再進一步暴露出她的短處,使她羞辱。

我摟住了搖搖欲墜的母親,開始了我們的第一場舞蹈。

這是我做夢都在想的事,和母親共舞,我在心裡萬分感激我爺爺,是他使我成為一個真正的王子。

母親不適腳的「芭蕾舞鞋」和她略顯生疏的舞技明顯跟不上我輕快的舞步,當她看到旁邊的裸女在一起竊竊私語時,難過得快要哭了。

我突然舉起她,將她往空中拋去,接下來她的動作就是那個掛在我房間裡的相片中的空中大劈叉,當年母親做這個動作時迷倒了無數男人的心,其中包括我的父親。

母親鼓足了勇氣,因為她相信自己完成這個大劈叉是沒有什麼困難的,她甚至可以做到不止180度。

「哧啦」一聲,正當母親神采飛揚地完成這個動作時,她忽然聽到這個可怕的聲音,接著是下體一涼。

我接住母親的腰,將母親放下來,母親習慣性地以腳尖點地的姿勢站立,忽然她發覺所有人都在盯著她的下體。她低頭一看,只見雪白的芭蕾舞褲從中間裂開了,成了名副其實的開襠褲,母親的絲絲陰毛暴露在外頭,似乎在嘲笑她的醜態。

高貴的母親從來沒有受到這種羞辱,她癱軟在我的懷裡,雙手掩面,痛哭失聲。四周忽然一片寂靜,母親挪開了手掌,發覺那些美女們全都移到了王公的身旁,沒有人再用一種取笑眼神看著她,換之而是羨慕和妒嫉的眼神。

整個大廳中央只剩下王子和她。王子已經鬆開了扶著他的手,孤獨地站在大廳中央,等待著她的服侍。

母親哭泣著跪在我跟前,分不清她是委屈還是激動,她顫抖著手,卻又熟練地脫下了我的芭蕾舞褲。這都是從喬治那練來的!這使我剛才對她的憐憫之心消失殆盡,喚起的是對她無情的淫辱之心。

母親見到少年白白的陰莖時,心中的母性洶湧,它是那麼的潔白,那麼的無助,一點也沒有醜惡的感覺,充血的龜頭似乎想和她訴說它的孤寂。母親張開了嘴,含入了顫抖的陰莖。

在那一霎那,我幾乎要融化了,此時的我是一個孤獨的少年,我就那麼挺立著,只讓我的陰莖和母親的嘴唇做著無聲的交流。母親從此成了我的性奴隸,我也回到了家中,重新享受母親給我加倍的母愛。

當然我得兌現和爺爺的協定,實現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在幾次性聚會中故意不選擇母親,而這時候母親只有坐在爺爺身上看別的女人含著我的陰莖。這使她心痛萬分,卻使爺爺和我得到極大的快感。

母親煥發的青春重新使父親迷上了她,母親十分矛盾,因為少年王子不允許她和其他人性交,包括她的丈夫。但母親還是抵抗不了父親的攻勢,重新回到了父親的床上,我每天晚上都能聽到母親歡快的呻吟聲。

母親滿以為和父親的做愛可以瞞得過她的王子,她在和王子的交合過程中多了一種罪惡感,這使得她更加興奮。

在一天和王子晝夜不分的性交達到最高潮的時候,母親突然看到了玻璃後被捆縛的父親,王子在她耳邊道︰「你背叛了我,因此要永遠淪為阿拉伯人的性奴隸。」在絕望中,母親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母親真正成為了一個性奴,被綁架到一艘船上,在船上,受到數名黑奴的輪奸。當然,最後插入母親的都是我一個人。

新主人給母親戴上了陰蒂環,母親的陰蒂得到充份刺激,變得有小指頭那麼粗。主人說,這樣可以在奴隸市場上賣個好價錢。

未卜的前途使母親變得淫亂,我只要用腳趾頭挑弄她幾下陰蒂就可以使她達到高潮。當母親眼睛上 著黑布,跨坐在我的陰莖上,使勁搖著頭,飄舞著她的長髮時,我心中充滿了對她的愛。

在性奴市場上,母親被脫得一絲不掛拍賣,按預先的計劃,我--維特王子的出現使她泣不成聲,我和一個阿拉伯酋長黑龍競價,他竟然叫出一千萬美元的天價,我沒有帶充足的現金,無奈只有放棄,母親頓時暈倒在台上。

這回連爺爺也沒有預料到這個變化。

等待母親的是地獄般的性奴生活,她日漸憔悴。

但是有一天黑龍帶他到一塊鏡子前,按了一個按鈕後,鏡子成了玻璃,她看到了黑龍的新俘虜--少年維特。母親痛哭失聲,只得委身於黑龍。

我為了拯救母親,和母親一樣,成了真正阿拉伯王宮中的性奴,這也使母親的生活有了一絲寄托。

黑龍喜歡玩變態的遊戲,他讓 上眼睛的維特找母親,維特經常都可以十分正確地摸到母親的身上,母親每到這個時候就一絲力氣都沒有了,癱倒在維特懷中。有幾次,眼看著維特從自己身前走過,母親的心都裂了。選錯對象的維特只能看著母親被黑龍姦淫,他自己則被捆成一團,連陰莖也不例外,被其他的女人姦淫。

但到晚上,黑龍卻始終霸佔著母親,讓母親賠她共寢。

看著母親在極度的逆境中盡可能保持平衡,不屈地生存著,我明白了一個女人的偉大。

母親鼓動我進行一次逃亡,說即使死亡也無怨無悔。我問她是否還記得自己的兒子小約翰?母親說,她這樣做正是為了自己的小約翰。

我和母親偷了兩匹馬逃了出來,後面追兵追了上來,騎術不精的母親在跨越一到土坎時馬失前啼,被掀翻在地上,肋骨也斷了兩根,她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力氣,嘶喊道︰「快跑!維特,別管我。」

身後黑龍的毒鞭捲去了母親破爛的上衣,但我的鞭子卻捲住了母親的身體,母親這時候使盡全身的力氣, 空一個劈叉向前飛躍。我看到了母親眼中強烈的求生慾望和對我狂熱的愛,我目眩神離,急忙接住了母親。

「要死我們一起死。」我堅定地將母親摟在懷中,母親緊緊抱住了我,再也不會放開。

黑龍的人圍住了我們,但黑龍卻楞在那,他顯然在痛苦地做著抉擇,母親剛才那個驚艷的動作有如閃電一般,在黑龍的腦子裡劈過。他閉上了眼睛,說出了一段話,讓翻譯轉告我們。

「像瑪麗亞這樣靈魂生動而美麗的女人,應該得到自由,扼殺這樣的靈魂,真主一定不會寬恕我的。剛才那一幕我會永遠記在心裡,我為曾經擁有過這樣的女人而自豪。」

黑龍突然仰天狂嘯,帶著他的人馬風一樣地離去。

爺爺派來接應的人馬很快就找到了我們,由於母親身上的重傷不能坐飛機,所以我們只能乘船回去。

一路上,小約翰的照片和我的愛成了母親活下去的支撐,我用滾燙的吻和我的精液輔助她的治療,竟然使母親奇跡般地很快康復。

生活又恢復了正常,母親回到家種,發覺一切都沒變,只是丈夫更愛她了。兒子也長健壯了,她抱著小約翰,恍如隔世。

母親一連幾天沒有讓父親到她的房間睡覺,而是和我一起睡。我們經常從惡夢中驚醒,母親以為是她失蹤的這一年內我得了這毛病,對我越發愧疚。

到了星期六,母親打扮得十分清爽,到了王宮,迎接她的是那套開襠的芭蕾舞服和那雙悶騷的鞋子。少年維特依然是那麼孤獨,臉上多了幾分滄桑。

兩人合跳了一曲「王子和白天鵝」後,母親依然跪在地上,用她的舌頭和少年的陰莖進行無聲的交流。少年的陰莖多了幾分男性的尊嚴,在母親的口中,彷佛在訴說著無盡的愛戀。母親默默地流下了熱淚,慢慢地打開了自己,迎接著少年的進入。

少年和母親交合時告訴她,今後她可以和丈夫做愛。母親為少年變得尚解人意而哭泣,更努力地侍奉著少年。

母親回到家中,當天晚上就默許父親和她共寢。看著他們激烈地做愛,可能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是他們兒子的恩賜。聽著母親歡快的呻吟聲,我微笑著進入了夢鄉。

從此,母親的生命中就有了三個她最親近的男性,我,少年維特和我父親。

可是母親怎麼也猜不透少年維特的心思,為什麼和她有那樣共患難的經歷?在每個星期六的眾多美女中,還要偶爾選擇其他的美女來傷透她的心,讓她看著別的女人含著少年的陰莖,而自己被王公姦淫,雖然這也讓她感受到母性和性慾同時塞滿胸膛的快感。

她不知道這是我和爺爺之間的協定。

除了星期六,在一周的其它時間裡,瑪麗亞都是一個稱職的妻子和母親。她依然喜歡給一家人做菜,笑容依然像陽光一般的明媚。母親越來越美麗了。

在母親的心中,她和少年維特的秘密是最隱私的。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