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凌辱生活

第一章 放學後的淫辱生活

功課特別好,相貌特別英俊,運動神經又特別靈活的學生,蘆川悠子擔任導師的冰室原治就是這樣的學生。

「冰室君,你看這樣艱深的書能看懂嗎?」

中午休息時發現冰室看電腦工學的書,使悠子感到驚訝。

「這種東西太簡單了。」

冰室說得很酷,然後用無法判斷他想甚麼的大人般眼光看悠子。

不止這一次,發現在上課或休息時間凝觀悠子的眼光也不止一次,那是像死魚的眼睛。

但有時候也會和朋友們熱衷的制造模型。

有時剛做好的模型到教職員室來找悠子。

冰室有一種使人無法猜測他想甚麼的表情,也使悠子感到興趣。而且冰室的家庭是沒有母親的單親家庭,所以悠子自然的對他多照顧。大概是這樣的關系,冰室對悠子也相當熱情。

經過家庭訪問才知道冰室的父親是在繁華街擁有几家俱樂部和酒店的資產家,只是把錢給孩子,家庭的事情完全交給中年的管家夫妻,這種情形可能使冰室少年的心里多少有一點異常。

(如何能使他正常的發揮才能……)

這樣想看看教育指導資料時,下班的時間已經過了很久。

走出校門時,外面已經完全黑暗,也正是交通擁擠的時刻。在擁擠中悠子突然緊張起來。

(是……色情狂……)

悠子發覺有男人的手淫邪的從裙子上撫摸悠子的屁股。

美麗的悠子在公車中,經常成為色情狂的目標。學生時代藉有氧舞蹈鍛練的身材,成為色情狂最理想的獵物。遇到這種情形時,悠子會移開身體或把手擋開,但今天特別擁擠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動作。男人的手得寸進尺的撫摸悠子屁股的雙丘,而且一只手伸向悠子的下腹部。

(啊……不要……)

就是想叫,但看到四周都是男人的視線,悠子不敢叫出來。

就在注意從下腹企圖侵犯胯下的手時,摸屁股的手拉起裙子。

(啊!不能這樣!)

有警覺時,男人的手已經鑽入悠子的裙子里,雖然穿三角褲和褲襪,悠子也產生赤裸的屁股被撫摸的錯覺。

男人的手指順著三角褲的邊緣蠕動,好像在測量屁股的肉感,由下向上搖動撫摸。

(啊……啊……不要……啊!……)

有一股電流從身體流過,下半身顫抖了一下。男入的手指不僅重復在肉縫上撫摸,另一只手開始向下拉三角褲和褲襪,悠子心里感到戰栗。

(不要這樣……我要叫人了!)以這樣的表情轉過頭來瞪身後的男人。

是年輕男人。看到悠子瞪他,手指立刻停止活動,sosing.com但立刻又恢復蠕動。三角褲和褲襪慢慢向下拉動時,公車終于在宇院前停下。

下車……

悠子像逃跑一樣的下車,男人緊迫在身後下車。

是准備跟蹤了……

一股寒意從後背掠過,回家必須要經過昏暗的寺院境內,怎麼辦……?

就在這時候在悠子的身後有人叫她:「蘆川老師!」

突然出現的是冰室,雖然是少年,有人來迎接使那個男人露出憤恨的表情。

「冰室君,謝謝你救了我。」

「老師,你怎麼啦?」

「沒有甚麼重要的事。對了,這麼晚的時間,你為甚麼在這里?」

「我一直等老師回來。」

冰室好像還沒有回家,還帶著書包,而且冰室的家是反方向。

「老師,這是我釣到的。」

冰室手上的塑膠袋里有一條大魚,大概是想給她看這個東西等了几個小時。悠子覺得冰室很可愛,冰室臉上露出純真的笑容。

「老師,今晚爸爸不在家,所以……」

「所以怎麼樣?冰室君。」

「我可以……住在老師這里嗎?」

冰室用懇求的表情看著悠子,他還說已經打電話給管家,要住在老師這里。

悠子想了一下,笑著點頭。沒有母親的家庭一定很寂寞,而且也不能就這樣讓他一個人回去。

冰室按住悠子的手雀躍不已。

「但只有今天一個晚上。不過這樣決定了,就要為你做一點好吃的東西。」

悠子和冰室并肩向回走。因為在公車里遇到色情狂,所以有冰室陪著走過昏暗的境內,還是會有安全感。

境內邊有三樓建築,悠子就住在這棟公寓的三樓,是出租的二房一廳。

「冰室君,我去換衣換,你在這里等一下。」

悠子走進里面的房間脫下洋裝挂起來,然後是襯裙,三角褲和褲襪已經被色情狂褪下到一半。

准備也換三角褲和褲襪向下脫時,悠子發現冰室在偷看。

(嘿!冰室君,偷看女性換衣服是不禮貌的。)

悠子急忙把三角褲穿好。

怕冰室會看到,悠子僅脫下褲襪,穿上襯衫和迷你裙。

「冰室君,你先去洗澡,我會做很好吃的東西。」

「嗯。老師,穿迷裙最好看,大腿特別美。」冰室說完就沖進浴室。

悠子系上圍兜。想要給沒有母親的冰室吃到家常菜,烤漢堡、炸雞、布丁。

「哇!太好了,都是我最喜歡吃的。」從浴室出來的冰室發出興奮的歡呼聲,然後幫忙運菜和餐具搬到餐桌上。

當悠子把炸過東西的油倒回容器時,在背後感覺有異常的氣象,好像後面有人在偷看迷你裙的里面,可是正在處理滾燙的油,沒有辦法回頭看。等到倒完油回頭時,冰室正從地上站起來。

「老師,我掉了筷子。」冰室露出幼稚的笑容。

是多心嗎?但悠子確實感受到有強烈的視線進入迷你裙里,假設偷看的就是冰室,一定也是對母親的響往。悠子告訴自己:因為在公車上遇到色情狂,自己的感覺特別敏感。

「老師,真好吃,就好像媽媽回來給我做的。」

看到冰室高興的說著顯示旺盛食欲,悠子也感到很滿足。

「冰室君,現在也看電腦的書嗎?」

「已經看完了,現在看其他的書。」

「是甚麼書呢?」悠子問。

這樣單獨二個人談話,是進一步了解冰室的最佳機會。

冰室沒有立刻回答,忙著吃漢堡和炸蝦。

「我想知道你看甚麼書?」悠子做出不在意的樣子問。

「老師,是女體生理學。」

冰室說完又露出想甚麼的成熟眼光,用這樣的目光凝視悠子隆起的胸部,然後轉到從迷你裙露出的雙腿。

「老師是美女,又有很好的身體,從女體生理學的立場,我很有興趣。」

「你……說甚麼?冰室君……」悠子懷疑自己聽錯,不由得反問。

但這時候冰室已經恢復他純潔的眼光。

「老師,炸蝦真好吃。我釣的魚也是用炸的嗎?」

看到大口吃漢堡的冰室,悠子覺得他還是純真的少年。

吃完飯後冰室也幫忙清理。

「老師若是我的媽媽該有多好。」

冰室說几次這樣的話,每次悠子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不過,能知道冰室缺乏母受,同時他也顯出和悠子在一起非常快樂的樣子。

「啊,已經這樣晚了,快一點把作業做完,你做功課時老師去洗澡。」

「我也想和老師一起洗。」

「你不是洗過了嗎?不想做功課是不行的。」悠子說完走進浴室。

冰室好像很無奈,只好拿出書本開始作業。

悠子脫下上衣和迷你裙,把乳罩和三角褲一起塞入洗衣藍的底下就走進浴室。

熱水使她感到非常舒暢,躺在水里,美麗丰滿的乳房在水里搖動,雪白的皮膚充滿彈性,最近很忙沒有時間做有氧舞蹈,但悠子的身體沒有一點贅肉。

悠子很仔細的洗身體,尤其在公車里被色情狂摸過的屁股和大腿。那樣大膽的色情狂還是第一次遇到,很討厭,想起來就感到生氣。

開始洗頭發時,悠子覺得外面的脫衣間有人的動靜。

「是冰室君嗎……你在那里嗎?」

沒有人回答。是自己的錯覺嗎?但悠子的裸體還是覺得有人在看。

伸頭看洗衣間也沒有人,但立刻又有刺人的視線,不僅如此,剛才帶來放在脫衣間的睡衣也不見了。准備換的三角褲是用睡衣包起來的,沒有辦法,只好用浴巾披在裸體上走回房間。

看到睡衣放在化妝台的椅子上。

(忘記帶去了,今天晚上真是有點奇怪。)

悠子露出苦笑,冰室正在做功課。

「老師,快要做完了。做完以後我會給老師一杯果汁。」冰室說完閉上一只眼睛看悠子。

悠子伸手准備拿睡衣時,響起電話的鈴聲。

「喂,我是……」

「嘿嘿嘿,是悠子嗎?你不但美,身體也漂亮,做學校的老師太可惜了。」

聽到低沉的男人聲音。這是調戲的電話,如果在平時會立刻挂斷,但聽到下一句話,悠子沒有采取動作。

「你竟然在學生面前赤裸的只披一件浴巾。剛洗完澡的樣子真叫人受不了,嘿嘿……」

男人的話好像從甚麼地方看到她一樣。為甚麼知道她身上只有一件浴巾?而且這個人還知道悠子有海誓山盟的情人,現在去美國的大學研究,准備一年後回來。

「有這樣丰滿的肉體,和情人離開一年,身體會受不了。」

「你是誰……為甚麼知道這種事?」

「想男人了吧?我來和你做愛好不好?嘿嘿,我至少能喂你几十次。」

「你是誰?」悠子對電話大叫。

悠子慌張的也沒有注意到,冰室的眼睛正在看她几乎從浴巾露出來的乳房,和赤裸的大腿。從浴巾几乎快要看到悠子的乳頭或大腿根的草叢,濕濕的頭發散發出性感的光澤。

「老師,你喜歡甚麼樣的姿勢?喜歡像野鼠一樣從後面插進去吧?」男人不停地說些淫穢的話。

「你用甜美的聲音要求從後面插入肉洞里,嘿嘿……」

「不要胡說八道!」悠子用力挂斷電話。

「老師,怎麼回事?」冰室遞過一杯果汁,好像很不放心的問。

「冰室君,不用擔心。謝謝你的果汁。」

悠子一口氣喝光果汁。可能是因為在公車里遇到色情狂,又是調戲電話,連續不愉快的遭遇,使她感到厭煩,不由得感到目眩,手里的玻璃杯几乎掉下去。跟著覺得很疲倦,身上的力量消失,又產生睡意,連穿睡衣的氣力也沒有了。

「冰室君……老師要睡了……」

「我可以和老師一起睡嗎?」

「不要說像嬰兒的話……」說完就倒在床上。

(難道有人下藥?……)覺得奇怪的意識很快消失。

冰室看悠子的表情做出得意笑容,然後轉動悠子的身體使她仰臥,伸出手去拿卷在身上的浴巾。

「冰室君……你做甚麼?……」

「要看老師的裸體,我要檢查老師的身體為甚麼會這樣子?」

「冰室君,不可以胡說,這樣的玩笑太……」

悠子想活動身體,可是雙手麻痺不能動彈,意識蒙朧,連說話的聲音也無力。

冰室從悠子的身上慢慢拉開浴巾,像剝開魚肚般左右拉開,露出一絲不挂的裸體。

「啊……不要……」

悠子不由得大叫,但還不相信眼前的情況是真的。不相信自己的學生所做的。

「蘆川老師的身體真美。」冰室像看到耀眼的東西瞇縫眼睛。

悠子剛洗完澡的雪白皮膚,發出帶一點粉紅色的光澤。身體躺下後,乳房仍保持美好形狀,光滑的頭部和曲線玲瓏的細腰,性感的大腿根有散發黑色光澤的草叢和潔白的皮膚形成強烈對比。

冰室露出高興的笑容,由上向下看悠子的裸體。像死魚的眼睛般可怕的視線,在悠子的身上徘徊,因為有純真的面貌就顯得更可怕。

「我要開始檢查老師的身體了。」

冰室從自己的書包拿出一本很厚的書放在悠子的身邊,是女體生理學的書。

「啊,冰室君,你要做甚麼?」

「我剛才說過,正在看女體生理學,只看書沒有意思,所以要用老師的身體來對照。」

「這……」

無法相信冰室說的話,這樣的少年對女人的身體有興趣也是難以相信的事。是戀母情結?可是,現在的悠子已經沒有辦法深入思考。

「你不要這樣,老師不答應。」

「不答應也可以,已經在果汁里放藥,老師是沒有辦法動了……」

「冰室君!你……」

果然下藥了!確實手腳都不能動,這時候對她做甚麼都不能阻止,這樣的情況增加了悠子的恐懼感。

冰室看一陣書,然後為點頭說:

「老師的乳頭很小,也很美,這是因為沒有讓男人摸過的關系吧?」

然後伸手撫摸悠子的乳房,搓揉時乳房隨著彈動。

「老師的乳房真軟。」

「啊……放開手……啊……」

「書上說,這樣弄會很舒服,老師舒服了?」

冰室用雙手撫摸悠子的乳房,還低下頭把乳頭含在嘴里。

「啊……」悠子不由得發出哼聲。

手腳完全麻痺不能動彈,但乳頭卻非常敏感的感覺出冰室的嘴唇,冰室就像嬰兒吸吮母親的奶,令悠子產生強烈騷痒感。

「冰室君,不能這樣……」

悠子的愛人去美國已經半年,在這段時間里悠子是孤單的。雖然是少年,但冰室的嘴唇讓她回憶和情人的作愛,使她感到恐懼。

「老師,書上說舒服時乳頭會硬起來,果然是真的。」

不止如此,說一些女人性感若是如何的話,用手撫摸悠子的脖子和腰部,冰室的手這樣逐漸向下移動,碰到黑色的草叢。

「不能這樣!」悠子像被火燒到一樣尖叫。

「老師,書上說會濕潤,那是怎麼一回事?」

「你不用知道那種事!快……住手!」

「老師不告訴我,我只要分開腿就知道了。」

冰室用手指在陰毛上來回撫摸,露出高興的笑容。想到雙腿要被他分開,悠子臉上出現怒氣。

「不要胡說……不可以做那種事。冰室君,要聽老師的話。」

「可是,我想看呀。不知道老師的大腿根是甚麼樣子?」

冰室用手指尖梳理悠子的陰毛,陰毛下的小山丘高聳,還有一道肉縫。這個東西好像引起冰室的興趣,凝視一下後,抓住悠子的腳。

「不要這樣……」

在這樣明亮的地方,就是情人也沒有讓他看過。可是,想用力也用不上力,只會留下雙腿同時左右分開的感覺。

「不要……不要……」

叫破喉嚨也沒有用,悠子的雙腿被拉開成一直線的程度。作為一個女人,最想隱藏的地方卻暴露在自己學生的面前,說是羞恥,不如說是恐懼。不用看也知道冰室的眼睛看那里,最神秘的嫩肉受到視線的刺激感到火熱。

「原來蘆川老師的身體是這樣的,我好興奮。」

「不行……冰室君,不能看,不可以看老師……」

悠子不顧一切的大叫,可是冰室沒有停止,不但沒有停止,反而蹲在悠子分開的雙腿間。

「我要給老師看更仔細,我對老師的身體感到很滿意。」說著用手指把二塊肉片向左右拉開。

「哎呀!」從悠子的嘴里又發出慘叫聲。

悠子對自己過分羞辱的姿態几乎要發瘋。雖用藥物使她的手腳失去自由,但她的身體顫抖,說明悠子受到的羞辱有多強烈。

「啊……不要了……饒了老師吧……」悠子忍不住開始啜泣。

對方盡管是少年,受到玩弄是沒有兩樣。

「快……不要這樣……」

雖然悠子不斷哀求,但冰室把臉靠近到几乎碰到陰門,還忘我的在喃喃自語:「了不起……太妙了……」

悠子暴露出來的淫肉,有新鮮的肉色,那種構造可以說非常優美,几乎以為是處女的東西。

常看到小孩喜歡分解鐘表,或拔下昆虫的翅膀,而現在的冰室就是如此。得到一個叫悠子的玩具,忘記一切的存在用手指玩弄。

這樣摸弄一陣後,冰室又看女體生理學的書,然後和悠子的肉體對照。

「這里是尿尿的洞,老師的尿就從這里出來的吧?」

完全暴露出好奇心,冰室一面看,一面用手指確定那個位置的存在。

「這個是陰核……老師,是這個吧?」

「不要……啊……哎喲!」

「奇怪。老師,還沒有出來呀!」冰室用手指壓在陰核的頂點上,剝開包皮,露出粉紅色的小肉芽。

「這里是最有性感的地方吧?老師的性感帶也是這里吧?」

冰室在剝開的嫩肉上用指尖摩擦,立刻從悠子的嘴里發出尖叫聲。

「哎呀……唔……」悠子的下體顫抖,接著是痙攣。

因為叫聲特別大,嚇得冰室放開手,但立刻又笑起來。

「哈哈哈……老師,真的這樣敏感嗎?」

對悠子激烈的反應似乎感到興趣,冰室又在陰核上玩弄。

「啊……不要在那里!不要!啊……」

「真好玩,這里好像是讓老師哭的開關。」

「不要……唔……唔……」

悠子從喉嚨擠出哼聲,作夢也沒有想到會受到自己學生的凌辱。電流從身體掠過,騷痒感愈來愈強烈。就是一百個不愿意,被摸弄的陰核也開始充血膨脹。

「啊……」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