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凌辱生活

雖然少年的手法不熟練,但最敏感的地方受到玩弄,二十五歲的成熟肉體是不可能承受。就是想抓住手指,可是她的身體不由得響往冰室的手指。愈來愈強的騷痒感產生熱度,使身體的內部開始溶化。

「那樣的……不行啊……」

悠子感到狼狽,現在是受到自己學生的玩弄,但不相信自己的身體會有這種反應。

「喲!出來像湯汁一樣的東西。」冰室也發覺從悠子的陰戶滲出蜜汁。

難為情的反應,被學生看到的恐懼感,使悠子發出更尖銳的啜泣聲。

冰室急忙轉頭看書。

「在這里……女體性感的高昂生理現象,是陰部不斷反覆收縮與松弛,分泌巴多林氏腺液……」

「不要……看那種東西……」

「老師,流這個液體是為了幫助性交時的滑潤吧?」

「啊……」

強烈的羞辱几乎使悠子昏過去,而且無法克制哼聲。身體不能動,反而使集中力集中在一點上。

「老師,快要溢出來了,而且還在蠕動。」

「不要說了!」

「對了,那里是陰道……」

冰室的手指進入肉洞里,摸到最里面的深處,改用二根手指。

「……不要……快拔出手指。」

「老師,這里好熱,也很窄小。」冰室用插進去的手指,在濕潤火熱的肉洞里活動。

「小雞雞就是插入這里吧?老師的這里已經通過多少次了呢?」說完又看著。

「嬰兒也是從這個洞鑽出來的,真不相信能從這樣小的洞生出來。」

「求求你……不要欺負老師了,饒了我……」

「不行啊,還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

「這……」不知還要受到這個少年怎麼樣的羞辱,悠子感到無比恐懼。

「這一次要看一看甚麼是性高潮。」冰室看著書說。

究竟冰室對書上說的能了解多少呢?

看到冰室從皮包拿出的東西,悠子的恐懼達到極點,他手里拿的是模仿男人性器的假陽具。悠子從來沒有用過那種東西,但至少知道做甚麼用。

「老師,用這個讓你洩出來吧!」

冰室把假陽具送到悠子面前,壓下開關時,發出電動的嗡嗡聲,假陽具的頭和軀干開始扭曲。

「不能用那種東西……千萬不能胡來。」

悠子的聲音几乎是哭泣的,在看到假陽具以前,曾經認為少年只是受到好奇心的驅使而已,但現在的恐懼感達到頂點。用那種可怕的道具,自己身體會變成甚麼樣……

「饒了我吧……不要……不要……」

不理會悠子的哀求,假陽具頂端開始襲擊悠子的身體中心。

「哎喲……」悠子發出哭叫聲。

「老師,你討厭就奇怪了。書上說,女人會高興的。」

「不要……」

「老師,我要插進去了。」

假陽具慢慢進入肉洞里,悠子從喉嚨發出慘叫聲。有異物進入的恐懼感,使悠子全身的血液逆流,几乎從汗毛孔噴出來。但濕潤火熱的肉洞里,悠子自己能感覺出肉壁纏住假陽具。

「唔……唔……」悠子把牙齒咬的吱吱響,屁股發生痙攣。

「好厲害,愈來愈進去了。老師,這樣很舒服?」

「唔……」悠子無法回答,甚至于呼吸都感到困難。

假陽具的頂端碰到子宮口,淫邪的顫動與扭轉使悠子感到窒息,這是悠子從來沒有經驗過的強烈感覺。女人的官能受到震撼,身體里好像有火在燃燒。悠子很快就被錯亂的波濤翻轉,呼吸更困難。

「啊……唔……噫……饒了我……」悠子哭泣、悶哼、慘叫。

在熾熱的官能火焰中,眼前變成一片空白,甚麼感覺也沒有了。

不知經過多少時間,聽到鬧鐘聲悠子才醒過來,朝陽從窗帘的縫隙投入房里。悠子全身是汗,突然想起昨夜的事,大叫一聲坐起來,不能動的手,現在完全能動了,應該是赤裸的身體上蓋著浴巾。在她的身邊有冰室露出幼稚的表情熟睡,就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

(是夢……昨夜的事是惡夢嗎?)弄不明白。

悠子向四周看一看,然後檢查冰室的書包,可是沒有女體生理學的書,也沒有丑惡的假陽具。

(……原來是夢……)

悠子嘆一口氣,那樣純真睡相的冰室不可能做出那種可怕的事。不過想起來那個是可怕的夢,不相信自己的身體會為夢中的事濕潤。是公車的色情狂和調戲的電話,混亂悠子的心使她的精神異常嗎?可是下體的倦怠感是甚麼呢?心理留下疑惑的悠子走進浴室淋浴。

(是惡夢……)悠子好像要甩開惡夢一樣,用力搖動淋濕的黑發。

悠子開始洗身體後不由得發出狠狠的聲音。肥皂的手碰到乳頭或大腿根時,立刻出現強烈發痒感,身體開始火熱,敏感的程度使自己都難以相信。

(為甚麼這樣淫蕩?……變成這樣……)悠子又用力甩頭。

也許是可怕的夢,懶洋洋的倦怠始終沒有離開悠子。

離開浴室穿上新內衣,為使精神振作選擇緊身的衣服。深藍色的套裝,裙子是短裙,整理頭發重新化妝。

「冰室君,快起來,不然會遲到了。」搖醒冰室。

「我還困。」揉搓眼睛的冰室,看到是悠子就急忙爬起來。

「老師……為甚麼會在這里?……」

說一陣糊涂話後,發出興奮的叫聲,像小孩向母親做的一樣抱住悠子。

「想起來了,我是住在老師的房里,是和蘆川老師在一起。」

看到這樣純真無邪的冰室,悠子更覺得昨夜的事是一場夢,同時覺得自己懷疑學生是不應該。

「快去洗臉,馬上就要吃早餐。」悠子溫柔的對冰室說。

吃完土司和火腿蛋的早餐,二個人一起去學校。冰室撒嬌的抱住悠子的手臂不放。

向公車站走去時,悠子的步伐很不自然,下體的倦怠感還沒有完全消失,而且走路會引起騷痒感。雖然有乳罩,但乳房覺得特別沉重。悠子不由得停下出步,很想蹲下去。

「老師,怎麼了,不舒服嗎?」

「不要緊,沒有事的。」悠子盡量做出平靜的表情。

公車來了,這個時間當然是擁擠。

「冰室君,要抓好老師。」

二人走上公車,冰室想以小小的身體站穩,但沒有辦法,只好抱緊悠子。

(啊……啊……)

感到冰室的手在身上,悠子下體的騷痒感更強烈,屁股顫抖一下,悠子的身體好像比剛才更敏感。

她沒有辦法推開拚命抱緊她的少年。

(啊,我是怎麼回事……)

悠子咬緊下唇看車窗外的風景,要轉移注意力,不然精神會集中在大腿根上。

偶然轉回頭看車里時,悠子看到一個年輕男人,立刻緊張起來,他是昨天在公車里摸她的色情狂,他笑了一下,向悠子這邊走過來。

(啊……是那個男人……怎麼辦?……)

怒子感到狼狽,現在這樣騷痒的肉體如果像昨天一樣被摸……悠子緊張得也沒有發覺冰室的手已經落在她的屁股上。

很顯然的那個年輕男人是把悠子看成目標,眼睛像狩逐獵物,在擁擠的人群中設法想走過來。

(不!不要!)

悠子想逃走,但擠得動彈不得,但那個色情狂也一樣,沒有辦法接近悠子。

悠子在學校前的公車站牽著冰室的手下車時,那個男人露出失去寶物般的遺憾表情。

開始上課後悠子也無法集中精神,下體的倦怠感與騷痒感愈來愈強烈,不得不用手從裙子上壓迫大腿根的部位。

(為甚麼……會這樣?……)悠子對自己身體的情形感到氣憤。

去廁所時忍不住用手在大腿根撫摸時,強烈的快感使她的身體顫抖,而且陰戶里溢出蜜汁,連自己都難以相信會那樣火熱,很想就這樣開始手淫。

(不行啊……那樣會更難過的……)悠子這樣警告自己同時咬緊嘴唇。

可是,悠子已經無法阻止自己。手指開始在花瓣上撫摸,另一只手不知不覺的揉自己的乳房。

「啊……」從悠子的嘴里吐出火熱的呼吸,同時開始想遠在美國的情人。

就在此時,聽到牆外有聲音,悠子緊張的停止手的動作。

(是誰?)

又聽到聲音,確實有人。

發現牆上有小洞,同時在小洞外面有眼睛,悠子嚇得呼吸都快停止。

有人窺視,而悠子是蹲在馬桶上,雙膝向左右分開。

「啊!甚麼人!」

悠子只顧夾緊雙腿,忘記穿好三角褲就站起來拉下裙子。

感覺出外面的人逃走,急忙從那個小洞向外看,但已經看不到人了。

想到不只是排尿行為,還有淫蕩的手淫也被看到時,悠子几乎昏厥。

(好慘……)

悠子重新穿好三角褲流下眼淚,下體的騷痒感,使悠子的感受更悲慘。幸好今天是星期六,下午可以不用上課。

下課鈴聲響起,學主們開始放學。悠子站在教室的窗邊,像虛脫的人一樣向外看,恢復警覺時校園里已經沒有學生的影子。

「蘆川老師。」

回頭看時,冰室站在那里。

「冰室君,你還沒有走?快一點回家吧。」

「是……可是……」冰室好像對悠子有話要說的樣子。

「你有事嗎?」

「老師今天好像沒有精神,我不放心……」

「你為老師擔心……謝謝你。你很體貼,但沒有甚麼事,放心吧。」

悠子做出笑容說,覺得冰室是溫柔的好孩子。

「我們一起離開學校吧。」

「是……我去拿老師的皮包。」冰室很快的從教職員室拿來悠子的皮包。

「老師,辦公桌上有這個東西。」冰室連同皮包交給悠子一張便條紙。

上面寫著:請立刻到體育館來。

「沒有署名,會是誰呢?……老師要去一下體育館,你可以先回去了。」

「我也要去,我不放心。」冰室跟在悠子的身後。

體育館是在校舍後面,剛新建完成,一樓是室內游泳池,二樓是室內運動場,准備從下月開始啟用。放學時間已過,里面完全沒有人影。悠子走上二樓說:「有沒有人?」但沒有人回答。

冰室也東張西望,他拉一下悠子的手,好像要告訴她甚麼事。悠子回頭看時,在門口出現一個年輕男人。

「啊,你是……」

悠子美麗的臉孔變為驚慌抽搐,今天早晨又想調戲悠子的色情狂站在門口,手上還有一把發光的匕首。

「蘆川悠子老師,你被騙了。嘿嘿嘿,今天要和你大干一場。」男人用低沉的聲音笑著說,「老師,你明白了吧?現在你要在這里被我強奸。」

悠子握著冰室的手向後退。

體育館有隔音設備,就是大叫外面也不會聽到,而且還沒有正式使用,除了那個男人擋住的門以外,其他的門都是上鎖的,這種情形增加悠子的恐懼感。

「冰室君,你聽清楚,那個男人想害老師,所以你要去求救。」悠子一面後退一面小聲對冰室說。

「老師把那個男人引過來,趁這時侯你要跑出去。」

「嗯,我會照老師的話去做。」冰室好像也了解事情的嚴重性,露出嚴肅的表情。

「冰室君,盡快去叫人來,不然老師就……」悠子又說一次。

沒有能逃出去的信心,只有在冰室叫人來以前盡量爭取時間而已。雙腿抖擻,穿高跟鞋的身體快要倒下。

「差不多該痛快了吧,嘿嘿嘿。」男人拿著匕首慢慢逼上來。

「啊!冰室君!拜托你了!」

悠子說完向右,冰室向左逃跑,彼此盡量離開。

「嘿嘿嘿,蘆川老師,你逃不了的。」男人根本不理會冰室,一直逼向悠子。

悠子看到冰室趁這個機會從男人的身後沖出門口,那個男人不知有沒有看到,露出淫笑更逼向悠子。

悠子拚命逃跑,但他絕不讓悠子接近門口,逼她向里面逃。

「不要!不要靠過來!」悠子一面慘叫一面躲避。

「救命啊……來人啊……」明知有隔音設備,但悠子忍不住大叫。

知道門是鎖的,但還是拚命的轉動把手。

「嘿嘿嘿,你以為能逃走嗎?我會好好的疼愛你。」

「不要……不要迫來……來人啊!」

「昨天准備在下公車後就干你的,但那小子給耽誤了。今天是不會讓你逃走的了。」男人笑著伸出舌頭舔嘴唇,一點沒有急躁的樣子,好像對這種事很熟練。

「老師,認命吧。我在電話里也說過,會從後面給你插進去的。」

「……」

悠子說不出話,打電話的原來也是這個男人……

悠子美麗的臉露出恐懼和絕望的表情,後面已經是牆壁,終於被逼到無路可逃的地方。

「老師,抓迷藏的游戲結束了。」男人手里的匕首壓在悠子的脖子上。

「救命……」聲音沙啞而顫抖。

「嘿嘿嘿,我就是最喜歡強奸這種正在恐懼中的女人。」

男人用匕首使悠子不敢動,然後慢慢拉下褲子的拉鏈。

「我要從後面給你插進去,就在這里趴下吧。」

「饒了我吧……」

「不行,首先就要猛然給你插進去。嘿嘿嘿……然後再慢慢享受。」

「啊……」悠子的嘴唇頭抖。

冰室去叫的人還沒有來,這樣下去會被這個男人強奸,無論如何都需要繼續爭取時間。

男人從褲前拉出肉棒。悠子看到粗大的樣子倒吸一口氣,恐懼使她急忙轉開視線。

「快一點!四腳著地。」

「等……等一等……我聽你的……但我不要太突然。」

悠子拚命的說,男人冷笑後用匕首在悠子的腕上拍打。

「不可能等的,絕對要立刻插進去,嘿嘿嘿。」

「那樣太過份了……女人的身體不是那樣的……求求你,我會聽你的話的。」

「既然要被強奸,老師也想快樂一下嗎?」

「是……是啊。」

悠子為爭取時間不得不這樣說,她不斷告訴自己,這樣就能等到冰室叫人來救她了。

男人做出考慮的樣子,然後淫笑說:「那麼,先痛快的玩一下,然後再插淮去吧,嘿嘿嘿……」

他把悠子拉到鐵棒下,在身前把雙手綁在一起,多餘的繩子挂在高高的鐵棒上用力拉,悠子的身體形成舉起雙手,用腳尖站立的姿勢。

「啊……為甚麼要困綁呢?饒了我吧……」

「你再嚕嗦就立刻給你插進去。」

「那……」

悠子只有咬緊牙關忍耐,被困縛失去自由會增加恐懼感。

「現在繼續做公車里的事吧,嘿嘿嘿……」

「……」

「你答應過也要痛快的,你露出不痛快的樣子就立刻從後面插進去。」

男人來到悠子的身後緊緊貼在身上,從裙子上慢慢撫摸悠子的屁股,另一只手在下腹部上。

「啊……啊……」

悠子不由己的發出哼聲,這樣撫摸後因恐懼消失的搔痒感再度出現。

「老師,你的聲音很性感呀,嘿嘿嘿……身體真不錯。」

「啊……啊……不要……」

男人的手摸過的屁股和下腹部,立刻感到火熱,也使騷痒感更火熱。

男人的手指順著三角褲的線條蠕動,重新展開公車上的行為。

男人的手進入裙子里,把三角褲和褲襪的松緊帶放在一起從後面向下拉一點。

「在公車里走到這里為止的。嘿嘿嘿,在這以後的是准備今天早晨做的。」

「……」

悠子咬緊嘴唇軟弱的搖頭,如果張開嘴會發出羞恥的哼聲。

(冰室……快來……快來救我……啊……)悠子在心里不停的呼叫。

「美麗的老師,要開始脫了。」男人故意告訴悠子要先拉下褲襪。

「啊……不要!」

「不能這樣叫。在公車里怎麼能顯出這種聲音!嘿嘿嘿……」

從腳下脫去褲襪。這次是在裙子里用雙手拉三角褲,故意拉二、三下松緊帶,增加悠子的恐懼感,然後慢慢向下拉。

「啊……不要……千萬不能這樣……」悠子拚命搖頭和屁股。

三角褲經過屁股的頂端到達大腿上,強烈的羞恥感使悠子昏過去,但男人還不放松。

「怎麼樣?老師,這樣脫三角褲的滋味,嘿嘿嘿,你的陰戶已經開始騷痒了吧?」男人說著向里面看。

「喲,這三角褲上,已經濕淋淋了。」

「啊……不要說……」

「嗚……」悠子哭泣。

男人從悠子的腳下脫去三角褲,故意翻轉過來,一股特殊的女人味散發出來。

「看這種樣子,肉洞里已經等不及了。嘿嘿嘿……」

「啊……不能看那種東西!」

「你不要我看三角褲,是要我看你的陰戶嗎?」

「不!不是的!」悠子瘋狂的搖頭。

男人大笑。又像公車里般來到悠子的身後,從裙子上撫摸屁股和下腹部。

「嘿嘿嘿,不穿三角褲的味道也不錯吧,現在要告訴你會有多麼好。」

男人的手要進入裙子里,悠子的身體顫抖。

「啊……先摸我的乳房吧。」悠子哭著說,設法想把男人的注意力從她的下體移開。

(冰室……你在干甚麼……快來救我……)

這樣爭取時間不知能做到何時,男人的興趣轉到下體也是時間的問題。

「喲,還要想摸乳房,真是貪婪的老師。」

男人用匕首割斷上衣的鈕扣向左右拉開,然後猛然拉乳房,美麗丰滿的乳房很有重量感的在搖動。

「嗯,難怪會要求。你的乳房真不錯,好像敏感的樣子。」

男人用力抓住揉著,更在指尖乳頭夾弄。

「啊……啊……」悠子的乳頭立刻挺起,開始出現騷痒感,後背顫抖,乳頭的騷痒感使下體產生麻痺。

還有從早晨一直忍耐的東西就要崩潰的樣子。就是拚命的想忍耐,陰戶里感到火燒般的熱,不由已的扭動屁股。

「饒了我吧……」悠子咬緊牙關忍耐。

男人另一只手滑入裙子里。

「不要……啊……不要……」

「不要假裝了,我知道已經濕淋淋的樣子。嘿嘿嘿,身體是誠實的。」

男人的手慢慢從屁股、大腿摸到大腿根。

「啊……不要……」悠子的屁股猛烈扭動仰起上身。

「哎呀……不要……」

不管悠子瘋狂的哭叫,男人的手指從肉縫進入。里面確實火熱,同時濕淋淋的嫩肉纏繞手指。

「不要……啊……」

像慘叫的哭聲因快速蠕動的手指而變小,想夾緊大腿拒絕男人的手,但這種力量也立刻消失。

「這種樣子已經可以用了,你恨不得讓男人的粗大東西馬上插進來吧?」

悠子發出啜泣聲,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氣時,男人才收回手,然後又拿匕首架在悠子的脖子上,這才開始割破衣服。

沒有多久的時間,悠子愛成一絲不挂的裸體。

「你的身體真不錯,讓這種人做學校的老師太可惜了。」男人瞪大眼睛在赤裸的肉體上掃瞄。

「我要摸到深處,把腿分開吧。」

「啊……不要……」悠子哭著搖動黑發,同時扭動屁股,但也顯得軟弱無力。

「真是的,連自己分開大腿的力量都沒有了嗎?」

男人在悠子丰滿的大腿上打一掌,拿出繩子在悠子的腳踝困綁。

「嘿嘿嘿,老師,我會讓你分開很大。」

「饒了我吧……不要……救命啊……」悠子哭著扭動裸體。

(冰室……為甚麼還不回來……這樣下去……)

恐懼和絕望感使她哏前一片黑暗,男人笑著慢慢拉捆綁腳踝的繩子。

悠子的裸體吊在鐵棒上,困綁雙手的繩子在鐵棒的中央,左右分開的雙腳是栓在鐵棒的二端吊起。

悠子的頭向下垂,一絲不挂的裸體仰起浮在空中,因此悠子的恥部徹底分開暴露出來。

「一切都露出來的樣子很好看。蘆川老師,我全看到了。」

男人一面摸悠子的屁股和大腿,同時笑嘻嘻的向完全分開的大腿根看。

「不要看……不要這樣……不要……」

悠子搖動黑發哭泣,但這種樣子無法阻止任何男人的玩弄。

「嘿嘿嘿,很漂亮的陰戶,我玩過很多女人,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漂亮的。」

「不要……不要!」

「快要被強奸了,這樣濕淋淋的陰戶還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用手指把陰唇撥開,發出嘲笑聲。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