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凌辱生活

「嘿嘿嘿,好像恨不得立刻要男人插進去的蠕動。」

「啊……」

「老師,你說要用粗大的東西插進來,那樣就給你馬上插進去。」

「不要……」

悠子的眼睛瞪大,全身顫抖。冰室去叫人,但已經來不及了,想到被這個男人奸淫,悠子發出哭叫聲。

「不要……救命啊……」

可是,男人并沒有立刻強奸悠子。

「差一點忘記拍紀念照片。難得演出強奸教師的場面,沒有留下記錄就太可惜了。」

不知藏在那里,男人拿來錄影機和三角架瞄准悠子的下體。

悠子更恐懼,不只是強奸,還要拍成錄影帶,這個男人實在太可怕了。

「唔……不要……」

「嘿嘿嘿,這樣濕淋淋的還說『不要』?老師,對著錄影機,盡量用好聽的聲音哭吧。」

「不要……不要用錄影機……」

「對了。老師,就這樣哭吧。」

男人打開錄影機的開關。哭泣的美麗面貌、搖動的丰滿乳房、還有陰戶濕淋淋的特寫鏡頭,隨著哭叫聲陰唇蠕動,這種樣子增加男人的欲火。

這時侯改變成自動拍攝。

「嘿嘿嘿,美麗的老師呀,快說『給我插進來』吧。」

抓住悠子的頭發讓臉對正鏡頭。

「不要……饒了我吧……」

悠子含淚的眼睛,看到錄影機旁邊有朦朧的人影,除了這個男人以外還有別人……當知道那是去求救的冰室時,悠子忘我的喊叫:

「啊!冰室……快來救我……救老師……」

冰室終於回來了,可是只有他一個人。

「老師,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冰室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你在說甚麼?快來救我!」

「我剛才哪里也沒有去,一直在這里看老師。還是讓他快一點插進去吧,不然老師的陰戶真的糜爛了,因為昨天晚上我給老師的陰戶涂上藥。」

悠子無法立刻聽懂冰室的話,但這時冰室和那個男人很親切的談話,冰室叫那個男人「岩津」,男人稱冰室「少爺」。

「冰室……你……」悠子的嘴唇顫抖說不出話。

可是,冰室怎麼會認識這麼可怕的人呢?為甚麼很親切的樣子?是受到男人的欺騙而做強奸悠子的幫凶嗎?

「老師真笨,想玩老師的不是岩津,是我。」

悠子不敢相信冰室說的話。

「嘿嘿嘿,我只是幫忙少爺而已。」

還說在公車里扮演色情狂,調戲的電話,引誘悠子到體育館的一切都是冰室的計划。

「這……」

悠子還是不相信冰室會計划這種可怕的事,還要岩津幫忙。

「冰室君,你要清醒呀……明白自己在說甚麼呀?」

「老師,我知道。」冰室慢慢向悠子走過去。

「不要過來……不要看老師的這種樣子……」悠子扭動被吊起的裸體哭叫。

「比昨天的淫水更多了。」

冰室用手指拉開肉瓣,瞇縫著眼睛看。蜜汁不斷涌出滴在地上。

「不要!冰室……你說比昨天……比昨天……」

「老師,我說了。你忘記昨天我用藥使你不能動,我還檢查這里。」

那不是作夢,真的被冰室玩弄,用淫邪的工具折磨她。

「啊……啊……」悠子發出悲叫聲。

「嘿嘿嘿,昨天被少爺玩個夠,是像夢一樣舒服了嗎,老師?」岩津在旁邊嘲笑。

「今天不是用工具,讓岩津和老師干那件事。我要觀察性交時老師的身體會怎麼樣。」冰室說著拿出女體生理學的書。

「不要!不要……」

「我已經看到老師忍不住在廁所手淫,還說不要就奇怪。」

「冰室……你這孩子……啊……救命啊!」

看著哭叫的悠子,岩津脫下褲子,像夸示般的搖動雄壯的肉棒。

冰室看女體生理學的書,一面在悠子的陰戶上摸,好像在檢查。

「岩津,你可以干了。」

「是。少爺,你在那里仔細看吧。我教你干女人的方法,她現在雖不愿意,但請少爺看女人最後會變成甚麼樣子。」

「嗯,我會看的,那就以讓她生小孩的精神干吧。」

冰室很高興的樣子,因為有幼稚的臉孔所以顯得更可怕。

「不要……不要!」

悠子哭著,為逃避男人做出無謂的掙扎。想到被岩津奸淫,而且還有冰室在看時,几乎哭破喉嚨。

「老師,讓你等久了。只要少爺說開始,就給你插去,嘿嘿嘿……」

「不要……」

「這是幫助少爺學習,你要盡量拿出性感,讓少爺看清楚女人身體的構造。嘿嘿嘿,會讓你洩得不計其數。」

岩津站在悠子被吊起的身體前面,他准備站著強奸悠子,這樣可以讓冰室看清楚。

「不要……救命啊……」

悠子慘叫,瘋狂的搖頭扭動屁股,岩津抱住屁股向前靠過去。

「我說蘆川悠子老師,不要亂動,乖乖的做少爺女體研究對象吧。」

「救命啊……」

「要插進去了。老師,我的家伙很大,剛開始也許會覺得很緊,但很快就會好起來。」

岩津低頭看著哭叫的美麗女人面孔,把粗大火熱的龜頭慢慢頂在柔軟的花瓣上。

「啊……唔……」悠子的腰開始猛烈痙孿,哭泣的臉向後仰。

「哇!好厲害!」從上向下凝視的冰室發出興奮的聲音。

*** *** *** *** *** ***

羞辱授課

「到達熱海時讓悠子下車」,岩津抓住她的手臂,走向車站的收票口。

「求求你……讓我去廁所吧……」

悠子做出快要哭的表情,她是在新干線的車廂里被冰室浣腸,現在有強烈的便意。

「老師,現在還不能去,如果這麼快就讓你去廁所的話,那我的處罰就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從身邊經過的行人,沒有人會認為冰室是一個可怕的變態少年,正要帶悠子去地獄的刑房。

「求求你……饒了我吧……」

悠子的雙腿顫抖,每一次想蹲下時,就被岩津抱起來向前走。岩津只是不懷好意的笑著,沒有說一句話,但這種樣子顯的更可怕。

不知道要被帶到那里去……

走出車站後,有輛賓士轎車停在那里。

「岩津大哥,好久不見了。」

「少爺,我們在恭候你的到來。」

看起來就像小嘍羅的兩個男人,猛向冰室和岩津鞠躬,然後向悠子瞄一眼。

(啊……)

悠子不由的緊張起來。被帶到有這種流氓的地方,做為逃亡的處罰,不知道會做多麼殘忍的事,想到這里悠子就感到恐懼。

進入車里後,冰室讓悠子坐中間,他和岩津坐在兩旁。兩個小嘍羅一個開車、一個坐在助手席上。

「少爺,你弄到的貨色真不錯。」

「是我學校的老師,身裁很棒,尤其是屁股更是沒話說。」

冰室很得意的樣子,悠子的嘴唇輕輕顫抖,低下頭沒有說話,甚至連膝蓋也開始哆嗦。

為怎麼像冰室這樣的少年,和流氓說話會如此親切?悠子實在無法理解。

冰室特意看著悠子的反應,繼續說下去:

「在新干線上的車廂里很無聊,所以就給老師浣腸。」

「那真是愉快的旅途呀,少爺。」

「嗯,車廂里是空空的沒有人,給老師浣腸時,老師就會用很好聽的聲音哭。」

悠子聽了猛搖頭,好像不要讓冰室說出來,強烈的羞恥使她啜泣。

岩津抓住悠子的頭發,把臉拉起來看著說:「還不到哭的時候,遇到少爺的刑罰,你就非哭不可了。」

「嗯,為了使老師不要再產生逃走的念頭,這一次要嚴重處罰。」

冰室又發出高興的笑聲,讓岩津幫忙脫悠子的衣服,悠子身上只剩下高跟鞋。

「啊……不要……」

哭著哀求時,岩津無情的把悠子的雙手捆綁在背後,繩子也陷入丰滿乳房上下的肉體。

「她的身體很美吧!」

冰室讓二個小嘍羅欣賞,同時撫摸乳房和已經失去黑毛的恥丘。

小嘍羅的眼睛,好像看到耀眼的東西瞇縫起來。

「難怪少爺會喜歡,真是了不起。」

「讓她做老師太可惜了,讓她作秀或接客,一定能賺到大錢。嘿嘿嘿……」

控制熱海風化區的流氓,毫不保留的贊美悠子的身體。

悠子聽到嚇得全身哆嗦,強烈的便意也增加悠子的恐懼感。完全暴露出來的乳房、肚子、大腿都冒出冷汗,發出光澤。

「就因為老師有這樣好的身體,玩弄起來才有意思。」

「少爺,刑房已經准備好了。嘿嘿嘿,可以的話,我們也愿意幫助刑罰。」

「好吧,大家一起來折磨老師。」

說著就從口袋里拿出釣魚線,前端已經做好環扣套在悠子的乳頭上栓緊。

「唔……」

悠子發出哼聲,可是好像已經徹底認命,沒有說話也沒有抗拒。

在另一個乳頭也栓好後,就要岩津幫忙,把悠子的大腿向左右分開。

「啊……不要……」知道要做甚麼事,悠子拼命扭動屁股。

「老師,還是老實一點吧,如果反抗就再弄一次浣腸。」

「啊……不能那樣……」

從悠子的身上失去力量,冰室伸手到悠子的大腿根撫摸陰唇,又用手指捏弄陰核。

「啊……啊……」悠子拼命甩頭,悠子的屁股猛烈抖一下變成僵硬。

冰室繼續把悠子的陰核包皮剝開,露出里面的肉芽,用手指磨擦、捏弄。

悠子的敏感肉體,立刻使肉芽紅紅的充血。然後在肉芽上栓好釣魚線。

「啊……」

悠子的身體變成弓型,冰室把三條線放在手里一起拉。

「啊……」悠子大叫,混身是汗的裸體猛烈扭動。

「嘿嘿嘿,少爺對付女人的方法真妙。」坐在助手席上的小嘍羅說奉承話。

冰室淫笑一聲,好像表示這不過是剛開始的序章,又用力拉釣魚線,讓悠子發出悲叫聲。

就這樣玩弄時,汽車停在看起來像酒家的旅館前。

「老師,到了,下車吧。」

冰室牽著三條釣魚線拉出悠子,悠子簡直像木偶一樣,從後門進去時,有不少年輕的小嘍羅跑出來迎接。

「啊……」

悠子已經嚇成半死,在二、三十名流氓的注視下,悠子赤裸的僅穿高跟鞋,而且還被栓在乳頭和陰核上牽著走。

「好漂亮的女人……她的身體很好吃的樣子。」

「喲,沒有毛,是白虎。」

「笨蛋,是剃掉了。那種栓住陰核的樣子,真教人興奮。」

「我想干又……」

小嘍羅們向冰室和岩津不停的鞠躬哈腰,也彼此嘀嘀咕咕的說著,欣賞悠子的美貌和惱人的裸體。

悠子低下頭,咬緊牙關不要發出哭聲,身體像有惡寒般的哆嗦。

悠子被帶進舊倉庫里,里面有皮面的床和木馬,還有礫刑架,從屋頂垂下鎖和繩子,完全有如刑房。架子上排滿折磨女人的淫具。

「少爺,請用這里吧!凡是折磨女人的道具都齊全。」

小嘍羅把房里的情形,概要的向岩津介紹。冰室感到很滿意,他早就想在這樣的地方徹底的折磨悠子。

「啊……不要……饒了我吧……」

悠子哭的聲音也沙啞,作夢也沒有想到會被帶到這樣可怕的房里。

岩津把悠子捆綁雙手的餘繩,綁在天花板垂下來的鎖鏈上,拉動鎖鏈使悠子不得不用腳尖站立。

嘍羅把很厚的門關上,沒有一個窗戶的倉庫里變成聽不到聲音的密室。

「少爺,不管女人怎麼叫喊,外面是完全聽不到,放心的用刑吧。」

「嗯,現在就開始吧。」

冰室站在悠子的前面,用力拉栓在乳頭和陰核上的釣魚線。

「啊……不要拉……」

「嘻嘻嘻,把腿分開,要分開到能看清楚陰戶和屁眼。」

「啊……我分開,所以不要拉了……」

悠子哭著,把穿高跟鞋的雙腳向左右移動。

前面有二個嘍羅,後面有岩津蹲下來看。

「啊……饒了我吧……」

悠子向冰室哀求,可是岩津和冰室互相看一看,露出滿意的笑容。

「老師,屁眼還看不清。」

「陰戶這一邊也不行,還要分開大一點。」

冰室又拉釣魚線。

「老師,沒有聽見嗎?他們說還看不清楚。」

「啊……」

乳頭和陰核的疼痛,使悠子的雙腳繼續向二側移動。

悠子的陰戶和肛門,都活生生的暴露在男人的面前,嘍羅立刻把悠子的雙腳栓在地上的鐵鏈上。

「她的陰戶真不錯,不論是顏色或形狀都是最好的。」

「臉漂亮、陰戶也漂亮的女人,還很少見到。」嘍羅從左右看,發出感嘆的聲音。

冰室任由嘍羅們欣賞悠子的裸體。

「啊……不要看了……不要那樣看了……」

悠子哭著痛苦的扭動被綁成人形的裸體。可是,她的哭聲逐漸變小,通紅的臉也開始變成灰白。

「求求你……讓我去廁所吧……」

「老師,真沒有用,還要忍耐的。」

「啊……可是……已經忍不住了……」

悠子搖頭。拼命的忍耐快要爆炸的便意,雖然還能縮緊肛門,但不能不扭動屁股,嘴里發出哼聲,身上冒出冷汗。

「求求你……讓我去廁所吧……」

「真沒有用,設法讓老師的注意力分散吧。」

嘍羅們非常高興。

「太好了,我們來幫忙。」

「嘿嘿嘿,會讓她舒服得忘記去廁所的事。」

二個嘍羅從左右伸出手,捏起悠子的陰唇拉開,同時在里外摸索。

「啊……不要……不要……」

悠子一面尖叫,一面扭動屁股。本來就有強烈便意,再經過這樣捏弄,悠子几乎要昏過去。嘍羅們好像很了解女人的性感帶。

「這個女人的陰戶好極了,嘿嘿嘿。」

在陰唇周圍磨擦,又突然把手指插進去,同時用指尖在栓上釣魚線的陰核上壓迫。

「老師,現在舒服得忘記想大便了吧?」

冰室也配合他們拉動釣魚線。

「不要了……啊……」

「老師,很舒服了嗎?」

「啊……唔……饒了我吧……」

悠子瘋狂的扭動身體,汗珠飛散,這種樣子只會使男人們更高興。

「少爺,這個女人有性感,這里已經濕淋淋……」

這些嘍羅們對女人可以說是專家,悠子當然無法抗拒,她自己也感覺出官能火熱的燃燒起來。

「啊……」悠子想說話也已經困難,只有急促的喘息。

岩津在悠子的身後對冰室說:「少爺,已經准備完成了。」

岩津的手里,拿著巨大玻璃制的浣腸器,里面已經裝滿醋。

「嘻嘻嘻。老師,再來一次浣腸,但這一次是只有醋,一定很有意思。」

「……」

「老師,你怎麼啦?高興得話也說不出來了嗎?」

冰室笑嘻嘻的來到悠子的身後,從岩津的手里接過浣腸器。

「啊……不要……」

強烈的便意已經達到限界,這時侯又被浣腸的話,就不可能維持到廁所。

「不要……不要浣腸……」

這時侯悠子已經忘記嘍羅的手還在挖弄陰戶。

「饒了我吧……」

「老師,真的這樣不喜歡浣腸嗎?性交會比較好嗎?」

「這……」

悠子說不出話,有一個嘍羅站起來高高興興的脫衣服。後背有龍的剌青,還有鑲入珍珠的丑惡巨大肉棒……悠子想叫也叫不出聲音。

「冰室……救救我吧……」悠子拼命的向冰室哀求。

嘍羅也在看冰室,等他說下一句話。在這個時間里,巨大的肉棒不停的搖擺。

「可以干了,但還不能插進去。」

冰室發出低沉的笑時,嘍羅做出會意的笑容,他已經知道冰室想甚麼。

「哎呀……」

悠子發出尖叫聲,頭向後仰,瘋狂的搖頭。嘍羅開始向悠子糾纏。

「老師,我會好好的愛你,要試試看你的陰戶有多麼好。」

「啊……不要……不要……」

「這樣濕淋淋的,還說不要,實際上是很高興吧?」

「不要……啊……」

「又不是處女。老師,不要亂動了。」

嘍羅用龜頭對正悠子的洞口,像螺絲般旋轉插進去。

「啊……不要……」

「嘿嘿嘿……哭吧……哭吧……」

「啊……嗚……」

悠子几乎要窒息,全身顫抖。粗大的巨棒塞滿洞里,几乎使那里裂開。

「真棒……她的身體真好……」

悠子雖然哭泣,但肉洞里的嫩肉緊緊纏住嘍羅的肉棒。

「我過去和不少女人干過,但這個老師是最好的。」

嘍羅看著冰室,毫不保留的贊美悠子的肉體。

「不要……不要……」

只要哭著想逃避,肉洞里的肉就會更縮緊。

「嘿嘿嘿,老師,哭吧,那樣陰戶會更好的。」

「噢……」悠子的哭聲更大,因為嘍羅的肉棒已經頂到子宮上。

「少爺,已經插到底了。」

嘍羅顯出很高興的樣子,然後就這樣不動,等冰室的吩附。

「就這樣不要動,馬上讓老師痛快,就沒有意思了。」

從後面看的冰室,也清楚的看到烏黑的肉棒深深插入了悠子的陰戶里,用「貫穿」來形容大概最妥當。

「老師,這樣的景色真好看。被流氓強奸的滋味好不好?」

「唔……饒了我吧。」

「好像很舒服的吞在里面,這樣就不會想到大便了吧!現在可以繼續浣腸了。」

「啊……不要……」

當悠子哭叫時,巨大浣腸器的管嘴,已經深深插入悠子的肛門里。

醋大量流入悠子的肚子里……

「啊……難過……」悠子美麗的臉孔已經蒼白,全身拼命搖動,黑發隨著飄散。

「受不了……這個浣腸受不了……啊……肚子要爆炸了……」

「老師,醋的滋味很厲害吧?要好好的反省逃走的事了。」

「唔……難過……受不了。」

悠子拼命扭動身體,好像這樣能減少痛苦。可是,這樣又夾緊嘍羅插在肉洞里的肉棒。

「她的陰戶真會縮緊,如果是普通的男人早就完蛋了。嘿,太美妙了。」

「真的那樣美妙嗎?」另外一個嘍羅問,他也已經脫光衣服露出漂亮的刺青。

「不只是美妙,這樣的女人還是第一次遇到,只是插進去就快要投降了。」

「真那樣好嗎?……快讓我也嘗一嘗。」

「這樣好的怎麼能放手?等我快樂後再說。」

「你一個人獨占好處,那是辦不到的,快換我……」

冰室露出苦笑,這個女人能使專門對付女人的流氓發生爭執,大概是悠子太美了。

冰室一面推助浣腸器的推把,一面向岩津做一個手勢,岩津點點頭站起來。

「你們不要吵,不要想一個人獨占,你們二個人可以輪班。」

岩津用有威嚴的聲音說,這等於是太上皇的命令。

「對不起,岩津大哥,因為這個女人太好,所以……」

「我們不敢再吵了……」兩個嘍羅拼命的鞠躬哈腰。

嘍羅換手,一個人離開,另一個就在悠子的陰戶深深插入。

「啊……確實好極了,沒有想到會這樣夾緊。」嘍羅立刻發出感嘆聲,慢慢欣賞美肉的滋昧。

「唔……」悠子全身是冷汗,發出快要斷氣般的哼聲。

大量注入醋,肚子里的便意愈強烈,前面的嘍羅就能享受到更緊的收縮。

看到痛苦的哭泣,受到折磨還會有這樣反應的女人,這几個流氓不由得感到驚訝,只是深深的插入,并沒有活動,女人就大量流出淫水。

「老師真敏感,真的這樣舒服嗎?嘿嘿。」

這個嘍羅在悠子的脖子或肩膀上親吻,不停的撫摸乳房。在得到冰室的許可以前,只能這樣插進去,不能進出抽插。

「嘿嘿嘿,換手了。」

又換人。這樣不止一次,每隔几分鐘就輪換。

冰室殘忍的繼續推動浣腸器,食用的醋「咕嘟咕嘟」的流進去。

「啊……唔……救命啊……唔……還不如殺了我……」

悠子哭泣、呻吟、喘息。輪班在悠子身上插入的嘍羅、加上插在肛門上灌入醋的浣腸器,這二者隔著薄薄的粘膜前後發出共鳴,使得悠子几乎昏過去。

沒有多久,悠子連聲音都無法發出,呼吸也感到困難。

「岩津,差不多了。」冰室繼續推動浣腸器說。

「少爺,隨時都可以。」

這時侯岩津已經脫光衣服全身赤裸,從後背到大腿都有剌青,鑲有珍珠的肉棒形成特殊的形狀,當然這時侯的悠子,根本沒有時間注意到這種情形。

「唔……要……要出來了!」

只有達到限界的便意,在悠子的心里,其他的甚麼也看不見。又有嘍羅在悠子身上發洩性欲,使悠子的感覺更加混亂。

「唔……難過……我要死了……」

「嘻嘻,老師,很難過吧?不過,真正的刑罰是現在才開始。」

冰室說完猛推卿筒,把剩餘的醋也猛推入悠子的肛門里。

「啊……」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