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師凌辱生活

發出慘叫聲,從悠子的肛門開始「嘀咯嘀咯」的漏出來。岩津好像等待這剎,用巨大的龜頭頂在悠子的肛門上。

「啊……不行……不要……」

「老師,我是要給你塞住,我的東西很大,也許會痛苦一點,但一定是很好的肛門塞。」

「啊……」

悠子拼命的想躲避岩津的龜頭,可是前面已經有肉棒貫穿,動彈不得。

(怎麼會這樣……簡直瘋了……是野獸……)

剛剛注入浣腸腋的身體,還要同時從前後被男人奸淫,簡直是魔鬼的行為。

悠子的肛門被擴張到極限,几乎就要裂開。岩津不管她的痛苦,將肉的肛門塞插入,便意開始逆流。

「唔……啊……要死了……」

悠子覺得眼前一片黑,冒出痛苦的火花。而且插入肛門的肉棒,隔著薄薄的粘膜和前面的肉棒摩擦,使得已經像火柱的身體更散發出火花。

「嘻嘻嘻,老師,已經完全插進去了,前後已經貫穿。」冰室發出嘲笑聲。

悠子翻起白眼,咬緊牙關仰起頭。

「饒了我吧……」

「饒了你就不能算處罰了。老師,你就痛快的哭吧。」

「啊……還不如殺了我的好。」悠子瘋狂的搖動黑發。

嘍羅和岩津把悠子夾在中間,動也不動的等待冰室的命令。

「不知道老師是痛苦的滋味強,還是痛快的滋味強?」

冰室向岩津和嘍羅做手勢,要他們開始。

「少爺已經答應了。老師,我會好好疼愛你的。」

「嘿嘿,老師快扭屁股,哭啊,大聲哭啊。」

嘍羅和岩津從前後慢慢在悠子的身體里抽插。

「啊……饒了我吧……」悠子仰起下額,嘴巴一張一合,几乎要冒出泡沫的樣子。

男人開始動作,使悠子的便意向下降,可是排泄的痛苦使悠子發出哼聲。而且產生腹部快要爆炸的感覺,但同時在身體里也出現火燒般的騷痒感。尤其是二根肉棒在前後磨擦時,會產生強烈麻痺感。

「唔……救命啊……要死了……」

悠子哭叫。有自己也莫明其妙的快美感,這樣的感覺和痛苦混在一起,在悠子的身體里互相競爭。

「哭啊……老師,快扭屁股啊!」岩津和嘍羅的動作逐漸增加速度。

悠子的裸體在二個男人之間受到蹂躪。

不只如此,插入悠子前面的嘍羅在這種情形下,也不斷輪換,這樣更使悠子狂亂。

「啊……啊……」

在痛苦和快美感的競爭中,快美感逐漸占上風,悠子是毫無辦法的任由快美感膨脹。

「嘻嘻嘻,老師,好像快感戰勝了痛苦。」

冰室看著悠子發出嘲笑聲。在悠子前後插入的二個男人,也明確感覺出來。

不只是悠子扭動身體的樣子出現妖魅的氣氛,前後洞里的肉都緊緊纏住肉棒蠕動。

「真是了不起的女人,還有這樣厲害的反應。」

「你可不要忘記,現在是幫助少爺處罰這個女人。」

「大哥,這個我知道。」

岩津和嘍羅更有節奏的攻擊悠子,要迫使她產生高潮。一下子岩津停止動作,只有前面的嘍羅抽插,或相反的只有岩津在後面進出。

這樣反覆多次後,悠子突然發出尖銳的哭聲,裸體猛烈痙攣。

「啊……啊……」

悠子在兩個男人之間猛烈挺動几次屁股,然後前後洞一起收縮。

「老師,你終於達到高潮了。不過,還會讓你洩很多次。」

冰室高興的看著悠子說。還不允許悠子排泄,大聲命令岩津和嘍羅。

「不能讓老師休息,要她連續洩出來。」

「唔……我已經……」

沒有片刻休息,悠子繼續受到折磨。

「啊……我的身體不行了……不要……」

「嘿嘿,行不行要試一試就知道了。」岩津和嘍羅又開始從前後猛烈抽插。

「啊……不要……」悠子哭泣,真的快要瘋了。

已經軟綿綿的身體又開始冒出火花。身體里的肉開始溶化,腦海里一片空白,從微微張開的嘴角流出唾液,有如注射強烈的麻藥。

「啊……要死了……啊……」

「老師,真強烈,真的那樣好嗎?」

「噢!啊……好……」

悠子忘我的大叫,不如何時積極的瘋狂扭動屁股,如今便意痛苦也變成快感。

「啊……又洩了……」

悠子翻起白眼,雙腳挺直,不停的痙攣,強烈的快感使悠子不停的呻吟。

雖然如此,冰室還不肯放過悠子,讓岩津和嘍羅繼續攻擊悠子。

岩津和嘍羅都能忍受悠子的肉洞收縮,還沒有射精。

「老師,現在才開始進入好處。」

「快哭著扭屁股吧!」把半昏迷狀的悠子搖醒,毫不留情的從後插入。

「啊……求求你……讓我休息吧……」

就在這樣的錯亂中,不知道洩了多少次,悠子已經說不出話,呼吸也困難。到最後,身體不停的痙攣。

「少爺,這位老師差不多了。」岩津一面在悠子的肛門抽插一面說。

完全昏迷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聽到信賴的岩津這樣說,冰室才看手表。

「好吧。就到這里為止,不過,要最後給老師一點厲害的。」

「是,少爺。」

岩津和嘍羅前後呼應,進行最後沖刺。在岩津和嘍羅的前後沖擊中,悠子的裸體彈動,悠子的屁股不停的顫抖。

悠子已經被弄得半死不活,可是她的身體仍舊有反應,對性的貪婪達到這種程度,男人們在心里也感到驚異。

「啊……唔……」悠子的後背挺直,屁股顫抖的跳動,喉嚨發出沙啞的哼聲。

岩津和嘍羅都感覺出這是最後的收縮,於是做最後的抽插,這才將一直控制的東西噴射出來。

「啊……」

悠子感到自己的身體深處有火熱的沖擊,身體再一次猛烈收縮,然後全身的力量消失。悠子閉上眼睛,從口角冒出泡沫昏迷。

當岩津離開悠子的身體時,從肛門噴射出黃白混合的液體……

不知道昏迷多少時閑,猛烈的刺痛使悠子的身體顫抖,這樣才醒過來。

不知何時雙手綁在背後,赤裸的身體仰臥在有皮墊的床上,雙腿分開很大,高高舉起用鐵鏈吊在天花板上,屁股下有一塊座墊,很像嬰兒換尿布的姿勢。

倉庫里已經不見岩津和嘍羅,只剩下冰室一個人,笑嘻嘻的站在那里。

「老師,醒了嗎?要振作一點呀。」

冰室彈一下釣魚線,悠子發出哼聲,頭向後仰。

在悠子的陰核和乳頭上,仍舊栓著釣魚線。而且,連接在天花板上,在線上一彈就會產生劇痛。

「饒了我吧……放了老師吧……」

「老師,處罰還沒有結束。」

「啊……我不會再想逃走了……所以不要再折磨我了。」悠子哭求。

「只是這樣說還不可靠,要讓老師的身體確實知道厲害,就不會再想逃走了。」

冰室又拉一下釣魚線,讓您子發出哭叫聲……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從倉庫放出悠子。岩津給她洗澡,讓她坐在化妝台前化。

「老師,你真美。」冰室帶著嘍羅進來對悠子說。

化妝後的悠子簡直不像昨夜受到悲慘折磨,恢復高雅的美感。但和仍舊是赤裸的成熟肉體不太平衡。經過一連串的性地獄般的折磨,悠子的裸體更增加性感和女人的味道。

「老師,你說過甚麼都愿意做的?」

悠子看著冰室輕輕點頭:「我說了……」

這時他又把雙手綁在背後,只讓悠子穿高跟鞋,然後由冰室和岩津夾在中間坐上黑色的轎車,嘍羅分別坐在駕駛座和助手席上。

汽車開動後,悠子開始哭泣。離開流氓的巢穴,好像緊張的弦松弛。

「要不要再回來這里,那就要看老師本身了。」

讓悠子的頭靠在椅背上,穿高跟鞋的腿分開,分別放在岩津和冰室的腿上。被拉開時几乎成一條線。

「啊……」

悠子只是輕輕發出哼聲,任由他們擺弄,冰室的手從悠子的大腿摸到完全張開的洞口。

「老師,你說過甚麼事都做的,現在請你做性教育吧。」

「……」

「嘻嘻嘻,要班上所有的人看老師的裸體。這樣美好的身體,我一個人獨占會遭天譴。所以,要在教室里讓大家看看,老師受到折磨會多麼高興。」

冰室一面撫摸悠子的洞口,在她耳邊說到教室以後該怎麼做。

悠子美麗的臉孔逐漸蒼白,嘴唇開始顫抖,因為冰室說的都是使她全身血液倒流的、非常可怕的事。

「啊……那種事……做不到……不可能做到的……」悠子搖頭哭泣。

「如果回到倉庫去,那些年輕人就有輪奸的機會了,嘻嘻嘻。」

「要在倉庫里輪奸,還是在教室和學生玩,兩者選一。不過,倉庫可以說是地獄。」開車的嘍羅說完大笑。

「啊……你們太過份了……」

悠子哭泣。雖然明知道不會就這樣讓她走,但是也太過份了:在學生面前暴露身體,用自己的裸體做性教育……

「老師,要回到熱海去嗎?」冰室故意看悠子的臉。

「不要……不要回去……」

「那麼……答應做性教育了?」

「不……我做不到……饒了我吧……」

「老師,看這種樣子只有回去了。」

「啊……不要……不要……」

悠子哭著搖動黑發。在冰室的恐嚇上,不得不答應在學生面前做性教育。

「老師,在學生面前赤裸的表演,比那些嘍羅們可好多了。」

「是啊,那些流氓是很可怕的,連骨頭也會吃光的,最後還會被賣掉。」

他自己是流氓,還笑嘻嘻的說這種。

汽車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向東京奔馳。冰室不停的在悠子的耳邊說明如何做性教育,可是悠子已經半昏迷狀。

第二天,悠子在自己的公寓休息一天,隔天中午被帶到學校去。

因為還在暑假中,學校里除游泳池外空蕩蕩的沒有人,唯有悠子擔任導師的教室里大部份的學生都來了。

因為,接到冰室的連絡和太田、元木的召集。

「啊……我怕……我怕怕……」

被冰室和岩津牽著向校舍的走廊走去,為防萬一,在走廊的二端,有嘍羅在監視。其實悠子身上只披一件大衣,雙手綁在背後,身體赤裸只穿一雙高跟鞋,不可能逃走。

「啊……」悠子顫抖,如果沒有岩津支撐几乎無法站穩。

「老師,現在也不用多說了。如果不聽少爺的話,就立刻回熱海的倉庫。」

「知道……」悠子悲哀的點頭。

被岩津推進教室里時,學生們急忙就坐,吵雜的教室立刻鴨雀無聲。

悠子站在講台上,可是不敢看學生,低下頭不敢抬起頭來。

「老師,今天是性教育,是真的嗎?」冰室舉起發問。

「還要給我們看老師的裸體,是真的嗎?」

「是……真的……」悠子說話時沒有看學生,忍著想哭的心情說下去:

「現在……先給大家看老師的裸體……要看仔細。」

悠子說完,回頭看岩津,岩津笑一下,從悠子身上取下大衣。

剎那間,教室里騷動起來,大衣下是一絲不挂的裸體,而且雙手綁在背後,這種樣子使學生們感到驚訝。

「這就是老師的裸體……要看仔細……」悠子照冰室的交待,扭動乳房和屁股。

冰室坐在學生群中故意慢慢提出問題。

「老師的身體又白又柔軟,身體真漂亮。」

「是嗎……謝謝……」

「可是,老師為甚麼綁起來呢?」

「老師是最喜歡這樣……自己不能動,這樣被玩弄是最舒服的。」

悠子說完,岩津就從背後伸手過來撫摸乳房,還有屁股和大腿。

「啊……」悠子發出狼狽的聲音。

學生們的眼睛集中在她身上,悠子痛苦的几乎昏厥,但還是忍著痛苦說下去:

「老師最喜歡這樣……因為很舒服……還要……啊……」

學生們看到悠子淫蕩的扭動身體,逐漸產生淫念。

「老師,為甚麼沒有陰毛呢?」

「……」

沒有說話時,岩津就用力扭動乳頭,同時又手指摩擦悠子下體沒有毛的部份。

「啊……是剃光了……為了能讓大家看清楚……」

「那麼,老師也讓我們看到陰戶和肛門吧?」

冰室故意用興奮的口吻說,太田和元木也一起起哄煽動大家的情緒。

悠子快要哭出來,終於要把女人最神秘的部份暴露出來給學生看。

「你們可以到我身邊看。」

學生們都立刻跑上去圍繞講台。

「啊……」悠子分開雙腿露出恥部。

「啊……仔細看吧,這就是女人的身體。」

悠子說出規定她要說的話,同時扭動屁股。強烈的羞恥感,使她不只是下體,全身都像火一般熱起來,閉上眼睛、咬緊牙關。

「老師,要熱心一點。」

岩津在後面吻悠子的脖子和肩頭,雙手揉搓乳房。

「啊……」

學生們看到這種情景,沒有人說一句話,都瞪大眼睛凝視,只有冰室一個人笑嘻嘻的站在那里。

「老師,讓我們看到里面吧。」冰室故意這樣說。

「好吧……看里面……」悠子悲哀的回頭看岩津,用顫抖的聲音說:

「求求你……分開來看里面吧……我的手被捆綁,自己不能弄……」

岩津露出淫笑,揉搓乳房的手轉到陰戶,把陰唇向左右拉開,暴露出粉紅色的嫩肉,神秘的結構完全暴露在學生的眼前。這時候岩津用手指挖弄洞口,還剝開陰核的包皮。

「啊……這樣……啊……」

悠子忍不住發出哼聲,岩津的手指和學生們的視線,使她的全身像火燒般的炙熱。

在岩津的手指上有春藥,可是悠子當然無法知道。

「啊……羞死了……」

肉洞口蠕動,流出淫水,陰核也開始突出。

(啊……在學生面前……我的身體竟然有反應……)

「老師,有水流出來了,而且顏色更漂亮。」

「那里蠕動,好像貝殼的肉。」冰室和太田們故意這樣說。

悠子到這種程度,反而希望把自己投入官能的火焰中忘記一切,可是她還有台詞要說出來:

「女人的身體是甚麼樣子……大家可以來摸……」

聽這樣說,大家都伸出手,爭先恐後的形成騷動。

「啊,等一下……不要這樣,我會讓大家摸的……按學號的順序……」

聽到悠子大叫,大家才靜下來。

學生們一個一個過來撫摸悠子的陰戶。

「老師,這是甚麼?」

「那……那里就是女人的肉洞……不要那樣粗暴的在里面挖弄……」

「好棒啊,原來洞里又熱又軟,手指快要溶化了。」

「啊……你們對老師的身體那樣有興趣嗎?……」

悠子哭著任由學生們撫摸,肉洞深處受到挖弄,突出的陰核被揉搓,淫水愈來愈多,不由己的扭動屁股,發出妖魅的哼聲。

終於全體都摸過時,悠子全身是汗,呼吸也急促。

「啊……已經夠了。」

「老師,甚麼事已經夠了?」冰室惡毒的追問。

「老師……已經有性感……就用那個粗大的東西……讓我洩了吧……」

「嘻嘻嘻,老師說的是這個吧?」

冰室拿起巨大的假陽具給悠子看,悠子臉上露出狼狽的表情,但還是輕輕點頭。

「老師說要用這個東西插入陰戶里。」冰室對其他同學說完就哈哈大笑。

「不要笑……啊……弄吧……快弄吧……」悠子哭著說。

「求求你……老師已經這樣有性感了……不要讓老師急死了……」

「老師,會給你的,不過先要浣腸。」

「……」

悠子說不出話,冰室告訴她怎麼做,但沒有說到要浣腸。

「已經能看到可愛的屁股,如果甚麼都不做,就太不公平了。」

在冰室這樣說的時侯,太田和元木向每一名學生發一個小浣腸膠囊。

悠子的嘴顫抖,但又認命的看冰室和學生們。

「好吧……給老師浣腸吧……」

「老師,浣腸膠囊是不會滿足吧?不過一個人有二個,將近有一百個。」

「要那樣多……」

悠子的聲音顫抖。雖然如此還是把雙腿分開成M形,上身靠在岩津的腿上,讓肛門完全暴露出來。

(啊……隨便你們弄吧……把我毀滅吧……)在悠子心里產生這樣的念頭。

「快……快……」

「老師,你要給大家看洩出來的樣子,還有大便的情形吧。」

「好……你們看吧……」悠子好像催促般的扭動屁股。

「求求你們,快一點浣腸……在前面插入粗大的東西……老師在等呢……」

「好吧。老師,我們會給你快活的。」

浣腸和假陽具几乎同時插入悠子的前後洞里。

「啊……」悠子發出快感的哼聲,好像表示從此變成一個被虐待狂的女人。

「啊……好……啊……」

在恍惚中悠子顧不得一切的發出浪聲,同時拼命扭動屁股……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