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人妻學姐的乳汁

(四)衛生間裡的性愛

因為昨天已經辦理好了註冊手續,所以在正式開學前已經可以去學姐的實驗室打工了。早上學長照例先起床去了學校,又過一會兒,聽到學姐起床的聲音,又聽到她去衛生間洗漱,然後才來喊我起床。

我這一夜都沒有睡好,滿腦子都是學姐雪白的胴體和粉嫩的小穴,不知道前後一共射了幾次。迷迷糊糊的起床,從學姐身邊經過,學姐突然很誇張的把鼻子掩住對我說:「阿謙,快去沖個澡吧,怎麼那麼大的汗味。」可是「汗味」這個詞一脫口,學姐才突然意識到這種氣味不是汗味,而是殘留在內褲上的精液的味道。學姐白凈漂亮的臉龐又飛起了紅暈,說實話,我最喜歡看的就是學姐這一絲嬌羞的嫵媚。

學姐還是穿著昨夜的那一件吊帶睡衣,睡衣裡面應該沒有戴文胸,所以一走起路來,胸前的兩座豐滿的肉峰不停地抖動,很是誘人;我猜想她可能也沒有穿內褲,因為昨天晚上的內褲早已經被濕透。看著迷人的學姐,聽到她埋怨我的汗味,我忍不住也反唇道:「學姐,你身上也好大一股汗味。」

「騙人,我怎麼沒有聞到?」學姐一邊回答,一邊努力吸著鼻子四處亂嗅。

「那我也沒有聞到我身上有味道啊!一樣的,呵呵!」我笑著說。

「誰和你一樣……」學姐話剛說出口,馬上就停了下來,她似乎突然意識到了我說的「一樣的」是什麼意思。她慌亂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心虛的問道:「阿謙,昨天晚上睡得還好吧?」

「不好,我聽到學姐喊我的名字。」我故意這麼說。

「啊……你肯定聽錯了,我怎麼會喊你的名字呢?」學姐更加慌亂了,粉紅俏麗的臉蛋扭在一旁,眼神飄忽不定,不敢看我。

「學姐喊的聲音那麼大,我怎麼能聽錯呢?學姐還說想要阿謙的……」

可還沒等我說完,就被學姐打斷了:「阿謙,你肯定是聽錯了,不然就是在做夢。好啦,趕緊去洗澡,不然要遲到了,今天是你第一天去實驗室,還要到周教授那裡報個到,不要去晚了。」學姐一邊命令我,一邊不由分說的把我推進了衛生間。

等我洗完澡,學姐也到衛生間去快速的沖了一下,看來她也確實擔心自己身上的殘留的淫水味道。

和學姐到了學校,去周教授的辦公室快速的報了到,然後就在學姐的指導下開始學習作一些簡單的雜活。基本上只是涮涮試管燒杯、清理一下試驗台,還有從雜物間和儲藏室搬運一些必須的實驗用品,都是些瑣碎的事情。

學姐給我交待了一些工作之後,大概害怕我再提昨晚的事情,就刻意地躲開我,忙自己的研究去了。我一個人一邊無聊地工作,一邊又開始幻想學姐昨夜的淫蕩,不知不覺,我的雞巴又開始變硬,高高的頂著寬鬆短褲的襠間。

「喂,想什麼呢?」突然一個女生的聲音飄進耳朵,緊接著我的肩膀被拍打了一下。我吃驚的轉身看去,只見一個狐媚風騷的女生一邊「嘻嘻」的沖我笑,一邊朝我鼓起的襠間努嘴。

「哦,原來是楊帆學姐啊,嚇我一跳。」我認出來,這是我上次來實驗室參觀認識的那個學姐,因為她長得很狐媚,所以記得她的模樣和名字。

「記性不錯嘛!老實交代,剛才發呆的時候在想什麼壞事兒?看你褲襠裡鼓起的那一大坨。嘻嘻!」楊帆肆無忌憚地看著我頂著短褲勃起的陰莖,絲毫沒有顧忌的意思。

「沒幹壞事兒啊,清清學姐讓我幫忙幹些雜活。」我趕緊說。清清是學姐的名字。

這時我才緩過神來仔細打量著楊帆:和身材略微豐腴的學姐不同,楊帆身材高挑,雙腿修長細白,胸部不大,盈盈可握,但是卻很堅挺著,像兩個飄著香味的水蜜桃。在實驗室裡,大家一般穿得都很隨意,但是楊帆卻穿了性感的短裙、黑色的絲襪和開口很低的吊帶背心,淺淺的乳溝一覽無遺。她還刻意化了妝,塗了唇彩的嘴唇顯得尤為性感。

「噢,原來是在意淫清清啊!嘿嘿,清清的咪咪可是手感很好的呦!」楊帆還是不肯放過我,沖我詭異地笑著。

「沒……沒有啊!我只是發呆而已。」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心裡卻真忍不住想問,她是怎麼知道學姐乳房的手感的,莫非她摸過?突然幻想起楊帆和學姐兩個女生親熱的場景,不知不覺地雞巴硬得更厲害了。

「嘻嘻,開個玩笑嘛,別緊張。歡迎到實驗室來,剛才我在周教授的辦公室裡看到清清了,她說你今天會來工作,讓我多關照你,你清清學姐看來很關心你啊!」楊帆又笑了,她的笑總透著撩人的媚,讓人的心裡覺得癢癢的。

「謝謝學姐,以後還請你多多幫助。」沒想到,學姐還專門囑咐了實驗室的學長學姐們關照我,心裡不禁又對學姐多了一份感激。

「哈,尺寸不小嘛!」楊帆趁我跑神的機會,竟然伸手朝我襠間使勁兒的抓了一把,還沒等我從驚愕中回過神,她已經轉身娉婷而去,嬉笑著扭頭對我說:「阿謙,中午你清清學姐和周—教—授有事情要忙,所以我帶你去吃午飯,12點到我辦公室來找我。」

不知道為什麼,楊帆故意把「周—教—授」三個字拖得很長,但是更奇怪的是,我為什麼要和她去午飯?大樓一樓就有學生餐廳,我上次和學姐學長他們去吃過的。

因為沒有太多的工作,閒暇之餘,去圖書館上了一會兒網,收到「查經班」的一封信,說今天晚上有活動,到一位牧師家裡去參加集會(用他們的話說是召會),並且強調管飯。我記下了地址,又在Google Maps查了路線,一看錶差不多12點了,就去找楊帆。

楊帆拎了手提袋、戴了墨鏡和我走出教學樓,我不知道她要去哪裡,所以只好跟著。我看到她的手提袋是LV的,墨鏡是Cucci的,心裡不禁感嘆看來楊帆很有錢啊!跟著她到了教學樓後的停車場,來到了一輛紅色敞篷的AudiTT Roadster前,我這才真的大吃一驚。一般來說,留學生開得比較多的都是二手廉價的日本車,譬如本田雅閣、豐田佳美,價錢不過三千美元,而楊帆的這輛嶄新的Audi TT起碼能買十輛日本的廉價菜車了(菜車就是指以買菜為主要用途的車)。

楊帆無視我的吃驚,徑直打開車門上車,然後喊我快點上車,她已經餓了。我坐在副駕駛座,還沒有繫好安全帶,她就一溜煙的開走了,我好心的對她說:「別開這麼快,小心警察。」她很不屑的回答:「不就罰錢唄!」

這一路她開得風馳電掣,我根本不知道她帶我去了哪裡,停車的時候才發現我們是在一個寂靜無人的小廣場。楊帆指著一家寫著「松本」字樣的飯店,對我說:「就是這裡了,他們的午餐便當做得很好。」

這是一家日本餐廳,但是裡面幾乎空無一人,後來我才知道,這附近是一片郊外購物區,只有週末人才多一些,平時誰會大老遠的來這兒呢?更別說來吃午餐。

我和楊帆坐定,服務生馬上送來了放在漆器托盤裡的熱毛巾,問我們喝茶還是冰水,我看著楊帆,讓她選,她說要玄米茶,然後接過菜單看都沒看就點了海鮮便當。看來她是常客,並且她似乎和那個高大年輕的白人服務生很熟,因為她在把菜單還給服務生的時候,那個服務生裝作不經意地捏了下她的手。

我仔細地看了菜單,發現即便是午餐,價格也不便宜,所以就點了最沒特色的咖喱牛肉飯。點完之後,我對楊帆說:「這頓飯我來請吧,感謝學姐以後的照顧。」

楊帆倒也沒有和我爭,她慢慢悠悠的查著手機上的郵件,說:「阿謙真乖,姐姐不會虧待你的。」一邊說,她一邊的眉毛向上挑起,很曖昧的瞥了我一眼,我突然有一個想把她摁在桌子上狂操一通的想法。

吃飯之間閒聊了會兒天,楊帆的黃笑話一個接著一個,每個都充滿了挑逗意味,我被她撩撥得簡直如百抓撓心一般,心裡不禁暗想,這真是一個不一般的騷貨。

楊帆突然停了下來,用調羹從她的便當配湯裡撈出一隻青口來,放在自己面前的碟子裡。青口是貽貝的一種,淡橘紅色的蚌肉中間有一條縫,像極了女人的肉屄,而此時楊帆並沒有去吃那隻青口,而是用她的烏木筷子不停地來回蹭動那蚌肉的肉縫,然後笑著問我:「你看這像什麼?」

我咽了口口水,望著她,不知道她到底像要怎樣,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只是想拿我開心。就在這時,她手中的筷子突然掉了一根在地下,我趕緊彎腰去撿,可是這一彎腰不要緊,正看到楊帆有意地張開兩條穿著黑色絲襪的玉腿,把她短裙內的春色一覽無遺地暴露在我面前。

她穿了一條小得可憐的黑色蕾絲丁字褲,丁字褲的前片蕾絲是如此的愛惜布料,根本遮不住她兩腿間那處誘人的桃源勝地,我不僅能看到修建整齊的陰毛,還能隱約看到那一道水汪汪的肉縫。

楊帆好像發現了我在偷窺,故意伸手去扯了一下丁字褲的前片,把它拉到一邊,頓時間,她那浸著蜜汁、粉嫩如花瓣似的蜜穴全部展現在我的眼底,直看得我心中一蕩,下意識的一抬頭,腦袋磕在了桌子上,痛得我一聲大叫。

楊帆看著我的窘相,竟然大笑起來,她用餐巾擦了嘴,然後告訴我,她吃完了,要去一下洗手間,說著就拿起了手提袋,向飯店的後面走去。我伸手招呼來侍應生,沒有來得及向他要帳單,就匆匆的把錢放在了桌子上,也起身跟著楊帆朝廁所走去。

快步穿過了廚房旁邊彎彎曲曲的走廊,在盡頭處看到楊帆正推門進入女廁,我連忙一個箭步也跟著衝了進去,把門反鎖在身後。

女廁所裡的燈光很昏暗,還沒等我的眼睛適應,就被被人一把抓住胳膊,撲進懷裡。那熟悉的味道,不用想也是楊帆。我一時間不知所措,只是用雙臂緊緊摟抱著她,感受著這個美好的肉體在我懷裡抖顫不止。我不知道怎麼辦,一股無法遏止的慾望催著我把她死死地箍抱到懷裡,似乎要把她納進自己的胸膛才能達到某種含混的目標。

楊帆的雙臂箍住我的脖子,渾身卻像一口袋糧食一樣往下墜,我就這樣緊緊地摟著她,不知道還應該做什麼。在上大學之前我已經有了一些性經驗,但是那時還是在國內,高中到了美國以後,因為高中班裡的學生以黑人居多(沒辦法,我寄宿在小姑家,一個典型的美國南方城市),我對於黑人女生沒有太大的興趣(其實後來才知道黑妞有黑妞的妙處),班裡的黑人同學也確實都不好惹,不僅有人在學校裡販賣大麻,還有人有槍,所以每天放學我按時回家,基本上都在做乖孩子。

唯一接觸比較多的異性,就只有小姑和表妹了。雖然我偷窺過小姑與姑父做愛,也從表妹那裡得到過一些女人肉體上的刺激,並且也看了不少A片,但是真正的實戰性經驗卻真的不多。

正在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之際,楊帆突然往上一竄,咬住我的嘴唇,我就感到她的舌頭進入我的口腔,我咬住那個無與倫比的舌頭吮咂著,直到她「嗷嗷嗷」地呻喚起來才鬆了口。

楊帆痴迷地咧著嘴,示意我把她咬痛了,卻又把嘴唇努著迎上來,暗示著我的唇。我在這一瞬間準確無誤地解開了那個啞語式的暗示,就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她的咂吮比我更貪婪、更狠勁,直到我忍不住也「嗷嗷」地呻喚起來,她卻仍舊咂住不放,只是稍微放鬆了口,她同時就向後倒去,背倚在衛生間的牆上,把我也拉得前撲,壓在她的身上。

可是就是在這當兒,我渾身像遭到電擊一樣,一股奇異的感覺從腹下潮起,迅即傳到全身,我幾乎承受不住那種美妙無比的感覺衝擊,突然趴在她身上,幾乎要融化成水了。那種美妙的感覺太短暫了,像夏天的一陣驟雨,我一身鬆軟、一身疲憊、一身輕鬆,喉嚨裡通暢了,胸腔裡也空寂了,燥熱退去了。我竟然這麼快就射精了。

楊帆感覺到了我身體的顫抖,似乎明白了什麼,微弱的燈光下,我可以看到她秀美的臉龐和她嘴角邊掛著的那一絲淺笑。她依在我的懷裡,慢慢地脫下了自己的低胸吊帶,露出她玉雕冰琢的肉體,我這才發現她裡面竟然是真空,兩隻雪白堅挺的椒乳誘人的鼓脹著,乳頭粉嫩,乳暈只有很小的一圈。

接著,她褪下了自己的短裙和早已濕透的丁字褲,她一邊用光滑的玉臂緊緊地抱住我,一邊說:「你真是個雛兒。」我摟住她的光滑細膩的腰身的時候,幾乎暈眩了,剛才的那股子燥熱又重新湧動起來。

我急切地尋找她的嘴唇,急切地要重新品嚐她的舌頭。她卻吝嗇起來,咬緊的牙齒只露出一丁點舌尖,使我的舌頭只能觸接而無法咂吮,使我情急起來。

她的手摸著我胸脯上的鈕扣一個一個解開了,脫下我的短袖襯衫。我的赤裸的胸脯觸接到她那細滑堅挺的乳房以後,不由地「哎呀」叫了一聲,就把她死死地擁抱在胸前,那溫熱柔美的奶子使我迷醉,渾身又潮起一股無法排解的燥熱。

她拉過我的手按在她的雪白渾圓的奶子上,讓我用指頭輕輕的揉動她粉嫩可愛的乳頭。我喘息著撫摸著她的兩隻奶子,她的手已經伸到我的腰際,解開我的皮帶,伸進我寬大的休閒短褲裡,抓住了我再次勃起的肉屌。

我覺得從每一根頭髮到腳尖的指甲都鼓脹起來,像充足了氣,像要繃破炸裂了。她拉著我,讓我坐在馬桶蓋上,褪下我的褲子,然後叉開雙腿騎坐在我的腿上,她的手不斷地搓揉著我逐漸變硬的肉屌。

她直起身子,用她的奶子在我眼上、臉上、鼻頭上磨蹭,停在我的嘴上,我想張口吮住,卻又覺得不好意思。她用指頭輕輕掰開我的嘴唇,我明白了她的用意,也就不覺得不好意思了,一張嘴就把整個奶頭都吞進去了,她「噢喲」一聲呻喚,就在我的身上扭動、呻吟起來。

她又把另一隻奶子遞到我的嘴裡讓我吮咂,更加歡快地扭動著呻喚著,聽到她那「哎哎喲喲」的呻喚,我的那種鼓脹的感覺又竄起來,我的肉屌在她的手中變得和剛才一樣堅硬滾燙。

楊帆稍微抬起身子,手握著我滾燙的大雞巴摸索著對準她早已淫水泛濫的小穴,我感覺到她濕熱的肉縫貼在我的龜頭上來回地蹭動,她的愛液流了我一腿。伴隨著一聲呻吟,她身子一沉,用她濕潤的小穴套住了我的大雞巴,我的腦子裡閃過一道彩虹,一下子進入了渴盼嚮往已久卻又含混陌生的福地,那裡潮濕而溫暖……

沒想到楊帆的小穴這麼緊窄,我的雞巴只插進去前端的三分之一就遇到了莫大的阻力,很難再深入了。楊帆的雙臂摟在我的頸上,同時把香軟的舌頭放入我的口腔。她仍然半欠著身子,放浪地扭動著腰肢,上下來回套弄,貪婪地想把我整根肉屌都套進她的小淫穴。

終於,她一挺腰,用力的向下一坐,「噗」的一聲水響,我的大肉棒整根沒入她那曲折溫暖的肉穴,她忍不住「嗯」的喊出聲來。

「我的乖阿謙,你的大雞巴真真的要把你姐姐我插死了!啊……」楊帆更加放浪地扭動著她的屁股,貪婪地上下套動著我的大肉屌。而這一刻,我膨脹已至極點的身體竟轟然爆裂,一種爆裂時無可比擬的歡悅使我頓然覺得消融為水了,我無法控制自己,又一洩千里,濃稠的精液射滿了楊帆的小穴……

楊帆再次放浪地笑了,她狐媚地望著我,有些氣喘的說:「阿謙,你不會還是一個處男吧?」我很窘,不敢看她的眼睛,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幹,真沒想到自己的雞巴也這麼不爭氣,這麼容易就射了。

楊帆感覺到我的雞巴在她肉屄裡逐漸變軟,但是她的渴望顯然沒有被滿足,她嗔怪的對我說:「阿謙你真笨。」我也不禁有一種挫敗感,昨夜我還在嘲笑學長的雞巴不管用,可是今天,我怎麼這麼快就繳槍了?是因為楊帆太騷,還是因為我自己也太饑渴?

這時,她突然又想到了什麼,精靈古怪的對我說:「阿謙,你想不想學習一下?」我茫然的點了點頭。楊帆從一旁的手提袋裡掏出手機,在聯繫人列表裡直接撥通了一個號碼,然後用嬌媚風騷的英語說:「John,是我,帆。我在女衛生間,我要你,快來!」

我很詫異,不知道她在和誰打電話,但是她電話剛掛,就有腳步聲來到衛生間的門口。楊帆就這樣赤裸著打開門,她的兩腿間還在滴淌著我的精液。

看清了來人以後我不禁大吃一驚,楊帆找來的這個人正是剛才給我們服務的那個侍應生,一個高大年輕的美國白人。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