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人妻學姐的乳汁

(五)被強迫的3P

楊帆打開了門,放蕩地把一絲不掛的自己展現在John面前。而John似乎也沒有特別吃驚,他走進衛生間,關上了門,碧藍的眼珠朝仍然坐在馬桶上的我掃了一眼,問道:「帆,那是你朋友?」

楊帆並沒有回答,而是踮起腳尖,用白藕似的胳膊摟住John的脖子,把自己嬌艷的香唇貼在John的嘴上,兩人馬上熱吻起來。我吃驚地望著眼前交纏在一起的男女,望著赤裸的楊帆和穿著服務生制服的John,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楊帆像水一樣貼在John的身上,依靠著他健碩的身軀慢慢地滑下,纖長的玉指靈巧地解開了John的皮帶,把John的褲子和內褲褪到膝蓋下面,John的一根巨屌就暴露在了楊帆的面前。

剛才的熱吻,讓我這個一旁的看客都覺得興奮不已,可是John的雞巴仍然只是半硬半軟,雖然沒有勃起,但是它的長度竟已經比學長勃起時還要長了。楊帆貪婪地看著John的肉屌,雖然她一句話都沒說,但是可以看得出她內心的狂亂與饑渴。

她伸出白玉般的小手,一手握住John的大屌慢慢地套動,一手輕輕的抓住John同樣巨大的睾丸來回地輕揉,很快John的肉棒就變得粗大堅硬。而這時我發現,楊帆蹲著叉開的兩腿間,晶瑩的愛液竟一絲絲的開始向下滴落,在地板上浸出一小灘水漬來。

楊帆小手靈巧的套弄讓John忍不住發出呻吟:「帆,你太棒了,真是他媽的太棒了……」他的雙手伸向楊帆赤裸豐滿的胸部,結實地抓住楊帆盈盈可握的一對玉乳,使勁兒揉搓起來。

楊帆的呼吸也變得更加急促,John雞巴裡流出的黏液早已弄濕的她的雙手,而她的肉屄裡流出的淫液也越來越多。她一手抓住John的大肉棒,一邊竟把粉嫩的舌尖伸了出來,舔在John黑紅色的龜頭上,John長吸了一口氣,忍不住呻吟道:「操……」

楊帆像品嚐珍饈美味一樣,一點一點兒的轉著圈用舌頭舔舐著John的龜頭、肉屌,還有那兩顆開始緊繃的睾丸,她的小手直接握住John的龜頭來回地揉搓,故意刺激著男人全身最敏感的地方。

這時的John像發情的猛獸一樣,突然扳住楊帆的頭,把一根肉棒硬生生的插入楊帆的嘴裡,他全然不顧楊帆被這粗大的東西頂得幾乎要乾嘔起來,而是來回地前後抽動,簡直是在強姦楊帆的嘴巴。

而楊帆竟然也絲毫沒有抗拒的意思,而是很配合地開始吮吸John的大肉棒,只見她苗條勻稱的胴體趴在John的襠間,秀髮凌亂,頭部不停地聳動,來回吞吐著John那根巨大的肉屌,唾液混雜著John的分泌物從嘴角流出來,掛在下巴上,形成一道道亮晶晶的水絲,這淫靡的場景強烈地刺激著我的大腦,我發現我剛才疲軟的肉棒又開始復甦了。

楊帆一邊瘋狂地吞吐著John的肉屌,不斷地發出「滋滋」的水聲,一邊用兩隻白玉似的小手撫弄著John緊繃的陰囊和陰毛叢生的莖根,John的身體興奮地開始顫抖,他一邊不停地大聲含混的罵著什麼,一邊也加快速度挺動著屁股,配合著楊帆的吞吐,試圖把自己的一根大肉屌在楊帆的嘴裡一插到底。

終於John的抖動變得越來越劇烈,「啊……我來了!」隨著一聲低吼,他的陽精噴射而出,楊帆躲避不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一滴不剩都噴入楊帆的香口之中,直嗆得她連連咳嗽,可是她竟然沒有把精液吐出來,而是全部吞下,甚至貪心的用舌頭舔食著John龜頭上殘留的腥臊精液。她一邊舔,一邊竟還稍稍扭過頭,用她那狐媚的眼神瞟著我。

我實在受不了她的這份誘惑,「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想再次好好的幹她一通,可是她卻施施然的拉著John向我走來,叉開腿坐在了馬桶蓋上,她示意我過來,一把抓住了我早已勃起的大傢伙,而這時John已經很配合地伏在楊帆的兩腿間,開始品嚐楊帆早已春潮泛濫的淫穴。

隨著John舔弄,楊帆不住地發出低沉誘人的呻吟聲,可是她仍然貪心不足,一手握住我的大肉棒底部,一手用纖美的玉指夾住我的包皮向下一拉,熱騰騰的大龜頭就露了出來。因為剛才射過精,又插過楊帆的小淫穴,我的龜頭上有一股很強烈的腥臊味道,可是楊帆竟毫不介意,先是用舌尖輕輕的舔了我龜頭,然後一口把我的肉棒吞下。

我覺得自己的肉棒彷彿進入了一個妙不可言的柔軟溫濕所在,舒服得「啊」的一聲大叫起來,身體禁不住顫抖,竟然有一種強烈的想射精衝動。楊帆顯然對我有了經驗,看到我的反應,放慢了吞吐我的大肉棒的速度,她眼睛向上一翻,嗔怪的給了我一個白眼,似乎在說:「真沒出息。」

我不得不強忍著想射精的感覺,眼睛不敢再看楊帆那吞吐著我陰莖的小嘴,那樣的刺激太強烈,可是我扭頭看到John的大舌頭正在靈巧地舔動著楊帆那顆粉嫩的陰蒂,並且用兩個指頭伸入楊帆的淫穴裡不斷地摳動,我想射精的衝動又一陣陣地襲來。

這樣的衝動是如此強烈,以至於我不得不先把雞巴從楊帆的口中抽出,示意她先不要給我口交。楊帆很不滿的瞪了我一眼,然後身體向後靠著馬桶的水箱,把腿叉得更開了,她一邊享受著John熟練有力的舌頭,一邊用手指轉著圈的揉動自己早已硬得挺立的乳頭。

就在這時,我短褲裡的手機響了,我連忙提起褲子,從兜裡掏出手機一看,是學姐打給我的,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

「喂,是阿謙嗎?」學姐說。

「是啊,學姐,有什麼事嗎?」我說。

「你在哪裡?怎麼吃個午飯要吃這麼久?實驗室裡我還有一些事情要交待給你。」學姐說。

「嗯……我和楊帆學姐在一起。」我一邊說,一邊扭頭看了一眼楊帆,只見在John的手指和舌頭的攻勢下,她那雪白的肌膚泛起了紅潮,嬌軀不住地顫抖,喘息突然加劇,「啊……啊……啊……」伴隨著一陣呻吟,她竟然高潮了,淫液汩汩地流出,粉嫩的肉屄不住地抽動,緊緊地吸著John粗壯的手指。

「什麼聲音?你和楊帆在幹什麼?」顯然學姐通過電話聽到了楊帆這放蕩的呻吟,她有些緊張的問我。

聽到學姐這麼問,我只好暫時繫好內褲和短袖襯衫,走到衛生間門口,對學姐說:「沒幹什麼啊?」

「那剛才是?你不會在和楊帆在……」學姐繼續追問。

我不得不走出了衛生間,關門的那一瞬間,我看到楊帆直看著我奇怪的笑,而John則已經把她的玉腿分開,放在肩上,看樣子要真刀真槍的幹了。

「沒有,沒有。」我說。

「那我怎麼聽到楊帆的……那個的……聲音?」學姐不放心。

「她和別人在搞,不是我。」我實話實說。

「什麼!?那你在那兒幹什麼?」學姐有些憤怒了。

「她……她說她讓我學習一下……」我仍然實話實說。

「別和她亂來,你給我回來!馬上!」學姐的聲音既關切又著急。

「她開車帶我來的,我回不去。」我說。

「那你在外面等她!」學姐命令我。

「好吧,那我等她。」我一邊說一邊掛斷了電話。

被學姐這麼一攪和,我有些清醒了,剛才的場面確實讓我覺得有些荒唐。我坐在飯店門口的沙發上,大約等了四十分鐘都不見楊帆出來。望著後面通往衛生間的走廊,我忍不住想現在John到底在怎樣幹楊帆?想到這裡,我的心裡又騰起一陣興奮,盡管剛才答應了學姐,但還是忍不住想繼續去「學習」一下。

猶豫了許久,性慾還是戰勝了理智,我又向衛生間走去,但是在快走進衛生間的時候,竟然聽到楊帆的呼喊:「停下!不,不,停下!」我大吃一驚,三步併作兩部的跑過去推開門,衛生間內的場景不禁讓我大吃一驚:

John已經脫得精光,他把衣服鋪在地上,躺在上面,楊帆正騎他身上,看樣子她的小穴正被John的大雞巴佔有;而衛生間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人,一個矮胖的墨西哥裔中年男人,他的褲子已經脫掉,露出肥胖的長滿黑毛的短腿和一根粗大醜陋的雞巴,黑亮的龜頭像一顆粗糙的山核桃。

那墨西哥男人把楊帆向前壓倒,迫使楊帆把屁股翹起來,而他的醜陋粗雞巴正頂在楊帆淺色的菊花上,試圖插入。楊帆在盡力地掙扎,可是John似乎和那個老墨是一夥的,他死死地抓住楊帆的胳膊,把楊帆拉在自己身上,讓楊帆動彈不得,同時他又不斷地向上挺動腰部,一個粗大的肉棒在楊帆嬌嫩的小穴裡來回抽動。

眼看那個老墨龜頭的前端已經插入楊帆稚嫩的菊花,楊帆痛得更大聲的嬌呼起來:「你們這群王八蛋,放開我!快停下來!」

可是那個老墨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還在努力地試圖插入,並且把一隻手伸到前面握住楊帆的乳房,用指頭使勁兒地捏住楊帆的乳頭來回揪扯,他的另一隻手則掄圓了巴掌拍在楊帆的屁股上,「啪」的一聲,楊帆白嫩的臀肉上顯出一個紅色的五指手印來。

楊帆徒勞的想掙脫,扭頭間看到了呆立在門口的我,眼睛沒了剛才的狐媚,而是噙著淚沖我喊:「阿謙,快救我!」我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只覺得一陣熱血湧上頭顱,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疾步走過去一把拽開了那個肥胖的老墨,在他試圖還擊之前,一腳踹在他小腿脛骨上,痛得他摔倒在地上。

然後我拉住楊帆,想把她拉起來,但是卻被John死死拽住,我一時間也顧不得那麼多,使了陰勁兒,用腳尖踢在John那緊繃的被楊帆淫水浸濕的陰囊上,痛得他「噢」的一聲扭動起來。

我趁勢抱起楊帆,在地上胡亂撿了她的衣服蓋在她身上,抓了她的手提袋,匆匆忙忙的從衛生間裡走出,穿過廳堂,直奔停車場。幸好那時是下午,飯店裡沒有人吃飯,空蕩蕩的,停車場也空無一人。

我把楊帆扔在後座上,用她的鑰匙匆忙發動了汽車,她問我:「阿謙,你會開車嗎?」我說:「會開自動檔,但是沒駕照。」

慌亂間似乎發現有人追出了飯店,我連忙倒車,換擋,急踩油門,風馳電掣的衝出停車場,開上大路,絕塵而去。

我並不知道要開到什麼地方,只是任意的轉了幾條路,防止他們追來,直到開到一片荒地中,確認了後面沒有人跟來,才在路邊停下了車,到後座看楊帆的情形怎樣。

精疲力盡的楊帆仍然赤裸著全身,只是在身上搭著幾件衣服,我坐在她跟前讓她靠在我的腿上,我問她:「你沒事兒吧?怎麼弄成這樣?你受傷了嗎?要不要去醫院?」楊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望著我真誠的目光,竟然如梨花帶雨般啜泣起來。

我一邊安慰著她,一邊輕輕撫動著她凌亂汗濕的烏髮,試圖讓她冷靜下來,可是她卻突然摟住我的手臂,哭得更厲害了。我想幫她擦拭眼淚,但是卻發現她幾乎全身都沾滿了腥膩的精液。

我拿了車裡的濕紙巾,一點兒一點兒的幫她擦拭,冰涼的濕紙巾抹過她的身體,激得她冒起了一身細細的小雞皮疙瘩。我這時才發現她右邊的乳頭已經紅腫起來,肯定是剛才被那個老墨捏的,我輕輕的擦動著她的發紅乳頭,問她:「痛麼?」她點了點頭。

我愛憐地望著她,對她說:「唾沫能止痛。」說罷,就輕輕的用嘴含住了她這顆淺色瑪瑙一樣的乳頭,並用舌頭小心的蹭動它,我感覺到它在我的嘴裡變硬了。

「還痛麼?」我吐出她粉嫩可愛的乳頭問她。

「不痛了……不過另外一邊的那個還痛。」楊帆停止了啜泣,露出了笑容。

我又俯下身,含住她另外一顆完好的乳頭,因為它是完好的,所以我稍微用力地吮吸著它,並用牙齒輕輕的咬著這顆誘人的小櫻桃,「啊……」楊帆的嘴裡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

我放開她的乳頭,又問她:「還有哪裡痛?」

楊帆的臉上逐漸恢復了平時的光彩,淺笑著對我說:「哪裡都痛。」

於是我一邊擦拭著她的身體,一邊低頭輕吻著她如羊脂玉一般潔白晶瑩的皮膚,舔過她淺淺的肚臍,直到她泥濘不堪的陰部。我用濕紙巾擦拭了她的修剪整齊的陰毛、有些紅腫充血的陰唇,還有那被捅開了的菊花,當我的手指碰到她淺嫩的菊花時,她的陰部竟然敏感的一收縮,湧出一股新鮮的淫水來。

我馬上用舌頭把這蜜汁舔在嘴裡,她一驚,對我說:「不要,髒,他們射在裡面了。」

『他們?』我心裡暗想:『難道那個老墨也內射過了?』但是我仍然執意地舔動著她柔嫩的肉縫,對她說:「不髒,楊帆姐的身體是最清澈的。」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用「清澈」這個詞,但是我舔動和話語使得楊帆的愛液不斷地湧出。我學著John的樣子,輕輕撥開楊帆陰蒂的包皮,把那顆粉紅如花萼一邊稚嫩的陰核裸露出來,然後一口親上去,用嘴唇含住了楊帆的陰蒂,她身體一陣抖動,嘴巴裡忍不住地呻吟起來。

我的舌頭不斷地在她的陰蒂和肉縫上舔動,偶爾也會舔到她的菊花,我發現她的菊花似乎異常的敏感,每次碰到,她的身體都會抽搐,於是我用一隻手輕輕地揉捏她的乳房,用另一隻手蘸了她的淫液,在她的菊花四週緩緩地蹭動,而我的嘴巴仍然沒有放過她那已經變硬的陰蒂。

楊帆的身體更加劇烈地顫抖起來,她的嬌喘已經變成了連續的呻吟,我感覺得到她的乳房在我的愛撫下逐漸膨脹,她的淫水分泌得越來越多,我更加快速地吮吸輕咬她嬌美的陰蒂,而手指也開始蘸著她的愛液輕輕地插入她的菊花。

楊帆的呻吟已經變成了浪叫,她的身體興奮地扭動著。我感受到了暴風雨的氣息,使勁兒地用舌頭把她的陰蒂壓在我的嘴唇上,手指也已經開始淺淺的抽插她的菊花。

突然,她的身體緊繃,然後又急劇抽動起來,「啊……啊……」一陣呻吟,她抓起我握住她胸部的手咬在嘴裡,小穴如洩洪的水閘,湧出了陣陣陰精,她高潮了。

「阿謙,你學得真快……」楊帆躺在我的懷裡,有氣無力地說。

我把她摟在懷裡,輕輕的撫摸著她汗津津的胴體,對她說:「你不是讓我努力學習的嗎?」

「我想要你,現在就要。」楊帆粉面含春的看著我。

「哦,那個我還沒學會,我只看到John給你口交,然後就被清清學姐的電話叫出去了,沒看到John是怎麼幹你的小穴的。」我故意說道。

「討厭死了!」楊帆握起她無力的粉拳捶打在我的身上,粉撲撲的臉頰羞成了紅色,和她開始時的跋扈與驕傲判若兩人呢!

「我討厭,還是清清學姐討厭?」我故意問。

「你們都討厭。清清為什麼把你叫出去?」楊帆一邊問,一邊還不甘心的隔著短褲揉搓我的陰莖。

「她說不讓我跟你學壞。」我如實回答。

「哼!她就是假正經。在床上,她比誰都淫蕩。」楊帆不滿的說。

「嗯?你怎麼知道?」我有些好奇。

「喂,怎麼一提到清清,你就勃起了?」楊帆發現了我下身的變化,說著她報復的狠狠地抓了我的肉棒一下,痛得我「哎呦」喊叫起來。

楊帆大約是累了,抱著我的胳膊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我也不好繼續追問學姐的事情,靜靜望著安睡的她。她的睫毛長長的,秀美的瓜子臉始終透露著誘惑,大小適中的乳房驕傲的挺立著,淺嫩的乳暈、小巧的乳頭,這一切都散發著年輕女人的魅力。

那天我沒有再和楊帆做愛,主要是擔心她受不了,因為在我出去的那段時間內,不知道她被那兩個人操了多少次,唉,這麼嬌嫩柔美的軀體啊!

楊帆睡醒後把我送到了學校,然後就回了家。我到了實驗室,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了。輕敲了學姐辦公室的門,裡面沒有人回應,我又敲了一下,還是沒有人,我心裡一陣擔憂:『學姐是不是生氣先回家了?』

我又去其它地方找了個遍,都沒有找到,正當我再返回學姐辦公室的時候,遠遠的,突然發現學姐辦公室的門開了,從裡面走出了一個人,仔細一看,那人竟然是學長的那個同學和朋友——劉銘。

 

頁: 1 2 3 4 5 6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