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名花

台北名花(2)

啊!太美了,多美的一件事,我終于就要和我魂牽夢繞的女人做愛了,她的裙子掉落在地上形成一個圈圈,她走出圈圈面對著我,高舉起雙手閉上雙眼,意思要我幫她脫去她的緊身衣,我知道她除了緊身衣,裡面沒有穿別的,因此我興奮得手有點顫抖,但是仍然把它給脫了下來。

我們赤裸裸地面對著擁抱起來,她開始吻我的時候真有點慌,當她把舌頭伸進我嘴裡的時候,那種感覺如同全身都觸電了一樣,我也把舌頭伸過去,兩人的舌頭纏在一起,而她蹺起一隻腿勾繞到我大腿後側開始上下摩擦起來,我們就這樣站著吻了大約兩、三分鐘。

我底下的陽具正頂在她那個地方,我無法再等待了,伸手攔腰一抱就把她放到床上,又壓上去緊緊地吻著她小巧的櫻唇,她的呼吸由急促轉成呻吟了,手也在我背上胡亂地游動。

我的手探向她的花瓣,它竟連手都濕濕的,我微抬起腰,握著陽具正不知要怎麼進行下一步的時候,她伸一隻手過來,準備幫助我。

雖然被她握著,我卻因見到她胸前動蕩的乳房而禁不住改變主意,伏下去輕輕地捏著,并且吸吮著紅得可愛的乳頭。

“啊,好舒服,嗯……”

她的手開始套著我的陽具,等到我吻夠了乳房之後,正想著該用什麼方式把我的陽具插進她迷人的花洞裡時,卻發覺她的中指已插進花瓣裡去攪動了,我將它拉出,她就雙手拉著我的陰莖,往雙腿間引導,可是,我萬萬想到,當我的龜頭才剛碰到她花瓣時,她突然醒來般地睜開眼睛說:“不,不,我是你的老師,我們不能做這種事,何況你還小……”

她不斷地搖頭,不敢看我。我顧不了許多,把身子稍稍下移,雙手上舉摸著她的酥胸及鮮麗的乳頭,頭卻湊向腿間,吻著她那足以迷死天下男人的花洞,我用舌頭去吸,并且伸進洞內的地方旋轉,我發覺那上面有一粒較硬的東西,于是吸進雙唇之間玩弄,一隻手仍留在乳房上,另一隻手輕撫她圓且修長的大腿。

她不再拒絕了,雙手不停地撫摸我的頭,我的嘴在她的雙腿間的動作已收效了,使她再度放棄了道德規範,而淫蕩起來。

“啊……從來沒有……這麼……爽啊!太好了……”她開始扭動她動人的身材。“沒想到……我眼裡的小孩,是啊……啊……嗯,懂,懂得這麼多……嗯,啊……好會纏人……弄得太爽了!”

我把那粒硬硬的東西用舌頭不斷地轉繞著摩擦。

“好……好……呼……爽死了……啊……”她已語無倫次了。“老師……給你……給你,啊,嗯,我的小愛人,情人……爽,……我夢寐以求的,啊……床友啊……”

我站起來,在她如蔥白般的玉指引導下,我緩緩壓下去,陽具也隨著慢慢進入她迷人的花瓣裡。

她舉起雙腿,緊勾住我的屁股,瘋狂地迎合我的動作,上下聳動她誘人的臀部。我見到她星眸微張,舌頭抵著上牙,繼而來回磨著櫻唇,輕哼著:“哦……嗯,嗯……”她的風情引人入勝極了。

我一直都不作聲,見了這一情景,禁不住讚美她:“我愿一輩子愛你。”我用力插著。

“你,你是在笑……笑我,我這時一定不好看,啊……”

“不,我愛死你,我要幹死你……天下最美的老師。”我熱情地吻著她的芳唇,用力地吸吮著。

她的哼叫越來越急,也越來迷糊,她突然用盡全力的雙腿夾緊我,快速扭動柳腰,并且吻得我更密實,舌頭也攪動得幾乎打結在一起。

她底下的東西,在深處的地方,急速地一縮一縮起來,而我就在這極度的刺激下,首次將我的精液射向女人陰戶的深處,我們同時進入高潮,也同時靜止下來,我趴在她雙乳之間沉沉地睡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十二點多了,我底下的東西依然插在她裡面,我望著她雪白酥胸,實在是太完美了,禁不住用手輕輕地來回撫摸著,并且把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弄起來。經過我一番逗玩,她的乳頭迅速地硬立起來,而仍插在她花瓣裡的陰莖也迅速地脹大起來。

她猶如驚啼般輕哼一聲,悠悠地醒來,托起我正在忙碌的臉,深情地凝望著我。一會,她羞不自勝地別過臉說:“唉,我真糊塗,竟然跟自己的學生做出這種……”

我的手仍然來回撫摸她的酥胸,陽具仍然硬挺在她陰戶裡。

“老師,我愛你!”我深情款款地說出內心的話。

“克成,你太小了,畢竟你才滿十六歲啊!”她臉紅紅地說:“雖然你的身高比老師高出兩、三公分,體格也不小,可是怎麼都是小孩子……然而,看你剛才所表現出來的卻完全像一個大男人,而且比許多許多的大男人更像男人,”

她停了一下,扯住我不規矩的手又說:“到底是誰教你的呢!”

“我愛你,我將生生世世都愛你,請你不要問我這些,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些事。”我焦急地說著,深怕她會為今晚的這件事離我而去。

“你太小,不懂什麼叫做愛的。”

“不,我一點也不小,我愛你,我愛你,我一輩子愛你。”

她沒有再反駁我,只顧用她的玉手輕撫我的臉,自言自語地說:“好清逸美好的臉啊,為什麼我一直沒有發覺到?長大一定很英俊。”

我的手重新又回到她的胸前,并且微微地扭動我的下體。

她撫著我臉的手,漸漸地慢下來,我見她沒有責罵我,動作就稍微加大了一點,她開始閉起眼睛來,微張著櫻唇,我知道她已經又被我挑起惜了,于是我放心且漸漸地加重挺送起來,并吻上她微張的小嘴。

她從喉嚨裡發出“嗯,嗯……”的聲音,手不斷地在我的腦後,背部及臀部搓摩……

她的臀部已經配合著我的動作,上上下下的承迎著,當我往下插的時候,她雙足抵在床面上,用力地挺上來……

“嗯……嗯……”她的櫻唇小嘴仍被我吻著,因此只能“嗯,嗯”地哼著。而這種聲音,是比任何醇酒更能醉人的。

我開始吻她的粉頸,我的陽具仍然在她的花洞裡進進出出。

“啊!美……美……美死了,克成……你……你把老師插得快……快飛起來了……啊……嗯……”

她的雙手在胸前將我的頭環抱起來,撫弄著我耳根及頭髮,我從她的腰側摸下去,摸向修長且渾圓的大腿。

“老師,你的全身都是美的象徵!”我淌著大汗有點喘的說:“我,我一定好好愛,愛你!”

“克成,老師愛死你了……快,快點,啊……我的成……啊……插死老師了啊……成,成,用……用力幹吧……”

她把頭左右擺著,一下轉向左側一下轉向右側,嘴裡不知所以的輕叫起來:“插……用力吧……幹死你的老師吧……我……啊……我……愛你……愛你……成……

聽到她叫得如此騷浪,并且那般親熱地喊我名字,我更加賣力了。我真的沒想到,一個人當她掉入惜的浪潮時,會不顧一切的求得滿足。

此時她已經忘了她是誰了,開始叫得更離譜了:“我的……小……啊……幹吧……幹死我算了……”

她完全進入忘我的境界,臉上呈現出一種迷醉的神情,我被她逗得幾乎近瘋狂起來,每一下都深深地,用力地插下去,我終于支持不住,把我溫暖的精液噴向她熱情花瓣深處,而她似乎尚未滿足,緊摟住我,底下不斷地,快速地挺向我尚未軟化的陰莖,最後她豐圓的臀部挺在空中,陰戶緊夾著我的家伙,不斷顫抖著……

我把陽具抽出來,與她并肩躺下來,她一句話也沒說,側過身來,握著我的陽具,伏在我胸前甜美地睡去。

由于前一天運動會,照例第二天休假一天,可是一大早,她就叫醒我:“和平常一樣上去吃飯,不要讓他們起疑心。”

我坐在床沿貪婪地望著她苗條而又三圍誘人的胴體發呆,她卻優雅地穿上衣服準備回房去,我要求她給我一個吻,在我吻她的時候,手悄悄地從她短裙底下伸進去輕輕撫摸她的花瓣。

吃過早飯,我騙他們說我要出去找同學,中午不回家吃飯,而後下樓關上房門沉沉地熟睡了一整天。

晚餐後,我正在房裡回味昨晚消魂的情景時,劉老師門也不敲地就開門進來了。

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無袖吊帶式的連身裙,裙子的長度稍微蓋著膝蓋一點點,而它剪裁得很合身,把她凹凸分明的曲線完完全全地表露出來,身上還散發著醉人的香水味。

我禁不住上前熱情地抱住她擁吻,只吻了十幾秒鐘她便推開我,深情地望著我說:“今天該好好念書了。”

“不,我要!”我說。

“就算要,”她紅著臉低下頭說:“也要把功課做完,好嗎?”

我沒有說話,雙手將她的腰摟住一拉,她底下正抵著我堅硬的家伙,雙手開始在她臀部游移。

“不,不要這樣,”她好像完全不為所動地掙開我,一隻玉手按在我的褲襠上說:“忍耐一下,等做完功課嘛!”

我順著她的手往下一看,這才發覺,她的纖纖玉指已塗上絕紅的冠丹,連美麗的腳趾頭也都塗上了,這樣子的她再也沒有人比她更性感了。

“如果你不聽話,老師就再也不跟你好了。沒想到,只隔一個晚上,你竟變得這麼‘壞’。”她微慍地說。

我只好面對書卓坐下來,可是我被她今天的打扮吸引得一怔一怔的。

“我今天是經過刻意修飾的,因為我怕你會笑我昨天失態的樣子,深怕你不再理我,所以下了一些功夫妝扮自己,一進門見你這個樣子我才放心,既然我有了準備,難道你還不放心嗎?”她用她那清澈明亮的眸子望著我。并且面帶微笑地說:“好了,功課是早點做早點完的。”

我只好拿出昨天晚上尚未答完的考卷開始作答,她坐在書卓對面雙手托著下巴,靜靜地看著我。

我胡亂的把那些題目匆匆答完。

“好了,都作好了。”我說著就站起來要脫長褲。

“坐下來!”她帶點命令似地說:“難道你就不能待我把考卷看完?做了檢查後再……”

我只好坐下來,看著她專注地低頭檢查我的答案,心想:“劉老師真的這麼鎮定,還是免強裝出來的呢?”

我突然心血來潮,在桌底下把左腳抬起來,伸向坐對面的她,放在她併攏的腿上,她嬌嗔地白了我一眼:“等等嘛!”一面說一面拿開我的腿。大約十秒鐘後,我抬起右腿又做出同樣的動作,她遲疑了一下又將它拿開,我跟緊著又抬起左腿,這一次她不再出手了,只顧看考卷。

我漸漸地進攻,伸向雙腿根部,她的腿不再併得那麼緊,微微地張開,我輕輕摩擦,卻覺不夠癮,改從裙子的縫隙中伸進去,腳趾頭不安地蠕動著,而她仍不為所動,我的腳趾頭開始探索她的花瓣,她想繼續假裝下去,可是呼吸已變得急促了,而她那迷人的地方開始有點濕了。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站起來走到她背後,將她輕輕拉起來,雙手由她背後隔著衣服有點粗野地撫摸著她彈性十足的雙乳,陽具硬崩崩地頂在她豐滿的臀部。

“好壞,壞……孩子,你欺負……老師。”她把脖子向後仰,她粉嫩的臉頰已紅得像桃花,眼睛閉著說:“我被你迷……住了。”

我正想脫去她衣服盡情摸個夠時,她擺開我的手,肩頭微微一縮抹去肩上的帶子十分性感且熟練地脫下衣服,裡面仍然是“真空”的,剎時她雪亮的胴體呈現在我眼前。她轉過身,摟住我狂吻,并伸手玩弄著我的陽具,我捏著她已硬立的乳頭,我們一邊調弄,一邊走向床沿,我正想抱著她摔倒在床上,她卻抬起一隻腳搭在床邊,兩隻修長均勻的大腿,正好形成一個直角,站著的那隻腳微微掂起,拉著我陽具向她的陰戶裡塞,我很順利地插進去,我沒想到站著也能做這件事,興奮地挺動:“老師,你真的是我的好老師啊!”

“啊,好美……不要叫我老……師,叫我翠瑩……叫我瑩姐都……可以,不可叫……我……老師,啊……嗯……”

我被這淫浪的風情刺激得不禁陣陣快感傳遍全身,一匯千裡,我口裡不斷輕呼著:“翠瑩,啊!我的好瑩姐,弟弟愛死你了!”

她仍像昨天那樣,趁我還沒軟下來的時候,加速動著她的臀部,但是只動了十幾下,我的陽具就不小心滑了出來,她急忙拉住我的手塞向她那個地方。

“快,快用兩隻……手指頭在裡面……攪……攪動。”她已經被慾望衝昏了頭,要不是我抱著,她早就倒下去了。我抱著她,輕輕倒在床上。

他偎在我懷裡,用一根手指頭在我胸前不斷地畫圈圈,輕聲地說:“克成,以後我們……時,不要叫我老師,就叫我的名字好了,要不然就喊我瑩姐,再不然你叫我……”她臉又紅了沒再說下去。

“叫什麼呢?老師,不,瑩姐。”我問。

她臉漲得更紅,用手拍打我的胸脯說:“不,我不說,你會笑我。”

“我決不笑你,快說嘛!”

“叫情姐姐,叫愛人,還有……”她停住不說。

“還有什麼呢?快說呀!”我追問。

“當然是叫,叫太太,老婆啊!”她把頭埋在我的胸前含糊地說。

我太高興了。

“是的,我的好太太。”我禁不住內心的喜悅,抱緊她又是熱吻一番,底下的東西雖然已在膨脹,可是并不堅硬,她扭著湊向我的下部,玉手小心地捧著我的陽具,細看了一會說:“太漂亮了,我愛你愛得快發瘋了,沒想到才十六歲的你,竟發育得如此引人遐思。”

她在龜頭上一吻,竟用她那性感的櫻唇整個含住,并且用舌頭輕輕刮著,一面用她那塗了紅冠的玉手在我的陰莖上下套動起來。

經過她如此的挑逗,我的陽具立時硬得如鐵一般,當她用舌頭刮著我的龜頭時,我整個人就像要飛上天似的。

她像刮上癮似地刮向我陰莖根部,以及陰囊,白皙的玉指仍不停地套動著陽具,我被弄得整個靈魂都要丟了:“啊,我的……好翠瑩,我服死了,你……真是我的好老師……不,好老婆,好太太。”

我輕挺著下部,她雙腿跪在我腰部兩側,手握住我的陽具,抵在她的花瓣上磨擦,一圈又一圈地旋轉著,我感覺那裡整個都粘濕濕的。

她閉著眼睛,口中輕輕地呢喃著:“唔……啊……換我來弄你吧……小……丈夫。”

她趁勢輕輕把身子一沉,整個陽具已深深沒入她的陰戶裡去了,我看見她胸前搖擺不定的乳房那樣地動個不停,就伸手前去撫玩。

她結實雪白的臀部正一起一伏地動著:“小親親……我弄……死你……啊,嗯,嗯嗯,啊,啊……太美了。”

我在下面也不斷地挺動著,手游移在她豐滿的胸脯及修長的大腿之間。

她動得越來越快,并俯下身子吻我,熱情地擁住我,用力的吮我,我也學她那樣用力吸吮,吸得她整個胴體花枝亂顫,喉嚨裡不斷發出嗯嗯唔唔的聲音。

她動作突然激烈了許多,而我也感覺就快出來而不住地挺上去,這一次我們終于同時達到高潮……

她香汗淋漓地伏在我的身上,隔了一會兒,她才帶著滿臉猶未褪盡的春意,無限滿足地躺在我身邊,我們相擁抱在一起睡了一個甜蜜的晚上。

頁: 1 2 3 4 5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