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處女欲情

序章

這是靠近日比谷公園霞關附近的一隅。在茂密大樹下的鐵椅上,坐著一個穿灰色西裝的男人。因為戴太陽眼鏡,以致看不出他的表情,體型是結實的運動員型,像個摔角運動員。也許是留平頭的關係,看起來約莫三十來歲。

放鬆領帶,嘴裡叼著一根煙,鬍子濃密,由於兩天沒刮鬍子,臉的下半部幾乎被鬍子掩蓋。全身散發出自甘墮落的氣息。仔細看,西裝已破舊,襯衫也弄髒了。

中年的休息時間已結束,前不久在這裡晒太陽的上班族紛紛回到工作岡位,公園裡恢復清靜。

此時,有一個男人從而向壕溝的大門走過來。

穿點色西裝,看起來像銀行的業務員。穿著雖整齊,但從緊閉的嘴唇看得出很疲憊的樣子,緩步走到鐵椅,很累似的來到鐵椅的一端。因為兩個人背對背坐著,所以看不出他們是認識的。

年紀大的男人從上衣口袋掏出香煙,點燃後吐一口香煙說:

「大江,讓你久等了。」

「沒什麼,反正沒事。」年輕的男人望著另一個方向回答。

「因為有很多記者包圍,很不容易溜出來。」

那個叫大江的戴著太陽眼鏡的男人,嘿嘿笑著說:

「你們的老闆,現在的立場好像很困難。據中午的新聞報導,三海建設公司的總裁好像承認行賄五千萬圓,做為請S縣縣長仲介的回報。」

說話的口吻雖然客氣,但態度並不十分尊敬對方。年長的男人看起來溫厚的表情變成慍怒的神色。

「可惡的老狐狸,說什麼『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希望早點宣判,好安靜的度過餘生』………。我的老闆怎麼辦?還不到五十哪。」

大江好像沒有同情他的意思。

「把建設界的頭號人物打垮的最好機會。大概警方也想藉機表現一番。這一次一定是很慘烈的攻防戰,草原先生。」

大概是在初夏的陽光下走來的關係,sosing.com額頭上冒汗。年長的男人拿出手帕,從禿頭頂擦到下巴。

「嗯……事到如今,只有堅持說『那是政治獻金,沒有賄賂的意思』,只剩下這一個方法了,檢察官方面也沒有掌握老闆請縣長仲介的證據,況且縣長也否認見過面的事實。」

「既然如此,不是沒有問題了嗎?」

年長的男人—-草原聽後皺起眉頭。

「不是沒有。就是為這件事…老闆才要我叫你來的。」

大江又發出嘿嘿的笑聲說:

「這是說,有什麼人知道仲介的事實囉。」

「沒錯。」

草原做出咬牙切齒的表情。

「我由就料到了……難道沒有辦法把嘴封住嗎?」

「如果能的話,早就做了,不知道這些傢伙在那裡。」

大江揚起眉毛問:

「這些傢伙?」

「嗯,有兩個人。」

「到底是什麼人,草原先生,請明白的說吧。」

「聽說是大學的女生。」

「大學的女生………?」

大江好像感到很意外,但又露出邪淫的笑容說:

「你的老闆也夠好色……在那裡找到那樣年輕的女孩?是約會俱樂部嗎?」

「不是。如果是那種地方,還有辦法找。大概是一半是玩,一半是賺零用錢的女孩子,專門找從鄉下來的老頭子,去年十一月縣長來東京時住在綠寶石大飯店。老闆和縣長就在那裡見面,縣長就叫來兩個年輕女孩。老闆看了她們說,自己也有了意思。」

「這是說四個人在一起玩囉。」

「嗯!縣長大概有招待老闆的意思吧………」

戴太陽眼鏡的男人點頭說:

「原來是應酬用的女孩。不過,縣長是從那裡找來那樣的女孩呢?」

「是縣政府的土木局長介紹的。他去年夏天出差到東京的時候,在宴會席上和她們認識,結束後在前廳搭訕時,沒說幾句說就跟來了,土木局長以為自己釣上馬子,實際上是他落在對方的陷阱裡。那兩個女人提出特別遊戲的方式,就是讓一個男人玩兩個女人………」

「那就是所謂的二輪實吧」

「沒錯,還運用各種技巧。據說兩個人同時弄的話。本來不行的陽萎老頭也能勃起。第一次結束後還能進行第二次。」

「是真的嗎?」

年長的中年男人露出苦笑。

「他們說是真的,真的是這樣,我也很想試試看……這且不說,那些女孩讓土木局長玩痛快後,說要認識更有錢的男人,土木局長就介紹給縣長,等於是給好色縣長的供物吧。所以當縣長來綠寶石大飯店時就安排他們見面。就在這時候,縣長和我的老闆見面。」

大江吹一聲口哨,說:

「真難以相信……這些女大學生已經普羅級了,就在她們的面前談到三海建設公司董事長請託的事嗎?」

草原皺起眉頭說:

「嗯,老闆也後悔的說『太不小心』。真不知他們究竟在想什麼?」

「哦……………」

大江摸一下腮鬍繼續問:

「那個首先上釣的土木局長,當然知道怎麼樣和她們聯絡吧。」

「用的是那個……留言電話………」

「是電話秘書吧?」

「對,對,就是這個。可是現在已經沒有用過了。」

「這是說,縣長和你的老闆以後再也沒有和她們接觸了?」

「不錯,只是一個晚上的關係。」

「這樣就不用那麼擔心了吧。現在的大學生,尤其幹這種事情的,不可能再露面了吧。」

「本來是這樣的。只是,情況有了變化,因為警方知道有那樣兩個女孩的事。」

太陽眼鏡下的眉毛又揚起。

「這是為什麼………被知道了…………」

「警方認為老闆和縣長見面就是住在綠寶石大飯店的那一天,於是調查當天送食物到房間的傳票,結果看到巧克力派、冰淇淋等,顯然是只有女孩愛吃的東西。開始追問時,縣長還支吾其辭,但服務生作證說房間裡還有兩個女孩,所以不能不說出她們的事。所幸,服務生沒有看到我的老闆,不能成為絕對性的證言…………」

大江聽後,皺著眉頭說:

「這樣真不妙。如果這兩個女人出來作證的話,你的老闆就完蛋了。即便單純的飯店房間裡,縣長、建設大臣和兩個大學女生在一起玩,已經構成大醜聞了。必要的時候,檢方一定會追究這件事的。」

草原聽完,嘆一口氣。

「當然會。我的老闆和縣長的政治生涯大概也完了。」

「所以我的任務就是找出那兩個女孩。」

「對。所幸新聞媒體還沒有發現,希望能在警方未發現前,我們能先下手。」

「怎麼做呢?」

「等找到以後再說。必要時就得採取激烈的手段,就像上次那樣…………」

「是……………」

大江露出興奮的表情。

「還好,我們比警方的線索還多。」

草原從上衣的內口袋拿出小信封,交給大江。裡面有相片。他為看清楚,取下太陽眼鏡,露出細小如猛獸的眼睛,看到照片後露出獵人發現獵物表情。

那是從拍立得照片複印的彩色照片。

照片上有兩個年輕女孩。

坐在可能是飯店房間的床邊,臉靠在一起,面對相機鏡頭露出笑容。如果僅是如此,就是普通的紀念照了。

但其中一個女孩是赤裸的,另外一個女孩身上只剩下黑色的絲襪,而且兩人互相撫摸對方的陰戶。

大江仔細看過後,用感嘆的口氣說:

「嗯!這兩個女孩的面貌和身材都不錯。這樣的女孩竟然以好色的老頭為對象賺零用錢,真是世界末日了………幸好我沒有女兒。」

草原也露出噁心的表情可能有差不多年齡的女兒。

「綜合老闆和縣長的談話,這兩個女孩可能在夢見山的女子大學讀書。」

「夢見山?那裡是學校都市,加上短期大學的話,女子大學至少也有六、七所。」

「還有,那個比較華麗的叫苪莉,比較豐的叫麗莉,她們是這樣互相稱呼,可能是在客人面前的花名吧。苪莉偶爾會在宴會的場合打工做伴侶,就這樣尋找適當的對象,沒有住下來,兩個人都說要趕末班車,十一點就離開飯店。

「雖然是半夜,但一定要趕回去,表示其中一個人有正常的家庭,可以確定她們的背後沒有組織,她們很擔心暴露自己的身份。不過,拍下照片未免太大意了。」

「那是因為老闆說,她們肯拍赤裸擁抱的話給二萬圓,拍立得照相是比較能讓人放心的。」

「沒想到你的老闆,還是喜歡這種事。」

草原露出苦笑。

「你是說同性戀嗎?他好像對新奇的事都喜歡,提到對女人的同性戀,臉色就不一樣,看到時更加的勃起。」

「這兩個女孩本來就是同性戀嗎?」

「老闆也說看不出來。能和男人睡覺,所以同性戀的部分也許是表演的,因為老闆和縣長肯出錢,可能是為了錢而表演的。那個叫苪莉的負責交涉金錢,麗莉好做不做都可以的樣子。」

「這件事可能很麻煩,如果背後有黑社會反而容易找到。」

草原拿出厚重的信封。

「這是暫時用的資金。」

大江瞄一眼信封,然後放進自己的上衣內口袋裡。

「有什麼消息就打我的大哥大,絕對不能打到事務所,很可能被竊聽。」草原說。

「明白了。」

「千萬要小心,不要刺激檢方。」

「我知道。我可是…………」

大江還沒有把話說完,草原就露出笑容說:

「當然知道你的本事,所以老闆才養你。」

草原說完站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公園。

(這小子,故意用” 養 “這句話………)

大江狠狠的咋舌,然後再一次仔細看照片。

( 兩個女孩的年齡差不多,叫苪莉的可能年齡大一點…二十歲左右,大學二、三年級吧。)

把一切特徵刻劃在腦海裡,線索等於是只有她們的面貌。

( 在夢見山的女子大學,打工做伴侶……而且還不知道真假………)

大江把女孩的健康裡體做為說話的對象。

( 妳們等著瞧吧。找到妳們的時候,要讓妳們嚐一嚐在那些老頭身上得不到高潮滋味…………)

就在同一時間,在位於夢見山市的一棵公寓裡,有一名少年鑽進壁櫥上層。

他手裡拿著木工用的手搖鑽,裝的是直徑五釐米的鑽頭。慎重的研究高度和角度。

「好了。」

終於決定位置,鑽頭對正鉛筆做的記號上。

軋軋軋……………

鑽頭陷入三夾板裡。

噗吱一聲,突然失去抵抗力,使鑽頭貫穿到底。

「哦,不行啊。」

少年急忙轉動鑽頭,三夾板的厚度不如他想像的厚。

(在那一邊會不會發現?)

少年離開壁櫥,進入隔壁的房間,裡面充滿年輕女子的體臭。

稍高於少年頭的位置只有一個洞,幸好有壁紙,把破裂的部分壓回去,小洞就不顯著了。這個房間的主人大概不會發覺吧。

少年放心的回到壁櫥裡。從自己剛鑽開的洞看過去,正好能看到床舖。

(這樣就行了…..)

好像很滿意的點頭。

在同一時刻,另外一個少年走在能俯視夢見山市區的市立城蹟公園的樹林中。

城蹟公園寬敞,以標高三百多公尺的夢見山為中心,有一片雜樹林。

身上穿的是市立國中的學生制服,肩上扛著有三腳架的望遠鏡。

(在那裡比較好呢?)

很仔細的觀察樹梢,然後聆聽,聽到各種鳥類的嗚叫聲。他是在尋找適合觀察野鳥的位置。

(還是那個斜坡比較好,有足夠掩飾身體的草叢………)

從能通過汽車的柏油路,找到通往雜樹林的羊腸小道。好像最近才有人走過,因為草有被踐踏的痕跡。

(奇怪?這不是女人的腳印嗎…………)

發現高跟鞋的腳印,少年感到驚訝。

雜樹林的斜坡上沒有像樣的路,穿高跟鞋的女人進入這種地方………。

向前走幾步後,發現被踩熄的煙蒂。好像不久前有人在這裡吸煙,四周還有煙味。煙蒂上沒有口紅的痕跡。

(男人和女人從這裡走過去,前面的地方究竟有什麼呢………)

少年產生莫名的興奮,覺得自己像追趕獵物的獵人。

*** *** *** *** *** ***

第一章 弟弟的性慾

「妳能不能和強生睡覺?」

聽明子這樣說,梨奈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什麼?要我?」

「是啊。」

明子很自然的回答。

「什麼事啊……妳在開玩笑吧………」

「不是開玩笑,是認真的,而且非常認真。」

看明子的表情,分不出是開玩笑抑或認真的。

這兩個女大學生是在梨奈房間的床上。

兩個人全身赤裸,床單凌亂,還沾上兩個人的汗汁。房間裡充滿兩個年輕女人散發出來的情欲芳香,如果年輕男人聞到,一定會立刻勃起。

雖然距離開冷氣的時間尚早,但梨奈關上窗戶,打開冷氣機。收音機正在播放熱門音樂,聲音非常大,這樣可以避免鄰居聽到她們的淫聲浪語。

下午五點鐘,家裡除了她們以外,沒有任何人。梨奈的父母都是會計師,共同經營一家會計事務所,他們回到家要七點多鐘。弟弟雅己是市立國中二年級的學生,今天有社團活動,一直到六點都在學校。

從鄉下來到東京的明子,現在和小三歲的弟弟強生同住在二房一廳的公寓。強生是高四的補習生,早晨去補習班,下午三點回家,然後先睡覺準備晚上用功。明子對這樣的弟弟感到麻煩,所以常來梨奈的房間,知道雅己不在,一定會要求梨奈,這也是主要目的。

今天的明子說:「這一次有特殊的客人,要先練習我們的秀。」然後用相當變態的同性戀技巧和梨奈做愛。

明子將假陽具帶—-以矽膠製的膚色假陽具裝在有伸縮性的皮帶上—-繫在自己的胯下,用來插入梨奈的陰戶內。在她們之間,這還是第一次。性感敏銳的梨奈,發出尖叫聲,很快便洩身了。

明子用羨慕和嫉妒的口吻說出感想。

「我現在終於明白那些男人喜歡梨奈的原因了。因為梨奈很快就達到高潮,使他們產生自己既強壯力有高度技巧的錯覺,即使再沒有信心的傢伙,和梨奈性交時也會覺得很了不起。」

明子說著,把梨奈嬌小柔軟的身體,幾乎變成對折,然後壓在她的身上,吸吮梨奈的香唇,並且做活塞運動。

明子的產感庄不及梨奈,所以梨奈對明子採取主動時,通常要用舌尖刺激明子的陰核,當然也要用手指。奇怪的是,明子的肛門比梨奈敏感,所以梨奈的手指插入明子的肛門覺動,同時吸吮陰核後,明子就會性生高潮。此時,大量的蜜汁注入梨奈的嘴裡。

男人們喜歡明子的裡由,和喜歡梨奈的理由不同。

運動神經特別發達,屬於萬能選手的明子,體格健美,像豹一樣,身上無贅肉。清新秀麗,像西洋妞,個性也和梨奈的內向性格相反。對自己的欲望很誠實,隨心所欲,大膽豪放,而且有強烈的冒險心和好奇心。能將這樣美麗的女孩用金錢買來做愛,使男入們能滿足其虛榮心。

「女子大學生是名牌,要趁能賣高價的時候賣貴一點。」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