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處女欲情

明子口頭禪似的如是說。做一些梨奈想也不敢想的事。女同性戀秀就是這樣的結果。

兩個真正的女大學生,在好色的男人面前展開同性戀,然後兩個人對每一位觀眾進行性愛的服務,於是連感嘆精力衰弱的男人也會勃起而射精。

明子就是說服梨奈做這種事情的人,只是不知道為何,最近找梨奈的次數似乎減少了。

「妳為什麼要我和妳弟弟睡覺呢?」

過去的明子不喜歡談到只知道K書的臉色蒼白的弟弟。梨奈曾經去過明子的公寓,在那裡見到她的弟弟,看起來有點神經質,但態度溫柔,像女孩般的美少生。據說某一流大學的理學院是他的目標,今年考上第二志願,但他寧可明年再考一次。

「不要看他的外表,他的性欲強烈。」

「強生是那樣的嗎?」

「是啊。強生的房間很臭,不是普通男人的味道,而是強生的精液味道,所以趁他不在時,看他他的垃圾桶,裡面有一大堆衛生紙。看那種樣子,每天晚上至有三、四次吧。」

「會那樣多嗎?」

梨奈想起身體大是很強壯的少年,感到很意外。明子嘆一口氣說:

「說起來他已十八歲了。據說十七、八歲的男孩子正是想性交的年齡。看到牆上有洞,說想把陰莖插進去。在這個時期,為了準備考試,沒有時間和女孩玩,說起來真可憐。」

「那也是無可辰何的。不只是強生,大家都是這樣的。」

「可是和他在一起的人可麻煩了。我是盡量避免刺激他,他卻用野獸般眼光看我,不能穿很少的衣服在房間裡走動。」

「本來說不應該那樣走動,我也不會那樣。」

「當然是那樣。可是……內衣物就要特別注意才行。」

「這是什麼意思?」

「內衣物是每週洗一次吧。」

「我是兩天一次。」

「那是您特別愛乾淨……我是每週洗一次。通常都是扔在大衣籃裡。當然和強生是分開放的,絕對不能把他的內衣和我的內衣混在一起洗。」

女性的內衣物以尼龍等合成纖維較多,還有蕾絲邊等,和男性的內衣不同,用強大的水流洗很快就會損傷,所以愛美的梨奈也不敢讓母親洗內衣,都是自已洗。

明子發現弟弟的問題是一個月前,把家裡寄來的東西送到他的房間之時。

聞到強烈的腥臭味,明子想立刻走出房間時,突然在房角看到紅色的東西,上面還壓著一本參考書。

「怎麼會在這裡。」

明子拿起來時忍不住大叫,那是她穿過的三角褲。是二、三天前脫下來丟在衣籃裡的。在這裡出現,是表示強生偷偷拿來的。

( 難道他用這個……………)

明子把三角褲反轉過來,果然在底部沾上旬色的粘液,同時聞到刺鼻的栗花味道…………。

「當時有一股寒意掠過我的背脊。」

因為明子形容得太誇張,反而使梨奈產生極大的同情心。

「他正處在欲求不滿的狀態,而妳的三角褲又在眼前,當然想拿來手淫了。健康的男人對女人的味道,尤其對女人穿過的三角褲最感興趣,這點妳應該很清楚的。」

「妳說的不錯,可是我不喜歡年輕的男孩,而且他是我的弟弟。如果妳的弟雅已也這樣的話,妳一定也會不舒服的。」

「會嗎?」

她的弟弟雅已是國中二年級,從未對異性表示過有興趣,不知為何會愛上野鳥,從小學開始,一有空就去觀察野鳥,升國中後就加入生物研究社團。經常到各地去觀察動植物,母親認為「差不多該對女人有興趣」,以致對兒子的狀況感到憂心,怕他有同性戀傾向。這樣的弟弟,會對她的內衣物有興趣嗎………。

明子的話打斷梨奈的思緒。

「從此以後我就注意觀察,結果是幾乎每天偷拿我穿過的三角褲。」

「那麼,沾上精液的內褲又怎麼辦呢?」

「他是智慧型犯罪。手淫後偷偷洗乾淨放回原處,我是一週洗一次,所以不會檢查三角褲,一起丟進洗衣機裡。」

「這種事還真麻煩。」

梨奈皺眉。年輕的女性對沾上自己分泌物的三角褲,即使是弟弟,也不想讓男人看到。新人類的高中女生出售自己穿過的三角褲,是因為不認識買的男人才做得到。

可是,強生是正在考試期,情緒不穩定,為這件事,姊姊嚴厲斥責的話,不知會有何反應。

「他已經洗過就算了,可能要到考大學為上,還是忍耐一下吧。」

「如果只是這樣偷內衣物也就算了,但是………」

「還有什麼問題嗎?」

「他會………偷看。」

「偷看?是偷看妳換衣服嗎?」

「不,他偷看我睡覺。」

強生和明子的房間是隔開的,明子知道弟弟手淫的事後,變得很神經質,睡覺時會把房間關好。有時早晨起來會看到門露出一個小縫,門是面向餐廳。

「是不是自然打開的。」

明子搖頭說:

「睡覺前我檢查過。我很容易入睡,就是在耳邊打雷也不會醒過來的。所以,弟弟進入房問後做什麼我都不知道,如果趁睡覺強姦我的話………」

「怎麼可能…………」

「說不定他的欲望達到極點………」

「沒有證據就這樣懷疑,對強生而言,太不公平了吧。」

「只有一次我發覺了。那是前天晚上的事。半夜裡突然醒來時,關好的門打開一點,外面還有人的動靜,就在這時黑影消失不見了………」

「妳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

「妳不是睡覺了嗎?為什麼會醒來?」

「那個時候我沒有睡。」

「妳做什麼呢?」

「真是的………還用問嗎?是手淫呀。」

「這………………」

梨奈說不出話來。

明子的性欲確實旺盛,也喜歡手淫。梨奈也看過幾次讓男人付錢後,明子手淫的樣子。她發出尖叫聲在床上滾動,但那絕不是表演。

「那一天晚上不是很悶達嗎?我睡不著,想到手淫後也許好睡,於是手淫了。」

「妳大概大叫了。」

「怎麼會?家裡有弟弟在,我還是會小心的。不知道有沒有叫出來………」

「我想妳一定時叫了。」

「可是,也不應該偷看,這是侵犯我的隱私權。」

「妳那麼大聲的浪叫,強生聽了一定會覺得奇怪。過來看一看也是很自然的。」

「奇怪?妳一直在替強生說話,氣死我了。」

本來是面對面側臥,彼此撫摸對方的乳房或陰部,但明子突然把梨奈的身體轉過去俯臥,然後騎在梨奈的身上,使得矮小的梨奈動彈不得。

「哎呀!妳這是幹什麼?」

「嘻嘻,我有了做秀的新主意。」

明子把梨奈的雙手扭轉到背後,用褲襪把雙手綑綁在一起。

「這是什麼?我不要!」

兩個人在一起玩的時候,每一次都是明子擔任一號,現在這樣還是第一次。

「嘻嘻,我想有一點被虐待狂的味道也不錯吧。」

明子把梨奈的雙手綁好後,分開雙腿,抬起腰。

「不要啦!這種樣子難為情………」

「沒有什麼難為情,剛才用這個東酉,妳還翻白眼浪叫,洩了很多次,我想讓妳再痛快一下。」

「那樣會弄死我的。而且,雅已快回來了………」

「不必擔心,他回來能聽到聲音。」

明子又拿起假陽具帶,把潤滑用的乳膏塗上去。

「要開始了。」

明子把梨奈的屁股肉左右分開後,下體用力向前挺進。噗吱一聲就插入到根部。

「啊………唔…………」

「妳叫呀,浪叫呀…………」

明子用假陽具姦淫同學,同時產生虐待欲的興奮。現在用的假陽具是同性戀用的,假陽具是放倒的L型。

L的長邊是用手姦淫對方,也就是擔任陰莖的角色,短邊是茄子的形狀,這是插在繫假陽具帶的女人膣內,此為兩用的改良型假陽具。長邊與短邊結合的部位,正好接觸陰核,所以在這裡裝上有彈性的海綿膠。

結合部有伸縮性,所以不論彼此的陰戶位置,都可做到有變化的結合。

「唔…………啊…………」

梨奈很快就發出快感的哼聲,光滑的肌膚上現汗汁。

「妳浪叫啊。這樣弄很舒服吧。」

假陽具和真的陰莖一樣,進行活塞運動。每一次都帶出大量的蜜汁,流到床單上。

「啊………唔…………」

看到梨奈快要達到產感的最高峰,明子突然拔出假陽具。

拔出後留下張開嘴的肉洞,溢出如掏米水的淫液。

「啊……怎麼回事?」

梨奈露出驚訝的眼神看明子,明子的臉上露出冷笑。

「我想……不肯答應好朋友請求的人,不應該讓她得到快樂………」

「這……妳………」

梨奈感到驚訝。明子看著梨欲哭的表情說:

「因為強生很可憐,所以想要妳照顧他,妳能把他貯存的精液定期的洩出來,他就能專心的用功,也不會偷拿我的內褲或偷看了。」

「那個和這個是兩回事吧。啊……快呀……啊………」

「妳真是個母狗…………」

明子再度插進去,連續抽插二、三次,當梨奈有了性感扭動身體時又拔出去。

「啊…不能啊………」

「妳能答應我的要求,我就讓妳痛快。」

「啊……明子………妳是魔鬼…………」

「我為什麼是魔鬼?很少有像我這樣體貼弟弟的女人,於什麼妳不肯答應我的請求?」

「那是妳的事……我不要………啊………」

「妳不要像母狗一樣扭動屁股,要認真的考慮我的請求……」

「可是……也不要在這種時候……啊……」

第三次插入後又開始抽插。不久後又拔出去。每一次都產生極度不滿感的梨奈開始哀求。

「求求妳……讓我洩了再說吧…………」

「嘻嘻……妳是答應我的請求…………嗎?」

梨奈終於屈服。

「啊……好吧……所以快………………」

「真的答應了嗎?用妳的肉體讓強生滿足,到考完試為止。」

「好吧……所以要快…………」

「妳要發誓。」

「我發誓……答應了……快一點…………」

「好吧,母狗,妳就盡情的享受吧。」

明子插入後,猛烈扭動,同時伸手到梨奈的下腹部愛撫陰核。梨奈達到性感的最高峰,發出野獸的呼叫聲。

「噢……唔……噢……啊…………」

一個高潮連接另一個高潮。明子好像在嫉妒梨奈的這種體質,時而猛烈,時而又改成緩慢的節奏,如此反覆十分鐘時,梨奈達到二十次高潮,最後終於昏過去。

*** *** *** *** *** ***

第二章 敏感體質

「妳發誓的事情決不可以忘記。」

明子說完,高高興興的回去。

(真是的……又上當了…………)

梨奈咬緊嘴唇,目送同學離去。

她答應負責處理明子的弟弟強生的性欲。

(我真笨。我為什麼必須和強生睡覺………)

不過,並不是無代價的奉獻,明子說,讓強生的性欲滿足一次,付給她一萬圓。對小器的明子而言,這一次算很大方。可見她為弟弟的事相當苦惱。

「我說不能拿錢給他說『你去泰國浴』或『買女人』吧。不知道會碰上什麼樣的壞人,萬一得了性病,我的責任可重大。如果是梨奈我就放心了。因為妳是我最好的朋友。」

明子一再拍梨奈的馬屁。

( 我是最好的朋友……可是每一次都是我被她利用………)

梨奈嘀咕著,不過她本人也有責任。受到明子不可思議的魅力引誘,過去一真都聽她的。簡真像主人和奴隸的關係。無論什麼事,梨奈都無法抗拒明子,就是拒絕也會像剛才那樣,最後還是屈服。

(啊……我為什麼不能反抗明子呢?)

梨奈仍裸身享受性高潮的餘韻,她抱著換洗衣服走進浴室,用冷水淋在興奮狀態的肉體,梨奈右手搓洗著微漲粉紅色的乳頭,左手不自覺伸進自己的肉洞內上下撫摸著,梨奈在陣陣快感中不由得回想起她們相識的經過。

速水梨奈和野添明子是夢見山市的白萩女子大學英文系的同學。

白萩女子大學是具傳統的私立教會大學。從國中到大學,可以直升,梨奈就是從國中直升到大學。

大學生的大半數是考進來的。從高中直升的學生大多是千金小姐,梨奈就是典型的人物,從全國各地考進來的學生,各有差異,有努力學習的同時也喜愛遊玩的類型,明子就是其中之一。

兩人從大學一年級就是好友,那是因為明子接近梨奈之故。

明子常蹺課,然後借梨奈的筆記,不知為何,梨奈對這個走在尖端的明子,凡事都無法拒絕。

明子具備的社交性、積極性、自主性、變化性……都是梨奈欠缺的,這種相反的性格可能使梨奈感到羨慕。

同樣的,明子在梨奈身上發現自己欠缺的良好教養,溫柔性格,舉止優雅等。

兩人的關係急速發展是在去年……也就是二年級的秋天。

明子向梨奈提出奇妙的請託。

「我有一件事,聽起來怪怪的,不知道妳能不能答應?我認識的一個人,從鄉下來東京,希望妳能和我們一起吃飯。」

明子是來自C縣,從東京搭新幹線一小時就能到達。梨奈原以為是鄉下來的親威。

「不是的,是N縣的官員。大概五十歲左右,還是縣政府的高官。」

梨奈聽了覺得很奇怪。

「妳麼會認識這種人?」

「這是秘密……和我現在的打工工作有關。」

明子從一年級就開始打工,過年也不回家。她說家裡寄來的錢不多。其實按一般的標準,應該是夠了。梨奈認為明子是在賺玩樂的錢,因為東京的消費昂貴。

最初是在大學附近的咖啡廳或餐廳當服務生等,後來轉到市區中心打工。最近連好朋友梨奈都不知道她在做什麼事。所以梨奈猜想,可能是大學禁止的有關風月場所的事吧。」

「妳現在做什麼事?」

「伴遊。在宴會或派對上招待客人的。」

「哦,這個很適合妳。」

梨奈脫口而出。明子的膽量很大,又不怕生,還有艷容,以及魔鬼身材。

「並不見得。」

明子表示,伴遊在宴會或派對上不可太搶眼,或和特定的客人過分親密、大聲談笑。這樣會妨礙宴會的初衷,常常被警告服務時要謹慎。換了二、三家伴遊公司,現在在一家規模較小的公司。

「這一家和政府的關係良好。所以官員的互相招待,或招待地方來的官員比較多。」

以陳情或視察等名義,從地方來的官員或議員們,對東京不太熟悉,不知道如何玩樂,就由專門的公司為這些人計劃玩樂。這時候去擔任伴遊的工作也蠻好玩的。

「對來自鄉下的中年或老年人而言,我們是很醒目的都市姑娘,很疼愛我們,把我們視為女兒或孫女,不但請我們吃,還送禮物給我們。還有人說,肯答應約會的話,什麼要求都會接受。其中也不是沒有受過洗練的中年人。這一次來的兩個人就是瀟洒大方的中年男人。」

這兩個男人是在一個月前的宴會上認識的。一個是縣政府的總務部長。另一個是教育長,為爭取N縣的教育補助經費,每年都要來幾次東京。

他們和明子以及另一個伴遊的女孩玩得很投機,宴會後還一起去卡拉OK。

「當時就約定一個月後再來東京時,四個人將再見面。他們不是壞人,又肯花錢,我也期盼他們來東京,可是那個女孩突然說那天有事不能來,這樣就剩下我一個人了,不但對方會失望,我一個人對付兩個人也很累,所以我想請梨奈代打。」

「為什麼找我呢?」

「其他的伴遊都很貪,會欺騙鄉下的歐吉桑,我相信梨奈是不會的,而且陪他們吃喝聊天就行了。」

「話是不錯,可是他們也會有企圖吧。不然為什麼請不認識的女孩吃喝呢?」

「完全沒有那回事。妳見了就知道,都是溫和的中年人。只是想回到鄉下後好炫燿曾經和東京的少女共餐過。即使約妳做其他的事,就說家裡有規定回去的時間。」

經明子的說服,梨奈終於答應。本來這個週末就沒有事,一個人在家又無聊,而且還有尋找刺激的欲望。

梨奈對父母說要去參加同學的派對後離開家。父母甚至擔心梨奈不愛出門,所以一口答應,只說十二點以前要回來。

此刻,梨奈還是輕鬆的認為在一起吃飯而已。

明子和梨奈在市中心的一家大飯店前廳和N縣政府的兩名官員見面。他們的工作已經結束,在東京多待一天,準備星期天回去。

兩人看到梨奈,都露出興奮的表情。

「原來的彌生小姐今天不方使,所以請這位小姐來了,真不好意思。不過,她比彌生小姐可愛多了。」

的確,這兩個男人的穿著整齊,人品也像很不錯的紳士。總務部長比較年輕,個子稍矮,微禿頭,稍胖,但充滿活力,談笑風生。

教育長是曾擔任過高中校長,六十出頭,頭髮半白,風度僅的紳士,予人瘦枯的感覺。

很自然的形成梨奈坐在教育長的旁邊,和他說話的機會較多。因此,明子和總務部長形成一對。

「沒想到能和孫女一樣的小姐共同度過東京的夜晚……對鄉下人來說,真是三生有幸。」

喝酒後,又出現鄉音,但也不會到難堪的程度。在地方算是名人,也有豐富人生經驗。

最後上卡拉OK酒吧,再回到大飯店,準備分手是十點鐘。

「還剩有從鄉下帶來準備送給國會議員的禮物。」

他們這樣要求明子和梨奈去房間。

「我快要到回定的時限了。」

梨奈如是說,可是看到教育長露出寂寞的表情,就特別說明去房間拿了禮物就要立刻趕回家。

到了房間,事情很快就結東。男人們表示要喝一杯啤酒,也不用擔心末班車,會替她們叫計程車回去。

梨奈就在他們勸酒的情形下,喝一口啤酒,結果突然感到醉意。

( 啊……怎麼辦……突然感到很睏…………)

覺得天旋地轉,掉入黑暗的世界裡。

她好像就這樣睡了。

突然驚醒時,自己是仰臥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完整。

( 奇怪?我是……)

梨奈抬起上身,看到旁邊床上進行的事,驚訝得目瞪口呆。

赤裸的明子在床上被兩個男人夾成三明治。明子採取狗爬姿勢,嘴裡吞入教育部長的陰莖,總務部長從後面插入。

( 啊……明子,怎麼會這樣…………)

梨奈大概只睡十五分鐘,其間,不知他們是怎麼交涉,總之兩個男人都取下紳士面貌,露出獸性。

總務部長抱緊明子的屁股,把粗大的肉棒插入肉洞裡,有節奏的進行抽插運動。總務部長一邊抽插時,一邊用手愛撫明子的乳房。

「啊………唔…………」

明子偶爾露出苦悶似的哼聲,臉仍貼在教育部長的胯下,不斷的用舌頭刺激半勃起狀態的陰莖。

「啊…………」

梨奈發出傻叫聲。

「不要緊。妳再休息一下,弄完就立刻回去了。」

明子對瞪大眼睛的朋友說完,又對兩個男人說:

「已經和梨奈說好了,請你們不要碰她。」

「沒問題,但妳一定要讓我們兩人滿足。本來是談好彌生小姐來和我們玩的。」

「對不起,但梨奈和彌生不同,是出身在良好家庭…………」

「這個我們知道,要我們不侵犯梨奈小姐,妳就要讓我們滿足。」

兩個男人輪番在大學女生的嘴和性器發洩性欲。首先是總務部長發出哼聲,在和女兒差不多年紀的明子肉洞裡射精,當然是戴保險套。

「好啦。教育部長請吧。」

總務部長去浴室,教育長壓在仰臥的明子身上。明子迅速的替他套上保險套。

「好啦,來吧。」

「嗯。」

「這邊……差不多………來吧………」

明子仰臥在床上,兩腳張開露出自已的性器,教育長握著半勃起陰莖,龜頭在明子的陰戶上摩擦著,弄一些時間才能插入。

六十來歲的男人活動一陣,但還不能射精。

原來是弄到一半又萎縮了。明子只好取下保險套,再用嘴讓他勃起,可是一直達不到目到。

「看這樣子,只好請梨奈幫忙了。」

教育長呼吸急促的說。明子看一眼梨奈後,搖頭說:

「真的不行,梨奈幾乎還是處女。」

「哦?是那樣嗎?」

「是。」

梨奈的臉通紅。明子一面繼續努力使男人的東西勃起,一面說出梨奈的情形。

「原來在高中時受到體育老師的誘惑……幾乎強姦一樣的……真是可惡的傢伙……那個人空有體力。是早洩。到我這個年齡,就是早洩也很羨慕。但那樣也太快了吧。這樣說來,將近半年任由他玩弄身體,卻始終得不到快感,真是遺憾。」

「不要說啦,不要一面談我的事,一面性交。」

本來發呆的觀望,聽到這樣的話,梨奈顯得有些不快。奇怪的是,看到教育長和明子的性行為。梨奈開始興奮,三角褲也濕了。

「啊!怎麼辦?快要十一點了。」

明子用嘴或手刺激萎縮的陰莖,同時困惑的說。

即使是坐計程車,要到夢見山也需要一小時以上。半夜以前要趕回去的話,現在就得準備離開了。

「既然如此,還是請梨奈小姐幫忙吧。其實很簡單,騎在我臉上就可以了。」

「不行!已經說過,不能要梨奈………」

就在明子要拒絕時,梨奈下了決心。她覺得自己造成明子的困惑,而且看到男人和明子的身為,梨奈也有一點心動。

在奇妙的衝動驅使下,梨奈爬上隔壁的床。

「明子這樣努力,我只是看也太…………」

「太好了。那麼,我仰臥,梨奈小姐騎到我的臉上來吧。」

梨奈聽後嚇了一跳。

「這樣的話……我去淋浴。」

「不用了,有年輕女孩的強烈味道可能更容易勃起。」

「這………………」

「梨奈,妳不願意就不要做,我會想辦法的。」

梨奈覺得明子的話有點輕視她,使梨奈決定堅持到底。

「好吧。」

梨奈立刻脫光衣服,全身赤裸,騎在頭髮半白的男人臉上。

「噢………唔……………」

梨奈的性器正好壓在男人的鼻子和嘴上。男人呼吸困難似的深深吸一口氣,享受年輕女孩健康的體臭。

「啊………………………」

火熱的氣味及噴在梨奈的性器上。

「哇!好大的效果。」

明子大叫,教育長一直萎縮未能勃起的東西開始膨脹。

「什麼?」

梨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教育長好像有被虐待狂傾向。有非常美麗的女孩騎在臉上。就刺激了他的被虐待狂欲望,立刻開始興奮。

「那麼,要開始了。」

赤裸的明子和梨奈面對面的,明子騎在教育長的下體上,用自己的肉洞口對正勃起的龜頭。梨奈伸手支撐那那個東西的根部。

教育長的陰毛幾乎是半白,但像年輕人一樣勃起脈動。

( 聞到我那裡的味道就勃起成這樣……那個味道真的很好嗎? )

梨奈發現自己的陰部味道能使男人如此興奮,感到驚訝的同時也覺得高興。

明子的屁股下沈,加上梨奈支撐根部。勃起陽具完全進入大學女生肉洞裡。

「噢………唔………噢……………」

教育長從梨奈的胯下發出哼聲。

「妳高高抬起,把他的臉壓扁吧。」

明子一面上下活動屁股,讓父親般年齡的男人感到高興,一面對梨奈說。

「這樣嗎?」

梨奈稍抬起屁股,連同體重壓在教育長的臉上。

年輕女孩的屁股壓在臉上,教育長發出可憐的哼聲。

「哇!連我這裡都有感覺。」明子感到不可思議,繼續說:「妳這樣弄,他好像更有精神,就這樣繼續弄吧。」

「可以嗎?不會痛苦嗎?」

「不要緊,床是有彈性的。」

明子的身體上下活動時,圓潤的乳房也隨之上下搖動。梨奈也配會明子的節奏,比明子還要大的乳房亦隨之搖動。

「哇!真了不得。教育長,這樣是違反規則,竟然讓梨奈小姐做這樣的服務。」

不知何時從浴室走出來的總務部長,身上圍一條浴巾,手拿罐裝啤酒,露出驚訝表情。

「唔………唔………」

教育長想說話,可是梨奈的屁股壓在臉上,話說不清楚。但總務部長好像能了解他的意思。

「你是也要我分享嗎?那麼,梨奈小姐,也讓我摸一摸吧。」

梨奈覺得自己把性器壓在一個男人臉上聞味道,就不好拒絕另外一個男人的要求,所以點頭答應。

「那麼,就不客氣了。哦,真是值得愛撫的乳房,像充滿氣體的皮球。」

總務部長也上床後,從後面抱住梨奈,愛撫乳房。急促的呼吸噴在梨奈的脖子上。

「啊………啊……………不要!」

在梨奈屁股下面的男人突然開始伸出舌頭舔,使梨奈嚇了一跳。

有被虐待狂傾向的教育長,在梨奈的會陰部到肛門之間不停的舔。尤其熱心在肛門上舔,還將舌尖用力插入洞裡。

「哎呀……唔……那裡好髒………」

「嘻嘻,他好像開始用最擅長的舔肛門的技術了。」

明子一面搖動屁股,一面上下搖動著說。她上一次和這個男人發生關係,所以知道他的性癖。

( 這是說,明子從開始就有…………)

梨奈能清醒的思考就到此為止。總務部長把她的頭扭轉過去接吻。有點煙臭味,但意外的沒有厭惡感,在性感已發作的狀態下,無論肉體是什麼狀態都沒有關係了。唾液被男人吸吮,梨奈的的理性完全痲痺。

「噢!射了。」

數分鐘後明子發出歡呼聲。梨奈的身體也感受到教育長的身體開始痙攣。

「唔……謝謝梨奈小姐,這都是妳的功勞。好幾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教育長露出難為情的表情,擦拭著臉上的蜜汁向梨奈道謝。

「你的小兒子滿足了,我的大肉棒可還沒有。怎麼辦?」

總務部長把勃起的肉棒對著兩個女人說。

「那麼,我再給您弄一次吧。」

明子還沒有說完,梨奈接下去說:

「不,這一次讓我來給他滿足吧。」

「梨奈,真的可以嗎?」

梨奈不理會明子的擔心表情,從床頭櫃拿起保險套。明子已處理過兩個男人的欲望,而她還沒有,所以覺得應該分擔處理總務部長的第二次欲望,這是梨奈特有的犧牲精神使然。

總務部長又恢復野獸的表情,壓在身材嬌小,乳房和屁股卻很豐滿的女孩身上。

他精力旺盛,剛才在明子的身上射精一次,現在仍能堅硬勃起,輕易的插入梨奈的肉洞。

對梨奈而言,他是第二個男人,高中時被仰慕的體育老師說服,幾乎如強姦般的在男人的公寓裡被奪去處女。自此以後,幾乎是在恐嚇的情形下連續被姦淫半年。對方也話會說是愛的行為,但幾乎沒有愛撫就爆發強烈的欲望,很快就射精。梨奈幾乎沒有感受過快感。

比那個男人大二十多歲的總務部長,不愧有很多女人經驗,有一流的愛撫和抽插技術。插入後還會吻梨奈的香唇,以及耳朵及至脖子、乳房、肩部,雙手愛撫後背和圓潤的屁股,剛開始抽插時也像小波浪,沒有一點粗暴感覺。

梨奈有生以來第一次嚐到被男人插入的快感。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