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處女欲情

在總務部長射精前數分鐘,梨奈瘋狂般的發出浪聲,猛烈扭動身體。

「真是敏感的小姐,能這樣連續洩身的女孩也很少見。」

總務部長興奮得使出渾身解術,到最後才猛烈抽插。梨奈完全不記得他何時射精,因為自己呈現半昏迷的狀態。

三十分鐘後,明子和梨奈搭計程車,經過高速公路駛向夢見山。梨奈可能趕不上規定的時間到家,但從大飯店打電話回家,明子也幫忙說項,父母也就放心了。

「明子,妳是不是設下陷阱?」

梨奈拿出勇氣詢問,明子笑著說:

「怎麼可以說是陷阱。我本來準備喝一杯啤酒就回去的。結果妳就昏昏的倒下去,害得我很緊張,所以讓妳躺在床上,這時候,裙子撩起,看到大腿和三角褲,那兩個男人就興奮得不得了。」

「可是他們說,當初就約好要性交的………」

「那是彌生來了才如此。她沒有來,一切約定就不算數了。可是他們激動得把約定事給忘了……所以我就想趕快使他們滿足,不然會害到妳,答應後我就拼命的想讓兩個男人快點射精。」

「這………………」

依明子的說法,變成她犧牲自己的身體保護梨奈了。

「妳說過經過高中時代的性交經驗,不喜歡性交,我知道這種情形後,怎麼可能會讓妳去性交。」

「妳這樣說我就…………」

看到明子純真的表情,認真她不可能有預謀………。

明子用慈母般的口吻對梨奈說:

「妳不是有強烈的性感嗎?」

「這……………」

梨奈的臉通紅。

「究意怎麼回事?妳還一副完全沒經驗的樣子…………」

「我說沒有經驗是真的。自從高中那事以後。不曾和男人性交過。」

「是嗎?這樣說來,妳的身體的確很敏感。」

「是那樣嗎?」

「一定是的。在洩出來時,我也有昏眩的感覺,但從未像妳那樣真的昏過去。一定是那個第一次的男人不好。妳有這樣的肉體,一真到今天才使用,實在太可惜了。」

「不應該這麼說吧。」

「對了,還有………」

明子打開皮包,拿出五萬圓給梨奈。

「這是剛才那兩個男人給的。他們要謝謝我們的服務。」

「哇!這麼多啊。」

梨奈瞪大眼睛,因為超過她一個月零用錢的數字。

「他們請我們吃昂貴的螃蟹料理和洒,還有這樣多的錢…………」

「梨奈啊,真沒見過世面。」

明子說完大笑。

「為什麼?」

「像那兩個男人用來吃喝的錢,都是列入公家的帳。他們來東京為的是陳情,所以可以用政府官員應酬的名義,也可以說我們是用N縣的百姓繳的稅錢吃喝的。」

「是這樣嗎?」

「沒錯。」

「那麼這個錢呢?」

「也許是掏包,也許用應酬費用報銷吧。」

「照妳這麼說,這不是貪污嗎?」

明子嗤之以鼻。

「妳真傻,這種事不叫貪污,只是在工作時用公費休息一下而已,也算是公職人員的特權吧。真正的貪污可嚴重多了。我當伴遊小姐,偶爾會聽到。例如一個縣長為公共建設介紹特定的某一家建設公司,至少能得到一千萬圓的好處。還有當介業有環境污染問題時,政治家就去關說……背地裡有經千萬或上億的錢在動,所以這些錢是小巫見大巫啦。

「是那樣嗎…………」

梨奈想了一下,又緊張的說:

「喂!明子!」

「什麼事?叫得這麼大聲。」

「我們做的事算不算賣春呢?」

「傻瓜?」

明子急忙用手遮同學的嘴。

「妳這樣大聲說,司機會聽到的。」

「可是……………」

「我們今晚那裡賣春了?」

「性交後拿錢了呀。」

「真是的,就的話像個高中生。現在的高中生也不會說這樣的話了。」

明子嘆一口氣,認為梨奈太無知。

「我們只是偶爾和他們談得很投機,然後快樂的性交,也們為表示感謝而給我們零用錢,這不叫賣春。」

「是嗎…………」

「是啊,而且我們做了什麼壞事嗎?他們都很滿足。尤其那位教育長,因為能確實插入女人體內射精,而且五年之久沒布如此,實在是太高興了。又沒有要求我們做不願意做的事,更重要的是我們也享受了快樂,妳甚至昏過去。」

「不要說這個了。」

「我們不是未成年的少女,只要自己負責任,做什麼都可以。」

「這……………」

明子看到梨奈仍不同意,嘟著嘴說:

「是這樣嗎?妳以為拿錢就算賣春,那麼把錢給我,賣春的責任我來負,妳還是做妳的千金小姐吧。」

「不,這個……我知道了……這是零用錢。」

「是感謝的酬勞,是一種心意的表示,用什麼名稱任妳想吧。」

「那我就收下了。」

梨奈把錢放進皮包裡,明子開朗的說:

「這就對了。」

*** *** *** *** *** ***

第三章 相姦的洗禮

二星期後,明子又找梨奈。

「要不要再去那些人?」

明子表示這一次是不同縣的副縣長和工程局長

「副縣長那樣的大人物嗎?」

「只不過是副縣長,別大驚小怪。我還和二、三個縣長一起吃過飯,還有國會議員,市長級的人就不下十個了。」會議員,市長級的人就不下十個了。」

「為什麼認識這樣多的人?」

「做伴遊小姐後,自然會認識很多人。」

「這一次……和上一次一樣嗎?」

「妳是說去旅館尋樂嗎?如果妳不願意,這一次吃完飯就可以走了。」

「我……不是不願意………」

梨奈心想,上一次為什麼會有那樣強烈的性感,很想再試一次,自己的身邊沒有適合的男人,如果像上一次的教育長或總務部長的中年紳士,梨奈覺得就是性交也可以。

「不要把事情想得太遠了。吃吃喝喝,情投合意不是很好嗎?又不是和討厭的男人睡覺。」

最後梨奈還是懷著受到引誘必然會睡覺的心情答應。

上一次晚了坐計程車回來,父母也沒有就說什麼。只要不是外宿,大概不會受到斥責。

「父母擔心,是不知道妳在何處的時候。只要隨時告訴他們妳在何處,就不會囉唆的。」

明子在一旁出主意。這是她從國中和高中時代就有的經驗。

那個副縣長是六十二、三歲,臉色紅潤,個子矮小。他曾經和明子吃過飯,也性交過,這一次對梨奈表示有興趣。

這個人沒有架子,雖不知在他人面前如何,但和梨奈獨處時,就像父女一般溫柔體貼。梨奈能在無排斥感的情形下,投入對方的懷裡。甚至於在吃飯時就想到可能和這個入睡覺,因而興奮得三角褲都濕了。

在世紀大飯店的房間裡,只剩下他們兩人。明子和工程局長進入另外一個房

在世紀大飯店的房間裡,只剩下他們兩人。明子和工程局長進入另外一個房間。

「喲,妳是不論摸那裡都有性感嗎?」

副縣長看到只是接吻或撫摸乳房就濕淋淋的女孩,感到驚訝的同時也很高興。

當男人撫摸陰部時,梨奈很快就達到輕度高潮。

「現在妳也讓我興奮一下吧。」

副縣長向梨奈要求口交,以前那個體育老歸也曾要她做過幾次,但完全不懂技巧。這樣說出來時,副縣長更加高興。

「那麼,就照我的話做吧。」

大約用一個小時的時間,梨奈徹底的學習用嘴唇,舌頭,牙齒愛撫男性器官的技巧。

最初不甚硬的陰莖逐漸膨脹,最後硬到能插入肉洞內,副縣長首先是自己在上面進行攻擊。

「簡直像少女的肌膚,柔軟光滑,而且芳香。哦!粘膜的這種感覺太好了,真受不了…………」

當男人開始抽插,梨奈的身體裡就湧出快感,沒多久便覺得自己的身體漂浮在半空中。

「妳真的昏過去了。能讓女人這麼高興,還是很內以前的事,和妳在一起,我覺得年輕二十歲,真的很謝謝妳。」

副縣長十分高興。

正要穿衣服時,電話鈴聲響了,是明子打來的。

「局長好像需要幫忙,妳就來吧。」

「局長好像需要幫忙,妳就來吧。」

梨奈離開房間時,副縣長交給她一個信封,在走廊上打開看,梨奈嚇了一跳,信封裡竟有十萬圓。

(可以拿這樣多的錢嗎?)

梨奈在工程局長的房間敲門時,赤裸的明子來開門。

「局長的精神還不行,妳來幫忙吧。」

「我怎麼幫忙呢?」

「在我給他舔的時候,妳讓他看陰戶,讓他摸一摸吧。」

「和上次教育長一樣嗎?」

「就是那樣。」

梨奈脫光衣服上床。

局長俯臥在床上,梨奈背靠床頭板坐,分開雙腿。

「噢,真是漂亮的陰戶………真是…………」

局長把臉貼在梨奈的胯下開始舔。

他抬高屁股,明子仰臥,把頭伸人他的胯下,將肉棒含在口中,同時用手刺激陰莖根部、睪丸、肛門。

「啊……這樣弄我會有性感的……唔………」

中年紳士猛搖禿頭,舔梨奈的陰唇和陰核。

「噢,流出很多淫水,這種味道有說不出的甜美。」

梨奈再度興奮,不由得抬起屁股。

「局長,硬起來了。梨奈的蜜汁好像特效藥。」

明子說著,拿起保險套。

「梨奈,妳趴下。然後抬起屁股。」

「梨奈,妳趴下。然後抬起屁股。」

「什麼?要我………」

梨奈做出狗趴姿勢時,局長抱著圓潤屁股,開始插入。

「噢!」

梨奈的後背向上仰。

「局長,她很敏感吧。」

「是真的。肉洞緊得像處女。」

「但是不能射精在她的身體裡,要射在我這裡。」

「這個我知道。」

中年以上的男人有持久又,連續抽插十五分鐘以上,梨奈已達到數次高潮,又快要昏過去。

「明子,該妳了。」

「好啦。」

明子推開昏倒在床上的梨奈,自己仰臥後分開雙腿。

局長高舉明子的雙腿,猛烈的插進去,數分鐘後發出野哭又的吼聲,射在明子的肉洞裡。

明子在回家的計程車上問:

「梨奈,妳拿了多少?」

梨奈拿出副縣長給的信封時,明子從中抽取三萬圓。

「局長給我們五萬圓,所以今天我的兩人賺到十五萬圓,應該各取七萬五千圓,可是我要手續費一萬圓,妳有意見嗎?」

「沒有……可是這樣還是算賣春吧?」

「嘻嘻,妳還在乎這件事啊。就算賣春又如何?我不認為是壞事,妳呢?」

「嘻嘻,妳還在乎這件事啊。就算賣春又如何?我不認為是壞事,妳呢?」

「也不認為。」

「下週星期二,還有另外的人…………」

「好吧。」

就這樣,梨奈不知不覺的變成明子的搭檔,和中年男人們共享歡樂。所有的男人們都和明子聯絡,在伴遊公司工作的年輕女子,好像都有自己的網路。

梨奈因父母的關係,不便每週都出去,半個月一次是最大限。沒有這種限制的明子,每週大概有二次陪來東京的官員或議員們玩樂。

(一次能拿五萬圓零用錢的話……………)

每個月一定很輕鬆的就能賺五十萬。梨奈在前兩次就得到十二萬圓。

(這不是賣春是什麼呢?)

即便賺到家裡不寄錢也能生活的金額,但這是著名女子不學的學生可以做的事嗎?

對此,明子毫不在乎的說:

「我這個人就是喜歡中年男人,簡單的說就是和我父親的年齡差不多的五十來歲的男人,也可以說是戀父情結吧。」

有一次,明子來找梨奈玩時,突然小聲告訴梨奈一個秘密。

「這件事我只告訴妳,我第一次性交的對象是父親。」

「妳說什麼…………」

梨奈驚訝得瞪大眼睛。

「妳這不是近親相姦嗎?」

明子聽了大笑,回答道:

「什麼嗎不嗎的,就是近親相姦。」

「什麼嗎不嗎的,就是近親相姦。」

──明子是出生在東京都邊緣的C縣小城市。父親經營一家廚房設備的公司。母親從明子幼小時身體就違和,經常住院,明子和父親的關係比一般家庭來得親密。

一定會一起洗澡,有時還在一個被窩裡抱著父親睡覺。明子就在這種情形下成長。

母親在明子小學四年級時,病逝於醫院。

明子對母親的去世,不如看到父親傷心的樣子更感到難過。

「爸爸,不要太傷心,我會代替媽媽的。」

只有九歲的女孩,從此以後更緊貼在父親的身邊。

的確,看著成長的女兒越來越可愛,是足以安慰父親的心,甚至因妻子的身體虛弱不得不禁欲的父親,看到乳房逐漸隆起的女兒,不由得感到困惑。

有一天晚上,和父親共浴的明子,發現父親胯下的陰莖勃起。

「哇!爸爸,這是什麼?為什麼變大了?」

被女兒指出自己的情欲,父親感到狼狽,但覺得不該隱瞞這件事。

「這是男人長大後起會有的現象。」

父親把陰莖暴露在明子的面前,告訴她生殖器的意義,和男性身體的構造。

「原來是這個東西進入媽媽的身體裡。」

第一次接觸到性的秘密,早熟的女孩立刻產生好奇心。

「我可以摸一摸嗎?」

「當然可以。」

經過少女柔軟手指的撫摸,父親的欲望器官更加膨脹。明子驚訝得瞪大眼睛。。

「哇!真了不起,意然會變成這樣………」

明子向自己還無毛的胯下看肉縫。只是幻想那樣既大又硬的東西進入這裡就感到恐懼。父親緩和她的懼感說:

「沒有問題的。當妳長大後,妳這裡就能接爸爸的這種東西了。」

「真的嗎?」

「是啊,所有的女人都接受這個才能生育。」

「只要進去就能生了嗎?」

「不,那樣還是不行的。要從這個東西的前端出來精液的東西才能生出嬰兒。」

「那個東西是不是男孩們說的自色的尿呢?聽說摸一摸自然就會出來了。」

「的確如此,但和尿完全不同。」

「我很想看一看爸爸的精液。」

「不,這個是…………」

「不是摸一摸就能出來嗎?不是這樣嗎?」

「明子,不要這樣。妳這孩子……………」

還不到四十歲的壯年,加上長久未接觸女人的肉體,所以被九歲的女兒撫摸時,他的欲望器官就猛烈勃起,從龜頭的馬口滲出透明液體。

「哇!好像生氣似的……有點可愛。」

「可愛………看起來是那樣嗎?」

「這樣會舒服嗎?」

「嗯,是舒服。」

「會出來精液嗎?」

「會出來精液嗎?」

「這種程度還不會出來的。」

「那麼,我用力摸一摸。」

父親好像也無法煞住車了。兩人在浴室裡赤裸的情形,會讓人覺得這種行為也很自然。

「這樣嗎。手沾上肥皂沒沬,然後這樣弄…………」

「嗯…………」

「對了………唔……………」

「痛嗎?」

「不,覺得很舒服。」

「原來這樣弄會舒服……………」

明子對於用自己的手這樣弄會使父親舒服覺得很高興,於是拼命用手揉搓。

「唔…………」

數分鐘後,父親發出哼聲,勃起的陰莖間歇產痙攣後,射出白色的液體,散落在磁磚的地上。

「哇!出來了,是白色的……粘粘的,味道好怪喔。」

「這個就是精液,是用來做嬰兒的,所以不是髒東西,媽媽還常吞下去。」

父親的這句話引起明子的好奇心,以及對母親的敵愾心。

當下一次共浴時,明子又理所當然的撫摸父親的跨下。

當父親射精時,立刻把陰莖前端含在嘴裡,吞下射進來的液體。

「噢……明子………」

明子吞下精液,看著父親驚慌的表情,用得意的口吻說:

「媽媽不在了,以後我會給爸爸吞下去的。」

「媽媽不在了,以後我會給爸爸吞下去的。」

其後,父親的單身生活持續一年左右,其間,明子讓自己坐在去世的母親的地位上。

「我是代替媽媽的。」

父親無法拒絕這樣說後,進入被窩裡來的女兒。

女兒無摸下,父親就勃起,然後女兒高高興興的吞下爸爸的精液。

(不能這樣下去了………)

做父親的有了這樣念頭後,於一年後決心再婚。對方是在公司裡擔任會計的小姐。

明子知道後,大哭大叫。把父親的愛情獨占,但現在有新的母親來爭奪。

就像一般男女一樣,不斷爭吵後,明子最後還是放棄。

「我承認新的媽媽,但是…………」

聽到女兒提出的條件,父親嚇壞了。

明子提出的要求是和父親性交,要父親占有她的處女。

和爸爸性交有什麼關係,只是把過去做過的很多事情,稍徽改變一下而已。

父親感到困惑。確實,在床上對女兒開始成長的肉體,不由得做出近乎性交的事。父親用手或嘴唇愛撫女兒的肉縫,女兒則以口交回應,有時還要女兒用大腿夾住陰莖,和性交時一樣的抽插後射精。到最後還把龜頭頂在肉縫上,在那裡滑動,享受和處女粘膜接觸的快感。

受到父親的愛撫,明子的快感迅速發展,知道刺激陰莖可產生產高潮快感,也學會手淫的方法。

父親沒有破壞女兒的處女膜,但享受到女兒的肉體,甚至做到和性交並無不同的行為。同的行為。

父親接受女兒的要求。

有一天,父女到距離市區二小時路程的溫泉旅館,做一次小旅行。

父親為這件事,特意買來白色睡衣給女兒穿上,擁抱十歲的女兒。就像和新娘接吻和愛撫,最很刺破閱女膜。巴許肉體己相當成熟,破瓜並沒有帶來強烈的痛苦。明子還對自己變成女人,享愛愛情,非常感動。令人驚訝的是,在抽插的過程中竟然出現輕度的性高潮。

「原來性交是這樣美妙的事情。」

明子是經由父親的身體,發現男女交媾的美妙。

依諾言。明子答應父親的再婚,也發誓以從不再干涉,但她也宣佈以後自已會找產伴侶,享愛性樂趣,並要求父親同意。

「就這樣,以後經常和男人性交。」

梨奈聽了明子的告白,幾乎嚇昏了。

「這種事……真不敢相信………」

「會嗎?我以為沒什麼大不了。」

明子是與生俱來的對原有的倫理、道德、常識,不予拘泥的開放的思想。

「可是和男孩性交時,就是不會有和父親性交時的那種威動。好像父親的味道完全滲透到身體裡,和男孩性交,我的身體就是沒有反應。可是和年長的男性,像父親那樣年紀的中年男人性交就會非常興奮,已經變成這樣的身體了。」

所以在國中和高中時代的產伴侶不多是學校或補習班的中年教師。他們都非常重視社會的體面,所以一起玩樂後要分手時也很簡單。」

「原來如此。所以才能和縣議員或縣長等那種年紀的人相好。」

梨奈終於了解明子能很容易讓中年男人屈服在她的魅力下的理由。

梨奈終於了解明子能很容易讓中年男人屈服在她的魅力下的理由。

「嘻嘻,妳認為只是這樣,未免太單純了。」

明子艷麗的笑著,突然從背後抱緊梨奈,在豐乳上揉搓,幾乎使梨奈嚇壞了。

「明子,妳這是幹什麼,不要做惡作劇了。」

「這不是惡作劇,老實說,我還有同性戀的傾向。」

「同性戀?」

「沒錯。我也喜歡女人的身體。」

梨奈的臉被明子扳轉過去親吻。舌頭像蛇一樣頂開梨奈的牙齒,進入嘴裡,和梨奈的舌頭互纏。

「唔………唔………」

梨奈受到美麗同學的擁抱和親吻,不由得發呆。高中時代,開玩笑的和同學擁抱過,個現在這種狀態還是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奇怪的是,沒有產生彼此是女人的厭惡感。

三角褲不知不覺中被脫下去,完全赤裸的躺在床上。明子也全身赤裸的壓上來。嘴唇、脖、子耳朵、乳房、乳頭、腋窩……全身被舔,梨奈感到很興奮,最後明子吸吮到梨奈溢出蜜汁的陰唇時,梨奈很快便達到性高潮。

「啊……梨奈的身體真香………」

明子運用同性戀的技巧,讓梨奈完全屈服。

「原來明子還有這種嗜好………………」

梨奈終於恢復清醒。女人之間可以做到接吻或用手愛撫陰部,但沒有同性戀的傾向就無法吻陰部。和男性不同,女性不會把膣視為神聖。那裡不過是排出月經和分泌物的潮濕器官。經和分泌物的潮濕器官。

「是有人教我的。」

明子告白。

明子在高中時代,有一次好玩的誘惑中年的美術老師。

那個男人姓工藤,已和一名高中女老師結婚,尚未有子女。太太在另一所高中服務,明子沒有見過,聽說是英文考師,非常漂亮。

(盡管有美麗的妻子,還是抗拒不了我的魅力…………)

明子在心裡驕傲的想。

「能不能讓我畫妳的裸體。老婆不在時到我家裡來,家裡有畫室。」

明子在一個星期天去工藤家。她對有妻子的男人,而且在他家發生產關係,感到刺激。

「妳的7果然如我想像的美妙,是永遠的妖婦。」

當十七歲的美少女擺出裸態時,美術教師面對著畫架不斷的讚美。明子當然感到很得意,在工藤的要求下。採取各種淫姿,最後還在中年男人面前表演手淫。

「我忍不住了。」

美術教師壓在女學生的身上。

兩個入流著汗水享受之後,工藤說:

「能提高精神。」

給她喝飲料。明子正感到口渴,不疑有他的一日氣喝光,喝完後很快就產生睡意,原來在飲料中摻入安眠藥。

醒來時,她不在畫室,顯然是睡在工藤夫妻的臥室,仍舊赤裸的躺在床上。而且不能動彈,雙手、雙腿呈大字型被綁在床腳上。而且不能動彈,雙手、雙腿呈大字型被綁在床腳上。

(這是怎麼回事?)

明子感到驚愕。更驚訝的是,臥室裡除了他以外,還有妻子。

中年的美術老師赤裸的身上,雙手綁在背後,又拴在椅背上,眼睛蒙一條黑布,嘴裡塞入封嘴的布,在看不見,也不能說話的丈夫面前,站著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明子第一次看到工藤的妻子,酷似外國人,後來聽她說,母親是白俄的混血兒,她身上有四分之一的俄國血統。

純白的肌膚和修長美麗的身體上,穿著黑色內衣。黑色尼龍胸罩,束腰和吊襪帶、三角褲、絲襪、以及同為黑色的高跟鞋。

戴上達及肘部的黑色蕾絲手套,手拿點燃火的蠟燭。

熱蠟滴答答的掉落在丈夫赤裸的身上,肩、胸、腹、腿、胯下……………。

「唔…………噢…………唔…………」

受到熱蠟攻擊的中年男人身體大停的跳動,更使明子驚訝的是,在這種情形下,他的欲望器官還猛烈勃起。

前不久,在明子體內射精,現在烏黑的龜頭滲出透明的液體,很顯然的,在妻子的虐待下,他顯得異常興奮。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