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處女欲情

「我喜歡。被綑綁的妳看起來很有魅力。」

明子把身上只剩下三角褲的梨奈雙手綁在背後。床邊的化臺鏡子,映出兩個女人的胴體。

雙手被綑綁,乳房上下也被綑綁,雪白的肌膚露出青筋。

「妳也不會討厭的,不然乳頭不會這樣勃起的。」

明子用指尖在粉紅色的乳頭上輕彈一下。

「啊………不要…………」

「看吧,有性感了。小貓咪。」

明子完全扮演一號的角色,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去。然後坐在床邊,分開雙腿。

「聞我這裡吧。」

「………………」

雙手綁於背後的梨奈,順從的跪在明子的雙腿間。臉靠近陰毛。

「唔……啊……………」

明子閉上眼睛,很舒服的吁一口氣。彼此是女人,不用任何指示就知道刺激那裡會有什麼感覺。

梨奈用舌頭舔陰核時,很快的從膣口溢出蜜汁。

明子站起身,從皮包裡拿出陰莖帶,不必塗上乳霜就把一端插入自己的膣內,然後把帶子固定在腰上。另一端的假陽具在明子跨下挺出。

「來吧。」

明子抱住梨奈,拉下三角褲,然後讓梨奈面對面的騎在腿上。僅是接吻和愛撫乳房,梨奈的陰部就濕淋淋。

假陽具的龜頭對正梨奈的膣口。梨奈的屁股向下沈,靠自己的體重,輕易的把假陽具吞入自己肉洞內。

「噢…………………」

假陽具插入到根部時,梨奈的上半身挺直。

「我想到好方法了。」

明子一面讓梨奈的屁股上下緩慢移動,一面說。

「什麼方法?」

「就是妳用什麼方法巧妙的誘惑強生。」

明子已經強迫說服梨奈,但始終想不出好動機能讓弟弟要求梨奈性交。強生也有其自尊心,不可以讓他知道是姊姊拜託別人來解決他的性欲間題。可是,梨奈又不是積極向少年要求的那種女人,最好是讓兩個人自然的接觸,互相吸引。

「那小子在牆上動手腳,想偷看我的房間。」

明子露出愉快的笑容。

──她是昨天發現這件事。

梨奈的房間和強生的房間之衣櫃,都是利用同一個牆壁做成,昨天在衣櫃的牆發現一個黑點。

最初不以為是洞,而是認為可能是蒼蠅的小黑點。

( 奇怪?怎麼會有那種東西……… )

明子仰臥在床上,覺得很奇怪。因為始終沒有動靜,絕不是蒼蠅,走過去,仔細檢查。

( 這是洞………… )

牆壁的那一邊就是強生的房間。也是衣櫃的部分。好像是用鑽頭從那一邊鑽開,因為孔的毛頭是向這邊的。

( 這一定是強生那小子………… )

幾天來沒有看到強生從門縫偷看,感到放心。結果是強生想出另一個偷看的方法。

衣櫃之間是用三夾板隔開,表面上只有壁紙而已,有鑽頭的話,很輕易就能開洞。這樣的偷看是比較安全的。

強生正好去補習班不在家。所以從他的房間進入衣櫃裡。上層留下一個人可進去的空間,明子把眼睛貼在洞上看出去,竟然把她的床看得一清楚。

( 如果手淫的話,完全映入眼底。化或更衣也能看清楚。 )

( 這小子太過分了。 )

自己的隱私權受到侵犯。明子感到氣憤的同時,也有了主意。

( 利用這個洞就能設法使強生受到梨奈的誘惑……… )

「喂……妳這是什麼意思?」

達到一次性高潮,全身無力的躺在床上的梨奈,急忙問明子。

明子又把梨奈的身體轉過去俯臥,然後抬高屁股,一面用假陽具從背後插入,一面說:

「我的意思是這樣的……………」

第二天,梨奈對母親說:

「大家要去明子那裡舉行派對,所以今晚要住在那裡。」

過去即便到深夜也一定會回家,所以母親對梨奈很放心。聽說要在外面過夜,還是有些不安,於是梨奈把明子的電話號碼告訴母親。

「不放心的話,隨時可以打電話來。」

母親答應她在外面過夜了。明子很獲得梨奈父母的好感,尤其得到梨奈父親的信任。明子好像有獲得年長者肯定的魅力。

梨奈帶睡衣和換洗的內衣物去學校,下午和明子一起回到公寓。

──午睡的強生醒來時,看到姊姊和她的同學梨奈在餐廳邊喝葡萄酒邊吃東西感到驚訝。

「強生,打擾你了,今晚我要住在你姊姊這裡。」

「梨奈是蹺家的,為了一點小事和父母吵架。」

明子編造故事,不然梨奈沒有理由住在明子的房間內。

「哦,原來如此………」

強生驚訝的同時,也感到很高興。曾經有一次機會見到梨奈,她的外貌和姊姊正相反,身材嬌小,予人親切感,是千金大小姐的模樣,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她,一直盼望她以後能再來。

( 太好了,今晚能偷看………… )

幾乎為掩飾心中的興奮而不知所措。

坐下來跟她們一起吃東西時,也始終意識到坐在旁邊的梨奈之一舉一動。

( 不知道她穿什麼樣的三角褲?會是什麼顏色? )

不由得產生這樣的幻想,於是猛烈勃起,急忙離開餐廳回到房內。強生已經無心做功課了。

( 她們還不早一點睡覺……… )

姊姊和梨奈一直聊天到十點左右。

不久後,明子勸梨奈先去洗澡。

梨奈洗好後就會輪到明子去洗澡。強生悄悄進入衣櫃裡。

把眼睛貼在曾經鑽開的孔上,心裡緊張得七上八下。

( 啊……太幸運了! )

十八歲的少年看到的景色,立刻使他的血液沸騰。

身上圍一條大浴巾的梨奈,坐在姊姊的化臺前,正在臉上乳抹霜。圓潤的香肩、豐滿的手臂、光滑的後背……從鏡中還能看到乳溝。本來就雪白的肌膚,洗過澡後呈現淡粉色,形成難以形容的性感。

( 她和姊姊是同年的,看起來都像妹妹………)

強生越看越來喜歡梨奈。明子的性格一向非常積極,和有時比較消極的弟弟偶爾會合不來,無形中感受到姊姊的壓迫,因此反而迷戀上姊姊的內衣。用姊姊的三角褲手淫,等於是在幻想的世界裡強姦不肯和他親近的姊姊。

於此之際,梨奈站起來,取下圍在身上的大浴巾。剎那間,強生的眼珠幾乎要掉下來。好像有大鐵鎚打在心臟,受到無比強烈的刺激。

( 噢………… )

陰莖在內褲裡猛然勃起,痛得受不了。強生脫下褲子,拉下內褲,緊握勃起至極點的陰莖,用力揉搓的同時,眼睛緊貼在孔上。

變成赤裸的梨奈,從帶來的紙袋中拿出睡衣和三角褲。

三角褲是薄質的,迷你型。穿上後,更強調胯下的恥丘和圓潤的肉丘。

( 哇!那樣陷進去。一定滲透強烈的味道……… )

對喜歡內衣的強生而言,這樣的三角褲是最想得到手的。

梨奈穿上極短的睡衣,是無袖的前排扣,顏色是淺紅色。在領口和衣襬有可愛的荷葉邊。

此時,姊姊明子也沐浴後進來了。她也只是在身上披一件大浴巾而已。

「根本不要穿睡衣,反正還要脫掉。」

明子調皮的說。

( 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

強生嚇一跳。姊姊的話不是對一般朋友說的話。

「也有被脫的快樂吧。」

梨奈反駁。

「嘻嘻,說的也是。那麼我也…………」

明子從衣櫃的抽屜拿出睡衣,也是無袖的前排扣。黑色而透明的尼龍睡衣。沒穿三角褲就將睡衣穿在身上時,能看清濃密的陰毛。比完全赤裸更性感,強生血脈賁張。

「我們來玩吧。」

明子先躺在床上,並為梨奈留下空間。

「妳弟弟會不會聽到呢?」

完全像和丈夫共床的新婚妻子,梨奈羞赧的躺在明子的身邊。

「沒問題。牆壁的那一邊是衣櫃,聲音不會傳過去,而且那小子用功時,把收音機的音樂節目放到震耳欲聾的程度,就算我們發出大叫聲,他也聽不到的。」

明子說完,抱住梨奈,壓在她的身上吸吮紅唇。

「……………」

受到明子的親吻,梨奈的雙手纏繞在明子的身上。在後背和肩上愛撫。

明子的手從睡衣領口伸入,揉搓豐滿的乳房。她的乳暈較大,乳頭勃起時,雖然只有床頭燈,強生仍能看清楚。

( 原來姊姊是同性戀…… )

強生受到很大刺激。不久後,兩人停止接吻,明子問道:

「梨奈,妳覺得我的弟弟如何?」

強生又嚇了一跳,做夢也想不到姊姊會拿他做話題。

「他是很乖的孩子。」

「妳這麼認為嗎?他有一點磨磨蹭蹭的,我真想對他大吼一聲『你要爽快一點!』。」

「妳這樣說他太可憐。他現在是高四生,進入大學後就會開朗了。」

「妳喜歡強生那一類型的人嗎?」

「差不多吧。不過,妳是喜歡年長而健壯的男人吧。」

「說對了。但必須有錢。」

姊姊說完便笑了起來。

「我也許正相反吧。文靜又比較保守,必要時也會拼命保護我的男人,才是我喜歡的。」

「哦……………」

強生沒有考慮姊姊和朋友為什麼忽然談起他的事,因為她們女人又開始熱烈的接吻和愛撫。

第二天下午,從補習班回來的強生,如同痴呆一般無心做任何事。

一切都是昨晚偷看姊姊的臥房之故。

連續兩個小時偷看姊姊和朋友充滿刺激的同性戀行為,而且他在這段時間裡,手淫後射精三次。

因此,昨晚根本無法用功,也幾乎在無睡眠的狀態下去補習班上課。害得他在上課時,一直打瞌睡。

強生發現桌上有一張便條紙,是明子臨走前寫的。

〞今晚有工作,回來會很晚,自己做晚飯吃吧。〞

( 啊,這種時候還要我自己做飯呀。 )

明子本子就不善於做菜,能把米飯做好已很不錯。通常是買現成的罐頭類食品,喜歡喝味噌湯的強生,只好自己做了。

( 我還要準備考試,應該多照顧我才對。 )

姊姊自幼受到大家的疼愛,以致沒有人注意到強生的存在。父親只把姊姊視為掌上明珠,他的性格如此消極,都是姊姊凡事爽朗的緣故。

( 可是梨奈說我是很乖的孩子。 )

想到這句話就覺得陽光從雲泥中射進來。

( 不知道那個人是不是了解………如果是,該有多好。 )

使強生不明白的是姊姊和梨奈的關係。姊姊從很久以前就和男生們玩,現在又愛同性的梨奈,這樣算同性戀嗎?

梨奈好像也積極的回應愛撫,沒有討厭的意思,但又不像厭惡男人,如果是真正的同性戀,應該不把男人放在眼裡。

於此之際,聽到電話鈴聲。

「喂!是野潻明子的家嗎?」

聽到陌生男人的聲音,而且還有假裝改變聲音的不自然感。

「是的。」

「野潻明子小姐在家嗎?」

「現在不在。」

「我是她上班的公司,不知道她幾點會回來?」

強生知道是姊姊打工的公司,過去也接過二、三次電話,但每一次都是女性經理,男人的電話還是第一次。

「她說很晚才會回來,可能十一、二點才會回來吧。」

「那麼明天再打吧。謝謝。」

對方掛斷電話。強生很快就忘記了這件事。因為掛斷電話後,立刻聽到門鈴響了。

( 會是誰呢? )

打開門時,強生嚇了一跳,站在那裡的是梨奈。

手上抱著教科書和筆記本,可能是從學校過來的。短袖的白色上衣和淺灰色的窄裙,予人清純的女大學生的印象。

「午安。對不起,突然打擾了,明子在家嗎?」

「不在。好像回來一次,又出去了…………」

「是去打工了吧。我不是找她有事情,是昨天晚上有東西忘在她的房裡,是化妝盒…………」

「那麼,請進來拿吧。」

「可以嗎?好吧。」

梨奈走進明子的房間。梨奈走近的身體時,散發出芬芳,是年輕女子身上特有的微出汗的體臭。強生牛仔褲裡的年輕性器官開始膨脹,使他感到慌張。

梨奈很快就拿好化妝盒出來了。

「今天早晨太匆忙……因為睡過頭了………」

那樣和姊姊熱烈的同性戀,當然會起不來。

「現在要回家嗎?」

強生鼓起勇氣問:

「什麼?」

梨奈好像吃驚似的瞪大眼睛。

「也許我不該問。因為昨天晚上聽說妳蹺家了。」

「哦,你說這件事呀。但是,總不能讓父母太擔心,今天晚上還是要回去的。」

「哦,真可惜…………」

強生不由得說出真心話,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什麼?為什麼?」

梨奈睜大眼睛時更顯得嫵媚。

「不……是那個……那個………」

強生慌張了。額頭冒汗,臉也紅了,他是最不善於和年輕女孩面對面談話。

「經常和老姊在一起,煩死了。妳來的話,這裡的氣氛就開朗多了。」

「明知你是奉承的話,但還是很高興。只是,說姊姊煩死了,未免太過分吧。她呀,是很關心你的。」

「是嗎?根本不管我的三餐,只知道打工。」

「她的個性就是好動……我可以和你談談嗎?」

梨奈主動提出要求,強生受寵若驚。他正在想要如何留下梨奈。

「如果不麻煩的話,我想喝咖啡。」

「好啊,我去泡咖啡。」

兩個人坐在餐廳,開始喝咖啡聊天。頂起上衣的豐滿酥胸,從迷你裙露出健美的大腿。看在強生的眼裡,真是舒暢。在梨奈的詢問下,回答志願的學校或補習生活後,梨奈又直接的提出間題。

「你還沒有女朋友,不會很困惑嗎?」

「這是什麼意思呢?」

看到強生露出驚訝的表情,梨奈笑著說: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關於性慾的事,你是靠手淫來解決吧。」

「什麼!沒想到妳會問這種事。」

「因為我也有弟弟,他叫雅已,現在還是國中二年級,我對男孩的事不太了解,到了這個年齡,應該會手淫了吧。」

因為梨奈的口吻豪爽,使得強生不覺尷尬。

「他是國中二年級嗎?百分之九十會有吧。我在國中一年級就學會………」

「我弟弟一點都沒有顯出關心女孩的樣子。迷上什麼觀鳥活動……母親還擔心說:『妳弟弟不會是同性戀吧』。」

「男孩即便對女孩有興趣,也會隱瞞家人的……」

「哦,也許吧。我不反對同性戀,只是不喜歡我弟弟是同性戀。如果是同性戀,應該要想辦法糾正。」

「可是根據最近的研究,同性戀是先天性的,已不是糾正的問題了。」

「是嗎?啊…………」

因為梨奈做出嚴肅的表情,強生有些慌張。

「還只是國中二年級,看不出來的。有的男孩,性欲不是很強烈。」

「那麼,你在國二時是什麼情形呢?」

「這……大概每週有二、三次吧。」

「有沒有和女朋友性交呢?」

「我還沒有性交的經驗。」

強生老實的回答。

「這是說,你還是童貞囉?」

梨奈的眼睛變圓,露出高興的表情。

「是的……可能是我的個性太消極,引不起女孩的興趣。」

「你不會呀。有些女孩喜歡文靜的男生,我就是如此。」

這句話昨天晚上也偷聽到,現在面對面說出來,強生更是高興。

「是那樣嗎?」

「你沒有女朋友是很寂寞吧。只靠手淫是…………」

「有什麼辦法……我是高四的補習生…………」

「會不會不能專心用功呢?」

「有時候會,尤其老姊洗完澡,不穿衣服就走來走去的時候。」

「明子也太不該了。應該為弟弟著想的。」

「不過,也看習慣了。平時很少會受到刺激。」

強生對自己的談話內容感到驚訝。

( 我竟然能和她露骨的談話問題……… )

「可是,只靠手淫也太可憐了吧……既然這樣,我就………」

梨奈忽然認真的說:

「陪你吧。」

「什麼?妳說什麼!」

強生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還要問嗎?當然是性交。我想做你性交的對象。」

「這……這……為什麼……請不要開玩笑………………」

強生驚慌失措。這樣可愛的姊姊的朋友,竟然說要和自己性交。

「我說的是真心話。並不完全是同情,你是童貞,所以我想教你。」

「可是,妳有男朋友或愛人吧?」

梨奈搖頭。

「現在沒洧,在女子大學的機會不是很多。」

「是嗎?」

「但我不是處女,有性交的經驗。只是,還沒有和童貞的男孩有過關係。」

「請妳不要口口聲聲的說童貞。」

「哦,那麼,你是不喜歡我這樣的女人囉。」

梨奈露出不高興的表情,準備拿皮包。強生見狀,急忙說:

「不是的,是因為妳突然說這種話,使我不知所措。肯和我性交是我的榮幸。」

強生說完,向梨奈一鞠躬。

「你不討厭我嗎?」

「不討厭,而且此常喜歡。從體型到面貌,還有性情都是我所喜歡的。」

「真的嗎?」

「真的。」

「那麼,馬上就開始吧。」

梨奈解開上衣的鈕扣。就在張嘴發呆的強生面前脫衣服。

在白皙的身上只剩下白色蕾絲的二角褲,能透明的看到有陰毛的恥丘。

「我先去淋浴,我叫你的時候,你就來,我會幫忙你洗的。」

幾乎和嬌小的身體不相稱的豐乳真迷人。梨奈扭動屁股走入浴室。

( 難道我在做夢嗎……… )

強生在自己的臉上用力擰一下。

聽到水聲後不久,就聽到梨奈呼叫的聲音。

「強生,你來吧。」

強生心想:我是男人,有什麼好怕的。

強生脫去衣服,走進浴室。首先看到衣籃裡有梨奈最後脫下來的三角褲,當然忍不住拿起來看。

那是除底部外,全都是蕾絲做成的極性感的三角褲。

( 她是不是經常都穿這樣的三角褲呢? )

用發抖的手把三角褲翻轉過來,在底部看到微黃的縱紋。放在鼻前時,聞到女性特有的甜酸味道。

「唔……………」

聞後,陰莖更勃起。

( 和姊姊的味道稍不同。姊姊的是酪乳味……… )

「哇!真有精神。勃起到這種程度……………」

梨奈看強生的陰莖勃起到快要打到肚子上的情形,發出興奮的叫聲。

這時的強生看到身上只有浴帽的年輕女子之裸體,全身血液沸騰。覺得喉乾舌燥,說不出話來,雙膝不斷的顫抖。

「你在這裡坐下,我來替你洗陰莖。」

梨奈讓十八歲的男孩坐在浴缸邊緣,然後跪在他的面前,雙手沾香皂沫,溫柔的把強生堅硬的陰莖握在手中。

「啊……………」 受到愛撫的快感,使理性崩潰。

「嘻…舒服嗎?」

「嗯,太好了……………」

強生的回答聲音顫抖而沙啞。

「比手淫舒服嗎?」

「不能相比的。」

「真的嗎?」

梨奈翻轉包皮,龜頭全部露出後,用手指輕輕撫摸,尚未接觸女人的那個部分是鮮明的粉紅色。

「真是漂亮的顏色……而且強壯,硬如鐵棒…………」

梨奈高興的握緊肉棒。梨奈陪過的中年男士的生殖器官,即便勃起,也不會硬如鐵棒。

「讓我吻好不好?」

溫水沖洗泡沬後,梨奈雙手捧起年輕的肉棒親吻。

「噢!」

強生的身體顫抖。

「………………」

梨奈把強生的陰莖含在口中,用舌尖舔龜頭。從馬口溢出透明的液體。

「唔………………」

梨奈用手溫柔的撫揉睪丸。

「噢…………………」

十八歲的少年發出哼聲,雙手抱住梨奈戴浴帽的頭。拼命的挺出下體。

梨奈暫時吐出肉棒,說:

「強生,你興奮得很厲害,還是射一次吧。不然插入我的裡面後很快就會射了。插入第一次,竟然數秒鐘就射了,豈不太可憐了,我會給你吞下去的。」

「這……不會太髒了嗎?」

「精液毫無害處,放心的射出來吧。」

梨奈再度把勃起肉棒吞人口中,然後用嘴唇夾住,上下滑動。

「啊……這是天堂吧……………」

強生不顧一切的發出哼聲。

「噢……唔………啊……要射了……………」

肉棒在梨奈的嘴裡暴動,首先猛烈膨脹,接著是噴射。然後,斷斷續續的射出大量精液。

( 哇!濃濃的,像果凍………… )

梨奈感到驚訝。和完全是液體狀的中年男人不同,強生的精液粘粘的,還有彈性。腥味也比較強烈,可是不會產生厭惡感,甚至以感動之心吞下嘴裡的精液。

梨奈吃完晚飯,待在自己的房裡時,明子打來電話。

「梨奈,怎麼樣了?」

「妳拜託我的事,已經做好了。」

「那小子,達到目的了嗎?」

「當然……第一次我是用嘴給他弄。然後連續兩次射在我的體內,害得我全身無力。」

「這就難怪了……那小子睡得很舒服的樣子。」

「應該是的,我走路都搖擺不穩,上樓梯也倍感吃力。」

「快告訴我,你們是怎麼弄的?」

「連這個也需要告訴妳嗎?」

「因為我是他的姊姊呀。對他的事我大放心,有什麼關係,告訴我吧。」

「我是照妳的話,向他提出來。他紅著臉,忸怩不安。我也有一點不好意思。總算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

「昨晚的那些臺詞果然發生作用。」

「我也這麼認為。今天的強生,一開始就很容易親近。」

「在床上幹的嗎?」

「不,是在浴室洗他的東西。他真厲害。看了我的裸體,不但立刻勃起,而且硬如鐵棒。尤其龜頭,是可愛的粉紅色。有嶄新的跑車的感覺……………」

「他是童貞嘛……而且,妳只看過老傢伙們的陳舊東西。」

「確實很新鮮,精液也非常濃。」

「妳吞下去了嗎?」

「當然。就那樣繼續吸吮時再度勃起,於是我們上了床。」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