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處女欲情

「那小子的東西立刻可用嗎?」

「應該說沒有變軟。射精後,依然那麼堅硬,真令人不敢相信。」

「喔?沒想到強生還那麼強壯。」

「大概我有魅力之故吧。」

「這個我承認。上床後怎麼樣呢?」

「先是擁吻,然後讓他摸乳房,吸吮乳頭,再讓他摸那裡。他說想看那裡,我就用手指分開,讓他看個夠。這時候,我的蜜汁也溢出來了。要他聞那兒時,他順從的接受了。於是我教他如何弄才會使女孩高興的方法,他很感動的誇讚我那裡非常迷人,我也很高興,他舔到陰核時,我不禁洩了……………」

「唔……可惡…………」

「妳說什麼?」

「沒有,什麼也沒說,後來就插進去了嗎?」

「是啊,還是年輕人厲害,他的東西插入的剎那,我好像就洩了,因為頂到子宮了。」

「噢……妳一定又是大聲的浪叫了吧。」

「妳這句話我不快了。我享受快樂,妳不服氣了嗎?」

「對不起,如果妳聽成那樣的話,我願意道歉。」

「讓我沒有快感是不可能的。他拼命的抽插,還同時問我這樣可以嗎?是不是很舒服?弄得我幾乎要昏迷過去。」

「這是說,你們兩人都得到最大的快感了。」

「不錯。我取得他的童貞,而他在射精後也沒有拔出去,就在擁吻時又變硬了…………」

「那小子的精力是那麼強壯嗎?」

「是啊。第二次我是讓他騎在我的臉上,我給他舔睪丸和肛門,他也高興的吻我的肛門。然後從背後插進來……以後的事我就不記得了。也許他還有能力幹一次,但我昏過去了,看他緊張的問我要不要緊的樣子,我真是樂透了………………」

「可惡的小子!」

「輪不到妳生氣吧。」

「話是不錯,可是………」

「後來我說,每週這樣幹一次時,他卻要求每週二次,妳看怎麼辦?」

「要二萬圓……雖然可以,但看妳享受的樣子,卻要我付袋,真是不服氣………」

「不然妳就自己來呀。他的陰莖很棒,妳就不需要用假陽具了。」

「不行!怎麼可以和弟弟,那可是亂倫哪。」

「那麼,妳和妳爸爸的事又怎麼說呢?」

「這……那是……不過,年紀小的,我不要,我是戀父情結的人。」

「妳太矛盾了。既然這樣就不要吃醋,我只是因為妳拜託我,才勉強這麼做的。我可以不再見他,但知道性交滋味的強生,用妳的三角褲手淫大概不會滿足。到那個時候就………」

「妳不要嚇唬我。好吧,每週就兩次吧。該給妳的,一定會給妳的。」

*** *** *** *** *** ***

第六章 出差遊戲的陷阱

入夜後,一輛黑色轎車停在第二櫻庭大廈公寓前。從轎車走出穿黑色西裝的秀逗男人。他是在目比谷公園和大江見面的草原。

「在這裡等我一小時吧。」

這樣告訴司機後,搭電梯上三樓。

打開三0四室,也就是中原彌生的房間之門的是大江,他上身穿運動杉,下身是長褲。嘴裡散發出威士忌的酒味,仍舊戴太陽眼鏡。

「抱歉,來晚了。」

聽到草原如是說,大江怪笑一聲,說: 「我沒有期待你能準時來的。」

「那裡……檢察官調查得越來越積極,說不定明天就會向國會提出逮捕狀。黨又要我暫時離開黨,就為這件事和秘書長談到現在。」

「調查單位有沒有找到女孩的線索呢?」

「好像還沒有,但正在調查伴遊公司。」

「這樣看來,還是我們走在前面了。」

兩人走進餐廳,大江拿出酒杯。

「想喝什麼嗎?」

「有啤酒嗎?」

「有」

大江從冰箱拿來罐裝啤酒,草原喝一口後,問道:

「這裡就是認識那兩個女孩的女人的房間嗎?」

「是,住在這裡覺後很舒服,這二、三天就當做我的事務所使用了。」

「她在那裡?」

「在那邊的房間裡。放心吧。她是不能看、不能說、不能聽的狀態。」

「嗯,那就繼續說吧,那兩個女孩的下落聽說已知道了。」

「是。她們是…………」

大江拿起一張紙說:

「那個叫莎莉的本名為野潻明子,是白萩女子大學英文系三年級的學生。她的家是在C縣N市,現在是住大學附近的公寓,地址是公園下三丁目二十番地之二的二○一室,和弟弟同住,那小子叫強生,十八歲,準備考大學。」

拿起另外一張紙。 「麗莉的本名是速水梨奈,和明子是同學。她本來就住在夢見山,從大學附屬高中直升大學,和經營會計事務所的父母同住,距離明子的公寓不到五分鐘的路程。」

「這個叫梨奈的,是典型的千金小姐吧?」

「不一定吧。昨天我監視明子的公寓時,竟然梨奈走出來。明子昨天打工不在家,只有她的弟弟強生在家。」

「你的意思是說?」

「大概梨奈和明子的弟弟性交吧。他房間的窗簾連續關三小時。梨奈在黃昏時步出來,步伐似乎很不穩的樣子。」

「從外表看不出來,其實是很淫蕩的千金小姐。」

草原和大江互望一眼,露出淫笑。

「對這兩個女人怎麼辦?」

「想用恐嚇的方式讓她們閉嘴。那個叫明子的女人,好像對錢很貪婪。」

「彌生也這麼說。錢少的工作就不接,因為面貌和身材都很好,深受老頭的歡迎,都指名找她,可以說是上等貨色。」

「你看能不能用錢的力量讓她們閉嘴?」

「值得考慮。當她知道這個秘密能把你的老闆和縣長送到牢裡去的話,不知道會提出什麼樣的要求了。」

「你的意思是………」

「她們還不知道她們掌握有價值的秘密,最好還是在調查單位找到她們之前解決掉。」

「兩個人都要解決嗎?」 「口好如此了,對你我來說,又不是第一次。」

「嗯……………」

草原摸著下巴沈思,不久後,下了決心。

「好吧,就這樣辦。不該有任何惻隱之心。能把那兩個女孩引誘出來嗎?」

大江指一下那邊的門說:

「利用彌生大概沒有問題吧。」

「就這樣決定吧。去年為赤羽組的工作做伸們時,對方的會長送一棟伊豆別墅給老闆。因為太寬敞,老闆本人沒有用,就當做招待客人用。那裡距離市區很遠,做什麼事都不成問題。」

大江喝一口威士忌,瞇縫起眼睛。

「要如何把她們帶去那裡呢?」

「用餌釣她們。她是非常貪婪的女孩,就說有兩個理杺的對象要在那裡玩。事實上,就有要求介紹年輕女孩的好色老頭子。」

「是誰呢?」

「說是我們老闆照顧的亞洲馬達開發財團的理事長三河田泰造。」

「這個人我知道,以前是N大學的校長。」

「這個老頭子最喜歡找年輕女孩。當校長時要女秘書做變態性行為,結果丟了校長的寶座。對他說有年輕女孩,多少錢都肯出,就讓他和明子、梨奈發生關係。」

「原來如此。一直到最後你都不露面的。」

「不,到最後還是要出面。」

「不,最後出來的應該是我。」 大江和草原同時露出得意的笑容。

「大學開始放暑假了。她們應該能去遠的地方,原意付很多錢,要求她們到伊豆出差,應該會答應吧。」

「試試看吧。現在請你見彌生吧。」

大江把草原帶到彌生的臥房。

「這……………」

看到被綁在床上的赤裸女人,連草原這種人也說不出話來。

房間裡充滿異常的臭味,不只是年輕女子的體臭,還有變成野獸的男女散發出的味道、蠟燭的味道、尿的味道、精液的味道。

中原彌生以仰臥的姿勢,雙手和雙腳分別被綁在床柱上。

嘴裡塞布,還有黑布矇住眼睛,耳朵裡塞耳栓。

「果真是不見、不聞、不語。」

草原好像很欣賞。

女人的全身佈滿鞭痕,四處瘀血、以及蠟痕,是不停的受到皮鞭和蠟燭的折磨。

「你還再弄啊,不是完全都說出來了嗎?」

「已經讓她全部說出來了。可是這個女孩,受到虐待就會有強烈的性感。以前大概沒有性高潮經驗,這是第一次,所以就………」

「是她的被虐待狂本能蘇醒了嗎?」

「是的。所以現在做的是追求快樂。兩天來,已經讓她痛快得快站不起來。以後好好調教,就可以高價賣給熟識的被虐待狂俱樂部了。」

「你也夠狠的了。」 草原冷笑。

大江取下彌生的嘴、眼睛、耳朵的障礙物。

「啊……………」

看到草原站在那裡,彌生露出困惑的表情。

「這個人是我的金主,也可以說是雇主,他想要她做一件事。」

草原點頭說:

「妳打電話給野潻明子。」

聽電話鈴聲時,明子正洗好澡。

「姊姊,電話。」

強生在餐廳接到電話後叫姊姊。

「誰打來的?」

「一個叫彌生的人。」

「彌生?怎麼會。」

明子感到疑惑。去年和她吵架分手後,再也沒有聯絡。

「怎麼辦?」

「請她等一下。」

明子迅速用大浴巾捲在身上。

( 這種樣子在強生面前不大好吧。 )

強生這時候一面吃晚飯,一面看電視的棒球賽。

( 算了,不管他了。 )

明子就這樣跑出浴室,經過餐廳,進入自己的房裡,拿起電話的副機。 「喂……………」

「我是彌生…………」

聽起來,彌生的聲音很沒有精神。

「為什麼突然打電話來?是誰說過不願和我再來往的。」

「妳先聽我說,這是彼此都有好處的情報。」

「彼此有好處?多少錢?」

「五十萬圓。」

「什麼?五十萬!」

明子不早得不聲叫起來,然後又急忙壓低聲音,以免被強生聽到。

「喂喂,究竟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經過我的路線,有人要兩個女孩同時陪他。」

「所以妳就找我了嗎?」

「不,我還不行。因為不久前打胎,我的身體還不能用。」

「喲!真是抱歉。」

「明子,妳最擅長這種事了,現在還有搭檔嗎?」

「妳怎麼知道?」

「這個業界是很小的……我想把這份工作讓給妳,不過要出差,那個人要在西伊豆的別墅做一對二的遊戲。」

「那個人是誰?」

「他是亞洲馬達開發財團的三河田理事長。以前是N大學的校長,這方面是安全的。」

「可是,妳為什麼突然對我好起來了?不是對我很不滿嗎?」 「就是現在也是不滿,但為了賺錢,只好避開感情的事。」

「原來是為了拿介紹費。」

「算妳說對了。」

「原來如此。妳想分多少呢?」

「放心,我不向妳拿錢。她會直接付給妳的。」

「對方有什麼要求?既然肯出五十萬,一定有什麼特別要求吧。」

「是要妳們做虐待狂的同性戀表演。他本人好像有被虐待狂的傾向。那個人,住一夜後第二天早晨就要離開,妳們如果喜歡,可在那裡多住幾天,附近有海,聽說是相當豪華的別墅。」

「這樣聽起來,條件確實不錯,無話可說,我答應了。」

「那麼,這個星期六,十一點左右,派車去接妳們,妳們就指定一個方便的地方,好去接妳們。」

「就在夢見山公園下的交流道口吧。」

「好吧。我會這樣告訴對方。」

「我們的身分和以前一樣,必須保密的。」

「這個我知道。」

彌生掛斷電話。

( 吵架後不歡而散,竟然還會介紹工作,雖然為了介紹費,但還不是很壞的人。 )

明子突然發現沒有關臥房的門。她坐在床上打電話的姿態,從餐廳能看得一清二楚,因為三角褲都沒有穿,接聽電話時,無意中蹺二郎腿的話,說一定可以看到陰毛。向強生看過去時,兩人的視線相遇,強生急忙轉開臉。 ( 糟了,太大意了…………… )

過去為避免刺激弟弟,一直避開讓他看到裸體。

( 可是昨天他和梨奈已發生關係,連陰戶也看過了。 )

心裡覺得很有意思,是她拜託梨奈做這件事,可是當弟弟迷上梨奈的肉體時,又感到嫉妒。

( 你來比較看看,我和梨奈的肉體,誰更有魅力。 )

明子於是故意取下浴巾,背對著弟弟穿內衣。感覺出強生露出吃驚的視線看她的胴體。

( 原來誘惑弟弟也很刺激。 )

一面穿幾乎是透明的三角褲,一面覺得自已的陰戶產生搔癢感。

梨奈接到明子的電話後感到猶豫。

「出差去伊豆嗎?不知父母會不會答應。」

「妳想辦法說服。就說我邀請她去親戚的別墅玩。正是花樣年華的暑假,而且和看在一起。能在豪華的別墅玩二、三天,這樣的機會不可錯過。」

「可是要住在外面,一定會問聯絡電話的。」

「好吧,我會問對方的電話和地址。這樣,妳的父母總該放心了吧。」

「這是最重要的事。」

明子打電話給彌生,彌生轉告給大江,大江就找草原商量。

「明子說要知道別墅的地址和電話號碼。因為和她搭檔的女孩之父母會問她外宿的住處和聯絡電話。你說怎麼辦?」

「沒關係,告訴她們。」

「可以嗎?」

「無論那裡的別墅都會發生竊盜或縱火事件等等。」

「好吧。」

*** *** *** *** *** ***

第七章 假陽具

上午十一點正,黑色轎車開到交流道入口旁。司機穿著制服和帽子,戴黑色太陽眼鏡。

站在路邊的明子和梨奈,看到司機輕輕擺手後走過去。兩人都穿輕便的服裝,明子是無袖的上衣和熱褲,梨奈是短袖的襯衫和白色迷你裙。看到跳躍般走過來的年輕女孩,司機的嘴角出現笑容,這就是所謂的暗笑。

「等久了嗎?是三河田先生的客人吧。」

「是的。」

「請上車吧。」

讓兩個年輕女孩坐在後座,黑色轎車開往伊豆。

司機仔細聽女孩們在車上的交談話。明子和梨奈對不說話的司機,沒有任何疑心。

轎車開到高速公路休息站時,明子和梨奈都下車買飲料,留在車上的司機用大哥大和東京通話。

「草原先生嗎?我是大江。現在在高速公路休息站。兩個人都沒有問題……是的……那麼,明天晚上人點左右在瞭望臺會合,在那以前會把汽油等都準備好。」

明子和梨奈輪番上廁所,先出來的梨奈一面等明子,一面看零售店裡的電視,正在播新聞。

「今天上午眾議院通過逮捕前往任山村建設大臣的要求,因此東京地檢署就在眾議院前逮捕山村大臣………」

畫面上出現穿白色西裝,年約五十歲的中年男人。他大概就是前任山村大臣。在他背後穿黑色西裝的禿頭男人,可能是秘書,在山村的耳邊悄悄說話。

「嗯?這個人………」

梨奈看到被逮捕的山村時,覺得有些面熟。等明子解手回來就回道:

「明子,妳知道前任建設大臣叫山村的人嗎?」

「山村嗎?」

明子露出嚴厲的表情看梨奈。

「剛才在電視上看到。因為賄賂被逮捕,我覺得好像在那裡看過。」

「哦…………」

明子似乎不感興趣的樣子。

「我不認識。」

「我還以為以前玩過的男人之一,原來看錯了。」

「我不認識。」

明子的口吻有點粗暴。

( 我說什麼得罪了她的話嗎? )

梨奈有些困惑,但很快就忘了這件事。對政治沒有興趣,平常也很少看報紙。說個前任建設大臣,又是現任眾議員的山村為什麼會被逮捕梨奈,完全不明白,當然也不想了解詳情。

經過西伊豆的海岸線,到達別墅是下午三點。

而臨國道,有停車場和大門,別墅是在道路下方的斜面上。從雜樹林裡的階梯走下走,突然看到別墅,下面是斷崖。海浪打在絕壁上,形成白色浪花,不知是建起寬大,還是設計的好,看不出其週遭還有建築物。在這種地方,可以說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

「三河田先生大概快來了,請在裡面等吧。食物和飲料都準備好了。」

司機在玄關前說完就離開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