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處女欲情

「真是不解風情的司機。在我們這樣漂亮的女孩面前,竟然不肯多說幾句話。」

「大概是他的主人這樣規定的吧。」

走進別墅,兩個人雨約而同的發出歡呼聲,然後是一陣嘆息聲。

「有人過這種生活,真教人難以相信。」

寬敞的客廳全部是木製建造,還有真正可燒柴的壁爐。其他無論椅子、桌子等,好像都是歐美的鄉村搬來的。粗大的房樑代替天花板,純粹是山莊的設計。

廚房又不同,完全是現代化,有微波爐、烤箱、烘碗機、大冰箱……一切需要的設備應有盡有。大的冰箱裡有立刻可食的冷凍食物,以及盛在盤子裡可用微波爐烹調的菜肴。

「哇!快來看。」

臥房和浴室在樓下。

「這裡的浴室真大…………」

能看到海洋的大玻璃窗。大理石的浴缸至少能容納四、五個人,還有三溫暖的設備。

兩間臥室,一間是雙人床,一間是兩個單人床。另外還有八個榻榻米的和室。

「這樣的話,強生來了也不會有問題的。」

明子倒在軟綿綿的床上說:

「也把他叫來吧。」

「妳是說強生嗎?」

「那小子也需要休息一下了吧。既然來到這樣的別墅,應該好好利用才是。這裡的海岸好像還能游泳。晚上我假裝不知道,妳可以讓強生歡樂一下。錢我會照付。」

「這個嘛…………」

梨奈臉紅了,也心動了。

「那麼,我去打電話。」

剛好強生沒有出去,立刻接聽電話。

「哦,妳們在那種好地方,我看怎麼辦…………」

強生想了一下,接著說:

「為了調劑身心,我決定去。可是明天還有課,大概下午七點才能出發,到那兒可能晚上十一點了。」

「沒關係。先搭電車到修善寺,從那裡坐計程車。車錢姊姊出。」

「好,就這麼辦。」

「到了修善寺,先打電話來。」

「知道了。」

就在打完電話時,一輛外國車開進別墅的停車場。

「那個叫三河田的人來了。」

明子說。

亞洲馬達開發財團理事長三河田泰造是自己開車來的。要和兩個女孩玩性戲,大概不希望讓別人知道吧。

「老師,我們在這裡恭候了。」

兩個女孩恭恭敬敬的迎接三河田。彌生事先告訴她們,對三河田要稱呼老師。

「噢,真是比我想像的還美麗的小姐。」

有理工博士,前N大學工學院院長、校長頭銜的三河田,身體微胖,和靄可親,頭上的白髮已不多,年齡約六十歲左右。打扮得像要去打高爾夫球,對家人大概說去打高爾夫球吧。

「快讓我看看妳們的身體。」

明子和梨奈就在三河田的面前擺出姿勢,前後左右旋轉。三河田露出非常滿意的表情。

「嗯。速個身體是明子小姐,乳房和屁股則是梨奈。」

奇妙的是對明子稱呼小姐,對梨奈則沒有。

三個人圍著桌子坐下。

「這個別墅真豪華,好羨慕住在這裡的人。」

梨奈說。

「妳們沒有聽說嗎?我這種學者出身的人,不可能有這種豪華別墅,因為空著太可惜,要我經常住在這裡,所以我就來了。房主好像是什麼組的會長,後來讓給山村先生,不過並沒有過戶。」

明子去拿飲料,後半段沒有聽到。梨奈對這些人名是一無所知。

「老師,要我們做什麼呢?」

明子問。

「嗯,最好能這樣………………」

三河日從帶來的皮包裡拿出衣服,是深藍色的水兵制服,還有內衣和絲襪。

「妳們其中一個穿這個制服……就是梨奈吧。」

另外拿一種衣服給明子。是無袖的黑色網狀緊身衣。

「穿上以後好像能有女王的氣氛。」

「在吃飯以前,簡單的玩一下吧。」

兩個人脫去身上的衣服,分別換上指定的服裝。其間,三河田去浴室淋浴。

「我給您洗身體吧。」

明子這樣說,三河田卻拒絕。

「不用了,妳們還不要洗身體,我要欣賞年輕女孩的味道。」

「老師好像有一點變態嗜好。」

梨奈一面穿學生制服,一面說。雖然清洗過,但不是新品,實際上有人穿過。水兵領上有三條白線,領巾是白色的,裙子有三十四條褶紋,極普通的學生制服。最近的制服是迷你裙,這一條卻在膝蓋下。

「這個還有襯裙,最近根本沒有人穿這種衣服了。哇!絲襪還是用吊襪帶的。」

「我想大概是他年輕時代的高中女生制服。」

「可能是他當初看到這種打扮的高中女生話產生性欲。第一次性經驗也是和這樣的人……所以這種打扮最能使他興奮吧。」

此時,三河田穿上浴袍,走出浴室。

「噢,太好了。」

看到變成高中女生的梨奈,三河田開始興奮。

梨奈的長相原本像高中女生,雖說二十歲,穿上這樣的制服後,任何人仍會相信她是高中女生。 「這一邊又真是艷麗的女郎,真教我興奮。」

明子的美妙身材,穿上黑色緊身衣,確實顯得妖媚迷人。

「現在,梨奈坐在壁爐前的毛毯上,明子小姐到這裡來。」

明子依他的話,站在扶手椅旁。三河田拿起啤酒杯交給明子,說:

「嘴對嘴的餵給我喝吧。」

「好吧。」

明子把冰過的啤洒含在嘴裡,彎下身體,送入他的口中。

「妳的任務是給我喝飲料,還有在這裡…………」

把像如孫女般的手從浴袍間拉到胯下。三河田沒穿內褲,直接摸到柔軟的陰莖。

「妳適當的揉一揉吧。」

「是。我也可以用嘴吸吮。」

「不,還不要。梨奈就坐在那兒手淫吧,要穿學生制服,到最後可以脫下三角褲和乳罩,但其他的衣服不能脫。」

「是…………」

大致的情形心裡有數,但梨奈聽後,臉還是紅了,不過,要求做這種事的人,他並不是第一個。

「這樣吧,就用偷看這個東西而興奮的感覺手淫吧。」

從公車包拿出虐待狂雜誌,封面是穿學生制服的少女,被穿緊身衣的年長女人折磨的照片。

可能是根據偷偷手淫時,被年長的女性……可能是嚴肅的家庭教師……發現後少女受處罰的故事拍攝。

( 原來……這是最接近他心裡的幻想……… )

「妳可以開始了。」

「……………」

在夕陽射入房內之時,穿學生制服的梨奈,在年齡如祖父的面前,開始撫摸隆起的胸部。因為封面的少女是這樣做的。

「啊………唔……………」

逐漸陶醉的少女慢慢仰起下顎,手伸入裙內。

白色襯裙的蕾絲邊撩起,好像在宣誓性感的戲即刻將上演。黑色絲褉使雙腿顯後修長美麗。薄薄的三角褲,幾乎可看到其內的陰毛。

「噢,好極了……嗯………」

三河田不禁發出哼聲。跪在他身邊,嘴對嘴餵他喝酒的明子,還用右手揉搓他的陰莖,但那個東西依舊柔軟。

( 這個東西勃起後,一定很大………)

如果是一般的男人,只要看到梨奈性感的姿態,必然立刻勃起,但他還是沒有動靜。

( 難道是陽萎………… )

工作壓力的中年男士,還有患糖尿病的人,比較不容易完全勃起。明子過去鼓勵過很多這樣的男人,但其中仍有很多人無法勃起。

( 那樣就麻煩了………… )

現在知道他肯出五十萬圓巨額報酬的理由了。

在三河日和明子的凝視下,開始戰戰兢兢手淫,但梨奈不久後,興奮得忘了還有他們兩人的存在。

「啊………唔…………噢……………」

右手從上衣下伸入,解開襯衣的肩帶,拉起乳罩,露出乳房。在乳房愛撫的同時,用手指捏弄乳頭。

「喔!她真是敏感的女孩…………」

三河田很高興的樣子。梨奈的手淫已不是表演,從三角褲的底部濕濡的情形可以看出來。

「是,尤其有人看到時,她就會特別興奮………」

三河田此時也伸手撫摸明子的屁股。

梨奈此時已經仰臥在毛毯上,上衣完全拉起到脖子上,露出兩個豐乳,雙腿彎成M型,左手伸入雪白三角褲裡。能看出她的手掌在恥丘上愛撫。

「啊……唔…………」

白皙的大腿不停的顫抖。

不久後,梨奈發出尖叫聲,用力抬起屁股,然後搖動二、三下,這是她達到輕度的性高潮。

「好吧,讓我喝她的甜露吧。」

三河田來到呼吸急促的梨奈身邊,然後趴在梨奈分開的雙腿間。

「啊………」

梨奈發出驚叫聲。

「哎呀……唔……噢…………」

梨奈發出苦悶的哼聲三河田。像貓咪喝牛奶一樣,吸吮年輕女孩洩出來的體液。

明子從他背後伸手進入胯下。

( 喲!勃起來了………… )

比剛才更熱,也更膨脹,還能感覺到脈動,可能是從梨奈未洗的陰部發出的強烈體臭,帶給中年男人莫大的刺激。

( 這樣就有辦法了……… )

明子放心了

梨奈再度登上性高潮絕頂,用腿夾住三河田的頭上,上身向後仰。

「現在輪到明子小姐了。妳要把她綁起來,好好的折磨,用什麼方法,妳自己決定。」

「是的。」

明子待梨奈清醒後,用準備好的麻繩把她的雙手綁在背後。取下乳罩,把上衣撩起,在乳房的上下綑綁。脫下裙子後,把梨奈拉到房柱前,風她後背靠在柱子上綑綁。

取下制服的白領巾,塞入梨奈的口中。

「太好了。這是綑綁高中女生的場面。是遇難的百合。」

三河田又坐回椅子上,發出滿意的笑聲。

「小貓咪,瞞著我偷偷手淫是要受罰的。」

明子也變成三河田編造故事裡的角色。

開始在梨奈的耳垂上咬,或吻細柔的粉頸,或揉搓乳房,對綁在房柱上的梨奈,進行性感的折磨。

「唔……唔…………」

梨奈發出哼聲,忍不住苦悶似的扭動胴體。

「嗯……這種方法是男人做不到的 ……」

三河田表示非常欣賞。

明子穿上黑色緊身衣,長髮束在腦後,看起來不像大學生,這種情形看在三河田眼裡,真令他興奮,凝視明子苗條的身軀,尤其是屁股。

「唔……唔…………」

明子一腿跪在梨奈前,雙手撩起襯裙,把襯裙邊夾在綑綁腰部的繩子裡,露出三角褲和光滑性感的大腿根,以及穿黑色絲襪的修長玉腿。

首先從三解褲上撫摸最敏感的部分,使剛才手淫造成的濕良更擴大。然後拉開三角褲的底部,露出黑色圍繞的肉縫。明子塗上紅色蔻丹的白皙手指,進入肉洞內淫糜的蠕動。

「啊……唔………噢…………」

敏感地帶受到刺激,梨奈的後背不由得彎成弓形。

三河田看到明子的動作表示極度欣賞。明子的動作使梨奈興奮,但絕不讓她達到最高潮。快要洩出來時便停止,然後用手指彈乳頭或擰大腿根,使梨奈的興奮冷卻。

「這種方法是男人做不到的 ……」

從三河田分開的浴袍中間露出雄獸的性器官。

大概這樣折磨三十分鐘左右,明子用兩根手指深深插入梨奈的肉洞裡。食指與中指交叉後,左右旋轉。梨奈敏感的身體,隨之跳動。

「差不多該讓她洩了吧?」

明子問三河田

「好吧。看她這樣,也實在可憐。」

「老師,她還會噴潮,要不要看?」

「是嗎?讓我看一看。」

三河田來到梨奈身邊,低頭看正受折磨的部分。

「你看清楚了嗎?我這樣弄…………」

明子的手指粗暴的扭動,還利用手腕的力量旋轉。

「噢……啊……………」

梨奈翻白眼,仰起下巴,露出雪白喉頭,身體彈動。

嗖………。

從尿道噴出透明的液體。

「喔…………」

三河田發出驚嘆聲。

「小貓咪,要給老師再看一次。」

明子又用力插入手指旋轉。

「唔………」

梨奈的屁股,一面顫抖,一面上下起伏,又噴出透明的液體,沾到明子的臉上。

「這不是尿,您聞聞看,沒有任何味道,這是G點的射液。」

「真是難得一見的秀。」

「是的。這是我們開發出來的噴潮秀。」

明子發出得意的笑聲。她認為能使梨奈的性感達到此一程度,完全是她的教調所致。甚至認為只給男人歡樂,實在太可惜了。

經過數次噴潮,達到多次高潮後梨奈,終於昏過去了。

梨奈恢復意識了。

綑綁的麻繩已解開。她是睡在壁爐前的毛毯上,身上只有吊襪帶和絲襪,學生制服和襯衣、三角褲都脫掉了。在她昏迷的時間裡,不知道三河田和明子對她的身體做了什麼事。

慢慢抬起身體時,房內已黑暗。看到中年男人和年輕女孩正在性戲。

三河田的身上還穿浴袍,但前襟敞開,仰臥在床上。明子是相反方向的騎在男人身上,彎下身體,把臉貼在胯下。還能看到他的頭上下起伏,知道正在進行口交。

三河田抱住明子的屁股,熱烈的親吻陰部。

「………………」

梨奈看到原本金萎縮的陰莖,經明子的口交已相當勃起。

( 已經勃起到那種樣子了……… )

三河田的身體突然轉動,這一次是明子仰臥,三河田在上面。

「梨奈……妳來幫忙。」

明子抬起頭說。

「要我做什麼?」

「拿乳膏來,還有假陽具。」

「知道了。」

梨奈從帶來的皮包,拿出明子要的東西走過去。

在上面的三河田不停的扭動屁股明子。把他的性器深深吞入喉嚨。這是梨奈做不到的,她這樣做一定會嘔吐。

明子一面用嘴使男人高興,一面用眼神指揮梨奈。她把潤滑用的乳膏塗在男人肛門上。

因為淋浴時洗過,梨奈能毫無排斥感的把乳膏塗在肛門上,手指還插入肛門內,塗在直腸壁上。

明子繼續用手和眼睛指揮。

( 把假陽具插進去。 )

明子拿較一般男人粗的電動假陽具 ,打開開關,振動後頂在肛門上。

「噢!」

三河田從明子的陰部抬起頭,發出吼聲。

明子用力把假陽具插入男人的肛門內。

「噢……噢……唔…………」

三河田不斷的怒吼,但沒有要求停止。

「真棒!完全勃起了。」

明子從嘴裡吐出肉棒說。原來一真金萎縮的陰莖,現在已勃起到不輸給年輕男人。

「原來老師是屁股有性感,真是變態。」

聽到梨奈的話,三河田也沒有抗議。

「噢……噢……唔…………」

一面哼,一面扭動屁股。

就這樣,明子用嘴和手刺激他的陰莖和睪丸,梨奈用假陽具淩辱肛門和直腸。

「啊……受不了了。梨奈……妳在這裡仰臥。」

三河田突然發出命令,身上只有吊襪帶和絲襪的梨奈,仰臥後分開雙腿。三河田發出野獸般吼聲,撲到梨奈的身上。

雖然用較多的時間,但六十歲的財團理事長終於能把肉棒插入女孩的陰戶內。

「進去了……噢……好久沒有……唔………」

三河田發出歡喜的呼聲,開始抽插。但沒有多久,硬度又軟化,三河田急忙要求明子。

「假陽具……假陽具……」

「比這個假陽具有更好的東西。」

明子從自己帶來的皮包,拿出陰莖帶,就是上次和梨奈用過的女人同性戀專用之物。

「很好,快一點弄吧………」

受到三河田的催促,明子立刻套在胯下,塗上大量乳膏。

「老師,來了。」

明子從三河田的後面插進肛門內。因為己插過一次,這一次很輕易就深入。

「噢………唔…………」

三河田又發出吼叫聲。

「啊……真硬……有性感……唔…………」

六十歲男人的性器充滿精力,在梨奈的肉洞裡暴動。

「梨奈,舒服嗎?」

明子一面抽插,一面問。她和梨奈,中間夾著三河田,互相看對方。

「舒服……啊……老師…要用力………」

「喂……我也很舒服……這樣還是……嗚……啊………」

「老師,用力的射吧。」

「噢…………」

三河田大吼後,猛烈扭動屁股。

「你射了吧。」

明子用神氣的口吻說。

「啊……啊……啊……」

梨奈發出尖叫聲,抱緊三河田的上身,她的四肢開始痙攣。

──在浴室清洗身體後,三個人享受豪華的晚餐。

三河田在吃飯時,把自己有這種特殊性癖的原因說給明子和梨奈聽。

「我是在戰敗後不久,從信州的鄉下來到東京,進入T大學工學院。

泰造在本鄉租一間房子,從事各種打工賺錢。父親是小學老師,因為有三個孩子,生活清苦,不能指望家裡寄生活費。所以打工是第一優先,當時就是這樣的時代。

「那個時候什麼都做過。一九五0年左右,景氣還不` ,連工人的工作都找不到時,只有賣血。」

「賣血?」

兩個年輕女孩互望。她們出身在富裕時代,根本不能想像賣血為生的景況。

「是啊。賣一次血。可以吃一天飯,連續賣幾天血後,血液變稀薄,血庫就不肯接受了,那個時候真是傷心難過。

就在這和情形下,有一天包著空腹躺在房間褚時,房東的女兒真紀子來找他商量事情。

真紀子的年齡有三十二、三歲,婚後丈夫被征兵到南洋陣亡,當時因為戰爭,許多男人死於沙場,即使想再婚也找不到男人,有很多所謂的戰爭寡婦,真紀子就是其中一人,她向泰造建議:

「我到妳付不出房錢,又餓著肚子真可憐。所以想和你商量……如果你答應晚上陪我,不但不要收房錢,還給你填飽肚子。」

窮學生的泰造嚇了一跳。這是要他做未亡人的性器處理用愛人。

房東的弟弟曾經是英文老師,所以當聯軍的翻譯。這樣能從美軍那裡弄到醫葯品、食物、絲襪等,然從拿到黑市,可以賣得很好的價錢。因此她們一家人不愁吃的問題,真紀子還能穿上少見的尼龍內衣。衣、食、住得到滿足後就想到性欲。因為結過婚,了解性的快感,以致覺得寡婦生活難挨,因此看中泰造。

「現在不要看我又胖又秀逗,在二十歲左右時,可是英俊的美男子。因此大概看上我吧。在我看來,她也算是美女,身材手盈,可是這樣做小白臉,還是下不了決心。於此之時,發現我的妹妹罹患肺結核,當時的結核相當於現在的愛滋病,是不治之症,但出現特效藥──鏈徽素,然而不是一般人拿得到。

真紀子說,只要我答應,她就可以拿到。因此我以治妹妹的病為藉口,成為真紀子的性奴隸………」

有一天晚上,泰造被叫到真紀子的臥房,一直被玩弄到天亮。真紀子有虐待狂的性格,性交時必須由她主導,否則不會滿足。

年輕的大學生,每天晚上舔真紀子的性器,舔到她滿足為止,甚至要求他舔肛門。拒絕的話,立刻就減少食物,也得不到救妹妹的葯。泰造只忍受屈辱,每晚做真紀子的性奴隸。

真紀子為給性奴隸營養,每天吃白米飯外,還給他吃雞蛋、奶油、豬肉等在黑市才買得到的東西。

「不然的話,我可能累死了。可見真紀子的要求是多麼殘酷。」

明子和梨奈聽了泰造的往事,對他青春期的遭遇真是同情。

「當時雖然是這種情形,我還是戀愛了,但不是現在這種戀愛,幾乎是單戀。對方是住在附近的女學生,名叫睦美,當時是十七歲左右吧。

她家是豆腐店,做原料的黃豆,也是從我的房東弟弟孩裡偷偷買來的。所以,豆腐店一家對真紀子一家人也是低聲下氣的。

真紀子很敏感的發現我愛上睦美,因此產生嫉妒心。有一天,把學校回來的睦美叫到家裡,把她綑綁,嘴裡塞布,藏在壁櫥裡。然後再叫我去,和往常一樣做性奴隸的服務。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