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處女欲情

睦美是處女,可能對我多少有一點愛意。此時知道我是真紀子的性奴隸,她一定感到驚愕,在我做完性奴隸的工作後,看到壁櫥裡的睦美,幾乎嚇昏過去。她在壁櫥裡,被迫從洞孔看我的一切,對我來說,那是一件非常大的衝擊。」

真紀子對睦美說:

「妳喜歡的這個男人是我的性奴隸,要像狗一樣服務,讓我滿足。」

真紀子大概以為這樣就能使睦美失望而放棄我,沒想到,睦美很堅強,當場說絕對不會放棄泰造。於是真紀子大怒,輪到泰造被綁起來,嘴塞入布。

睦美身穿學生制服被綑綁。真紀子恐嚇她說:

「妳不放棄這個男人,我就弄破妳的處女膜。」

睦美還是不答應,結果真紀子用道具刺破睦美的處女膜。

「用什麼道具呢?」

明子問。

「用的是木偶,比一般的陰莖還大一些。」

三河田回答。

真紀子在刺破處女膜前,兒用手指和嘴唇刺激睦美的性感。真紀子好像也有同性戀的傾向。運用巧妙的技巧,讓純潔的女學生產生性欲。泰造只有默默的看著粉紅色粘膜慢慢濕潤。

真紀子用手指讓睦美達到一次高潮後,不顧睦美的哭叫,用木偶刺破睦美的處女膜。

這時候,發生奇妙的事,就是泰造的陰莖猛然勃起,在此之前,可以說被真紀子完全吸乾,不會剩一滴精液,的確是難以置信的事。

「喲!我淩辱你喜歡的女孩的時候,你竟然硬起來了…………」

真紀子嘲笑泰造,也得寸進尺的發揮虐待狂本能。

讓赤裸被綑綁的泰造盤腿而坐,然後讓流出破瓜鮮血的睦美騎在泰造的腿上。兩人的嘴被塞住不能說話。此時的睦美穿學生制服和黑色學生襪。

就這樣強迫兩人結會。最後泰造在十七歲少女的肉體裡射精。

「我明白了。剛才做的事和我穿的衣服,都是在回憶睦美小姐的。」

聽梨奈如是說,泰造點頭道:

「是的。後那天開始,連睦美也變成真紀子的性奴隸了。因為要拿到黃豆,睦美也不能反抗真紀子真紀子。也有奇妙的又量可以控制我們兩個人………」

泰造說到這兒,深深嘆一口氣。

他和真紀子、睦美的關係,在爆發韓戰的第二年結東。戰爭的需要,使日本的景氣復甦。泰造也不用靠真紀子就能活下去了。後來真紀子再婚,泰造離開房東的家。睦美據說也嫁人,成為平凡的家庭主婦,但實情不詳。

「雖然只有一年的時間。但帶給我極大的影響。首先是看到女學生的制服就會興奮,女人的同性戀也會使我激動。所以,有了校長的地位後,也會偷偷的去看脫衣舞等。」

真紀子看到泰造沒有精力時,就用木偶或黃瓜等插入肛門。奇妙的是,這樣一來泰造就能猛烈勃起,以為不可能射精時也會射精。

他和睦美性交,真紀子用木偶插入他的肛門裡……這是泰造最能興奮的性戲。

「原來如此,那在今晚會讓老師的願望得到最大滿足。」

明子和梨奈說完,就為使泰造興奮開始穿衣服…………。

*** *** *** *** *** ***

第八章 殘酷的性愛

三河田泰造開車離開別墅是在第二天中午。

和兩個女大學生一直玩樂到深夜,早晨醒來後嘗試三明治式的性交,結果能射精二次,泰造本人感到十分滿意。

「我覺得年輕十歲了。這樣只要五十萬圓,實在太便宜了。」

除五十萬圓外,還增加十萬圓小費,然後高高興興的離開。

「嘻嘻,找到好客人了。看他那樣子,不到一個月,還會再來找我們的。」

明子把錢分給梨奈,她本人也好像很滿足的樣子。

「可是,我累壞了。」

「懶得去海邊玩了。」

「就在陽臺上躺著休息吧。」

「好啊。」

客廳的陽臺伸出到絕崖上,有陽光也有海風,兩人赤裸著躺在陽臺的睡椅上。

這一天打算這樣度過。

冰箱裡有很多食物,不缺少任何東西。這個別墅在休閒地帶中,而且與世隔離,簡直如天堂。

不過,一直到男人們到達為止。

──他們是晚上八點半到達。

明子和梨奈吃完晚飯,正在客廳看電視。兩人都穿寬大上衣和短褲。

突然看到兩個男人進來。明子和梨奈都嚇一跳,草原有別墅的備份鑰匙,當然能輕易的進來。

「你們是誰!」

明子看到突然闖入的兩個男人中,有一個人是昨天開車的司機。

「真沒禮貌!不按門鈐,就冒冒失失的闖進來。那個人是誰?」

仍舊戴太陽眼鏡的大江,今天穿T恤和牛仔褲。

「我是和這個人一起來接妳們的。」

「可是別墅的主人說,我們可以在這裡住二、三天的。」

仍舊穿黑色西裝的草原說:

「小姐,不要急。當然還可以住在這裡,和我們玩過之後,再送妳們走,但是不能送到妳們的目的地,只能到中途。」

明子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我們的目的地又是那裡呢?」

此時,大江插嘴道:

「是天堂。」

說完,拔出匕首,送到明子面前。

「哇!」

明子大叫一聲向後退。

「這是幹什麼?」

「我說過要送妳們去天堂的。」

梨奈立刻轉身,跑到家庭吧臺上的電話處,可是草原更快一步就抱住梨奈的身體,同時伸手拉斷電話線。

此時,明子也被大江抱緊,匕首對正喉頭。

「不要亂叫,想快一點死嗎?」

低沈的聲音,使梨奈和明子嚇壞了。

被草原控制的梨奈,看到他的臉產生奇妙的感覺。

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啊……這個人!」

梨奈猛然想起來。

「明子,這個人就是昨天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人,就是我說那個官員被逮捕時,在旁邊耳語的那個人。」

「什麼?」

明子看草原的臉,又看大江。

「………………」

她在瞬間明白一切,後悔得咬牙切齒。

「原來你就是山村九三郎的秘書。這是說,原來是陷阱,難怪彌生會把好事情讓給我們。」

「沒錯,誰叫妳們太貪了。」

梨奈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明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告訴妳的朋友吧,她好像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出現在這裡。」

兩人都被雙手綑綁於背後,並排坐在沙發上。草原叫大江監視,自己去查看別墅裡有沒有其他的人,然後從冰箱裡拿來兩罐啤酒。

草原坐在沙發對面的扶手椅上,大江拿匕首站在兩個女人的背後。

「喂!莎莉,也就是野潻明子,妳就告訴這個麗莉,也就是連水梨奈吧,我們活動的目的是什麼……………」

「可惡!可恨…………」

明子咬牙切齒,但也只好向梨奈解釋。

「梨奈,妳還記得去年十一月左右,有S縣縣長叫我們去的事嗎?」

「S縣縣長?喔,那個打屁股就高興的男人…………」

「對。見過兩次,第二次多一個五十歲左右,領口帶國會徽章的男人。」

「我記得,他們兩個輪番和我們玩,第二天,我的屁股都腫了。」

「那個人就是當時的建設大臣山村九三郎,妳不是說昨天被逮捕了嗎?」

「難怪我覺得面熟,那又怎麼樣呢?」

「梨奈,妳根本不看報嗎?三海建設公司送幾千萬圓賄賂山村大臣,企圖包下S縣新建設機場的工程。」

「這樣算不算貪瀆罪呢?」

「當然是,本來應該投標決定的,結果山村拜託縣長,而縣長也答應了。所以,建設機場最有賺頭的部分落在三海建設公司的手裡。檢察廳知道後,著手進行調查,終於在昨天採取逮捕行動。

可是,他們不會輕易就承認,山村和縣長一定會右認的。雖然三海建設的會長已承認送錢了。」

「那麼,他們不是完蛋了嗎?」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山村和縣長都堅持沒有見過面,也沒有受過請託,拿大到証據,檢察官也莫可奈何了。

「可是收到錢了 …………」

「可以堅持說以為那是政治獻金就行了。」

「這件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梨奈,妳還不明白嗎?我們是在他們見面的証據,而且山村還當著我們的面說:『為三海建設幫忙吧。今天送錢來了,給你一千萬』。」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妳不記得了嗎?我們兩人並排趴在那裡,屁股挨打的事。」

「記得。縣長用手掌,以前是大臣的人拿出鞋拔……這個比較痛苦。」

「然後我們被姦淫。」

「喂,先和妳縣長,我和大臣,然後換過來。」

「就是在這個時候。我們是並排的,他們一面抽插,一面說話。」

「那時候的事我什麼也不記得了。」

「妳因為強烈的性感快要昏過去,我倒記得一清二楚。」

「原來如此……這是說…………」

此時,脫下上衣,鬆開領帶的草原開口說話了。

「妳們就日証人。東京地檢署下令,就是把地皮反轉過來,也要找到妳們。」

「什麼!我不要……我不要作証。」

梨奈露出恐懼的表情。

「妳也許如此,但不知這位小姐如何?」

明子回答說:

「我也不要作証。因為作証的話,必須說出我們所做的事情。」

「話是不錯。即便妳們拒絕作証,但只要妳們被發現,老闆的政治生涯就完了。花錢買大學女生,還和縣長輪番做變態遊戲,一旦這事公開,婦女聯盟一定一陣騷動。」

「……………」

明子和梨奈互望,沒有說話。

「況且,明子不是笘單的丫頭,知道自己掌握調查和審判的關鍵時……而且已經知道了,絕對會開口要鈔票……也就是恐嚇。」

「不!那種事我從來沒想過。」

明子大叫。此時,大江說:

「妳胡說!妳一直很注意我們的動靜,所以始終避開和老闆或縣長有關的人可能相遇的場所,因此費很大心力才找到妳。」

明子想到這一段時間的情形。

( 從今年春天開始,明子就選擇客人,不似以往,錢多就好,從來不問對象………… )

明子的臉色灰白,因為草原的話一點也沒錯。

「實際上,我們也很著急。因為妳們兩人像定時炸彈。若不快點解決,總有一天會爆炸,所以這位先生就出馬了。」

草原指站在她們的大江說:

「他是找人的行家,以前擔任刑警,很能幹,對為嫌犯極度兇暴,尤其喜歡折磨女人,因此被開除。不過,我的老闆看上他的本事。只要有棘手的問題,必定找他出馬。」

明子和梨奈力互望一眼。記得二、三年前,警察局有一個殘暴的警官,訊問嫌犯時,總是拳打腳踢,對年輕女性還會剝下衣服羞辱。以致引起人權問題。原來這個刑警就是他。

草原捲起袖子,意外的出現長毛,是肌肉體質的人。

「說起來,我也不討厭那種作法…………」

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讓明子和梨奈升起一股涼意。

「我們會照你們的話做,所以請不要害我們………」

明子哀求。

「來不及了。小姐們認命吧。要給我們快樂,不然就很不容易到達天堂,也就是說痛苦的時間會持久,其實我倒希望如此。」

為了能自由的玩弄年輕女大學生,草原和大江的胯下物由就興奮得勃起。

「現在讓我們看一看,向好色老頭們拿錢用的道具吧。」

聽到草原如是說,大江也點頭。

首先抓住明子的衣領拉起。銳利的匕首割破上衣,裸露出未帶胸罩的上半身

「不要哇……救命啊………」

大江在哀求的明子臉上摑一掌,然後割破短褲,露出粉紅色的迷你三角褲。

「穿的東西還真性感。」

也用匕首割斷三角褲的鬆緊帶,粉紅色的布片落在腳下。

把嚇得全身顫抖的梨奈拉起來,同樣的割破衣服。

「妳們彼此聞對方的味道吧。妳們不是同性戀嗎?」

大江把明子的三角褲塞入梨奈的嘴裡,梨奈的三角褲塞入明子的嘴裡。

「唔……………」

嘴裡被三角褲填滿,兩個人都無法哀求。

「噢,她的身材真好。而另一個夠豐滿,看到這樣皮兩個女人,任何男人都會喜歡。」

草原欣賞兩個人的胴體後,對大江點頭說:

「你先享受吧,時間多得很。」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大江拿來一個繩子。

明子和梨奈的雙手被綁在前面,剩餘的繩子穿過約三公尺高的房樑。

「唔………………」

「啊………………」

雙手高高被吊起,腳尖勉強著地。

「這兩個人的屁股好像都值得抽打。」

大江從牛仔褲取下皮帶。

*** *** *** *** *** ***

強生在別墅的門前走下計程車已經十一點多鐘。在修善寺沒能輕易找到計程車,加上電話不通,以致很晚才到達。

( 總算找到了……不知為什麼,電話一直不通。 )

強生付錢下計程車後,看到停車場有灰色賓士轎車感到奇怪。

( 是有客人嗎? )

昨天在電話裡,姊姊說只有她和梨奈兩個人,所以強生才肯來這裡。

( 究竟怎麼回事………… )

可能就在這時候,強生已預感情況有異。從斜面上的階梯小心走下去時,聽到女人的慘叫聲。

「啊…………」

強生站在原地,豎起耳朵。

( 那是什麼聲音。 )

毫無疑問的,是從姊姊去的雜樹林後面的別墅傳出來。

「哇…………」

又聽到慘叫聲,但和剛才的聲音不同,可能是梨奈。

( 姊姊她們………不得了啦……… )

強生受到血液倒流的衝擊,其中一半是恐懼造成。

不知道什麼理由,但一定是開賓士來的人襲擊姊姊和梨奈。

強生盡可能不發出腳步聲,悄悄的來到別墅玄關。

( 先看清楚究竟怎麼回事………… )

玄關的門是裡面鎖上,必須找另外的進出口。

山式的別墅是建在挖開斜面的平地地上。別墅的背後是斷崖,在那裡的空間看到瓦斯桶。

(應該有後門的。)

強生繞到別墅的後面。

果然在瓦斯桶旁邊有一個門。門未鎖。可是打開後,強生很失望,因為這兒是倉庫。

強生失望的咋舌後,打到電開關後打開,裡面有很多雜物堆放在牆邊。

強生注意到一樣東西,那就是割草用的鎌刀。

鎌刀的柄很短,是用來割普通的草,而且已經生銹,但總比空手進入房裡好一些。

強生拿起鎌刀走出倉庫。

「唔……………」

又聽到慘叫聲。因為附近沒有其他房舍,襲來者沒有關窗,所以慘叫聲洩出。

( 這是說一定有打開的窗戶…………)

強生繼續自房後走,來到側面就能看清別墅的構造。這是二樓建乇。二樓有玄關,和寬大陽台、客廳等。和一般建乇物相反,浴室和臥房是在一樓,遺憾的是一樓的窗戶都鎖住。

強生從側面走到面朝海的一邊,抬頭能看到突出來的寬大陽台,在絕崖邊用柱子支陽台,此外還有數根斜樑。

「嗚…………」

又到到慘叫聲。好像面向陽台的窗戶是開的,姊姊的慘叫聲從那裡傳出來。

( 如果能從這個柱子爬上去…………)

強生把鎌刀插在腰帶,開始爬柱子。他自幼就不善於爬樹,尤其怕高。他能毫不考慮的爬五公尺高的柱子是惦記姊姊和梨奈的安全之故。

( 這樣做不如聯絡警察………)

強生一面爬,一面想。可是坐計程車來的時候就知道,附近幾乎沒有人家,走路到有電話的地方,不知還要浪費多少時間。

總算爬到伸手能抓到陽台欄杆的地方。

( 嗚……… 嗚……… )

又聽到痛苦的慘叫聲。

( 可惡!究竟對姊姊和梨奈做了什麼事………… )

強生從欄杆下端,戰戰兢兢的伸出頭,立刻看到沒有關窗戶,也沒有拉起窗簾的房內情景。

( 哇! )

看到意外的情景,差一點摔下去。

強生覺得血液又逆流。

( 怎麼會這樣…………… )

在屋頂很高的房裡有四個人,兩個女人是明子和梨奈,另外兩個是沒有看過的男人。一個是四十來歲,另一個是三十歲左右。兩個男人都赤裸。明子和梨奈,除了繩子之外,身上也是一絲不掛。

在強生到達這裡的兩個小時之間。明子和梨奈完全忘了強生的事。

兩個侵犯者也完全沒有想到會有其他的人來這棟別墅。

而且面對年輕貌美的兩名女大學生,興奮得忘了考慮其他的事。

首先是大江用皮帶抽打赤裸的女人。他比什麼都喜歡看女人痛苦的模樣。

從身體的前後受到鞭打,不分乳房,肚子、大腿、後背、屁股,還有陰部…………。

最後,明子和梨都失禁而昏過去。

「喂……不要從開始就這樣兇狠吧…………」

連草原都看不過去,制止大江。

拿來水澆在明子和梨奈身上使她們清醒後,輪到草原折磨。他喜歡逐漸增加痛苦。

從晒衣場找來晒衣夾,夾住兩個女人的乳頭。

看到兩個女孩痛苦後流出汗,一副苦痛的樣子,平時在蠻橫的主人下工作的秘書,開始產生興奮。

繼續用晒衣夾夾住乳房四周和肚臍四周的肉,幾乎晒衣夾夾在兩個人的陰唇

「嗚……嗚…………」

強烈的痛苦使她們幾乎要昏過去,兩人的臉上佈滿淚珠。

這樣欣賞一陣痛苦模樣後,草原要大江用皮帶把晒衣夾打下去。

當然皮鞭也打在陰唇上,兩個人又失禁昏過去。

雖然如此,仍不停的折磨。草原用打火機燒明子的陰毛,大江見狀,同樣的燒梨奈的陰毛。

「差不多該幹一次了。」

兩個人這才從吊起的姿勢獲得解脫,倒在自己失禁的尿堆裡。

取出塞嘴的三角褲,把梨奈和明子的嘴張開,開始尿尿。只要從嘴裡溢出,就用皮鞭抽打。

「妳來舔吧。」

草原站在那裡發命令,梨奈吞下巨大肉棒,苦悶的翻起白眼。大江也向明子要求做同樣的事。這是用兇惡的肉棒凌辱嘴和喉嚨,如果牙齒碰到,就用打火機燒乳頭。

明子和梨奈都被迫吞下男人們射出來的精液。

「妳的陰毛真難看,弄乾淨後再讓妳上天堂吧。」

梨奈被綑綁在扶手椅上,左右腿分別放在扶手上,這樣完全露出陰部。

大江從洗手間拿來乳膏和刮鬍刀交給明子

「把妳朋友的陰戶弄乾淨吧。」

明子哭著把同學燒焦的陰毛刮掉,梨奈也不斷的嗚咽。

梨奈的陰毛刮乾淨後,輪到明子,同樣的被綁在扶手椅上,由梨奈刮去陰毛。

「哈哈,乾淨了,順便也清理一下肚子裡的東西吧。」

「這裡有浣腸的器具嗎?」

「應該能找到可用的東西吧。」

大江從浴室拿來洗髮精的容器。

「不錯,這個東西可以用。」

讓雙手綁在背後的梨奈跪在地上。

「就這樣把頭頂在地上。」

如此一來,有鞭痕的屁股高高始起。

「分開雙腿。」

「……………」

赤裸的肉體因恐懼顫抖。梨奈啜泣著分開雙腿時,還沒有受到淩辱的肛門暴露在男人的視線裡。

大江把容器交給雙手綁在前面的明子。

「用這個東西把妳朋友的肚子弄乾淨吧。」

明子只有服從。容器前端至少有三公分直徑,為減輕梨奈的痛苦,明子把嘴壓在肛門,沾上唾液。

「真是難得的友情,也許是同性戀吧。」

男人們露出淫笑看著明子的動作。男人們射精後萎縮的陰莖再度勃起。

「啊……痛……唔…………」

梨奈痛苦得哭叫,但明子還是把洗髮精灌入直腸裡。

「唔………肚子痛……唔…………」

火燒般的感覺刺激直腸,肚子在蠕動。

「要忍耐,在我答應之前,不能排出來。不然,會折磨妳到活雨下去的程度…………」

就這樣苦悶十多分鐘後,梨奈排出大量糞便在客廳的地方,然從昏過去,男人們要明子清理污穢。

「她不聽話,等一下再處罰。現在,妳也要做相同的事。」

明子被綁後,抬起屁股。梨奈把洗髮精容器插入。

又開始同樣的苦痛,明子不到五分鐘就排泄了。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