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媽媽騷姊姊

記得有一次,因為三、四天都找不到時機與小俊性交,年青的兒子累積了幾天欲求,自然是性慾高漲,這晚,阿成與女兒小盈正在前廳看電視,而我正在廚房做菜,忽然小俊從我的背後一把抱住我。

「哎呀……你這個小色狠,快放手啦……不然被你姊姊或是爸爸看見就不好了……」

「媽……你放心……姊與那個糟老頭正看電視看得高興……他們不會知道我們正在……嘿嘿……」說完兒子就用他那早已脹硬的肉棒隔著我的長裙及內褲摩擦著我的屁股溝。

我感受到一根火熱的肉根正頂著我的屁股溝,就不由得向後一瞧︰「啊……小壞蛋……怎麼連褲子及內褲都脫下來了……」

「來嘛……媽……我的好老婆,你最愛的雞雞好想要你喔……」

「可是……可是……太危險了啦……還是不要啦……小俊乖……等家裡沒人時媽再和你……不然被你爸爸看見你在幹我,玩弄他的老婆,我們準會被他打死的……」

「我才不怕吶!『珠美』,你是我一個人的女人,那個糟老頭才不配擁有你咧……」小俊自從與我發生了亂倫交媾之後,有時便會直接叫我的名字。

「我覺得還是不好啦,乖,聽媽的話……」

廚房與客廳只相距幾公尺,這樣子的情況下與兒子明目張膽在廚房中性交很容易就會被發現,因此我仍是猶豫不決。

「那,媽,不然這樣好了,我不脫你的上衣,我只把長裙掀起來,再把你的內褲脫到膝蓋,然後就把我的雞雞插進你的 內干你,這樣即使姊或是爸走向廚房來,我們也可以很快就整理好衣服不會被他們發現,這樣子好不好嘛?你都三、四天沒跟兒子我做愛了,我忍得好難受喔……好不好……珠美……你說過你的 隨時都可以讓兒子干的……?」小俊邊說邊用他的肉棒摩擦著我長裙下的肉 ,並用手不停的搓揉著我的乳房。

我被兒子這樣露骨的刺激下,也漸漸升起了性慾,最後我實在拗不過兒子小俊的哀求︰「唉……我真是被你這個壞兒子纏死了,也不知道上輩子欠了你什麼……算了,小俊,來吧,我的小情人丈夫,不過你動作要快點喔……不然被你爸發現的話……」

在廚房內與兒子交媾,而且阿成就在附近,說到底我還是怕怕的。

「我知道啦,媽你快趴好,我要從背後用雞雞干你。」

我先關上正在烹煮的瓦斯,接著我嬌紅著臉趴在清洗糟上,就自己把長裙掀上,將白色內褲脫下,然後就張開大腿,我下體的肉 被兒子剛才這樣的摩擦著早已騷癢的流出 汁,我就這樣的趴著等待著兒子肉棒的入侵。

小俊先是用他那粗硬的肉棒在我的肉 口摩蹭一會,接著,兒子那根被我的淫水所潤濕的肉棒就對準了我的肉 口,「噗哧」一聲就滑進了我的肉 內,頓時我使感到一陣陣的快感向我襲來。

「啊……小俊,你的雞雞好硬……哦……插得媽的 好美……啊……」

由於我也與小俊我三、四天沒有性交了,我這副正值成熟的女人肉體實在是一天也不能沒有男人那粗長硬挺的肉棒的慰藉(尤其是在與兒子發生亂倫交媾之後,我更是難抑早已被兒子引發的熾熱性慾),所以這三、四天來我無時無刻都下體騷癢著流下淫汁想著兒子粗長的肉棒,如今兒子的插入,再度讓我舒爽得不知身在何方。

兒子扶著我的肥臀一陣陣威猛的抽動,並一手伸至我的上衣內,隔著我的乳罩搓捏著我的淫乳,加上不知會否被女兒及丈夫發現我與兒子的亂倫行為的情形下,這份偷情的亂倫刺激,使我更是快感連連,肉 也不禁夾得肉棒愈來愈緊,同時我也忍不住淫蕩的呻吟。

「媽小聲點……不然姊他們會聽到的……」

一聽兒子這麼說,我只有強忍著令人欲死銷魂的快感而微微的呻吟著。這時兒子從背後插幹著我的姿勢就像是公狗與母狗交媾般的淫蕩、那麼樣的激烈,兒子抽插了一會後,我便達到了高潮。

「啊……小俊,媽……媽……洩了……哦……」我肉 內的嫩肉頓時一陣緊縮夾緊肉棒,然後一陣溫熱的陰精便灑在兒子的龜頭上。

小俊此時似乎也忍不住這份快感,快速的一頓抽插之後,「啊……我也要射了……喔……珠美……」接著小俊抖動著身子,將一股鮮美而灼熱的精液全數射進我的子宮內,讓我的子宮仔細嘗著親生兒子的精液。

完事後,小俊伏在我身上喘息並親吻著我那雪白的背部肌膚,並撫摸著我的秀髮,我也全身無力的嬌喘著。

突然一聲︰「媽……小弟,你們是不是在廚房啊?」女兒小盈這麼一叫,只把我與小俊嚇得膽顫心驚,我與兒子趕緊整理好衣服,深怕小盈馬上就要到廚房來。當小盈來到時,我還來不及穿上內褲只好把長裙先拉下來,可是這時兒子射在我肉 內的精液卻是不受控制的從肉 口處緩緩的流下。

「小俊,你沒穿好褲子快從後門出去,這裡讓媽來應付……」接著小俊就從後門偷溜了出去。

小盈來到廚房後︰「嗯,媽你在這邊啊!那小弟呢?」

「喔!他、他……剛才好像跟我說要出去買什麼東西,就從後門出去了。」

「這樣子啊。對了,媽你都忙完了嗎?爸等吃晚餐好像有些不耐煩了,所以叫我來看看媽你煮好了沒,這樣子好了,讓我來幫你好嗎?」

我一聽急忙說︰「不……不用了,小盈,媽快把晚餐準備的差不多了……你先把媽煮好放在桌上的菜先端到客廳去,剩下的由媽來處理……」

「好……咦,媽,你的臉怎麼紅紅的啊?」

「有……有嗎?喔……可能是煮菜時被熱煙薰到的關係吧,小盈,你快把菜端出去,免得你爸發脾氣。」

然後小盈就端菜到了客廳,於是我與兒子小俊總算又是有驚無險的又逃過被揭穿我們母子倆亂倫的危機,我不禁拍撫著胸口,鬆了一口氣。

(噓……還好是小盈來得慢……不然的話,都是小俊這孩子……啊……)

我感到一陣灼熱的液體正從大腿根向下流,這時,我急忙跑進廁所內,一掀開長裙就看到兒子射進我肉 內的精液正緩緩的由肉 口流出,並已經流到小腿的上方,我趕緊用衛生紙擦拭乾淨兒子留在我身上的愛液。

(真是的,每次都射進去,還射這麼多……不過剛才小俊真是插得我快活死了……唉,今天又得誘惑阿成與我……)

沒錯,在兒子每次都沒戴保險套與我性交的情況下,我是非常有可能懷下與兒子的孩子,為了使丈夫阿成不懷疑的情況下,我只好每次與小俊交媾完後的當晚,盡量拋開羞恥心的去誘惑阿成來污辱我(如此,即使我懷有了兒子的孩子,阿成他也不會懷疑是他兒子的種而不是他的);而阿成不疑有它,以為我終於愛上他,也總是興奮的都與我性交;就是如此,我與兒子總是在丈夫及女兒隨時都會發現的這樣危險的情況下,秘密的與兒子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母子奸戲。

不過,最令我擔心的事,並不是我會懷下兒子的孩子,而是小俊最近與阿成相處得愈來愈糟,時常因某些小事,他倆父子便起衝突,每次都是我與小盈勸說下才停息下來。我知道小俊他會與他爸爸起衝突完全是為了我這個媽媽愛人,他不甘心阿成時常虐待我、隨意地姦淫、污辱我,在他的眼中,我早已不是他的母親,而是他的女人(雖然我也是這樣認為),但事實上,我是他爸爸阿成的法定妻子,而小俊卻是我與阿成的孩子,這鐵如一般的事實卻不能使小俊接受,也不知道是小俊常常袒護我的原故。

阿成最近虐待我是愈來愈凶了,像是虐待給小俊看的,而我也為了保持家中的和諧,阿成他虐待我的苦楚,我都一一忍受下來。可是看在我最愛的兒子的眼裡,我看得出他實在很心疼我,除了在我們兩人獨處時更加憐惜我之外,小俊經常目露凶光偷偷凝視著阿成,好像要有什麼可怕的舉動,我實在擔心這樣子下去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儘管我在心中偷偷的擔心著,兒子在與我獨處時卻好似全無負擔的像個愛人一般的與我互訴情意、盡情與我交歡著。不過兒子卻從不戴保險套,即使我月經來潮時也是一樣需求著我那成熟撫媚的肉體,我也因為太愛小俊不忍叫小俊戴上保險套而降低與我交媾的愉悅感,即使這樣我懷孕的機會非常的大。

終於在我與小俊發生亂倫性交的一個半月後,這幾天我常常感到不太舒服,經常會 心想吐,同時身上的體溫好像比平時高了些,而且月經已經遲了五、六天沒來了。這時我開始擔心起來,我可能已經懷孕了,因為要生小盈及小俊時的懷孕徵兆就與現在是一模一樣的,於是我便偷偷的到了婦產科檢查,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醫師告欣我懷孕了!

第八回 淫蕩媽媽(最終回、下)

黃昏,我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要怎麼辦,因為這孩子肯定是我與兒子小俊的,因為每次都是兒子先射精液進入我的子宮內,阿成才射進去的,因此這孩子一定是我跟兒子小俊的。

我無助地望向天空︰(唉!我多麼希望小俊他不是我的親生兒子,這樣我就可以離開阿成,跟小俊毫無顧忌的相愛,並將我們的孩子生下來,組織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可是,這是不可能的,至少現在是不可能的……)此時生下孩子或是去墮胎的兩難局面著實令我痛苦不堪。

這天晚上,碰巧阿成又與他的那幫兄弟去喝酒了,而小盈因為社團的事而留在學校幫忙,家中就只有我與小俊了。不用說,兒子當然是猴急的抱我進房間,接著急急忙忙的脫掉他自己的衣褲脫到只剩一條內褲,然後就趕緊想要脫掉我身上的衣服。

「小俊……等等,我……媽有話對你說。」

小俊抱著我親了我一下說︰「有什麼事等會再說嘛?今天好不容易只剩我跟你在家,珠美,就讓我們先親熱一次嘛……」

我推開小俊,神色凝重的對他說︰「小俊,我……我有了……」

「有什麼呀?媽你在說什麼啊?」

「唉……我說我有了你和我的孩子了……」

小俊一聽先是呆住了︰「真……真的嗎?媽,你肚子裡真的是我的孩子嗎?」

小俊會這麼說我不怪他,畢竟我也是有與阿成交媾,他這樣子問也是正常的,於是我嬌羞的點點了頭。

「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沒想到我才十四歲,我就要當爸爸了……珠美,太好了!我終於讓我自己的媽媽懷了我的孩子了……」兒子興奮的抱著我轉圓圈。

「哎呀!好了啦,你轉得媽的頭都暈了……」兒子這才停下來,然後親一親我的臉頰,說︰「珠美……那個死老頭知道嗎?」

「……我還沒告訴他……我也不敢告訴他,因為,這是你跟我的孩子……」

「怕什麼?!珠美,等他回來,我就直接跟他說,你懷了我的孩子,我要帶你走!」

小俊雖然是這樣說,但我心中卻是暗自歎息,兒子小俊他畢竟是個未成熟的孩子,小俊他想得太天真了,他要帶我走,阿成肯嗎?而且阿成知道了,肯定會把我這個不守婦道的老婆及亂倫他妻子的小俊打死。就算走得了,小俊才十四歲,拿什麼養活我與我肚中的孩子呀?

小俊見我愁眉不展,便問︰「怎麼啦?你不開心呀,不開心懷了我跟你的孩子嗎?」

「不,小俊,媽很開心能為你懷了孩子,而且很希望能夠生下來,但是……」

「你怕我沒能力照顧你跟孩子嗎?」我沉默了下來。

小俊一見我沉默了,就表示我默認了︰「 !這樣不行,那你去把我們的孩子拿掉好了,省得被你的親老公發現。」

「小俊,你在說什麼呀?這是你和我的孩子,媽是絕對不會拿掉他的。媽知道你在說賭氣的話,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呀,何況我去拿掉孩子,會表現出身子虛弱的樣子出來,這樣難保你爸爸不會發現,你爸爸追究下來,我們的關係就會被他發現了。媽心中有個想法,可以保住你跟我及孩子,也可以留在家中,不過你就要委屈一點了。」

「什麼辦法?」

「小俊你聽媽說,你與你爸爸的血型是相同的,所以就算孩子生下來阿成不相信是他的,想去醫院檢驗他也查不出來,只是要委屈你不能承認你是我們孩子的父親,媽要你當我們孩子的哥哥!」

「哥哥?!笑話,我是孩子的爸爸,為什麼要我做他的哥哥!珠美,我不要!媽,你跟我走吧!我會努力工作來養你及孩子的,我不會讓你跟孩子受到一點點苦的。」

「不……小俊,媽很感動你對我的這份情意,但現在你還在讀書,你有大好的前程,媽實在是不願意就這樣毀了你的前途,如果真的離開這個家而要你去工作,那會阻礙你以後的前途的。而且現在就這樣子離開這個家,孩子跟著我們肯定是會吃苦的,你也不願意讓我及我們的孩子吃苦吧?!所以答應媽,同意剛才我所說的計劃,暫時委屈當我們孩子的哥哥,等你學業完成並有經濟能力時,到時你真的想帶我及孩子走,媽絕對毫不猶豫的帶著我們的孩子一生跟著你……好嗎?小俊。」

最後在我的苦心勸說及懇求下,兒子雖不情願,但還是同意了。

當晚,我在晚餐時,將我又有身孕的事告訴丈夫及女兒小盈,阿成表現得很高興,因為他以為我又要為他生下他的孩子了,(實際上我這胎中的小孩是我與親生兒子小俊的,這孩子應該算是阿成的孫子了吧!)而小盈也很高興能再有一個弟弟或是妹妹,家中充滿著歡樂的氣氛。

但當時只有兒子小俊默默的吃著飯,不做任何反應,我看見了也只能心疼在心中而不能說出來,畢竟要一個男人不能承認是自己孩子的父親,而且要當自己的孩子的哥哥的心情想必是非常痛苦,但是我又能如何呢?

就在我懷孕了五個多月的這段期間,發生了一件事,使我與兒子的彼此愛戀更加是濃密,我更是一輩子再也離不開兒子小俊了。

一天下午,阿成帶著他的兩名兄弟回到家中喝酒,他們到家中時已是渾身酒臭味,且有些醉意了。

「喂……珠美啊!嗝……你是死去哪裡了!快出來準備酒菜。嗝……我要和黑狗、阿德喝個痛快!嗝……」

我在房中正忙著家事,一聽阿成這麼說不由得心中有氣︰( !在外面喝得還不夠,還帶著你那群酒肉朋友回來喝、回來鬧,等一下又要讓鄰居看笑話了……)雖然我不情願,但還是得去廚房張羅酒菜,不然阿成不知道等下又要怎麼凌虐我了(現在我懷有兒子的骨肉,可不能再被阿成拳打腳踢了……)。

酒菜準備好了之後我就端了出去。

「弄這麼久才弄好,你是沒吃飯嗎?快啦,快把酒菜放在桌上。你這個賤人,害我兄弟等那麼久,讓我在兄弟面前低丟臉……」

阿成一喝醉酒就會胡言亂語,然後虐待我,我這時實在很怕我被他毒打,因此趕快端著酒菜放在桌上。

「算了啦……成哥,嫂子那麼辛苦你就不要再罵她了,看嫂子這麼漂亮、又這麼美,成哥,你實在是要好好疼疼嫂子才是……」

「對呀、對呀?想必成哥一定是天天晚上都好好的『疼疼』嫂子吧?」

說話的人叫做阿德及黑狗,他們是阿成最常聚在一起的酒肉朋友,也是我們鎮上惡名彰昭的流氓混混,曾被警察帶到局裡管訓幾次,來過我們家幾次。從他們兩個第一次來到我們家,就總是好像用著不懷好意的色瞇瞇眼睛直盯著我,像是對我好像有什麼不良企圖,看得我很不舒服。

有次他們在我們家中喝酒時更是過份,利用阿成去上廁所,就對坐在旁邊的我毛手毛腳,並說些猥褻不堪的粗劣低級的言語,幸虧阿成很快就出來了,他們兩個也就安份的坐回去。那時只有我在家中,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要該怎麼辦。

從此我對他們二人真是有說不出的厭惡,因此每次阿德與黑狗來到我們家時,我總是準備好酒菜後便急忙跑進房裡,以免又被他們下流無恥不堪的行為騷擾。

「哈……那是當然的,說實在的,你們也知道大哥我在跑船,這些年來,世界各國港口那些的妓女我也差不多玩過有七、八成以上了。可是說到漂亮、身材又好的話,你們大嫂珠美是比那些妓女好上幾倍以上,所以你們說我那有可能沒每天的好好操干、操幹她,哈……」

「是啦、是啦,成哥,你有大嫂這麼美麗的女人可以每天干,我和阿德實在是好 慕你,大嫂一定每晚都被你干到爽得哇哇叫吧?」

阿德與黑狗聽阿成這麼下流的描述,不由得轉頭色瞇瞇的緊盯著我,看並都快流出口水來。

「那還用說,哈……你們也可以去娶個女人回家干啊,這樣就不用 慕我啦!不過,要娶到像你大嫂這種身材豐滿、臉蛋又漂亮的女人可能就沒那麼簡單了。哈哈……」

幾個男人所說的話愈來愈下流無恥,聽得我都不禁面紅耳赤,而且阿德與黑狗一邊與阿成喧鬧,一邊又露出色瞇瞇的眼光注視著我,於是我放好酒菜後就急忙回房。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外面大聲吵鬧的喧嘩聲漸漸停下來了,我也不以為意,以為阿成又跟那兩個酒肉朋友出去了,我也就繼續忙著家中的家事。這時忽然「碰」的一聲,門被撞開了,我慌忙的往門口一看,只見阿德與黑狗全身醉醺醺的酒態,同時他們倆都露出淫邪的猥褻的臉孔。

看見他們,我下意識的就想要奪門奔逃。

「你們……你們想要做什麼?」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