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姦人妻~小菱

姐姐,跟我們玩玩嘛,弟弟們來教你啊。一個瘦瘦的青年壞壞的說著,然後猛地鑽入水中,游到水下,抓著了小菱的小腿,然後向上摸去;另兩個男孩也迅速潛入水中,向小菱游去….小菱怕急了,使勁的搖動著大腿,可是卻無濟於事。

你們幹什麼!!流氓!!那幾個人卻絲毫不理會小菱的叫喊,一個青年的手竟然摸到了小菱的兩腿之間,那可是她最神秘的地方呵,小菱的身子象被電流震了一下,似乎是被這股電流擊傻了,人頓時呆了…..

幾個青年更加無所顧忌,不停的撫摸小菱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

此時此刻小菱的大腦竟一片空白,她從來沒有被人這樣非禮過,何況是三個人。她拼命的向岸上游去,但是大腿卻被幾個青年死死拽住,動彈不得,小菱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哎喲!一個摟住小菱的青年叫了一聲,捂著腦袋,另兩個男青年也被一個人一腳揣開。

小菱終於脫離了束縛與侵犯,游到池邊爬了上去,注視著水裏,發現正是阿賢幫了她。

阿賢也爬上了池子,幾個男青年也跟著上了去,你他媽的活膩歪了吧,敢動我!!那個瘦瘦的男青年對阿賢咆哮著。

那三個青年是當地小有名氣的流氓,平日裏偷雞摸狗,幹了不少壞事;你們幾個小王八蛋,不知道好歹是不是,識相的就滾出去,否則……把你們幾個都廢了!阿賢不屑的說。

幾個青年哪肯賣帳,二話不說飛腿、拳頭就招呼了上去…

只是短短的幾秒鐘,三個流氓已經趴在了地上,阿賢不愧是受過兩棲訓練出來,身手可真不是蓋的。

那個瘦瘦的青年鼻孔裏汩汩的冒出鮮血,阿賢跟著上去,一腳一個全都踢倒了。

小菱的那兩個女友也都過來了,圍著小菱問東問西,小菱很不好意思,只好應付了幾句,就往更衣室走去,看來是要換衣服走了。

那兩個女人也沒有辦法,發生這種事情,誰都不會好受,向阿賢說了幾聲謝謝,陪著小菱一起去了。

阿賢看了一眼那幾個狼狽的青年,露出一絲不削的冷笑,也跟著轉身走出去。

男生換洗總是比較快,阿賢早早的就已坐在車裏點著了一根煙等候著,深深的吸了幾口,轉頭望向車窗外,等到小菱她們三個出來,阿賢朝小菱叫了一聲;妳們三個來我車裏吧,我帶你們一程。

小菱的兩個女友可樂了,興高采烈的拉著小菱就鑽入車廂,也不管小菱答應不答應。

車裏面開著空調,帶來絲絲清爽的涼意,兩個女人唧唧喳喳的說著剛才的場景…賢哥哥,你可真厲害啊!他們三個人都不是你對手,教我們幾招防身吧?

兩個女人看著阿賢,一臉崇拜的目光;好啊!有時間我教你們。

小菱此時卻低著頭,始終一言不發,髮尖的水滴滴落在車廂裏的真皮沙發上。

她在想著剛才發生的那一幕,阿賢健壯的身軀在她腦海裏不停的閃過,他的那幾下出手,多麼有男人味啊,要是能和他做愛……我這是在想什麼呢。

小菱在心裏默默的罵著自己….。

小菱,你在想什麼?還不快謝謝賢哥啊!小菱還是一言不發,只是不停用毛巾擦自己的頭髮。

車開到了一個鬧區的酒吧前停了下來,阿賢邀請她們進去喝幾杯,吃點東西。

算了吧!我不想去,賢哥,謝謝你~我想回去了….。

這點面子都不給麼!?阿賢笑著說….

就是咩,剛剛多虧賢哥仗義相救啊,小菱,你咋這麼小家子氣呢。

小菱終究還是經不住同伴的勸,無奈的走了進去……..

酒吧裏放著肯尼金的薩克斯曲子,幾個情侶貼著面在昏暗的燈光下慢慢的跳舞,時間仿佛凝滯了一般,帶著一絲浪漫,一絲暇逸湧入小菱心頭;許久沒來過這種有情調的地方了!小菱內心仿佛被什麼觸動了……。

阿賢點來幾杯冰鎮生啤酒,揚脖先喝了一大口,然後對著她們3個,來~乾杯!

為我們第一次相識!!

小菱也喝了一小口,啤酒的涼意迅速的侵入她的心頭,渾身上下都舒暢了許多…..。

兩個女友很愛熱鬧,找著各種話題和阿賢聊起來,四個人不停的乾杯喝酒,生啤酒很快的就喝完了。

小菱的女友要跑上去唱歌,小菱卻感到一絲醉意,起身向衛生間走去,卻渾然不知阿賢也跟著她走了進去….。

小菱洗了把臉,看看鏡中的自己,鏡子裏的她臉上帶著些許的紅暈,眼角微帶桃花,她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用雙手捂住臉,閉上眼睛,深深的歎了口氣…..。

為什麼歎氣?一個磁性的男聲傳入小菱耳中。小菱嚇得忙轉身看去,卻發現阿賢兩隻眼睛正盯著她。

小菱頓時驚惶失措,就想朝外走,卻被阿賢強有力的臂膀攔住了。

你,你讓開!我要是不讓開呢?阿賢笑著說,眼睛卻死死盯著小菱的眼睛,小菱不敢看他,將臉閃過一邊,這是女廁耶你想幹麻!?小菱怯怯的低聲的說。

未待小菱反應過來,阿賢強將門鎖上,猛地一把將小菱強摟在懷裏。

賢哥~你~不要,你不要這樣~~小菱在阿賢的懷裏掙扎著,卻又哪怎能掙的開呢!….

我知道妳需要我,我早就知道了!妳的男人是個廢物。阿賢激動的邊說邊把女人抱起,放到洗手臺上…..

“妳的男人是個廢物”這句話像一記悶棍將小菱打傻了,她聞著竟是一股男人的氣息,將她的所有知覺掩蓋。

這句話說完,阿賢就展開了淩厲的攻擊。他將小菱的上衣高高掀起,將自己的頭顱深深的埋入了小菱的懷裏,乳罩已被阿賢一把拽掉扔在地上。

當阿賢用嘴含住她的乳頭用力的吮吸時,小菱那脆弱的心裏防線徹底被阿賢攻破了,小菱已放棄了無用的抵抗,放棄了掙扎,原有的那一絲廉恥之心已被拋開到九霄雲外了。

小菱的全身變得火熱,一團團火自小腹向上升起。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變得這麼快,這麼容易就接納了這個名聲不是很好的男人。她只知道,她的乳頭在男人的吮吸下慢慢變大,變硬,自己彷佛如在雲端,強烈的麻意刺入了她的中樞神經,她不是正在渴望這樣一個男人麼!

阿賢用舌尖輕輕的挑逗著小菱的乳頭,舌尖不停的變換各種姿態,或挑,或舔,或吸,或扯;又不時的用牙尖輕咬已經堅硬如核桃的乳頭;突然的又一口含入小菱的半隻奶子,大力的吸拽!

小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抱住阿賢的頭,渾身輕輕的顫抖。雙腿之間帶來一股股的暖意,還帶著酥癢。阿賢停止了對小菱乳房的攻擊,迅速的將女人的內褲拉下,裝入自己的口袋。

小菱頓時感到雙腿之間不停的流出水來,那流水彷佛是在召喚阿賢,來吧,來吧!我渴望你的滋潤。

阿賢將拉鏈拉開,原來他是沒有穿內褲的,碩大的陽物如出閘的猛龍一般衝殺出來,威武而又猙獰。

阿賢讓小菱看著自己的陽物,小菱不情願的張開眼睛,頓時被驚呆了,阿賢強拉著小菱不聽話的手,讓她抓住它。火熱的陽具在小菱的手心裏不安分的顫動,小菱從不知道男人的陰莖竟然會如此灼熱,她就這樣緊緊的握著男人的陽物。

阿賢握著小菱的小手,一上一下慢慢的擼動。等小菱習慣了這樣的動作以後,將手放開。

小菱握著那雄偉的雄性象徵,小手有節奏的套弄,阿賢十分受用,緊緊的貼住女人的臉蛋,用舌尖舔著女人的耳垂,右手自然的放在小菱早已潺潺流水的桃源洞上面,緊緊的貼著,按著那一塊隆起,左右輕柔的旋轉,手心被淫液濡的濕漉漉的。

阿賢的陰莖在女人的手裏還在慢慢的成長,慢慢的變得更加堅硬。小菱被雙腿間的那只大手摸的囈呀直哼哼….

阿賢笑了,是時候了。陰莖已經再無成長的餘地了,已經變得微微發脹。他知道進入的時機到了,也不作任何前奏,分開了小菱的大腿,對準小菱那迷離混亂的肉穴,用力的刺入進去。小菱捂住嘴深深的低喊了一聲,飛吧!小菱在心裏默默的喊著….

阿賢終於得到了他日思夜夢的小菱的身體,他雙手各握住小菱的一只大腿,狠狠的向下壓,開始了瘋狂的衝刺。

(反正是別人的老婆當然盡情的,狠狠的,爽快的抽插囉!也或許是怕真有外人進來吧。)

阿賢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只是用自己的原始力量不停的衝擊小菱的身體,陰莖撞擊小菱身體的聲音越來越大,如果從上面俯視下去,那該是多麼淫靡的一個畫面啊。

小菱在阿賢的狠插猛幹之下已幾近瘋狂,她就像一隻小船一樣,在狂風暴雨滔天大浪下一會被沖上浪尖,一會又被猛然摔下。她從做女人起,還從來沒有嘗試過這被種劇烈的節奏一次次刺入的感覺;阿賢火熱的巨龍在身體裏翻江倒海,氣勢非凡。

隨著噗哧噗哧的聲音不斷響起,小菱的淫水越冒越多,順著大腿向下蔓延,她從來沒有流過如此多的淫水,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究竟誰,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只知道自己現在是個淫娃,是個蕩婦,是個需要被男人幹被男人騎的少婦,是個餓極了的不斷索取的窮家女!

阿賢並沒有採取太多花哨的技巧,只是實打實的硬幹,毫不拖泥帶水。碩大的龜頭一次次讓小菱放聲高呼,一次次的讓小菱下身似開了鍋般的沸騰。

只是一會的功夫,阿賢便已到了最緊要的關頭,小菱卻早已經丟了,在他狠狠的插入的前幾下,小菱就已經丟了。

阿賢抓住小菱的兩個奶子,提起身體裏殘留的最後的力氣,急速的抽插百餘下,一聲歎息後,滿意的將一腔精液狠狠對著小菱的肉穴射了進去…..

阿賢再一次深情的吻住小菱,小菱害羞急了,卻又無法脫離,只得任他胡來;半晌過後,阿賢回到了酒吧裏,小菱則是稍後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才緩緩的走回吧臺…她告訴那兩個多事精,她肚子不好受,所以才在裏面那麼久。

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當阿賢開車把小菱送到她樓底下,小菱打開車門,幽怨而又充滿無限春情的朝阿賢一回眸,才又走進了深邃的樓道。

阿賢則得意極了,他又一次征服了一個女人,又多了一個可以吹噓的資本。他興高采烈的吹著口哨,開著車消失在黑夜裏。

小菱回到家裏才發現內褲和乳罩都被阿賢人帶走了,阿賢在做愛時的狂暴和事後的溫柔深深的觸動了小菱,有些失落的小菱著一絲落寞,一份滿足,一絲內疚,沉沉睡去,這晚,她睡的很甜。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從彈指流逝,小菱再也無法抗拒那個粗豪而又溫柔的男人,從此欲罷不能,深深的陷入了淫慾的無底深淵,小菱被阿賢徹底的征服了,他們在各自的家中,在陽臺上,在臥房,在浴室,在廚房或野外,或暗夜的車箱裡…到處都留下了小菱被阿賢孜意姦淫的痕跡,到處都留下了兩人瘋狂交媾的氣息。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