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花蓮之旅

我在一家跟壽險業有關係的投信上班,我們時常全國巡迴,四處宣導。前幾個禮拜,花蓮某通訊處的李總監來電,要我們上週五派人下去,還特別指名我師姐Kelly及Nicole。

去年就是我們辦公室這兩位美女到花蓮,回來之後抱怨連連,原來這位總監一直找機會吃她們豆腐。Nicole甚是不悅,前幾天知道此事,擺明不去。

副總也知道這個小李子很難搞,本來想叫George和我下去,不過因為先前小李子三番兩次打電話找Kelly及Nicole,George基於保護女同事的立場,曾在電話中和小李子起了衝突,所以副總就安排了我和Kelly下去,我是男生,沒什麼差別,倒是Kelly,一直哀聲嘆氣。

本來小李子還假好心地通知副總,希望Kelly及Nicole雙姝能前一天下去,不過副總也知道他在想什麼,就以部門有要事回絕他。

其實也不是什麼要事,因為上星期四下午,我和副總要去打球,接近中午時,才剛開車出去,副總的行動電話就響起了,電話的另一邊是Nicole的聲音。」副總,Kelly和Alan明天早上6點55分要去花蓮的機位訂不到,7點20有一班螺旋槳的還有空位,但Kelly不敢坐,要不要讓他們今天就下去」。以往有時我們根本沒訂位,直接到機場都會有空位,聽說是剛好有一堆人在辦畢旅,說真的,我雖然沒參加大學的畢旅,不過我倒沒聽說畢旅是坐飛機到花蓮。其實我反而喜歡坐螺旋槳的,因為性能穩定。管他那麼多,反正就是今天要下去,又錯過了一場球。副總說,你有帶衣服在身上,趕回辦公室準備吧,我只好提著衣物帶回辦公室。

Kelly的家就在公司附近,她也很快地準備好一切,我們就搭下午三點五分的遠航飛往花蓮。

下了飛機之後,我們坐計程車到一家旅店。Check in之後便跑出來逛街了,我也買了明天的襯衫,後來又去吃花蓮有名的雲吞。大約下午六點,Kelly說想要去海邊看夕陽,我差點沒笑死。她以前唸淡水T大,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夕陽。我告訴她,花蓮的海岸向東邊,只能看日出。她拉著我的手說,「你好壞,竟敢笑我」。

隨後我們就買了一些飲料回飯店了,途中,她告訴我,sosing.com明天小李子不知道會不會又吃她豆腐,我告訴她,如果小李子吃她豆腐,我就去「泡」他們的業務,看他爽不爽。她說這樣有什麼用,便宜了我,她還不是吃虧。

進了飯店,她又想到要買一些名產,原本拉著我再陪她出去,我說,我們先休息一下,晚點比較涼再出來買。她說「也好,不過要買哪幾家的名產,你幫我問一下嘛!」。 Kelly是58年次,大我一歲,已經結婚5年了,但一直沒有小孩。都32歲的人了,還在撒嬌。

因為我房間的View比較好,所以我們進了房間打開飲料,我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學弟小張,他老家在花蓮,國中時搬到台北,還時常回花蓮,所以各家老店,他仍一清二楚,他告訴我可以到中華路某餅店買餅,如果沒有交通工具,還可以向他的拜把,店小開阿成借NSR,因為那輛NSR是他們年輕時合買的。Kelly一聽到有摩托車,就嚷著要去七星潭,我只好帶著她先去買餅。

我們到了店裏,阿成很快發現是我們,原來小張已通知阿成。阿成還很客氣地叫我們學長學嫂的,搞的我和Kelly有點尷尬。我們總共買了將近兩千多的餅,他說算兩千就好,還說乾脆他明天去接我們到機場,順便連餅一起載給我們,隨後還拿了Accord的車鑰匙給我們,我告訴他我們騎車就好了。他似乎很明白我想幹嘛!很曖昧地對我笑了一下,順便拿了兩頂安全帽給我們。

十年前我是騎追風的,對於NSR我自然也不陌生,起初Kelly的手扶在車尾,我告訴她這樣其實不安全,於是她抓住我的衣服。當然了,我一定是要騎的非常快,再突然煞車,真爽,當她柔軟的胸部碰到我的背,實在是很舒服,漸漸的,或許因為她害怕,也許她聽不到我講話,最後整個胸部都貼到我身上,同事那麼多年,她從來沒貼我這麼近,當然我的身體也起了變化,甚是難受,也擔心今晚不知如何排解。後來她要我騎慢一點,也好,騎慢有騎慢的方法。我右手握著手把,左手把她的左手抓到我的肚子,她很自然地雙手都抱住了我。臉也靠著我的肩膀。

很快的,我們到了七星潭,這時天色已經昏暗,不過海灘上依稀可見有很多戀人,我們走著走著,她的雙手抓著我的左手,身體靠著我,我的左手又碰到她那像海浪般的胸部,我很捨不得掙脫。她告訴我,她老公因為想回台中工作,順便照顧父母,而她想留在台北,為了這件事,他們已經吵了很久了。其實這事我也聽其他同事說過,不過更勁爆的,是另一位同事Joyce曾經在她家(天母某套房華廈)看到Kelly的老公和一個女的一起下樓倒垃圾。不過Joyce也不是那麼肯定那男的就是Kelly的老公,因為Joyce先前也只在公司的聚會中看過Kelly的老公一次。

Kelly難過地告訴我這件事,還說她們快要分手了,她說希望以後我們這些同事要都多照顧她。我很溫柔地摟著她,走了幾步,我們停了下來,我們面對面,我抱住了她。她沒有任何反抗,也抱住了我,我們的臉頰貼在一起,我偷偷地用鬍子觸碰她的臉,好像弄得她很癢,她笑了出來,接著,當然是輕咬她的耳朵,又親她的臉頰,我覺得她抱我抱得更緊了,還對我說」你都偷親人家」,事到如此,我的手當然移往她的豐臀,我們下半身,已緊緊地貼在一起,也有節奏地相互碰觸。最後,我們開始接吻,我伸出舌頭撫弄著她的嘴唇,她則緊閉雙眼,任我擺佈。

接著,我的手往她的身上移動,拉起他的衣服,她很機警地抓住我,「我們回去吧!」我嚇了一跳,趕緊放開她並向她道歉。她說沒關係,但執意要回飯店。

我向來是不會勉強別人的,只好很難過的載著她回飯店。

回到飯店,我很擔心她回到自己的房間,所幸我們很自然地往我的房間走,不過經過剛才那件事,我實在嚇了一跳,也只能等待機會。走進房間後,她拿起剛才沒喝完的飲料,走向窗邊,看著街景,什麼都沒說,我則坐在沙發上,想著剛才在海邊的事,很是懊惱。

後來她好像有點冷,我發現空調開太強了,我趕緊拿出我的西裝外套,輕輕地披在她肩上,她很甜地對我說,「我就知道你最體貼了」,我的手也就繼續放在她肩膀上,一顆大石頭終於放下。我和她一邊看著夜景,一邊聊著公司的事,我的身體也貼向她,最後,我抵著她的美麗的臀部,她震顫了一下,不過還是和我有說有笑。我在想,如果今天我有機會,一定要把握,否則將抱憾終身。

後來,我的手抱著她的腰,進一步靠近她,慢慢地,我把手放到她那微凸的小腹。一邊用嘴唇碰觸她的耳朵。我可以感覺到她有一些反應了,我的右手再往下移,我見她沒有任何反對的舉動,左手也往上撫摸她的胸部,並解開她上衣的鈕扣。

我開了兩個扣子後,手就伸進她的衣服裏,她嬌柔地說「會癢啊!」經她這一說,我知道我已經拿到門票了。

隨後,我解開她上衣所有的釦子,並把我的西裝外套丟在一旁,雙手不斷在她身體游移。她也發出了」嗯……嗯」的喘息聲。急促的呼吸使得她胸部的起伏更加明顯,我彷彿受到了鼓勵,把她的上衣脫掉,並把她抱到床上,盡情地親吻著她。

我並沒有立刻脫去她所有的衣物,我不斷地親吻著她,從臉頰,耳朵,嘴唇還有她的乳溝,隨著我們的身體越來越契合,我才慢慢地解開她的長褲,拉下她的拉鏈,我的手也伸進去她的褲子裏,碰觸到她身體最溫暖的地方。她的身體隨著我的動作往上掀,似乎也暗示著我應該有進一步的動作,我將她的褲子往下拉,在她的配合下,她只剩下白色的胸罩及那小巧的絲質小褲褲。我當然也不能等待,我將上衣脫掉的同時,她抱住了我,也親吻著我的胸部,隨後我解開我的皮帶,她很體貼地拉下我的拉鍊,就這樣,我只剩下最微薄的衣物與她在柔軟的床墊上,相互取悅對方。她的動作,也漸漸不像是一位受婚姻枷鎖的女人。

我舔著她的胸部,慢慢地,我的舌頭嘗試著要伸進她的胸罩,漸漸地,碰觸了她那美麗的尖峰。之後,我解開她的胸罩,瘋狂地在她左右游移著,我的右手也沒閒著,不斷地在她大腿內側遊移。後來,我將身體往她的下半身移動,雙手撫弄著她的乳房,我的鼻尖隔著她的內褲碰觸她那濕潤的地方,除了我們的喘息聲之外,就是她「啊……啊……啊」的叫聲。

我將雙手移到她的腰間下方,脫去她身上在我們之間的一道障礙,我再度親吻著她,她則用腳將我的內褲拉下。看來,她也是有某些經驗的。

就這樣,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隔閡了。我不斷地觸碰她嫩穴周圍,一直沒有進入,時而碰觸她的陰核,時而摩擦她的陰唇。在她把腳打開的同時,手也握住了我,指引我進入的方向,她對我說,「笨蛋,在這裏啦」隨後,她用她的腳,勾住了我的腰間,壓著我的臀部,向下一壓。這時候,我們已結合在一起了。我可以感覺到我被她緊密的包圍著。

我當然是上上下下抽插,她的叫聲,也隨著我的努力而更形放浪。我時而一深一淺,一深三淺,三深三淺,讓她一直不知道我的下一步。也增加了她對我下一步的期待。她的愛液不斷地流出,氾濫了整個嫩穴。

我更加快我的動作,她的雙腳突然夾了起來,反而讓我的雙腿跨著她的大腿,讓我覺得好緊好緊,我已經有噴出的感覺了。我連忙告訴她,「我要射了」,她又把大腿打開。再度用她的大腿夾住我。告訴我「射進去,沒關係」。我還半信半疑的再問一次。她邊喘息邊告訴我「真的沒關係」。

在她的同意下,我傾巢而出,精液與愛液溢出她的身體,她說她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我繼續親吻著她,並問她說,「這樣可以吧」。她笑著說,「還問」。後來我們側著身體,一邊抱著對方,一邊甜言蜜語。雙方都捨不得起身去洗澡,不知不覺中,我們抱在一起睡著了。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