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最愛

整個假期,我基本隔兩天就會去找慧聊天。我發現這也會給我帶來心靈上的愉悅,這也許就是初戀的感覺?這也許就是愛?我不知道,夜晚的幻想遮擋了我心靈的雙眼。慧似乎對此並沒有絲毫反感,每天我們都從中午一直聊到傍晚,話題很多,一起也很快樂。

我又開始思考我和慧的關係,我覺得,我愛上她了,但我又有些不敢面對那可怕的幻想,雖然夜晚給我帶來了無比的刺激,但是白天又會給我帶來恐懼。我也能感覺到慧見到我時眼中閃爍出來的性福的光芒,啊,不好意思,是幸福的光芒。但我不敢去確認。

二年級開學了,難纏的學業仍在讓我忙於應付中,又暫時忘卻了和慧的美好時光,白天的。晚上的似乎猶如罪惡一般,已經深入我的骨髓,每到夜晚都會出來陪伴我。

突然有一天,接到了慧的電話,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說馬上到我學校了,要我去接她。我整個人都從要去看書的無奈與疲憊,一下子變成了興奮與激動狀態,就是這種感覺。

見到慧以後,我們一起逛了下我的校園,雖說分別並不是太久,話題依然無窮。慧穿的似乎仍是那件生日派對上的短T恤,讓我有些小激動。一切很平靜,到了傍晚,慧要離開了,分開那一剎,慧在向我說過再見之後,沉默片刻,鼓了下勇氣,對我說:「我喜歡你。」

我愣住了,慧略帶輕鬆喜悅的轉身離開。

接下來幾天,我經常突然想到慧最後留下的話,內心蕩起激動的漣漪,畢竟自己喜歡的女孩先主動向自己表白了,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可是,我有我的顧慮。我決定去找慧,和她認真談一談。

A市到B市雖說並不遠,但我也花了近半天時間趕到了慧的學校,我想,上次慧去找我,也是歷盡同樣艱辛,多麼可愛的女孩,我有些堅定了想法。

慧愉快地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們邊走邊胡亂地聊著,然後找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大家都沉默了一會,我鼓起勇氣假裝鎮定地看著慧的雙眼,我知道需要攤牌了。慧微笑而期待的看著我,就像等老師發糖果的小孩,我腦海裡瞬間湧過了偉、幻想、思念……

「其實,我也喜歡你的。」我慢慢地說道。

「嗯,那當然了,像我這樣天生麗質的女孩子,你到哪裡找去。」慧得到了糖果,開心的玩笑著。

「可是……」我停頓了一下,總不能告訴她,我不僅喜歡她,更喜歡幻想她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肆意凌辱?

「是不是因為偉的事情?」慧很聰明,也很直接。

「嗯,有一些吧!」我找到個台階下,先跳過幻想的事吧,畢竟偉的事我確實也想知道更多。

「其實,我只是不想讓他在關鍵時刻不開心,能順利完成高考復讀。現在他考過了,我也跟他說明了情況,我不喜歡他。我不能欺騙自己的感情。」

「嗯。」我不置可否,內心甚至想著,我其實更關心你們的另外一層關係。

看我不是很相信,慧有些急了,繼續說著她和偉的交往緣由歷程,說著說著開始哭了。我實在不忍,緊緊地抱住了她,溫軟的軀體融化了我的猶豫,我告訴她:「我都知道了。別難過了,我是喜歡你的。」內心想著:算了,等以後再說吧,反正我也不介意。

慧漸漸停止了抽泣,窩在我的懷裡享受著溫存,我也覺得神清氣爽,感受著女孩特有的香氣,不知不覺到了傍晚,內心的邪惡開始琢磨晚上的內容。

「這麼晚了,恐怕不好回去了吧?」我找了個理由。上次慧去找我是乘坐自己學校的特殊班車,所以時間來得及,而我這次是乘坐公共交通,確實很困難。

「嗯,我們這裡有招待所,等會領你去。豬頭,出來啥東西都沒有帶吧?」似乎慧早有準備。

「啊?帶什麼啊?」

「洗漱用品、換洗衣物啊!」

「嗨,男人麼,無所謂啦!」

「髒人,待會去給你買去。」我都不敢相信,慧已經成了我的老婆一般。

吃過晚飯,由於害怕招待所客滿,先去訂了房間,我們上去看一下都有哪些物品可用,然後再去採購。

房間很整潔乾淨,畢竟是學校裡面,「環境不錯啊,會不會你們這裡的情侶經常光顧啊?」我和慧也很快開始不再拘謹,開起了玩笑。

「嗯,是啊!」慧不經意的回答。

『你怎麼知道?莫非……』我的內心邪惡的想了一下。

在洗手間,兩人簡單清洗了一下,然後一起坐在床頭稍微休息。

突然進入了封閉空間,坐在柔軟的床上,氣氛有些曖昧,加上剛才在外面抱了很久而沒有更多動作,我腹中的一團熱火又蓬勃升起。

我慢慢依靠過去吻住了慧的小嘴,慧似乎是第一次一般,身體僵直,舌頭柔軟。我享受著芳澤,並慢慢地抱著慧壓倒在了床上,手開始假裝不經意地搭在了高高隆起的Bra上,慢慢地感受著指尖傳來的夢寐以求的柔軟感覺,片刻後又順著腰部朝下一個目標進發。慧始終溫柔的配合著,我也時不時加重親吻,試圖掩蓋自己的真實欲望和目標。

在重點部位隔著褲子仔細享受了一番侵犯而不可得的感覺之後,我打算更進一步,想脫下慧的衣物,慧被我親吻撫摸的很動情了,我示意了一下,慧半推半就的開始褪下衣物。我感覺血液集中到了兩處,多少次幻想中的肉體即將呈現眼前,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幻想。這是我的第一次。

慧的身體很白,兩隻大白兔隨著Bra的解開跳躍了兩下,下面的叢林濃密而整齊,很有力量感,讓人感覺就像昭示著主人此處的強勁。我仔細享受著慧帶給我的衝擊感,細吻每一寸肌膚。

乳暈不大,已經略顯黑色,『看來被用過很多次?』我這麼想著吻向了她的下體,下面同樣顏色較重,更加深了我的疑惑。一股騷味進入鼻腔,我不懷好意的想,莫非是殘留的別人的液體?抑或是慧「天生麗質」?那我真是賺到了。

越想越硬,我起身想直搗蜜穴,慧略微表示的制止了,『還假裝清純啊?』我閃過邪念,想想確實不著急,先慢慢開發吧!於是模仿毛片動作,先用手指撥開已經顏色略深的陰唇,慧的大陰唇很容易分開了,看來被開發過不少回了,但小陰唇仍然是緊閉著的,隱約露出一個小黑洞張望著,似乎等待我的探索。

我探入一根中指,慧快樂的呻吟起來。我跪在慧的身邊,右手不斷加力,變換動作,欣賞著慧在我的刺激下痛苦並快樂的表情,那是我無數次幻想的表情,這一次終於在現實中見到。

估計慧也不是處女了,我的腦海突然開始想像,偉在操慧的話,她應該也是如此。偉的陽具像我中指一樣,在慧的淫穴裡衝撞,不,不應該是中指,而是兩個指頭那麼粗。我幻想著,又加入食指塞進慧的肉洞中,慧只是不適的哼叫了一聲,看來適應了。我想像著偉的猶如我兩指粗的陽具抽插、攪動著慧的蜜穴,欣賞著慧的表情。

憋足一口氣連續撥弄一陣之後,我長噓一口氣,看著慧滿足的表情,我的慾望提升了,我想要慧更加快樂。她也許喜歡更粗的肉棒,於是我試圖將三根手指同時插進去,這一次慧嘗試忍受了一下,可能實在痛得無法忍受,躲開了,我也沒有繼續,心虧的上前吻了吻慧,安慰了一下。

「不要這樣,我哪受得了。」慧有點意見。

『不用在我面前裝清純嘛,我只是想試試看你被開發到什麼程度了而已。』心裡這麼想著,我沒有說話。

「你能接受別人背叛你麼?」慧見我不說話,突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我異常緊張,難道慧真的被偉開發過了?雖然有預料到,但要成為現實讓我接受,還真的很心悸,尤其是當著慧的面承認可以接受。可是我又不能背叛自己的慾望,我確實好喜歡慧被別的男人蹂躪玩弄,我真的不介意慧帶著殘破之軀愛我。

不知道哪裡來的靈感,我說了句:「我可以接受肉體的背叛,但不能接受心靈的背叛。」我自己都為這個回答叫絕。既沒有違背意願,也不至於讓慧直接知道我的想法。

慧也有些意外似的看著我,似乎在思考我的話的含義,「去買東西吧!」慧似乎明白了,或者是想抓緊時間辦好正事,回來繼續認真享受?

性福生活真的要來臨啦!我的初戀!我的女神!

(3)禍兮?福兮?

慧的學校是一片新校舍,並不在校園之中,我們要去的大超市需要走二十分鐘的路程,途中穿過一片新建的公園。一路上,我和慧更加親熱,畢竟已經突破了肉體上的禁忌,心靈也更加貼近了。這也是我們第一次一起逛超市,就像小夫妻一樣,緊緊依偎,慢慢享受人倫之樂,花了很久買好了一些洗漱用品,繼續慢慢走回招待所。

這時已九點多了,由於新校舍地址偏僻,週圍住民不多,街上已經沒有幾個人了。穿過公園時,有一段青磚路斜穿過一大片草地,我和慧心無旁騖的前行,慧很開心,看到前方不遠有一個小鵝卵石在路面上,走過時無心的踢了一腳,石子朝前低飛了出去,偏巧打在了迎面走過來的一個民工小腿上。那民工一共三個人,由於天黑,從對面走過來時,我和慧專心調情沒有看到。

被打到的民工痛得大叫一聲,低頭去查看腿部傷勢,另外兩個民工同伴,一個長相兇狠,一個目光猥瑣,兇狠的罵道:「你媽了個屄的,沒事亂踢啥啊?看看,都傷成啥樣了?」

我連忙上前說道:「對不起,對不起,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就完了?得賠償我兄弟吧?這明天怎麼工作啊?」目光猥瑣的說。

「怎麼賠啊?」沒有什麼社會經驗的我居然順嘴問了一句,也許是潛意識作怪?

「給俺們按摩一下唄!」猥瑣的傢伙說完,朝兇漢和那個剛剛直起腰的矮胖漢子使了個眼色。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該怎麼應付,兇漢已經抓住我的脖子使勁向後一推,我便向後倒在了草地上,緊接著慧也被同樣扔在了我身上。還沒來得及起身,猥瑣男和矮胖子已經一邊一個壓住我們二人的胳膊,兇漢很快也壓在了慧的身上。

承載了兩個人的重量,我變得呼吸都困難,兩手受制,反抗不得,倒是慧本能的大聲尖叫。「啪!啪!」兩聲脆響,慧被打懵了,停止了叫喊

「媽的,叫來更多人看你被老子操麼?賤貨!」兇漢本色出演,說完,麻利地開始撕扯慧的上衣,很快,Bra被拽了出來,T恤也被撩起來,露出兩對大白兔,兇漢貪婪地揉搓起來。

慧被剛才一打一嚇,加上現在上身赤裸,也不敢吭聲,只是忍不住一個勁的小聲哼著,不知道是不是痛了。我此時被壓在最下面,隱約看到兇漢玩弄著慧,嗅著慧的髮香,聽著慧不時的哼聲,竟然不知不覺的硬了。

猥瑣男和矮胖子害怕我們反抗,仍然緊抓著我們的手,催促兇漢道:「你快點啊,我們可還等著呢!」兇漢聞言,起身褪掉褲子,然後蹲下抓住慧的雙腿,像給小孩脫褲子一樣向上一抬、一拽,慧下身就只剩小內褲了。兇漢也懶得弄,直接用手指撥開內褲,腰部一挺,居然熟練地進去了。

我感到自己腹部也突然被壓了一下,聽到慧的一聲沉悶的哼叫,只感覺全身血液朝兩個頭湧去。不知道是不是精蟲上腦,我居然莫名其妙的附在慧耳邊說了句「我愛你」,慧沒有反應,只是微張著嘴唇。

兇漢對我的壓迫越來越重,卻始終沒有暫停跡像,慧的喘息聲和「茲茲」、「啪啪」聲不絕於耳,讓我似乎有種進入幻想的感覺。

猥瑣男和矮胖子可能看我們不太能反抗了,分別解下腰帶把我和慧的手左右綁在一起,然後各抽出一隻手開始在慧的胸前揉搓。慧的叫聲開始壓抑不住了,隨著兇漢強硬而穩定的衝刺,慧的叫聲越來越大,最後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便沒有了聲響。

兇漢又衝刺了一會戛然而止,站起來道:「你們上!」兇漢站起來的時候,我隱約看到他胯下一條大黑棒仍然挺立著,他居然還沒有射!

猥瑣男朝矮胖子使個眼色,矮胖子趕緊換到剛才兇漢的位置,麻利地甩開褲子及內褲,一條早已勃起的短粗肉棍跳了出來,二話不說,開始在慧的身體內耕耘,這換人的一會兒工夫,慧高潮過去了。此時猥瑣男難忍壓抑,已經脫掉了褲子,露出普通尺寸的雞巴,一隻手仍在搓揉慧的咪咪,一隻手伸向矮胖和慧的交媾處撫摸了起來。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