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難忘的婚外情

當我幹到三十幾分鐘以後,董蘭已有三次高潮來臨,她像蛇一樣在我身下扭動纏繞,每次抽送撞擊時她都會以小腹帶動陰部積極的回應。我的陰頸在她的陰道內快速的進出,她的分泌物不斷的滲出並潤滑雙方的性器官。我在抽插一段時間後感覺她的陰道比較剛開始時要鬆弛些,想來原因是她的體形較高的原因。我腦子很快閃過一個念頭:她會不會在這幾天內還和別的男人幹過。她把手從臀部的下端伸過來,摸捏住陰頸插入陰道外的一段,在性器官交合處捏弄著。

我問她:「硬嗎!像什麼?」。她說:「好硬,像個大棒棰」。

有時我會感到一種快射時的前驟,這時我會對董蘭:說等一等。這時她總能停頓下來,等待我再次有力的抽送。對於這一點我感觸很深,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很不會控制自己和你配合。而她則很會掌握你勃起後的時機,以延長你享受的時間。

董蘭又來了一次高潮,我把她翻過身來讓她配合背越式的『隔山取火』。董蘭雙腿跪下,一對豐胰的美屁股正對著我,這是我第一次觀看董蘭的後位角度。

肥美的陰戶從白嫩的兩股中顯現暴露,潔淨紅潤的肛門很精緻,我一手扶住白嫩的美臀一手握住陰莖對準她的後位的陰道口一鋌而入。她快慰的呻呤起來,我扶著她的臀部一邊用力抽送一邊拍打起來。董蘭高撅著美臀上半身如柔水洩地般癱軟伏在床頭,在我拍打『啪啪,,,,』的節奏與抽送的撞擊聲中董蘭快活的應對與回味著。

我半伏在董蘭的身上,我的堅硬的突出物深插在她的體內,對歡愛的過程的細微體會是一個成熟男人和毛頭小子之間的差別。我沉醉在這男女肉慾的狂歡裡,用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和一個女人身體的一部分溶合起來。你男性身體的那個樂根此刻才真正的讓你成為男人,你用它帶給你不斷的快慰之泉,同時你也讓這個美麗的女人在性慾的波濤中不斷的昇華。

在這神奇而迷亂的歡樂裡,釋放你生命裡的最原始的本能和慾望。這難到不是人自然天性的表露,也是生命創造的過程。

時間快接近一個小時時,董蘭已有五次高潮。我決定在最後的衝擊中和她共赴高潮,我把董蘭翻過身來放置成正位,把一個枕頭放在她的臀部下面,用手抬起她的雙腿把陰莖再次對準陰道口一刺而入,開始最後的衝刺。她在近六十多分鐘的做愛過程中以接近沉迷狀態。我在激烈的抽送過程中想停一停,我問她:

「董蘭,我們一進一出的抽送到現在有多少次」。董蘭從高潮中回了回神想了想說:「幾千次沒有問題吧」。「哇,這麼厲害!」我喳了喳嘴。

在暖色的燈光下,我底頭看被壓在身下的董蘭。只見她的雙乳聳立,胸部到腰部如星空般佈滿顯示女性高潮特徵的暗紅色蝴碟斑點。她體內的分泌物順著陰道口緩緩流下,臀部的下端全被陰液弄濕,我的雙手及陰莖也粘滿她的陰液,床單也有一塊不小的濕斑,我想是到了要準備最後衝刺的時候了。

我問她:「董蘭,我要射了!」她氣喘籲籲的說:「可以」。我再問到:

「能射在裡面嗎?」。她回答:「沒問題」。「你不怕懷孕啊!」我問。她說:「你只管射,我有避孕環!」。

這時,在我感到頂峰快來臨時,我以每秒三到四次的抽送速度飛快的進行抽插運動,董蘭的高潮也在高昂快慰的呻呤聲中和渾身顫慄中同時來臨。突然,我感到下面堅硬的快感源頭一陣舒麻的衝出感,我知道男人的極樂世界到了。

無可控制的一股滾燙的熱液連續不斷的噴射到董蘭的體內。她呻呤著渾身收緊,陰道口緊緊的收縮夾住我的陰莖。雙腿猛的高高舉起,兩手緊抱我脖頸大叫一聲:「啊啊啊……。」一聲長長高昂而沉迷的呻呤把我們接近一小時的性愛劃上一個難忘的句號。

我的器官的龜頭部分在這次激烈的磨擦中顏色有些發紅,董蘭渾身酥軟的仰面躺在床上用一隻手護著自己的陰道口,以阻止熱滾滾的液體順著陰道口向外流淌,一隻手熟練的從枕頭下隔層拿出一捲衛生紙,用手飛快的撕開一段紙夾在陰道口處以防止弄髒床單。

「真酥服!我喜歡男人熱熱的精液在陰道裡向子宮流淌時的感覺,尤其是高潮過後!這種感覺就像是人飛在空中,也好像是被海浪推起一上一下的起伏不已,沒想到你還是個做愛的高手!和已婚男人做愛真好,做女人還是30多40歲的已婚男人會玩,夠刺激!」她面色沉醉的說。

一會她又對我說:「和你做愛真好,不像有些男人,,,」,這句話沒有說完她有點欲言又止。我明白她說這句話的意思,她再拿我和其他人比較,我沒有說話。

這時完全放鬆自己好像突然有一點種負罪感,想想自己剛剛幹完別人的老婆,而且也有點對不起家裡的妻子。董蘭好像也感覺到我心理的想法,她笑嘻嘻的說:

「幹完事,是不是有點內疚啊!

想自己的老婆吧?你們已婚男人就是虛偽,又想玩女人,還喜歡假惺惺的裝偽君子。幹女人的時候一個比一個勁大,一個比一個玩起來不要命」。

在床邊我們靜默一會,我看著她笑著問:「我們算是在偷情嗎?」。她微笑著看著我說:「你知道在這個城市的黑夜裡,就是現在有多少和我們一樣的不能公開的性愛嗎」。我說:「這就很難說了吧!」。她瞇著眼想了一想說:「至少應該有幾千對像我們一樣偷情的男人女人在幹同樣的事情,你信不信」。「也就是說,剛才在我們做愛時也同時有數不清的偷情男女在做性愛體操,如果以射精的次數來算的話,哇塞!最少好幾百到千次。哈,平均幾秒種就會射一次,你信不信!」董蘭面含微笑對我說道。「是嗎」我裝出一副不太相信的樣子。

「哇塞,和情人做愛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大家幹起來都像不要命。真過癮,和已婚男人做愛真是特別刺激!偷別人的老公的感覺也不錯,想想做愛時夾住的是別人老公的大東西,這種刺激的快感不是在和自己老公做愛時可以有的。正是那句話:娶不如偷啊」。董蘭笑著說。而後來我們又在二個小時裡做了三次愛。

直到臨晨二點多方才沉沉睡去。

我們赤身相擁睡到第二天早晨九點,我迷乎乎睜開眼,發現董蘭已不在床上。

我聽到外間裡有唱歌的聲音,知到是她在裡面。想可能她是起來做早點,我站起身來穿上內褲向她走去。我一愣,董蘭在廚房裡居然渾身上下赤條條一絲不掛的站在那裡做早點。這是我見過的最性感的身軀,晨光貪婪在她光潔柔軟的皮膚上掃來蕩去,白晰柔嫩高昂的雙乳,陰毛在小腹間忽隱忽現,被我昨夜征服的美翹臀歡快的顫動著,彷彿還要我去征服一次。

她發現我後嫵媚的一笑:「想吃什麼,大壞蛋」。「我要吃你這身大白肉!」我壞壞的走過去從後面一把將她抱住,在她身上愛撫起來。「別,我在做飯呢」她笑著想要推開我。我被一種衝動所激昂。下體早已膨然脹立,我脫下內褲握緊陰莖從董蘭的後庭對準微張的陰唇直插進去。董蘭笑著罵道:「你這個大淫棍,做了這麼多次都不滿足!」,我笑答:「是你這個小淫婦勾引我的!」。董蘭的翹臀在我陰莖的抽送下熟練而自然的向後突起,以迎合我的抽送。從她在這種條件下從容不迫而嫻熟自如的應對來看,她以前應該有過這樣的體驗,想到這我心裡不免有一些醋意。

董蘭移動身體用一隻手支在外間靠近樓道的窗台上,以平衡向前傾斜的身體。一隻手向下不斷撫摸我與她套弄在一起的器官。在我的抽送下,董蘭將頭向上抬起,「嗯嗯、嗯嗯……」從深喉中不斷發出她歡悅的呻呤。此時已是接近中午,「我們是不是到裡面去做愛,這裡可能會被別人看見!」我邊幹邊提議。董蘭嬌喘著氣說:「別管它,要看讓他看去,我們用不著去著急!這種事誰看也無所謂」,她輕鬆而興奮的說道。

「啊、啊…………」董蘭激昂的呻呤打斷了我的思慮,她突然說:「想什麼呢?快好好幹!使勁啊!使勁!快……。」。我能感到董蘭的高潮將要來臨。她的陰道壁開始有節奏的收縮,一陣快似一陣。我亦加快抽送,從董蘭後位展露出的陰戶口上我看到股股淫液突突的向下奔流,她的大腿內外側都佈滿了向下滴淌的粘液。她的陰道壁突然之間緊縮夾緊我的陰莖,我渾身一抖,一股噴湧出的白色熱液射入了她的體內。

朋友在中午時來敲門,問我們還要點什麼。他一臉壞笑。朋友悄悄的對我俯耳說道:「你小子真行,昨晚忙活了一夜吧」,我有點尷尬也有點自得的笑了笑。

我們一起吃過午飯,由於幾次激烈的做愛比較疲憊,我們躺在床上睡了二、三個小時。

下午四點我已醒來,董蘭此時正在甜甜酣睡,光裸的嬌軀側躺著,雙腿向內彎曲,一對翹臀自由的向外展露,大陰唇上粘著精液的陰毛毫不掩飾的隨風搖逸,被激烈磨擦過的小陰唇黑褐色中透著隱隱的紅色。我越看越著迷,忍不住用手在上面撫玩起來。我用中指在董蘭的大陰唇與小陰唇上來回劃弄,她動了一下,我並沒有停止下來。七、八分鐘以後她的陰道口又淫水瀲瀲,她殷紅著臉睜開眼。

「你睡不著嗎?」我懸著臉壞壞的說。「哼,你這個大淫棍,就知道一天到晚的玩女人,我不會讓你好過的」,董蘭突然坐起來打了我一把掌。她伏過身來用一隻手緊緊握住我的陰頸來回套弄。不到一、二分鐘陰頸也被她挑動得勃勃然堅硬挺立,她撫摸著我的陰莖說:「你的傢夥真夠硬的,像一根大鐵棍」。董蘭坐在床上,分開的兩腿把陰部的全部毫無遺漏的映現在我的眼前。我趨身上前把她的雙腿提起來放在雙肩之上,從她手中抽出陰頸在她美晰的陰道口來回磨動。一會在她的陰唇劃來劃去,一會在熟透的陰蒂上點來點去,一會有又在她微張的陰道口輕輕進出抽送。

董蘭收腹挺胸雙手向後支立,把頭一揚一頭長髮向後飄蕩。「幹我,快!」她說。我從下抱著她的雙臀向上輕微離地一提,一手握住磁棍對準她的陰道口一收腹向前一用力--長驅直入。「卜哧、卜哧、卜哧…………」的抽送聲不絕於耳,董蘭此時色迷迷的看著我黝黑的陰頸一進一出的在她的陰道內做抽送運動。

她笑瞇瞇的說:「真黃啊!好黃!像不像在演色情片!」她一邊呻呤一邊笑著注視著我們性器管的活塞運動。不時用手觸摸一下我陰頸根部,她興致勃勃說:

「真硬,像個大鐵棒!」。

董蘭似乎對這種姿式很感興趣。從她運用臀部熟練的迎合我的抽送來看,這種姿式她是很喜歡的。我冒出一個念頭:不知她和別的男人做愛時,她用這種姿式會一樣像現在一樣的興奮和快活嗎?

董蘭看我一眼表情俏皮又有點認真的說:「有個攝像機就好了,把這個場面拍下來,作個我們的記念。唉!說不定要是拿去參加做愛錄像比賽的話,還能得個做愛比賽的大獎啊」。「好啊,我有照相機下次把我們做愛時的場面拍下來留作記念。如何?」我興致勃勃的說。「好!以後一定拿照相機來把我們做愛的情景拍下來」,她興奮的回答,十幾分種後我們一起達到了高潮。

從這天開始,我們像戀人一樣相處。幾天後的一個中午,她突然來到我辦公室敲門。我打開門時她笑瞇瞇的說:「你要是不開門,我就一直坐在這裡等你到下班」。我們坐在沙發上相互愛撫,她把手伸到我的褲襠解開拉練就勢拉出我的陰頸撫弄起來,一會它便勃然挺立在她的玉手中。董蘭看著我笑著說:「我要你現在把公糧交出來!」。我二話沒說一把把手伸到她的裙內把她的內褲從長裙中脫了下來,一摸她的陰道口已是點點濕露了。我在她的白嫩的豐臀上捏了一把說:

「看我怎麼幹你!」。我兩手托起她的雙臀,把她的雙腿放在我的大腿上。我底頭觀看著董蘭的陰部,一邊看一邊把手放在她的陰部上捏玩起來。我用兩指在她的大陰唇小陰唇上捏玩著,一會又用食指伸入她的陰道口輕柔的挑弄,一會兒我的手指就粘滿她的性液。董蘭咬著下嘴唇看著我一臉笑意,她用手捏著我的臉說:

「玩別人的老婆是不是很過隱啊,你們這些老男人真夠壞的!」我又把陰頸對準她的陰道,用龜頭在她的陰道口半進半出的來回滑動,董蘭被我弄得混身酥麻。看看火候差不多了我把陰莖一刺而入。董蘭把雙腿緊緊的纏繞在我的腰上,我也用力提起她的臀部用力抽送起來。這種做愛的姿勢對女人性器官的衝擊力很強,我不斷的用雙手把她的臀部抱起放下用我的下身來回衝撞著,她的臀部撞擊我的小腹不斷的發出「卜叭、卜叭、、、、」的撞擊聲。董蘭在我每一次的撞擊時都發出高昂的性慾呻呤,由於是在我的辦公室不能過於大聲,她的呻呤聲就變得更加低沉而性慾十足。在把董蘭抽送到二十幾分鐘後,她的淫水以順著陰部粘滿了臀部。我的手上也粘滿性液,托住她的屁股時就有點手發滑。

我此時的褲擋上也粘滿她流出的液體,我順手拿起平時用來擦面的白毛巾在她佈滿性液的臀部上擦拭了起來。

這塊白色的毛巾不一會便粘滿董蘭的分泌物,後來一年後我收試辦公室在書櫃的下隔又把毛巾找了出來。因為當時比較忙亂順手把它放在那裡後來也就忘了,檯布上面粘滿了董蘭發硬的斑斑淫液和她好幾根黑亮細長柔軟的陰毛。於是我便把它留下來存放作為記念,今天還在我的辦公室內保存著。

就這樣站立著幹了好長時間,我有點累了。於是把她放在辦公桌上提起她的雙腿放在肩上,我站立著一邊看著她的大白屁股一邊進行抽送。只見我的陰莖不斷的從她的陰道口抽進拔出,陰頸和她的陰道口上粘滿了黏稠的淫液。有時我發現可能是董蘭做愛的次數過多,陰道變得很寬鬆,以至於我在不停的抽送時有時陰莖會滑脫出來,後來我不用手去扶住陰莖也能很輕鬆的對準她的陰道一刺而入。

頁: 1 2 3 4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