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獄風雲

作者:河川

第一章 沉冤不白

她的名字叫妮可,今年二十歲,有著一頭漂亮的金髮,碧眼跟白晰的肌膚,175公分的身高,36寸的胸部,搭配著26寸的小蠻腰,和35寸的肥臀,是標準的金髮美人,也是可可那公司的。妮可今年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到俄國走秀。

「俄羅斯航空178班機,往莫斯科的旅客,請登機……」

「快點呀,妮可!我們快趕不上飛機了。」莎拉抓著妮可的手衝到了登機門前。

「妮可,你化妝佔去太多時間了。」

「莎拉姐,要不你來當模特兒,我當經紀人好了。」

「你呀,別開玩笑,快上飛機吧!」

上了飛機,兩個女人舒舒服服的坐在座位上享受美食時,忽然聽到了一陣打斗聲,只見兩男一女拿著槍大喝︰「這是劫機,通通不要動,就不會受傷。」

為首的男子說道︰「羅絲、傑克,你們去機長室,這兒我來就好。」

「是,大哥!」兩個男女馬上衝了過去。

「各位旅客,抱歉了!我們是車臣游擊隊,為了我同胞的自由,只有出此下策。」」

這時,忽然「咻」一聲,大哥胸口多了一個血紅的洞,直挺挺的倒在妮可的身上。

「哇!」妮可嚇得大叫,雪白的套裝上洩上了鮮紅的血,卻沒有注意到大哥塞入一件物事到她的口袋中。

這時妮可才看清楚開槍的人,他一把抓起了大哥的屍體,大聲宣佈道︰「各位旅客,沒事了。我是安全局的傑克,歹徒已經斃命,各位可以安心了。」

這時傑克以邪淫的眼光看著妮可︰「小姐,你沒事吧!待會下飛機,恐怕要請你協助我們做個筆錄。」

「你……那……那個女孩呢?」

「你說那羅絲嗎?放心吧,我已經把她抓起來了。」

下了飛機,妮可跟莎拉不安的跟傑克到了安全局,一進門,妮可通過金屬特探測器時,忽然鈴聲大作,警衛馬上快步驅前︰「小姐,請你把聲上的東西掏出來檢查。」

妮可無奈,只有把皮包口袋的東西通通倒出來。

「小姐,你也是。」

莎拉狠狠瞪了警衛一眼,也只有照辦。

「帕;絲巾;妝品;這是什麼?」只見一個閃亮的金幣,sosing.com警衛將它拿起時,一不小心掉到地上,金幣竟裂成兩半,裡頭彈出一卷黑色的東西。

一直站在一旁的傑克一見,馬上拿起來仔細看了看,就對著妮可兩人說道︰「你們二位竟然是間諜,來人呀!押起來!」

莎拉這時挺身而出︰「我們是美國公民,你們不可以亂來。」

傑克馬上出了一拳,結實打在莎拉的肚子上︰「嗯!美國公民,我看是美國間諜吧!」

「莎拉!……」妮可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兩名大漢壓倒在地上,玉手被粗暴的拉背後,上了手銬,押進了牢房。

第二章 自白

「姓名?」

「莎拉.福克斯。」

「年齡?」

「28。」

「職業?」

「模特兒經紀人。」

「莎拉小姐,你就快招了吧,你來俄國的目地為何?妮可為何帶著我國軍事基地的微縮影片?免得受苦呀!」伊凡說道。

「還跟這間諜說什麼道理,凡哥,用點刑不就招了。」

「別衝動,阿比,人家畢竟是美國人嘛,莎利,你就快招吧,我知道妮可是無辜的,只要你招了,妮可不就無罪了?」

「我要找大使,我們兩個都是無辜的,快放我出去。」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嘿嘿!阿比,用刑!」

阿比馬上粗暴的撕開了莎拉的上衣,一雙豐滿的乳房馬上彈了出來。

「你們幹什麼!無……」

莎拉話還不及出口,嘴巴馬上被一根巨大的管子塞滿,緊接著,阿比又撕開了她的裙子,把她的大腿呈大字型的扒開,如此一來只剩下粉紅色的內褲了。阿比在進一步把內褲也剝掉,拿了一根細長的管子插入了莎拉的尿道中,莎拉雖不能言語,也痛得悶嗯了好幾下。這時阿比拆下了莎拉椅下的一塊木板,又把另一根較粗的管子插入她的肛門之中,緊接著把尿管和肛管都接到一個容器之中。

「莎拉,我現在就好好餵飽你!」阿比說完推來一個像點滴架的架子,上面掛著至少十公升的乳白色液體,接著把餵食管接好,阿比打開了控制閥,液體馬上奔流而下。

阿比笑道︰「這是好香好濃的OAK,享受吧!」

很快的,莎拉的肚子鼓脹了起來,膀胱也開始脹痛得不得了,莎拉本身有潔癖,想到自己竟會屎尿齊飛就不能忍受。可是,生理還是戰勝心理,「嘩啦!」一下子莎拉的屎尿真的齊飛了,這時莎拉才注意到裝自己糞尿的桶子竟跟架上的牛奶桶一樣。

「不!~~」

果然阿比湊近了莎拉插著管子的臉旁︰「嘿!接下來就是喂屎尿了。招不招呀?」

莎拉為了不吃屎尿,只有不住的點頭。

「呵!終於肯招了。」

拔掉管子的莎拉,全身虛弱的躺在椅子上。

「說吧,說完在這畫押。」

這時莎拉決定攬下一切,只要妮可沒事就可以了。

「好吧!我說,但是讓我見妮可一面。」

「沒問題,帶犯人來。」伊凡道。

「莎拉姐!」

「妮可!你出去之後,快聯絡大使館,把我救出來。」

「不!莎拉姐,他們是怎麼對你的?哇!……」

「別哭!我的妹妹,你快走吧!」

伊凡在一旁看著,說道︰「快畫押吧!」莎拉只有不甘願的在自白書上簽上了名。

這時,伊凡笑道︰「任你們多狡滑,還是栽在我手上。來人呀!把兩個犯人還押。」

「你!不守信用!」莎拉向伊凡撲了過去,用手銬勒住伊凡脖子,但不知伊凡一躬身,就把莎拉拋出,莎拉頭撞到白色牆壁,留下一抹鮮紅。

這時伊凡大怒︰「賤人,吃我一炮。阿比,你干前面。」

「凡哥,沒問題。」

伊凡從後面攻入,但試了幾次總不順利,「干,衛兵,拿香油來。」伊凡把一整罐香油塞入了莎拉的肛門,莎拉這時也只有嗚咽哀叫了。

「嗯,滑多了。」

「一起來吧!」

伊凡與阿比一前一後插入了莎拉的陰道跟肛門,莎拉這時再次大叫,她這時覺得自己的子宮跟直腸都快被干爆了,隨著兩個俄國男人超過15公分大 有節奏的挺進,莎拉慢慢進入了恍惚。自己怎麼會感到快感呢?莎拉的陰道壁開始收縮,隨著陽具的挺進而分泌出蜜汁來。

「呀……呀……不要,不要呀……」

「這賤人,是說不要停吧!」

「哈哈哈!」

「你們這兩個禽獸。」在一旁的妮可叫著。

這時莎拉才清醒了過來,大叫著︰「放開我!」

這時伊凡與阿比正到了高潮,凡哥說道︰「我喊一二三,一起射爆她。」

「是,凡哥。」

「一、二、三!」

「撲!撲!撲!……」伊凡與阿比一起射精,莎拉只感到前後一陣濁熱,就昏了過去。

第三章 獸交

當莎拉再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趴著被綁在一個平台上,雙腳張得極開,固定在左右兩邊,莎拉又感到一陣刺痛,原來陰部被塞進了一根大電動棒,並且不斷在振動。

莎拉正感到又羞又癢時,伊凡進來了,還押著妮可,莎拉羞慚不堪,別過臉去。

「賤人,今天就讓你爽死!」

「妮可,你給我仔細看著,如果不招,就是這個下場。」

這時遠處傳來了狗吠聲,只見衛兵牽了兩隻站起來有一人高的狼狗過來,並用一塊抹布在莎拉的屁眼及嘴裡擦拭,伊凡道︰「這是母狗的分泌物,兩狗干母狗,哈哈哈!」

「可惡,你這個畜生!」

伊凡淫笑著,重重的甩了妮可一個耳光,道︰「叫你看,可沒叫你叫!」

妮可為了怕再吃苦,也只有看著這殘酷的一幕。

這時兩隻狼犬早按捺不住,往莎拉身上撲去,莎拉嘴巴屁股都塞滿了狗 ,隨著兩狗的律動,再加上陰部中的電動棒,莎拉又痛又爽,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插入嘴裡的犬先射完,就用狗舌在莎拉臉上亂舔,莎拉早已無法反抗,只有任狗輕薄。嚴重的卻是後犬一直插個不住,卻不能拔出,原來狗莖頭有個硬結,膨脹起來像個倒勾,就卡在直腸之中了。

莎拉痛得大叫︰「救命呀!」

伊凡只好說道︰「把狗拿開。」用力一拉,竟拉出了莎拉的腸子來,一陣鮮血噴出,可憐佳人魂歸天。

「莎拉……」妮可大叫一聲,暈了過去。

第四章 定罪

妮可再度醒來,已經是隔日午後,一束陽光從囚房的小窗射了進來。妮可還是不敢相信這三天的遭遇,妮可低頭看看自己,雖然還穿著高級的白套裝,可是上面還留著劫機犯的鮮血,窄裙也破了,褲襪鞋子在進來時已經被沒收,莎拉竟然被狼狗干死,一想到這兒,妮可不禁掩面痛哭。

「碰!」厚重的鐵門打開,兩名警衛走了進來,將妮可銬上腳鐐,帶來了審問室。

「怎麼樣?睡得還好吧,自白書在這,快畫押吧!」

妮可看了一下,那竟是莎拉的自白︰「你們這些禽獸,別妄想,我不可能出賣自己的。」

「還嘴硬,可惡的莎拉已經害我們被主任刮了一頓,我可不重蹈覆轍。」接著阿比一把鎖住了妮可的頸,伊凡抓住妮可的手,歪歪斜斜簽下了名。

「開庭,全體肅立。」

「妮可.吉蘭,美國人,20歲,被控妨害國家安全罪,依據檢附證據以及自白書,她已經完全承認犯罪事實,請庭上求處無期徒刑,以敬傚尤。」檢察官道。

「庭上,念妮可是初犯,從輕發落吧!」公設律師有氣無力的說。

「不,法官,我是無罪的!」妮可見狀大叫。

「犯人搗亂秩序,請庭上制止。」檢察官道。

「所請照準。」

妮可馬上被法警用手帕塞住了嘴,並且緊緊的押住,妮可俏麗的臉頰只能留下兩股抗議的淚水。

「犯女妮可.吉蘭危害國家安全,罪證確著,姑念其初犯,本庭特別網開一面,判決前往西拉亞集中營勞役二十年,立即執行,退庭。」

法警一聽,馬上押著妮可上了囚車,妮可也只有繼續哭泣。

第五章 妮可起解

話說妮可上了囚車,車子一路奔馳,很快就到了車站,妮可跟著一群女囚上了開往西拉亞的火車。

妮可發現這是一個完全密封的車廂,只有在車頂上留下幾個通風口,更者,連座位都沒有,所有囚犯只有像沙丁魚一樣站著,就這樣站了幾個小時。

妮可心中叫苦連天,「我想尿尿啊,怎麼辦呀!」接著就忍無可忍的尿了出來,更糟的是,其她女囚見狀也一股腦兒的尿了出來。一時車中尿味沖天,許多女囚忍不住而昏厥。

這時一位老大姐式的女囚大叫道︰「快來人呀!好多人昏倒了。」一時整個車廂鼓噪起來。

一直持續了幾分鐘,車子才慢慢停了下來。車門終於打開,只見兩排軍人荷槍實彈的等著她們,只是憋在裡面的女囚都爭先恐後的衝了出來。

「答答……」一陣槍聲之後,多了幾個倒臥地上的女囚屍體,為首的軍官大喝︰「所有囚犯,一列排好,守秩序的出來,否則就跟這幾個賤人一般。」

所有的女囚全都趕了出來,一伍十人的列了隊,軍官問道︰「我要選一個隊長,誰願意?」

這時那為大姐頭站了出來︰「我願意。」

「好,這給天你們就留在這裡,等待往西拉亞的渡船來,我最重視的就是紀律,若是有誰違紀,我就給她好看。」說完,扭過頭問道︰「隊長,你叫什麼名字?」

「報告!我叫莎拉.佐尼可斯!」

「啪!」軍官用力打了莎拉一巴掌︰「你是誰?」

「報告,女囚莎拉。」

「很好,其他囚犯記住了吧,以後與長官說話一定要有規矩,不然就是自討苦吃。莎拉,我看這裡有許多新囚,你要好好教教!」

「是!長官。」

訓話完畢,妮可跟著其她囚犯魚貫進了澡堂。在排隊的時候,妮可看了看周圍,才知道所有女囚都跟她一般狼狽不堪,都還穿著被捕時的衣服,有些看起來還像好人家的女孩,穿著破爛不堪的高級洋裝;有些女孩就有經驗多了,就如同莎拉一般。

這時所有的女孩都在交談︰

「你被判了幾年?」

「十二年。」

「你被判了幾年?」

「二十年。」

……

這時妮可才發現,這兒的女孩似乎都是重刑犯,而且似乎都不超過四十歲,這是怎麼回事呢?

這時大姐頭說話了︰「女囚們,來這兒想活命就得認命,否則的話恐怕撐不了多久,我們要去的西拉亞是波羅的海中的一個孤島,想逃的話比登天還難。我身為隊長,一定會盡力保護各位,可是如果白目的話,我也沒辦法了。」

洗完了澡,所有女囚都換上了深藍色的連身裙裝及白色的內褲。女囚們從澡堂出來之後,就被喝令排成一排,實施身體檢查,所有囚犯都要伏身張開大腿,讓恥丘清楚的展示在醫生的面前。許多年輕的女囚未經人事,當然不從,可是警衛的棒子就重重的打在囚犯的背上,囚犯就只有昏迷的任由醫生在陰部翻找了。

妮可看到了前車之鑒,只有乖乖的趴下,這時醫生大驚道︰「這女囚竟是處女!」

「把她帶到我房間去。」接著跟一旁的警衛邪淫的大笑。

妮可焦慮的坐在醫生的房間裡,雖然知道自己難逃被強姦的命運,但她還是忍住了眼淚。

終於,門房打開,醫生微笑的進來了。

「你不要害怕,我表面上是醫生,但實際上……嘿嘿!」接著,醫生拿了鑰匙,打開了妮可的手銬,說道︰「我是來救你的。」

「你究竟是誰?」

「你不必問太多,跟我走吧。」

於是妮可馬上跟著醫生上了車,一下子就開到了營區門口。

「是醫生呀,請過去吧。」警衛道。

「謝啦。」醫生道。

「等一下,醫生,這麼晚了,上哪去呀?」只見一束強光照在醫生車上。

「我早就懷疑你了,搜!」軍官喝道。

「小普,這是為何?」醫生道。

「如果我觀察沒錯,你是想救那美國女囚的間諜吧?」軍官道。

這時,醫生奮力一擊,車門馬上被踢了開來,想不到小普身手敏捷,一個打滾,躲開了車門,而且拔出配槍,連射了一陣,「砰」一聲,醫生倒臥地上,再也起不來了。

妮可馬上從車廂被拖了出來,小普笑道︰「這種貨色,只有我消受的起。」

妮可被拖到了一個掛滿長度不一的鐵鏈房裡,小普看了一看,決定選擇較短的鏈子,他把妮可雙手銬上鏈條,接著用力一剝,妮可雪白身體馬上一覽無遺。

「呵,我倒要看看美國人有何不同!」

接著小普開始用舌在妮可的花心舔舐,妮可只感到渾身趐癢。這時,小普拿出一個針筒,笑道︰「包你爽!」接著用針筒刺入了妮可的乳頭,妮可的雙峰立刻脹了起來,妮可不禁叫道︰「好痛呀!不要……」

這時小普的舌又跑到的妮可的雙峰前,開始貪婪的吸了起來,妮可感到痛苦稍減,開始發出呻吟。

「還要不要呀?」

「啊啊……我……」

這時鬧鐘忽然響起,一名衛兵慌忙跑了過來︰「長官,船隻到了,請長官快啟程吧!」

「干!好吧,妮可,後會有期。你先去集中營,我隨後就到,呵呵呵……」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