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獄風雲

第六章 船行西拉亞

「嗶……」一陣尖銳的氣笛聲響起,妮可知道船開了。女囚一百多人,都窩在一個密閉的船艙中,北面的牆璧是入口,南面的牆壁則用了厚重的木版隔間,可說是密不透風,女囚們就睡在只有塗一層焦油的地板上。這時妮可注意到木牆的那一頭傳來了撞擊的聲音,正在納悶時,就被一雙手拉到了一個箱子後面。

「是你,大姐!發生甚麼事了?」妮可道。

「待會你就躲在這快帆布下,無論如何都不要出聲。」莎拉道。

撞擊的聲音愈來愈大,那木牆竟給撞開了一個洞,接著一陣巨響,牆壁崩潰了,衝進來一群髒兮兮的男人,開始不分清紅皂白的剝起女囚們的衣服來。一時間,整間船艙成了一個肉慾地獄,四處充滿了女人的慘叫聲跟肉體接合時的碰撞聲。

這時妮可從布縫中看見當其中兩個滿嘴鬍鬚的男人靠近時,只見莎拉站了出來。

兩個男人淫笑道︰「你是妓女嗎?自願出來讓兄弟們爽!」接著不分由說的剝光了莎拉的衣服,一前一後的夾住了莎拉,下體同時挺進。

由於莎拉的肛門與陰部還沒有充分潤滑,因此面對兩個粗暴男人的陽具,莎拉只覺得劇痛,不覺叫了出來,兩男還以為莎拉得到了高潮,更加粗暴的強姦起莎拉來。

女人的慘叫聲、男人陽物的插抽碰撞聲,及滿口的髒話……妮可看著這可怕的景象,心中卻有一絲奇異的感覺,玉手也遊走到自己的陰部上。

「啊……怎麼會這樣?同伴如此的被強姦,我竟然……」

正在恍惚時,一陣斥喝打斷了妮可的春夢。

「所有囚犯,馬上停止動作,要不然我就開槍了!」小普喝道。

「原來這些男人也是犯人呀!」妮可吃驚想著。

「干!你們這些囚犯這麼喜歡干,我就讓你們干到死!」小普道︰「所有囚犯現在就給我幹,誰先射出來誰就去死。」

守衛押著一排排的男囚女囚,開始動作起來。男囚在剛剛強暴時,大多已洩了兩三次,如今在槍口的逼迫下,許多男囚都舉不起來。

小普見狀,喝令道︰「不舉者死!」這些倒陽的男囚馬上頭部中彈,成了屍體。

「補上,繼續干!」還能勃起的男人用力在女囚身上用力插抽,無奈身體上的差異,在幾分鐘後,紛紛洩了出來,同時子彈也穿過了自己的身體。

血腥的屠殺持續了半小時,原本八百多名男囚,已經超過一半倒在了血泊之中,這時小普才道︰「夠了,全部押回去。」

妮可一直躲著,看到這一切的發生,現在原本黑色的地板都被男女囚流出的血洩成紅色,女囚們現在如劫後餘生般,互相的安慰啜泣。

「現在的平靜跟剛才的血腥都是真的嗎?」妮可呆呆的想著。

第七章 西拉亞集中營

「西拉亞島,因為鑽石礦脈的發現而有人居住,島上只有個人口不到五百人的小村落,俄國政府為了經濟考量,就在島上設置大型集中營,利用囚犯無償勞動,開採鑽石,開闢農田自給自足。

集中營大約有萬名左右的囚犯日夜被勞役,大部份是男囚,大約有一千多名女囚,到這兒都是年輕的重刑犯,因為這是個海島,沒人能逃的出去,不過要耗費巨大體力的工作大部份由男囚來做,女囚們就負責種場,縫紉等工作。這裡大概就這樣了,你們還有想知道的嗎?」

一名資深的女囚,慢條斯理的說著。

「有人逃出去過嗎?」妮可問道。

「想都不要想,不過……」女囚道。

這時集合的哨音響起,所有女囚也慌忙跑出囚房集合,女囚們很快的列好了隊。這時一個高大的男子站上了台︰「各位囚犯,我是你們的營長伊凡,你們進了西拉亞,就是國家的財產,在這裡,只有服從跟紀律,帶犯人。」

這時一名紅髮的女囚被帶了上來。

「這女囚艾莉,竟在非用餐時間用餐,看我現在就讓她吃個夠。」

這時守衛押著一百多名男囚上台,伊凡令道︰「給我餵飽她!」

百來名囚犯一聽到命令,馬上迫不及待脫下褲子,用力將自己的陽具塞入艾莉全身的穴中。一名囚犯幹完,另一名馬上遞補上去,艾莉很快感到全身都塞滿了精液,大量的精液開始從陰部、肛門、嘴巴逆流出來。可男囚們已經瘋狂了,第一輪完了不夠,還來第二輪,就這樣連續射了三輪,艾莉全身的穴都被幹得松弛,大量腥臭的精液也佈滿了全身。

伊凡滿意的說︰「這就是偷吃的下場。下一位,是想逃跑,看我怎麼對付。帶貴子!」

一名傷痕纍纍的東方血統黑髮女人被帶了上來,伊凡問道︰「你有何話說?女囚。」

貴子用盡力量,吐了伊凡一口痰,只可惜力量不夠,只吐在伊凡腳邊,伊凡獰笑道︰「用刑!」

這時守衛搬了一盆炭火過來,火上放了好幾根金屬,守衛把金屬燒到通紅,就向貴子白嫩的額頭按下,「滋……」一陣肉香傳遍了全場,貴子的額頭多了焦黑的「C」字,伊凡道︰「上了字,你一輩子逃不了,帶下去!」

「所有囚犯都明白了吧,我的決招還多著呢!如果誰敢違紀,就是找死。解散!」說罷,眼睛卻瞧著妮可,伊凡招呼一下,守衛就把妮可從隊伍中帶走。

妮可被帶到了一間陳設豪華的房間裡,手腳都被上了鐐銬,推倒在床上,守衛就出去了。妮可心想︰「難道我就要在這情況下破身了嗎?我一直想獻給我的愛人呀。」

第八章 淫蕩女囚

伊凡帶著小普走了進來,淫笑道︰「妮可,一月不見,可安好嗎?」

妮可別過臉去,心中暗自下了決定︰「不自由,吾寧死。」

接著伊凡令道︰「普隊長,你先把她逗到流汁我再上。」

小普答道︰「是!營長。」接著小普的嘴唇馬上湊上了妮可的陰核。

小普靈活的舌頭開始在妮可的花苞處做劃圈運動,妮可再堅強,也抵受不住這樣子刺激,原本乾涸的陰部開始泊泊分泌出淫水來,身子也發熱了。這時小普的腳也不閒置,陽具靈巧的逗留在妮可的雙峰,不住得磨擦。妮可咬緊牙關,拼命忍受快感,但終究不敵,開始發出了淫蕩的呻吟。

「啊……」在妮可開始浪叫的同時,伊凡見時機已到,湊上前來,解開了妮可的鐐銬,令道︰「普隊長,我要好好試試,你先出去等著。」

小普雖百般不願,也只有服從︰「是!」說罷便離開了。

「妮可,我在飛機上看到你時,就想操你了。」伊凡道。

「難道這一切都是你設計的?」妮可道。

「呵!我只是順水推舟吧!你就一輩子當我的奴隸吧!哈哈哈!……」伊凡道。

妮可聽了無比憤怒,死命掙扎,但終究不敵,被摔在床上,伊凡用力的壓住了妮可,淫笑道︰「這是我國安全局特製的春藥『春情花』,女人吃下任她是如何的貞潔烈女,一樣變成花癡。給我服下!」

雖然妮可咬緊牙關,但還是被伊凡捏住鼻子,掰開嘴巴,伊凡開心的說道︰「藥來了!」妮可竟見到了一根粗大的陽具往她嘴裡插入,原來伊凡把藥丸夾在龜頭上。

伊凡的陽具少說也有十五公分,一下就插到了妮可的喉嚨,妮可被插得不能呼吸,原本紅潤的臉蛋開始發紫,但藥丸也在喉嚨中溶化,開始發出藥力來。妮可又感到了下體、乳房……全身每一寸肌膚都敏感起來,尤其是乳房和陰部,竟開始分泌出汁液來。

妮可正被快感與痛苦折磨到不行時,伊凡見差不多了,就把陰莖拔出,妮可終於鬆了一口氣。

「怎樣?爽吧!你這淫婦,春情丸可是一種基因藥物,服了之後,你淫蕩的基因就會被徹底喚醒,所以,你這個性奴是當定了。哈哈哈!……」伊凡道。

「不,我……我……」妮可呻吟著。

「我要是吧?」伊凡道,接著就上下其手,撥弄著妮可的左乳跟陰核,妮可被刺激的淫叫連連,更激起了伊凡的性慾,底下的陰莖早已高高舉起。但伊凡還想多玩會。

「妮可,我要你說︰『快插死我,我是個淫蕩的女囚』。」伊凡接著就開始用他的粗舌,在妮可的頸子間游移,同時環抱住妮可的蠻腰,用龜頭在妮可陰核磨擦。

「我是個淫蕩的女囚。」妮可小聲的說道。

「噢,漏了一句,再大聲點呀!」伊凡更加緊了動作。

「快插死我,我是個淫蕩的女囚,快插死我呀!」妮可終於失去了理智,大叫了出來。

「好,我就插死………喔!你……」伊凡不敢相信,眼前竟看到小普拿著一枝冒煙的槍對著他,接著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普隊長,女囚要插,快插我……」妮可推開伊凡的屍體,用力抱住小普。這時小普撕下了面具︰「妮可,你醒過來,我是醫生呀,你記得嗎?」

「喔,醫生,你不是死了嗎?既然沒死,就來插妮可吧!妮可要性交。」

「妮可,不可以……喔……」這時妮可不分由說,拉下醫生的褲子,將他的陽具拿到嘴裡舔了起來。

醫生畢竟是男人,大約十六公分粗硬的陰莖馬上挺了起來。妮可的嘴異常靈活,不斷的舔著醫生的龜頭,醫生在這樣的逗弄下,配合著妮可抽動了幾百下就洩了出來。

妮可把全部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下去,說道︰「妮可要插穴。」接著換了個姿勢,跨坐在醫生的陰莖上。

醫生撫摸著妮可的乳房,說道︰「妮可,讓我調一下。」把陰莖對準了陰道口,「我要插了。」醫生道。

這時妮可竟迫不及待地自己騎坐上去,醫生邊捏著妮可的乳房,邊被妮可騎插著,竟有被強暴的感覺。

這時男性自尊發作了,「你這淫囚,看我操死你!」醫生一個轉身,把妮可壓在身下,繼續用力插抽,並且順手甩了妮可兩巴掌,想不到妮可的臉頰卻更紅潤可愛,醫生看了性慾大發,更加熱烈的深吻著妮可。

就這樣,兩人在伊凡屍體邊大戰了兩小時。醫生射了六次,妮可更高潮了數十次。

第九章 變臉

醫生將小普的面具戴在伊凡臉上,又讓他換上小普的制服,看起來就像死的是小普般。接著他又拿出另一副面具,往自己套上,轉身對著妮可。

「伊凡!醫生,你究竟是誰?!」妮可大吃一驚。

「我可以是任何人。重點是,我要救你出去。」

「達令,我只想被操。再來一次嘛,一次就好。」

「你中了『春情花丸』毒,所以無時不能沒有性,這先拿去解饞!」說罷丟給妮可一個跳蛋。妮可如獲至寶,把跳蛋塞入陰部,同時手淫起來。

「妮可,待會我會叫衛兵把你關進禁閉房,你先忍耐一下,我會找機會救你的。」

可是妮可只是在「喔……喔……」地浪叫著。醫生憐愛的吻了妮可一下,就朝外大喝︰「守衛,進來。」

守衛急忙跑了進來︰「報告營長,有何吩咐?」

「普隊長被這女囚殺了,我已把女囚制住,先把這女囚關禁閉,然後我再作處置。」

「是!營長。」

【第一部完】

*** *** *** *** *** ***

女獄風雲(第二部)

第十章 解藥

妮可被關進了單人房後,陪伴她的只有臨走前假營長丟給她的跳蛋,但她整整使用了一天,蛋也沒電了,但穴中空虛的緊,用手指吧,妮可用手指插入了她的淫穴中,那穴非常敏感,馬上一縮一放的,弄得妮可好不舒暢。

就這樣,每天除了吃飯外,妮可就不斷手淫到睡眠,現在的她腦子裡只剩下純粹的淫慾了。

就這樣日復一日,不知過了多少日子,那一道厚實的鐵門終於打開了。

「女囚,把手離開穴,跟我們走。」

妮可的手還不停地在她的穴上掏弄著,一聽到獄卒的聲音,她睜眼道︰「大哥,你給我插穴好嗎?我要被干,被……」

話還沒說完,獄卒無情的警棍落了下來,妮可就這樣被拖到了集中營的廣場中,只見廣場中央立著十個方形的木架,上面已綁住一些女囚,每個女囚都非常年輕,臉色蒼白,大家都非常害怕。

獄卒把妮可拖到了第一個架子上,迅速地把她的囚衣剝光,再把她兩手綁在架子上方。這時妮可從疼痛中醒來,看見了營長帶著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向向她走來。

「營長,就是她嗎?中了春情花後連續手淫了三十天不停的女囚。」

「是的,迪克博士,我們試過一切方法,她就是停不下來,希望這個方法能見效了。」

「我也沒把握。營長,但你也知道,這東西沒解藥就等於是廢物,上面可給我們很大期望。」

「那是當然,只要春情花成功了,那我大俄就是世界之主了。」

「你說得對,營長,現在我在向您說明一下我的實驗方法。首先,一至五號架上的是我們的實驗組,就是餵了春情花的;六至十號架上是對照組,是正常的女囚。」

「我們再用一千名男囚,日夜操插她們,觀察她們的反應。」

「博士,這就能研發出解藥嗎?」

「不一定,但我用的方法是以淫制淫,你要知道,其實人體對外界的損害是有一定的防衛機制的,春情花開啟了淫慾的大門,一定有其它激素可關閉它。」

「博士說的是,帶犯人。」

一時間萬頭鑽動,一千名男囚被分成了十個方隊,分別被帶到了十組女囚面前。

這些男囚被帶進來之前都脫光了衣服,原本以為會遭到什麼不幸,沒想到竟是十個美麗的裸女以最淫蕩的姿勢被綁在他們面前,男囚們受此刺激,每個人的肉棒都挺了起來。

女囚們的反應就不同了,前五名女囚已被春情花改造成了蕩女,見了如此大量的肉棒,無不發出自己最淫蕩的聲音,並盡力張開自己的淫穴,向男囚們呼喊著︰

「快來呀,我要被操!」

「幹我,幹我!」

而後五名正常的女囚見了這場面,有的嚇昏了過去,有的馬上痛哭了起來,跟前面的女囚的興奮樣形成強烈對比。

迪克博士見了十分滿意,對營長說道︰「接下來可否交給我指揮?」

「您請便吧!我都照您吩咐。」另一方面心中確暗想︰「我一定要把解藥跟春情花奪得,要不美國就完了。妮可,辛苦了。」

迪克博士接著下令道︰「各位囚犯,今天是你們的死期也是你們的生期,我給你們這些女人就是要看你們是不是男人,誰能先把台上的女人操死,誰就可以活著走出這場子,否則就是死路一條。上吧!」

男囚們知道博士不是開玩笑的,紛紛爭先恐後的撲向女囚們,每個女囚面前都排了一條長長的隊伍,女囚們的肛門跟 膣都馬上被塞滿了,男囚一方面為了保命,一方面為了舒解自己的淫慾,無不發狂的用力插抽,兩手則猛力的揉搓著女囚的乳房。

兩個男囚射精後,後面的男囚馬上補了上來。

女囚們的反應也有明顯的差異,餵過春情花的女囚都明顯在享受這激烈的強奸,不管男囚怎麼用力的插抽強姦,她們還是一副淫蕩的樣子。

而正常的女囚就慘不忍睹了。貴子首先昏迷不醒,陰道大量出血,接著就斷了氣,她已經連續承受了六百次以上的猛攻了。其她四位未服藥的女囚也都支撐不住,珍在第一千輪攻擊時死亡,莉莉第一千五百輪攻擊時死亡,羅曼第二千輪攻擊時死亡,伊莎貝第二千一百輪攻擊時死亡。

這一切都被博士詳盡的記錄著,但博士不放過那些達成任務的囚犯,還驅使著他們加入前五名女囚的隊伍中。

終於這次換男囚受不了了,一個已經中年的囚犯連滾帶爬的跪在博士面前,哭訴道︰「長官,饒了我吧!我已經干了二十六次,現在已經硬不起來了,饒了我吧!」

博士大腳一踢,道︰「那留你何用?來人!把他的肉棒割下來,送到我的實驗室裡。」

獄卒聽令,馬上抓住了男囚的四肢,一名獄卒則拿出尖刀,俐落的割下了男囚的肉棒,割完隨手把男囚一丟,任他在地上流血至死。

其他囚犯看到更嚇得不敢不用力干。雖用力干,無奈涓滴之精怎滿足得了欲海無涯?千名男囚就這樣被逼著性交了七天七夜,到最後,滿地都是失去陽具的屍體。

到了第八天清晨,博士跟營長睡眼惺忪的到了這個「大操場」,只見到一名黑鬼囚犯還在獄卒用電擊棒逼迫下,用力操著妮可的屁眼。

博士向獄卒問道︰「都死光了嗎?只剩這黑鬼?」

「報告,是!」

「這倒有趣,帶他來見我。」

黑鬼被帶到博士的面前,博士令道︰「囚犯,給我躺下,讓我瞧瞧你的粗黑肉棒。」

但黑鬼忽然發狂,大叫道︰「你從開始就要我們的命,我殺了你。」說罷向博士衝了過去。但才向前一步,子彈就穿透他的胸膛,黑鬼挺著能直直挺立的粗黑肉棒,面朝天到了下去,那雙純黑的眼睛還圓睜著,更驚人的是,黑肉棒隨著肉體死亡竟噴出了血來。

一旁獄卒驅前問道︰「博士,這肉棒也比照辦理。」

博士答道︰「那當然,不過這根我自己割。」說罷便熟練的將黑鬼的肉棒連著睪丸割了下來。

接著博士向營長說道︰「去看那些蕩婦。」

於是兩人走到女囚面前,女囚們見了男人,馬上開始淫聲浪語,營長笑道︰「看來實驗失敗了。」

博士觀察了一下道︰「也許,但她們沒試過血黑大肉棒的滋味吧!」說罷竟把手上黑鬼的肉棒用力插入妮可的陰道插抽。

一開始妮可還陶醉得很,不斷跟著博士的節奏扭送,陰道也一伸一縮的。但過了一會,妮可竟全身痙攣,慘叫道︰「好痛,快拔掉,呀呀呀!」

博士一驚,拔了出來,看著還沾洩血色的大黑棒,忽然就又往第二名女囚插去,結果也一樣,先爽後痛。博士如法泡製了五名女囚,都得到一致的結果。

博士興奮的大叫︰「我發現了,我發現了!」

營長急著問道︰「您發現什麼了!」

「解藥呀,營長,是解藥呀!」

(待續)

註:小弟尚未找到此作品的續篇,不知是原作者沒有繼續寫下去,還是「失傳」了!>_< – 搜性者 2013.01

頁: 1 2

本站大部份內容由網上搜集,如有侵犯閣下之版權,請來信([email protected]本網)告知,小弟務必盡快刪除, 謝謝!